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浪货够不够深H\跑步机上边跑边顶第三章

2021-10-16 16:53: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海心里有些不耻,心说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怎么一个个都是这副样子,让人心生厌恶。

接着就见何菲菲怒声说道:“林海!我们走!”

“哼!”吴金华冷

林海心里有些不耻,心说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怎么一个个都是这副样子,让人心生厌恶。

    接着就见何菲菲怒声说道:“林海!我们走!”

    “哼!”吴金华冷哼着说道:“咱俩的婚事可是你爷爷亲定的!你还敢带着这个野小子回来糊弄我?咱们走着瞧!”

    林海听他喊自己野小子,立马停住了脚步,扭头皱着眉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吴金华刚才还嚣张的气焰瞬间就消失了。

    这吴金华可是见识过刚才林海力量的,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刚才太激动了,早就忘了这一茬事情,而且他还和向龙不一样,他本身又不是什么高手,自然没胆量去招惹林海。

    “没……没说什么……”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喊我野小子,我就把你的牙打掉!还有!菲菲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敢打他主意,那就不仅仅是压掉的问题了,你也看到刚才外边的那个石桌子了,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脑袋比它还硬,你就试试看好了!”

    吴金华哪里会料到林海敢说出这样一番威胁的话来,他之前还以为这小子不过就是个身上有怪力的村小子,看中了何菲菲的佣金才来配合演这场戏呢。

    只见林海说完这话之后,立马拉起何菲菲的手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同时何菲菲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波动……

    她一直都是女强人,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男人压过自己的风头……

    但现在却是这样,这个看上去羸弱不堪的小男生竟然保护了自己,替自己出气……

    不过何菲菲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迅速将自己心里的杂乱抛开,才一出门就把林海的手甩开了。

    林海笑嘻嘻地问道:“怎么样何总?我刚才的表现……”

    然而林海话还没说完呢,就见何菲菲冷冷看了他一眼。

    额……

    不过林海倒是不生气,而且他其实也做好了这个准备了,虽说和何菲菲的接触不是太久,但林海其实已经大体知道何菲菲的性格了。

    “何总……刚才那也就是逢场作戏而已,您别当真。”

    当然,林海之所以这么低三下四,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呢,那就是南井草和藏蓝花的事情可都在这个女人身上呢,现在林海已经开始在脑中盘算了起来,看看有没有办法让这个何菲菲对自己倾心,这样一来,两味药草不就名副其实落到自己手里了吗?

    “何总……”林海见何菲菲不说话,继续说道:“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看,把那个吴金华气的够呛吧?这事儿算是完美解决了。”

    “解决什么?”何菲菲皱眉说道:“这事儿才刚开始!”

    “啊?”林海吃了一惊,心说这个何菲菲该不会趁机讹人吧……

    只听何菲菲说道:“你刚才难道没听吴金华说吗?还有我爷爷那关呢!这事儿今天先到这里,以后你还是得随叫随到!”

    “何总……”

    “林海,我警告你,这事儿你必须办下去,否则南井草,你们别想得到!”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用不了几天吗?”

    “那是之前,但是刚才动静太大!事情就不一样了!你必须演到底!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额……

    这他娘的……

    还真是讹上自己了。

    接着就见何菲菲深吸了一口气,明显是在平息自己的心情,她很快又恢复了之前冷冰冰的样子:“行了,林海,上车。”

    “去哪里?”

    “去另一个地方。”何菲菲说道:“去找藏蓝花。”

    “所以,刚才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为了藏蓝花对吗?”

    “别废话,上车。”何菲菲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还是老规矩,到了地方之后你不准说话。”

    “知道了。”林海点了点头。

    “你知道什么?刚才不让你说话你不还是说了?”

    “何总……我刚才可是为了你……”

    “这次不一样!这次你就记住,自始至终一个字都别说!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林海心里感觉有些窝火,不过他为了能得到南井草,还是点点头说道:“行!听你的。”

    何菲菲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就见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青狐,你们到地方了吗?”

    “到了!”青狐在电话里说道。

    “行!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来!”何菲菲挂断电话之后,一脚油门便猛踩了一下,车子朝前飞速行驶起来。

    林海发现这何菲菲的车技虽然比不过夏然,但是也很厉害了,车子一路朝着前方飞驰着。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林海忍不住问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何菲菲冷着脸说道。

    “你咋知道我不知道?”

    “我已经调查过你了,你压根儿连龙湾村都没有离开过几次,怎么会知道我说的地方?”

    “你已经查过我了?”林海惊奇地说道:“为什么查我?”

    “哼!”何菲菲这次终于肯扭头看林海了:“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让你来假扮?”

    “哦,我懂了。”林海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你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就不会乱来了对吗?”

    何菲菲没吭声,明显是默认了。

    “何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林海笑了起来:“我这个人啊,最喜欢的就是乱来了……”

    然而林海话还没说完呢,就见何菲菲一脚把刹车踩到了底,林海没系安全带,整个人都差点儿飞了出去。

    “何总!你干嘛!”林海的脑袋撞到了挡风玻璃上,有些恼火地说道:“你怎么刹车这么猛啊。”

    只见何菲菲冷冷地说道:”林海,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乱来?”

    何菲菲这目光中喷射出一种比她的语气还有冰冷的味道,林海感觉自己的气势一下子就被压制住了,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儿害怕这个何菲菲了。

    林海急忙摆手说道:“不不……我刚才开玩笑呢……”

    “林海,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自作主张胡来,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明白明白!”林海不由得皱了皱眉,心说自己刚才到底是哪点说错了?不就是开了句玩笑,这个何菲菲至于吗?

    何菲菲这才又狠狠瞪了一眼林海,重新把车子发动着了。

    这下林海就是有天大的疑问也不敢再问去哪里了。

    只见车子一路行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才再一次减缓下来,直到这时林海才发现车子似乎已经驶回了陌城,两侧街道上的商铺招牌上都有“陌城XX”的字样。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处一看就知道是高档小区的外边,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林海并没有看到青狐和黑狐两人出现,要知道他们如果从德圣山庄往这边走的话,是肯定要比从吴金华家走近的。

    不过林海现在是真不敢多问了,只见何菲菲下车后又给青狐和黑狐打了个电话,好像是叫他们两个赶快把准备工作再检查一下,这才转头冲着林海说道:“我带你见个人。”

    “见个人?见谁?”林海这问出来之后便后悔了,急忙说道:“没事没事,您说见谁就见谁!我再也不问了!”

    何菲菲板着脸,一副想笑但是憋住了的样子,接着就见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让你见见我弟弟。”

    “啊?我们难道不是要去找藏蓝花?”

    “我什么时候说过去找藏蓝花了?”

    “你之前借我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说是在找藏蓝花的途中,有些地方可能会用到我。”

    “今天不是藏蓝花的事情。”何菲菲摇了摇头。

    “既然不是藏蓝花的事情,那我跟着你不是浪费时间吗?”林海恼火了起来:“何总,这每耽搁一分钟,我的两个姐姐就会多焦急一分钟,而且我自己也有事情需要处理,我可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浪费。”

    何菲菲冷笑了一声:“林海,你是不是搞错了,你是在和我谈条件吗?”

    “我不是谈条件,我只是在讲道理而已。”

    “讲道理就是谈条件,可惜你没有这个资本。”

    “为什么?”林海有些不服气。

    “因为你要是胆敢和我谈条件,南井草和藏蓝花你们就别想得到了。”

    林海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这个何菲菲是在用这话吓唬自己,但是……他很快就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了,他感觉这个何菲菲好像根本就对胡馨和夏然家族中人所遭受的苦难漠不关心一般。

    还真是个冷血的女人,怪不得能做到现在的位置上,果然不是一般人。

    这时林海已经把自己的手机偷偷打开了……

    这个何菲菲,摆明了是在用这两味药材来威胁自己做事情,而林海最不喜欢的事情其实就是被人威胁了,因此林海打算……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不是要挟我吗?那我也攥一个你的把柄来要挟你!

    当下林海便趁着何菲菲不注意,突然间一把将何菲菲给单手搂住了,同时他又用另一只手给两人来了张看起来很亲密的自拍。

    何菲菲吓了一跳,脸色立马大变:“小混蛋!你好大的胆子!”

    林海冷笑了一声:“何总,叫我混蛋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在前边加个小字?因为我是大混蛋!”

    何菲菲暴怒起来:“林海!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当然知道。”林海笑嘻嘻地晃着手里的手机说道:“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是谁,才会这么做的。”

    林海以前看过新闻,有人用一些特殊的照片来要挟别人,这种事情虽然不光彩,但是眼下对待这个冷血的女人,用这种方法似乎也没什么好值得内疚的。

    何菲菲深吸了一口气:“你这个混蛋!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林海继续晃着手里的手机说道:“但是你如果再这样和我耗下去的话,就难保这照片不会流传到网上了……到时候堂堂天海集团的总裁何菲菲小姐和陌生男子亲密接触的照片可就要流传出去喽,当然,我会把自己的脸打上马赛克的。”

    这些知识当然也是林海之前从电视和网上学来的,他这个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能学以致用,眼下正好派上用场了。

    只见何菲菲深吸了几口气,脸上的愠怒也迅速退掉了,何菲菲的脸色又变得冰冷了下来:“我真没料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卑鄙小人!算我之前看走眼了!”

    没错,何菲菲自然自己商场打拼多年,认人看人的本领还是很强的,她在见到林海的第一眼起,就认定了林海是个本领高明,并且思想淳朴的小少年,没想到现在林海竟然能对她做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事情,更让她内心悲哀的是,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对付他。

    想到这里,何菲菲都恨不得要把自己杀掉了!

    何菲菲啊何菲菲啊!想不到你英明一世,竟然栽在了这个混小子手里!

    但是你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自己眼瞎!把一个小人当成老实人!

    同一时间的林海也在思索……

    哼哼!

    让这个冷血的女总裁好好去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吧!他当然不会真的把刚才的照片公布出去,最多也就是留在自己的手机里当个把柄而已,他刚才那番话其实是在吓唬何菲菲而已。

    “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林海再度问道。

    “考虑什么。”何菲菲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好考虑南井草和藏蓝花的事情。”林海哼了一声说道:“别以为你是什么狗屁总裁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也不会吃你那一套,告诉你,你的把柄现在就在我手里,最好老老实实按我说的话去做!”

    “你就不怕我派人杀掉你?”何菲菲冷冷地说道。

    “杀我?”林海冷笑了一声:“首先,一般的人现在还真伤不到我,其次,就算是有这样的人,那我也绝对有把握在他杀我之前把这些照片散步出去。何总,我就想问问你,是你的名声重要,还是我这条小命重要,你舍得换吗?”

何菲菲听到这里就已经明白了,自己似乎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比自己年龄小上五六岁的小男生的对手……他对自己的威胁根本就是无动于衷了,再和他纠缠下去只能是白白浪费自己的口舌。

    “那你是什么意思?”何菲菲压着嗓子说道,因为则是路两旁已经开始有行人出现了。

 文学


    “我没什么意思。”林海再度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也不会食言,我还是会继续帮你拿到藏蓝花,但前提是在这之前你不能再利用我做别的事情!”

    “行,我知道了。”何菲菲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道:“你可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掉了吗?”

    林海笑了起来:“何总,你真当我是傻子了?不过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等我们拿到南井草和藏蓝花,这些照片自然会消失的。”

    何菲菲强忍着心中的怒气点了点头,接着便继续朝着小区里走了进去。

    “哎?”林海急忙把她给拦住了:“你做什么?”

    “回家。”何菲菲用极其冰冷的语调说道。

    “回家干嘛?还不赶紧去找藏蓝花?你还在耍花样?”

    “我没有耍花样,只不过青狐和黑狐正在做准备,我们现在就算是去了也没有用。”

    林海点了点头:“那他们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准备好的时候,我自然会接到他们的电话,不过最多不会超过一天。”

    林海皱了皱眉,虽然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何菲菲的话,不过既然她有把柄攥在自己手里,那也不怕什么,而且她说最多一天,那就大不了再多陪她一天罢了。

    林海立马跟着何菲菲朝着小区里走了进去。

    何菲菲似乎是打定主意不会再和林海主动说话了,一路大踏步走在前方,也不回头看他一眼,而且林海发现她一边走就一遍用黑色的纱巾把自己的脑袋包住了。

    “何总,你就这么怕别人把你认出来吗?”林海问了一句。

    但何菲菲只是用一声冷哼回应了他。

    很快林海便一路跟着何菲菲来到了其中一处居民楼前,虽然这小区足够高档,但是林海还是觉得像何菲菲这样身份的人住在这种地方有些奇怪,按理来说,她理应是主在那种高档的别墅花园里才对啊。

    不过这个问题无关紧要,林海也懒得问了,反正他知道就算是问了,何菲菲也是不会回答的。

    进楼之后,二人坐电梯一路上到九层,出来之后便到了何菲菲家门口,房门才一打开,林海就听到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响了起来:“姐姐?姐姐是你回来了吗?”

    这声音很是稚嫩,林海估摸着这小男孩儿撑死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不过听说话的动静,好像还挺懂事的。

    “对呀,姐姐回来了。”何菲菲的语调也完全变了,寒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林海吃了一惊,心说这个何菲菲语气转换的速度可真够惊人的。

    接着就见何菲菲转头冲着林海小声说道:“林海,我不管你对我有多么大的意见,请不要在我弟弟面前表露出来。”

    “嗯。”林海点了点头。

    同时林海心里也有些疑惑,看样子一开始这个何菲菲就是打算让自己跟着她进屋里来的,只是林海搞不明白她带自己到她家做什么,而且这屋里还有个小男孩儿呢。

    这时林海听到里屋传出了一阵轮子滑动的声音,接着就见一个面目清秀的小男孩儿出来了,但是让林海震惊的是,这个小男孩儿……居然是坐着轮椅出来的!

    林海又看了一眼何菲菲,他好像突然明白这个何菲菲是请自己来干嘛了。

    何菲菲之前说过曾经调查过自己,那以她的本事,肯定已经知道自己那种替人疗伤的本领了,难道……何菲菲是想让自己治疗一下这个小男孩儿?

    林海突然有一种感觉……

    自己是不是误会何菲菲了?

    如果何菲菲真的只不过是在得知自己治伤的本领之后,想让自己帮助一下这个明显腿上有伤的小男孩儿,倒也无可厚非啊……

    更何况何菲菲也说了,他们所去的那个地方还需要青狐和黑狐提前做准备呢,现在这段时间本来就是需要等待的。

    想到这里,林海立马小声问道:“何总……你是想让我……帮帮这个小男孩儿?”

    何菲菲深吸了一口气,明显是在竭力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免了,你这个卑鄙小人,谁知道你帮了我之后还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可用不起你!”

    “额……何总,我想你误会我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那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好人。”

    “哼,我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现在……鬼才会信你的话!”

    林海知道现在跟她解释只是苍白的,他得用实际行动证明才行,而且说白了,自己现在其实多少还是有求于这个何菲菲的,虽然他手里有这个何菲菲的“把柄”,但是也不能把关系弄的太僵,否则对自己,对胡馨和夏然都不是好事。

    “何总,这小男孩儿是你亲弟弟吗?”

    何菲菲白了林海一眼:“废话。”

    林海点了点头,又朝着这小男孩儿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两人果然长的有几分相像,这小男孩儿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少女杀手啊。

    这小男孩儿此时也正眨眼一脸好奇的样子看着林海,没有任何惧怕的意思。

    林海朝着开始朝着那小男孩儿的双腿看去,发现他双腿都打着石膏。

    “何总……你弟弟是怎么摔伤的?”

    “你管不着。”何菲菲此时已经走到了她弟弟身边,开始把她弟弟朝着阳台推了过去,似乎是想尽量远离林海一样。

    林海急忙说道:“何总,你带我来,是不是想让我帮忙把他的腿伤治好?”

    何菲菲的身子停顿了一下,肩膀也微微颤抖了一下,这下林海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了。

    不过何菲菲依旧没说话。

    “何总,我可以试试看,但是你得告诉我他是怎么伤的,如果是天生的……我恐怕无能为力,但如果是后天摔伤,我感觉我还是有把握治好他的。”

    何菲菲立马扭回头来,回头的一瞬间,她的脸上明显有一股欣喜,不过她的神色很快又恢复成了之前冷冰冰的样子:“是后天摔伤的。”

    “哦?”林海皱着眉说道:“这我就得说说你了,你作为姐姐,怎么能让自己的弟弟摔成这样?”

    何菲菲的眉头微微抽搐了一下。

    林海心里立马乐了起来,这个天海集团的年轻女总裁,平日里恐怕根本不会受到任何苛责吧?更多的时候应该是她在训斥别人才对。

    这种强烈的反差给了林海心中一种极强的快-感。

    “你以为我愿意吗?”何菲菲冷冷地说道。

    “有什么愿不愿意的?还不是因为你照顾不周吗?我见过的小孩子多了去了,从来没有哪个小孩子摔成这样。”

    “那是因为我弟弟的情况比较特殊。”

    “特殊?哪里特殊了?我看着小子挺机灵的,不像是会自己摔倒的人,你是不是虐,待他了!”林海在故意拿话激何菲菲。

    果然,何菲菲立马变了脸色:“林海,我警告你别胡说八道!”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哼!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拍下南井草,现在又去找藏蓝花?”

    ……

    林海心里“咯噔”了一下,又仔细朝那小男孩儿的脸上看了一眼,果然发现这小男孩儿脸上也有些淤青发紫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是摔的。

    “何总……你是说,你弟弟……就是那个间歇性晕厥的人?所以才摔成了这样?”

    “哼,你也不傻。”

    “你们家……只有他一个人有这种症状吗?”

    “你什么意思?”何菲菲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不不……”林海急忙摆手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胡馨说过,这种病是家族遗传的。”

    何菲菲摇了摇头:“只有我弟弟有这种情况。”

    林海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接着便想起来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夏然并不是华国人,她只是那个千机门夏千秋的义女而已,但是据夏然所说,这个千机门内也是有很多人有这种症状的,这也就是说,这种病似乎并不是像胡馨之前所说的那种家族遗传疾病……

    那会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环境导致的?

    “何总,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你的药方是什么地方来的?”

    “高人提供的。”何菲菲明显不想透露太多的信息。

    林海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何总,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这两个药方子很可能是出自一个人手的,而且……我找这个人的确有些关键的事情,如果你知道的话,麻烦透露一下这个人的信息好不好?”

    林海说这话的时候,手也一直在抚-摸自己贴身衣内的石盒子,要知道那手抄本上可是写了有关于这石盒子的事情,这就说明这个人对这石盒子肯定是有所了解的,如果把这个人找到,那石盒子的秘密就能进一步揭晓了。

    何菲菲微微皱了皱眉,接着就见她重新换上了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所以……你是在求我?”

    林海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个何菲菲又想占据两人关系的制高点了,她想继续用高姿态来命令自己为她做事,林海哪里会放任她这样,立马笑了一下说道:“何总,这不叫求你,我们这叫各取所需,你告诉我给你药方的人在哪里,我自然会帮你治好你弟弟的腿疾。”

    “你现在都没有试过,万一不成功呢?”何菲菲立即问道。

    “你之前已经调查过我的背景了,那你就应该了解我的手段。”林海自信满满地说道。

    何菲菲皱眉思索了一阵子,接着就见她点了点头说道:“那行,你如果能治好我弟弟的腿,我自然会把这个人的信息透露给你。”

    “好。”林海再度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得提前警告你,如果我治好了你却反悔,那……”

    “你不就是公布照片吗?”何菲菲咬牙切齿地说道。

    “呵呵,没那么简单。”林海笑着说道:“你是知道我的本事的,如果你反悔,我难保不会对你做出些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何菲菲听了林海这话之后气得脸色都发青了:“你这个混小子!我警告你别太放肆了!你要是敢在我弟弟面前胡来!我发誓你会死的很惨!你最好别让我真的发怒!”

    林海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明白这何菲菲身为天海集团的最高层,肯定是有些非同寻常的手段的。

    林海立即说道:“何总,只要我们彼此遵守诺言,那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

    “哼,你最好别有这个想法,我告诉你,我手底下比青狐和黑狐厉害的人多如牛毛,你不要搞的自己好像天下无敌一样,你这是坐井观天知道吗?”

    “我明白。”林海点了点头:“这么说,你同意刚才的交易了对吗?”

    “我既然同意了,就不会反悔,你放心好了。”何菲菲说话间就已经把她弟弟朝着林海推了过来,同时在她弟弟耳旁轻声说道:“小草,你听话,让这个大哥哥给你看看腿,不许哭闹知道吗?”

    “哦?他叫小草?”林海突然想起了李小花……

    “怎么了?有问题吗?”

    “没有……就是觉得这个名字好听而已,他大名是不是叫何小草啊?”

    “嗯……”何菲菲似乎很不想对林海透露太多的信息。

    “行。”得知了他的姓名之后,林海对这小男孩儿的感觉便更加亲近了。

    林海本来想何小草把脚抬起来,不过看他这腿上的石膏情况,恐怕抬腿也没那么容易,当下林海便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同时他开始尽量把体内的气息朝着自己右手处逼了过去。

    “何总……你应该知道我疗伤的办法是用白气吧?”林海看着何菲菲问道。

本文标签:浪货够不够深H

上一篇:学长我错了(HIV1)跷跷板/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

下一篇:端庄美艳的麻麻被同学征服~人妻办公室屈辱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