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熄小莹回乡下第二版主网(人妻办公室被强奷)全文阅读

2021-10-16 17:20: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更可怕的是人是需要代谢的,可他们却被绑住了手脚,固定在地下室的管道上。

作为父母,尽管很尴尬,但生理的需求是控制不住的,他们都拉在了裤子里,孩子也拉了,这让他们都非常的难

更可怕的是人是需要代谢的,可他们却被绑住了手脚,固定在地下室的管道上。

    作为父母,尽管很尴尬,但生理的需求是控制不住的,他们都拉在了裤子里,孩子也拉了,这让他们都非常的难受。

    饥饿,口渴,以及正在遭受的心理打击让他们都充满了绝望,这一点也不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被绑架的人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拉不撒!

    地下室的门突然开了,皮肤略黑一些的女人走了进来,刚走进地下室,就捏着鼻子扇了扇,一脸的嫌弃。

    可想到黑石的人就在不远的地方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进来,“等下我需要你配合一下,如果你能配合,你的妻子和孩子,就能活下来,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

    男主人愣了一下,连连点头,“我会配合的,只是……我需要清洁一下,而且他们也需要一些水和食物,还有干净的衣服。”

    皮肤略黑的女人走进男人身边,去解他的绳子,“没问题,我们不想要伤害任何人,只是需要一个地方暂时休息。”

    “只要你配合,等我们离开后,你们就是安全的,不会有人会在这件事里受伤,明白了吗?”

    男人连连点头,“我会配合的!”

    很快两人上了楼,在浴室中,男人有些尴尬的脱掉了拉了一裤的衣服,皮肤略黑的女人没有离开,就在浴室中,不断催促他。

    “别像个娘们那样羞涩,那玩意我见过了最少几十根,你没必要为你的……羞愧,快点进去把自己洗干净。”

    “见鬼,你一屁股屎的模样绝对会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男人!”

    她抱怨着,发泄着,看着男人洗干净自己的身体换上了衣服。

    而她,也当着男人的面换了男人妻子的衣服,还好双方的体型差距不太大。

    男人一边吃着面包,喝着牛奶,一边听皮肤略黑的女人说话。

    “我们是夫妻,我是移民,没有孩子,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很简单,对吗?”

    “别弄出其他什么差错,等事情结束之后,你们都会好好的,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简单的吩咐了几句后,他们就坐在客厅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十多分钟后,有人敲响了房门。

    皮肤略黑的女人站了起来,让男人走在前面,两人在玄关处打开了门。

    在男人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腰上,他知道,那一定是枪。

    这也让他有点紧张。

    门外站着三名穿着黑石制服的外勤人员,两人手中提着武器,枪口朝下,在不远处路边的车里,还有两名警察。

    他们只是某种“监工”,两名警察负责了整个社区的盘查工作,他们的存在,就是这些黑石外勤执法合法性的保证。

    站在第一位的是一名二十来岁,看起来很精神,也让人很有好感的年轻人。

    “早上好,先生,还有夫人,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男人感觉到腰上的枪口抵了抵自己,他连忙点了一下头,“是的,抓什么人……”

    年轻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不需要紧张,先生……”,他朝着房间里看了一眼,“这是你的妻子,是吗?”

    房主点了一下头,“是的,我的妻子,移民。”

    “你们的孩子呢?”

    “我们……没有孩子。”

    “好吧,昨天你们见到什么人了吗?”,年轻人紧接着补充了一些特征,“看起来危险的,其中有人受伤,总之不像是普通人的人。”

    房主摇了摇头,“不,我昨天一天都在工作,到了晚上下班后才回来。”,他微微侧脸,似乎是在询问他的“妻子”。

    皮肤略黑的女人也摇了摇头,“抱歉,我身体不舒服,一直在睡觉,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

    年轻人脸上多了一些笑容,“可以了,很感谢你们能配合,先生还有这位女士,如果有任何问题,及时拨打报警电话。”

    就在年轻人已经转身,房主也开始关门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突然回头问了一句,“昨天晚上的球赛你看了吗?”

    房主人愣了一下,他看了个祭八①球赛,但此时为了打发人走,他点着头说道,“看了,非常的……”,他没有给出更进一步的描述,保留了一些空间。

    年轻人再次转身,他轻轻的关上房门,松了一口气。

    皮肤略黑的女人也松了一口气,“你做得很好,你和你的家人因为你的选择活了下来!”

    可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暴露了。

    昨天晚上的球赛被总统先生的演讲耽误了一段时间,如果他看了球赛,就一定不会说“抓什么人”,而是“抓恐怖分子”。

    年轻人在离开的过程中对着警车做了一个手势,车中的警察愣了一下,紧接着拿起了对讲机开始求援,在这里附近的黑石外勤和警员,调查局探员,安委会特工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皮肤略黑的女人肯定不知道,这些人在进行“摸排”时,先一步拿到了社区服务公司的住户资料。

    社区服务公司为了更好的服务社区内的住户,他们会记录一些简单的,不会冒犯到住户隐私的家庭信息。

    比如说一个房子里住着多少人,是不是一家人之类的简单信息。

    在这些信息中,这个家庭里住着一家三口,有一个孩子,这也是服务公司为住户提供免费牛奶的依据。

    房屋本身也存在一些有孩子的信息,比如说院子里的球,一个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会在院子里放着一个皮球来给自己找不痛快的。

    加上一个“移民妻子”和“没有孩子”明显对不上的说辞,这个住户绝对有问题。

    无论它存在的问题是不是黑石安全想要解决的问题,他们都不会放过这个问题。

    疤脸从储藏室那边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怯懦的男人,脸上的笑容比恐吓还要令人不安,“你做得很好,取得了我们的初步信任,我希望我们能在这件事结束之后成为朋友,你说呢?”

    男人除了说“是”还能做什么?

    疤脸也意识到如今外面如此高强度的搜捕,他们即便离开了这里,也很难跑出去。

    不如就干脆在这里暂时停留一段时间,等同伴们把伤养好了,然后再考虑离开的事情。

    并且这段时间里,他们可以继续拷问查理(妹),从她口中尝试着挖出他们想要信息。

    就算真挖不出来,还能丢给威克利夫先生换来尾款。

    但他们隐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需要吃喝拉撒,后面的很好解决,吃会成为大问题。

    他们不能自己去购买食材,只能让这个房子的主人去做,这就需要房子主人的配合,那么适当的缓解双方的对立情绪,显然就是他必须做的功课了。

    疤脸沉默了一会,看向女人,“带他的妻子和孩子去洗个澡,吃点东西,我们不是坏人。”

    随后更是拿出了一沓钱,大约有三四百的样子,塞进了男人的手中,“这段时间你或者你的妻子去帮我们采购食物,如果有人问,就说你们打算办个派对,懂了吗?”

    一下子采购太多的食物说不定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办派对显然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借口。

    车子可以直接进车库,附近的人不会知道他们买了多少东西,这样就能隐藏这里居住了很多人的真实情况。

    男人看了看钱,他不知道该不该收。

    “拿着吧,我们需要彼此信任。”,女人补充了一句,可能是两人刚才配合的不错,男人最终把钱装了起来。

    这让疤脸脸上多了一些真心的笑容,他拍了拍手,“好了,危险解除了……”

    与此同时,外面其他的住户正在被悄悄的疏散。

    感谢中产社区住户对私密性的追求,这让家家户户之间都有一些植被遮挡彼此的视线,他们除了在前院能够很直观的看见彼此前院的生活外,对于后院,房屋的窗户之类的,缺少很好的观察点。

    他们看不见,在后院里,那些普通人正在离开。

    十几分钟后,在疤脸他们隐藏的房子对面的那栋房子里,已经布置了一个小型的指挥中心。

    黑石安全的主管,警察局的负责人,调查局的副局长,安委会的主管,都来了。

    这次“围剿”主要负责的是黑石安全的人,他们的员工死了,加上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等于危及了黑石安全的信誉,他们必须出手才行。

    考虑到林奇先生和总统先生,军方和国防部的关系都非常的不错,又是安委会的特别顾问,加上黑石安全的专业性,所以地方政府同意了让黑石安全来主导。

    现在人员布置得差不多,随时可以发动进攻,但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那栋房子里的普通人怎么办。

    从信息表上看得出这里有一家三口居住,现在只看见了男主人,毫无疑问女主人和孩子一定被抓了。

    如果强攻的话,那些人很有可能把这一家人当作人质。

    一旦发生这样的挟持对峙时间,不能快速的解决,万一被媒体探知并且透露出去,就会非常的被动。

    现场的黑石安全负责人在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我认为,这一家三口已经遇害……

如果有人知道自己已经“被遇害”了,一定会不顾风度的破口大骂。

    房间里的人们对于黑石安全的主管说出的话,相当的……反正无法用语言形容他们内心的犬吠声。

    其实有时候他们也知道,这或许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们也经常遇到类似的事情。

    劫持人质永远都是大家最不愿意面对的案子,有时候执法人员会被耍的团团转,最终一个人质都没有救下来不说,连执法人员都死了不少。

 文学



    媒体更会大肆的报道执法人员和团队的无能,仿佛就是这群无能的人害死了所有人质。

    可媒体和民众们永远都不知道这种束手的感觉,进攻不能进攻,被动防御也不行,你得照顾人质的死活。

    如果不考虑人质问题,任何劫持犯在狙击手的准心下都活不过三十秒。

    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所有主事者都有过一种想法,人质绝对不是匪徒们肆意妄为的盾牌,所以有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也是可以原谅的。

    只是那些永远都是“意外”,是突发情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双方的第一次正面对抗都还没有发生,一家人就遇害了。

    安委会的人抿了抿嘴,“这是你们的工作,我不会插手,但我会如实上报。”

    他们一表态,给其他人解决了麻烦,作为国内最重要的安全机构,他们认为这种方法是至少不违法,那就没有什么问题。

    合适不合适是另外一回事,不会有人因此受到责难才最重要,甚至他们都想到了以后自己遇到类似的事情怎么处理。

    黑石安全的现场主管点了一下头,拿起步话机,开始准备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令人有些意外的是房主人居然出现了,他开着车从车库中驶出,这让人非常的意外。

    他们以为房主人应该被严格的控制着,没想到居然还能外出。

    因为房主人的出现,行动被暂时停止了下来。

    房主人也没有意识到,看上去没有丝毫波澜的社区,实际上已经充满了杀机。

    他开着车,思考着自己该不该报警,想着事情正准备出社区的时候,被拦了下来。

    拦住他的还是询问他的那名黑石安全的年轻外勤。

    “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房主有些尴尬,也有点紧张,他还没作出决定到底要不要说实话,他很应付的点了一下头,“是的,我们刚刚才见过面。”

    他说着耸了耸肩,还翻了翻手腕,丰富的肢体活动是要加大说服力的表现,“我打算出去转一圈……”

    他没有说要去上班,因为他还要回来,他在没有离开的时候就为自己找好了说辞。

    这种配合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受害者心理谋求共情的一种扭曲诉求,他把自己带入了需要配合的受害者身份中无法自拔。

    好在,他和那些人已经暴露了,不然说不定还真让他瞒了过去。

    “很抱歉,先生,但是我们的上司想和你谈一谈你房子里那些客人的事情……”

    下一秒,房主人下意识的要去踩油门,可紧接着出现的枪口,让他满头的大汗,然后举起了双手。

    “你的行为会让我们认为你和你房间里的客人是一伙的,明白吗?”,年轻人笑着拉开了车门,“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半个小时之后,房主开着车回到了房子里。

    他觉得自己这二十四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是这辈子最刺激的一天,是的,他先是配合了那些恐怖分子——他观看了总统的演讲片段。

    然后现在又成为了正义使者,他把房子里的情况都说了一遍,并且对方向他们表明,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按照商量好的来,这一家三人,都不会遭遇任何危险和伤害!

    车库的门落下来之后,皮肤略黑的女人打开了连通车库的门,警惕的看了一眼,随后松了一口气。

    从车后备厢里,他们找到了大量的牛肉和蔬菜,还有一些饼干之类的。

    房主人的配合也让疤脸他们稍稍放松了警惕,所以在他表示希望他们一家人能换一个地方被拴着的时候,疤脸很快就同意了。

    尽管房主人希望能把他们关在楼二的卧室里,但疤脸没有同意。

    一家人,被关进了储藏室中。

    储藏室比二楼的卧室安全,万一他们三人跳窗逃跑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就算他们不跳窗,也能透过窗户向外传达某些信息。

    相反的是储藏室就很安全了。

    狭小,密闭,幽暗,哪怕他们大声的呼喊声音也无法传出去。

    男主人的目光有些绝望,这和计划中的情况不太一样,他本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计划中,他对那些人说他会想办法让家人和他一起被关在二楼的卧室里,这样只需要两杆狙击枪,就能帮助他们守住门口。

    可现在的情况有些变化,他除了祈祷,什么都做不到。

    他更不敢和疤脸这些人说,他们已经被包围了,作为一个中产阶级有时候他不会像那些连教育都没有完成的底层那样幻想着对方能放过自己。

    不过这不是没有什么好消息,由于储藏室的密封性,所以疤脸允许他们解开双手。

    一进入储藏室,房主就把一些金属的东西放在门口,然后尽一切可能的寻找到绳索之类的,把门把手缠住,和身后的架子固定在一起……

    与此同时,在观察位的狙击手并没有发现二楼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几个房间依旧没有人进入,随后把消息汇报给了指挥中心。

    晋升指挥官的主管沉痛的做了一个祷告的手势,“我们也尽力了!”

    是男人自己要求回去的,这是一名勇士,为他祈祷也是敬重他为了家人能豁出去的勇气。

    没有人反驳他的话,他沉默了一会,拿起了步话机,“开始吧!”

    房间里的疤脸和其他人正在大口的吃着牛肉,他们这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把小命丢掉的人从来都不是什么素食主义者。

    他们崇尚的就是满足欲望,食欲,或者其他的。

    大口吃着牛肉的感觉太棒了,而且进食也有助于他们的伤口恢复。

    就在几人坐在客厅里讨论着接下来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房间到处都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房间里快速的起了浓烟!

    是烟雾弹,房间里的猎人们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疤脸拔出枪就掀翻了面前的桌子,躲在了桌子后。

    大门随着一声沉重的冲撞声被撞开,在屋外阳光照射进来的那一瞬间,交火就开始了!

    双方的火力都很猛,没有任何的留手。

    房主人的说法是他们把什么东西藏在了地下室里,应该就是查理(妹),房主人在一层活动的时候没有看见描述中的那个女人。

    所以一开始布置战斗的时候,就把重点放在了一层。

    毫无保留的进攻。

    他们找到这伙人的时候,现场的主管就给林奇打了电话,林奇对于能不能吃到这份订单,一点也不关心。

    有,自然好,毕竟没有人会嫌钱多。

    没有,也无所谓,有没有这笔钱他的地位和财富都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简单来说,就是放手去做,黑石安全的声誉,远比查理(妹)是否活着,是否能接到这笔订单更重要。

    有了老板的支持,大家自然一点顾虑都没有。

    这一次准备的非常的充分,让这些非正规军,明白了什么叫做“战斗”。

    屋外至少有五六十人,其中还有不少重武器,直接对准一楼不断的扫射,直到所有子弹打空为止。

    联邦这种独栋的房子基本上都是木质结构,木质结构也意味着它的墙体很容易被射穿。

    霎时间整个一层就像是坠入了弹药炼狱那样,到处都是乱飞的子弹,还有致命的跳弹。

    如果不是考虑到万一查理(妹)还活着,他们甚至想过干脆直接把这个建筑物从地图上抹掉更好。

    在北方战斗带来的丰富经验告诉他们,抹掉一个建筑的代价比清扫一个建筑的代价小得多。

    不过就目前来说,也够了!

    疤脸抱着头,匍匐在地上,他现在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到处都是子弹,刚才还有同伴在骂骂咧咧,现在已经没有了声音。

    如此激烈的“战斗”只持续了一分钟时间,整个房子似乎都出现了一些问题,看起来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随后,黑石的战斗人员开始进入。

    他们穿着武装到了牙齿的防爆人员站在了第一位,然后普通的武装人员站在后面,一点一点的向里面推进。

    在客厅时,他们发现了这伙人……

    值得庆幸的是,房主一家人居然侥幸活了下来,他们都不知道应该感谢谁。

    子弹风暴也让储藏室受到了猛烈的攻击,但幸运的是储藏室里的杂物太多了。

    那些穿透了一层或者两层墙壁的子弹在碰到这些杂物之后,已经失去了穿透力。

    除了房主人的大腿被一颗意外射进来的子弹射中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受到伤害。

    查理(妹)也被发现,就在地下室中,可以说这是一场非常成功的营救行动,完全是教科书级别的!

    很快消息就传播了出去,媒体们知道了,民众们知道了,总统先生也知道了。

    当然,林奇先生也知道了!

本文标签:翁熄小莹回乡下第二版主网

上一篇:在办公室挺进市长美妇雪臀(小莹高潮三次)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被男朋友抱起来怼是什么感情(舌头在花缝来回滑)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