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我和退休老妇初试云雨)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6 17:08: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心跳在黑暗中清晰无比,咚咚,一下又一下。

……

接连好几天,顾沉都没能和翁千歌碰上面。要么他起来,千歌已经出门了,要么就是他回来,千歌已经睡下了。

心跳在黑暗中清晰无比,咚咚,一下又一下。

    ……

    接连好几天,顾沉都没能和翁千歌碰上面。要么他起来,千歌已经出门了,要么就是他回来,千歌已经睡下了。

    公司那边千歌不常去,就算去了,顾沉却又恰好在开会或是有外出行程。

    翁华清和左云都觉出不对劲了。

    左云着急的很,拉着翁华清絮叨。“你看,俩孩子是怎么回事?前阵子看着挺好的,我还以为,要不了多久就……可这,突然是怎么了?”

    翁华清皱着眉头,同样担心。

    “你倒是说句话啊。”左云抱怨的瞪了眼丈夫。

    “我说什么?”

    翁华清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这你还没看出来?倒像是千歌故意躲着小沉。”

    “这……”

    左云愣了下,怔怔的点头。

    “看出来了,这么明显怎么会看不出来?你说,是不是我们逼的太紧了?千歌是不像以前那样针对小沉了,但要她马上接受小沉,是不是难为她了?”

    翁华清半天没说话,许久,才犹豫道。

    “哎,只怕……是两个孩子没有缘分。”

    左云一滞,说不出话来。夫妻两人相对无言。

    为了让两个孩子能在一起,他们是能做的都做了。

    “这种事强求不来,要是逼的千歌连家都不敢回,这样躲着小沉,我看还是算了……”

    “别啊。”

    左云一听急了,倏地站了起来。

    突然愣住,望着从楼上下来的顾沉,夫妻二人神色顿时尴尬。

    “小沉。”左云讪讪的笑笑,“起来了?这么早?”

    “嗯。”

    顾沉点点头,简单解释。

    “一早有个越洋视讯会议。”

    “哦,好。”

    左云忙道,“我是习惯早起的,正好,厨房里什么都有,你是要咖啡吧?”

    说着,人往厨房走。

    “不用了,阿姨。”顾沉拉住左云,“赶时间,我这就走了。”

    “那怎么行?空着肚子……”

    “我在路上吃。”顾沉没说两句,匆忙走了。

    留下左云和翁华清面面相觑,左云拽着丈夫的胳膊,揪心的很。

    “看小沉的脸色是不是不太对?”

    翁华清默然。

    “糟了。”左云望着丈夫,两人想的一样,“刚才,我们的话,小沉肯定都听见了。千歌是故意躲着他……”

    夫妻俩在这里忧心不已,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顾沉一连两天没回来。

    翁千歌早出晚归的,这天晚上,左云特意守门,等到她回来。

    “你还知道回来?”

    一进门,翁千歌就被左云的质问声给吓了一跳。

    “哎哟。”

    翁千歌捂着胸口,“妈,你怎么也不开个灯,吓死我了啊。”

    “你啊!”

    左云气的很,作势捶了捶女儿的肩膀。“我看,我迟早让你气死!”

    “我怎么了?”翁千歌失笑,“我最近不是挺乖的吗?乖乖待在你和爸身边,也没和顾沉吵架……”

    “你还好意思提顾沉?”

    左云瞪了眼女儿,“你故意躲着他,他又不是个木头,能没感觉?”

    “?”翁千歌一脑门问号,也有些心虚。“他跟你们说什么了?”

    “说了倒好了。”

    左云摇摇头,眉头紧锁。

    “他已经两天没回来了,给他打电话,他就说工作忙。这一听就是借口!他是不想因为他,让你整天不着家!”

    说着说着,又来气。瞪了眼女儿。

    “你要是不喜欢他,就好好说,干什么躲着他?这下倒好,他干脆也不回来了!哎哟,这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他才回来几天,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啊?你就这么讨厌他?待在一个屋檐下都不行?”

    “我不是……”

    翁千歌怔愣,她也没想到会这样。她是不知道怎么面对顾沉,躲着他是事实,但却不是因为讨厌。

    左云盯着女儿,问到:“你对小沉,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沉默半晌,翁千歌只能老实说,“我不知道,妈,我真的不知道。”

    嗯?

    左云挑眉,听出了门道。

    ‘不知道’这三个字,可就玄妙了。如果是确定不喜欢,那压根不用说不知道。说是不知道,其实就是不确定。

    不确定什么?不确定对顾沉是什么意思?只要不是不喜欢,那这事就是有希望。

    翁千歌完全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想的,她只知道,她把顾沉弄得不敢回家了。

    这并不是她的本意。

    她不回来,顾沉拿她没有办法,但她要找顾沉,却简单多了。

    翁千歌赶到公司,秘书告诉她:“翁总,顾总刚走。”

    “什么时候回来?”

    秘书查看了一下,“应该是下午四点左右。”

    “好。”

    翁千歌算着时间,泡在了休息室里。这两天顾沉没回翁家,他没地方去,那就是住在这里了。

    衣柜里挂着他的衣服,浴室里还有换下来的。无事可做,翁千歌索性把衣服都给送洗了,把休息是给收拾了下。

    忙完这些,时间还早,趴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天知道,这些天躲着顾沉,早出晚归的,她根本没睡好。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到有人坐在她跟前,翁千歌一个警醒,是顾沉。

    等她睁开眼坐起来,顾沉刚好拉门出去。

    “顾沉!”

    翁千歌着急忙慌的掀开被子下床追了出去,“等一下!你给我站住!你去哪儿啊?”

    外面。

    顾沉&秘书:……

    等等,还有这位,那不是荣鼎的谌总吗?

    翁千歌愣住,呆在原地。顾沉最先反应过来,脱下外套朝她过来,把外套披在她身上,这样还嫌不够,把人摁进怀里,用身体遮挡住她。

    她出来的太着急,身上穿的是打底的吊带。

    顾沉低头,哑着嗓子。

    “我和谌总有话要说,先进去等我,嗯?”

    “……”翁千歌脸颊涨的通红,咬着下唇,一扭身跑了。

    听见顾沉在身后和谌总说话。

    “抱歉,千歌睡迷糊了,也是在我面前习惯了。谌总见笑。”

    “哪里哪里,顾总、顾太太感情这么好,真叫人羡慕啊。

顾沉推门进来,翁千歌正在套卫衣。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就手把他的外套扔还给他。

    “千歌。”
 

 文学

    顾沉抬手接住,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你……”

    翁千歌指着他,脸颊泛红,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或者,两者都有。

    “你还真是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一声不吭就不回家了啊。”

    “我……”

    “你什么你?”

    他刚一张嘴,就被翁千歌打断了。小嘴霹雳巴拉,“你知道爸妈多担心你吗?脑子受过伤,整个世界都是陌生人,你还不回家?”

    顾沉抿唇笑了。

    “笑什么笑?”

    翁千歌也觉得好笑,顾沉这么大个人,即使是脑子受了伤失忆了,也比他强。

    可说出去的话,总不能自己打脸。

    “为什么不回家?你是觉得家里人给你委屈了?”

    顾沉盯着她,想笑不敢笑。

    千歌还真是,惯会倒打一耙。没什么人给他委屈,除了她。

    “千歌。”

    顾沉把衣服放下,去勾她的手。

    “干什么?”翁千歌总有些心虚,借着这股火气在给自己壮胆。

    “你误会了。”

    顾沉声音低低的,很温柔。

    “我没有故意不回家,这两天实在太忙,因为要和国外那边同步,怕耽误时间,也怕吵到叔叔阿姨休息,所以就干脆住在了公司。”

    “!”翁千歌怔愣,满眼写着两个字——真的?

    “真的。”

    顾沉看懂了,点点头,“秘书都有把行程发给你,你要是看了,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翁千歌:这……

    好尴尬。

    咳。翁千歌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一时无话可说。

    “千歌。”

    顾沉握着她的手,换他来问。“那你呢?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

    翁千歌一凛,坏了,来了,轮到她了。

    但此刻是肯定不能承认的,“我哪儿有?我天天都有回家啊。”

    “嗯。”顾沉点头,追问,“那你早出晚归,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

    好家伙,问的这么刁钻。

    这个照样不能承认,翁千歌耍赖,直摇头,“没有啊!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因为我喜欢你。”顾沉步步逼近。

    “……”翁千歌怔了怔,已然招架不住。“真是好笑,因为这个,我就要躲着你吗?没有必要!”

    “那就好。”

    顾沉逮住这句话,长舒了口气。握着翁千歌的手不放,“我一直担心,你是为了躲着我,如果是这样,那我还真不能回家住了……”

    “都说了没有啊!听不懂人话?”

    翁千歌一凛,急忙否认。

    话音未落,迎上顾沉带着笑意的眼睛,顿时泄气。这下好了,她连躲着他都不能了。

    就顾沉这个委屈劲,她要是再来早出晚归这一招,只怕他就真能在休息室住一辈子。

    说好的重新开始,她不愿意再像以前那样欺负他。

    “听懂了。”

    顾沉拉着翁千歌坐下,听她叽叽喳喳。

    “今晚早点回去,爸妈担心的很,要没什么事,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

    “嗯。”

    听的顾沉心上暖一阵阵,却不防他突然问道。

    “千歌,你的前夫……”

    “?”翁千歌一怔,猛抬头,眼中瞬时盛满了惊慌。

    顾沉蹙眉停顿了下,语调转为忧伤,似乎还有点别的情绪,像是自责像是懊悔。

    只听他慢慢吐出两个字:“……是我。”

    是陈述的语调,而非疑问。

    瞬间,翁千歌口干的厉害,手脚都有些麻木。他知道了。

    早在找到他的时候,就想过会有这一天。

    这种事,是瞒不住的。

    顾沉是翁家的养子,后来成了翁家的女婿。这件事在海城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上流圈子里,为人津津乐道。

    说翁家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有,说顾沉近水楼台先得月靠着翁家千金上位的有,说顾沉和翁家互惠互利的有,说翁家多亏了顾沉的也有。

    总之,顾沉得知这件事,只是时间问题。天天和人见面谈生意,总会透出来。

    听他这样问,翁千歌也只能默然,点点头。“……嗯。”

    看她低着头,情绪低落下去,顾沉心尖猛的一揪。

    “是我不好。”

    “!”

    翁千歌霍然抬眸看他,摇了摇头。

    “不是这样,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离婚这么久,她已经能够理性的看待他们之间的问题。

    有唏嘘,有感慨,也有自我反省。

    “任何一段婚姻的失败,都不可能是一个人的错。我们之间,很多事你不记得了,一开始,是我错的多。”

    她难以启齿,从他踏进翁家开始,她就没有一刻是瞧得起他的。

    这或许,是他们后来种种的根源。

    “不。”顾沉却不相信,“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

    哎。翁千歌无奈叹息,“不……”

    “千歌。”顾沉握了握她的手,祈求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我了,能再给我次机会吗?”

    “顾沉……”

    “千歌。”

    顾沉蹲在她面前,是放低的姿态。

    “我喜欢你……”

    “不。”

    翁千歌却平静下来,似乎这层窗户纸捅破了,面对起来反而不那么困难了。

    “你是不记得了,才会这样说。这也是我拒绝你的原因。顾沉,你并不喜欢我。我们以前在一起,永远都是相互折磨。”

    “相反的,自从离婚后,反而我们能够好好说话了。所以,我们还是适合做家人,不适合当夫妻。”

    “可……”

    “丁蔓。”

    翁千歌深吸口气,虽然她不愿意提,但丁蔓是他们之间绕不过去的重要人物。

    听到她的名字,顾沉的脸色骤然一沉。

    “她才是你的爱人。”

    翁千歌苦涩的笑了,“如果不是我,你们早就在一起了。你们俩青梅竹马,从小就是一对。”

    “不是,没有。”顾沉胸口沉甸甸的,像是坠了块石头。

    “你那是不记得了。”翁千歌失笑,拍了拍他的手。

    “你知道吗?你现在跟我说着这样的话,都是失忆后的错觉,最可怜的是丁蔓。她还在等着你。”

    顾沉攥紧了手心,恨不能给自己一拳。

    那两年他对千歌做的那些蠢事,终于都得到了报应。

    这场谈话不算愉快,但晚上两人还是一起早早回了家。

    进家门时,翁千歌笑嘻嘻的,完全没看出来有事。只是跟在后面的顾沉,情绪不太高。

    “爸妈,我把你们儿子给带回来了,别再念我了!”

    左云一看看出来顾沉不对劲,偷摸着把人拉到了一边。

    “这是怎么了?”

    顾沉知道左云是向着自己的,有意告诉她,“千歌拒绝我了。”

    “?”

    左云吃惊,没想到这么快。

    “她是怎么说的?”

    顾沉把翁千歌的话,简略的对左云说了一遍。左云听着就明白了,这些话虽然不假,但并不是全部。

    她想了下,拍拍顾沉。

    “说起来,还是你错的多。”

    “嗯。”顾沉颔首,没想过要推卸责任。

    “既然知道错,那就别泄气。”

    左云还是希望两个孩子好,只看千歌出马就把顾沉领回了家,这俩没那么容易完蛋。

    她压低了声音,看翁千歌在和翁华清下棋才放心说。

    “我问过千歌,对你是个什么意思,她说不知道。”

    瞬间,顾沉脸色好转,眼睛里也有了神采。

    “懂了吧?”左云忍着笑,“她要是一点意思没有,就不会这么说。还是有希望的。”

    鼓励了儿子。

    “以往,是你对不起她,这次可不能再有那些混账事了。”

    “是,阿姨。”

本文标签:我和退休老妇初试云雨

上一篇:站着被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三夫妻进行多人运动

下一篇:2021最火(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我去了)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