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情欲戏第一场滑进去H,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全文

2021-10-18 08:29: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所以当饭桌上穆典可说起黎安安找茬寻薄骁打了一架的事情,他一点都没觉得意外。

  “如你说,笑笑待薄骁是有些不同的。安安比你更了解笑笑,当也能看出来。”

  

所以当饭桌上穆典可说起黎安安找茬寻薄骁打了一架的事情,他一点都没觉得意外。

  “如你说,笑笑待薄骁是有些不同的。安安比你更了解笑笑,当也能看出来。”

  常千佛道,“那在他看来,薄骁就有装傻充愣之嫌——打着知己好友的名义,受着笑笑额外的好——能看顺眼了才怪。”

  “不至于罢?”穆典可略诧,“薄骁如今的为人,我是不大了解。可就我所知道的几件事情当中他的表现来看,也断没有如此糟糕。”

  “有偏爱就有偏颇。”常千佛笑道,“薄骁就算是圣人,安安也能给他挑出一堆毛病来,和他事实人品并无关系。”

  穆典可听常千佛分析头头是道,忽想起两人回洛阳之初,穆子焱看常千佛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约同此理。

  便给常千佛碗里夹了一大筷菜,颇有抚慰之意,“你受委屈了。”

  常千佛居然立刻就能领会,“不委屈不委屈,舅兄肯训诫,那是看得起我。”

  可见苦久。

  双胞胎正处在凡事都要争一争的年纪,见娘亲给爹夹菜了,马上把碗抬起来,“娘,我也要。”“要吃肉肉。”

  穆典可正抬指揩去常千佛唇边一滴不小心溅上的汤汁,没工夫理会两个小的。

  最后是常居彦站起来,给两个弟弟一人碗里布了两大块肉。

  “快吃,比爹的还多呢。”

  要说常居彦现在很有些长兄风范了,知道怎么挠两个小的痒处,让他们乖乖听话。

  果不其然,在“多”之一字上的满足盖过了被亲娘冷落的委屈,两张一模一样的肉嘟嘟脸瞬即转阴为晴,埋进碗里快乐地“呼哧”“呼哧”吃起来。

  常千佛赞许地看了长子一眼。

  这很好!大带小,两个粘人精就不必总缠着他媳妇了。

  “安安举动是失理,但结果就很有意思了。”穆典可接先前的话,“薄骁输了。”

  “噢?”常千佛终于露出了惊讶色。

  倒不是他看不起黎安安。

  黎安安这人可说极其聪明,奈何玩心重。只有一半心思用在了正经事上,剩下那一半要匀给赌庄,酒楼,舞坊……还要留些精力撩拨漂亮姑娘。

  武功不差,但也绝称不上好。

  跟薄骁这种少年成名,早早就跻身“八俊”的真高手没得比。

  “舟上比武,谁先落水算谁输。”穆典可道,“安安讨了惯乘船的便宜。但薄骁这么些年功夫毫无长进,实在说不过去。”

  “他讨的便宜可不止这一项。”常千佛笑了,眉宇洞彻,“输的人不光输了,还得众目睽睽下狼狈入水——你让我和三舅哥这般比法,我也不敢赢。”

  ***

  黎笑笑半夜听到敲窗声。

  她翻了个身,没理会。常家堡里,断不会有歹人如此猖獗。多是黎泓黎景那两个小鬼恶作剧。

  窗外人似乎好耐心,隔一会,又敲。“笃”“笃”“笃”,不轻不重,颇富有节奏。

  “好像我薄叔敲门的声音。”小杜鹃也被吵醒了,揉着睡眼嘟哝说道,就下床去找鞋。

  不一会回来了,摇黎笑笑,“笑笑姐醒醒,是我薄叔,他找你有事。”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黎笑笑刚入睡又被摇醒,十分不乐意,“大半夜的。”

  忽然一甩头,拱背起,睡意也去了大半,“你说谁来了?薄骁?”

  常家堡的守备不是盖的,他是怎么进来的?

  “是啊。”小杜鹃打个呵欠,摸上床,继续倒头睡,“还挺着急的。”

  独留黎笑笑一个在黑暗里睁着眼,脸色一再变幻,至于古怪。

  她是性子大咧咧不假,不代表心眼也粗。薄骁比武输给黎安安这件事情,就很离谱。

  尤其是在黎安安说话阴阳怪气,几次三番给薄骁难堪的前提下。

  睡前她还琢磨这事来着。

  兵来将挡。黎笑笑抓了抓头发,下床套了件外衫就出去。

  初三夜月如钩,繁星满天。

  稀微星光将探着三两花枝的浑圆窗洞投上屏风,中有一人,正是折枝在手,倚着窗框看月亮的薄骁。

  “你找我?”黎笑笑问。

  薄骁这时也听到了脚步声回头了,身后一弯纤纤月,洒一点微薄月色氲开他的眉眼,像有一滴水落到了墨画上。

  朦朦胧胧,氤氲不明,有种难言喻之美感。

  她从前倒没觉得薄骁能跟美扯上什么关系,反是他身上那股子散漫不经心的气质,叫人见过之后难忘。

  ——过于独特。

  “嗯,有事。”薄骁道,“我说完就走。”

  此话过后却无话。

  黎笑笑心中隐约生出些念头,也没说话。两个一站一坐,隔一匹月纱,眉眼俱昏,呼吸声清晰可闻。

  说不出的诡异!

  到底黎笑笑是女子,脸先红了。

  薄骁不知是不是看见了,就笑了,“笑笑,有些话我实在羞于出口。我不是驽钝的人,你的心意,我多少有所觉。要你兄长来逼我,我觉得惭愧,也越发觉得自己从前恶劣。”

  “哦。”黎笑笑脑袋有些懵,不知自己在说什么,“黎安安就是那么嘴欠一个人,你别放心上。”

  薄骁又笑了一下,“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身无长物,性子又懒散,还不大会体贴人。原是想着,就这样书剑漂移,浪荡一生,别去祸害哪家的姑娘。但你若愿意,我能改;一些事情,也能学。”

  黎笑笑这回彻底懵了。

  星辉月色下的薄骁更显俊秀了,只是少了往日散漫,笑着,却让人感觉莫名严肃。黎笑笑甚至有错觉,那双看不大清的眼睛里,此刻定涌动着无限柔情。

  “你想一想。”薄骁跳下窗,撞到花枝,屏风上的影子摇了摇,

  “你等等。”黎笑笑叫住他。

  “你喝酒了?”她皱眉吸了吸鼻子。

  “喝了,但没醉。”薄骁笑着解释,“壮胆。”

  黎笑笑心湖之中有水波一荡。薄骁这句“壮胆”比方才那一番柔情小意的承诺动人多了。

  她认识的薄骁,虽不好逞勇,却也从没有过什么能令他害怕的事情。当年他从穆门出走,谁都看得到结局:亡命天涯,最后横尸野地。但是他不乐意留,也就不管不顾地走了。

  “那你那位怡姑娘呢?”黎笑笑问道。

  薄骁这回不笑了,“我不知为何让你起了这样的误会。”他认真说道,“我这个人,从不回头看,过了就是过了。且我既来与你说这话,就是心已空。否则叫你平白地与她人处一室,你嫌挤,我也嫌乱。”

  “那不用想了。”黎笑笑不是扭捏的姑娘,“我现在就能告诉你答案。”

  她对薄骁有过爱慕意。黔州初遇,返程再遇,他又是那般潇洒不羁的男儿,言语投契,志趣相合,不动心很难。

  可他说了自己志在四海为家,不打算成家室。又曾在醉酒后和她说起那个洛阳城里嫁了别人的姑娘,似乎难忘怀。

  她也将这一段心事埋心底了。

  无谓让自己幽怨,还添别人的烦恼。

  “想不到你这人也有不洒脱的一日呢。”黎笑笑翻上窗,不是薄骁那般倚框坐,却把两条腿晃悠悠悬着,边上还留了一人位置。

  薄骁就与她并排坐了。

  黎笑笑道,“人生在世逆旅一程,寻伴是为让自己过得舒心些,可不是叫她来拘束自己的。你没的那些东西,我并不看重。你有的,倒挺合我心意。我也好四海为家,也不是什么娇弱女子,不需要你去学去改。”

  “那我就去备聘礼了?”薄骁态度竟是急切。

  黎笑笑愣一下,想了想,道,“随你。反正我都捱到这岁数了,黎公黎母也不敢挑了。黎安安就能做主。”

  “是不是要先拜见常老太爷?”

  “那是当然。我陪你一起去。”

  两人望月坐着,俱唇角弯弯。

  月移花影下西墙,星光淡,已是四更天了。

  “你不是说完就走吗?”

  “今晚月色好,我再看一会。”

栀子谢了一茬又新发。
 

 文学

  韩荦钧端着一大碗面,蹲在屋门口,抬头见薄骁单手拎了两只活雁,大步飒沓如流星,春风满面地走进来。

  其时朝阳已过院墙,追人身后薄镀一层金光。有碎芒跃跃跳闪于肩头,似来人呼之欲出的心情。

  “你这是——”

  “郊外荒山上打的。”薄骁把缚了脚的大雁往地上一丢,颇有几分得意颜色,“肥不肥?这品相,市面上可难买到。”

  韩荦钧让他给整懵了,“你大半夜出去,就是为了打雁?”

  “那倒不是。”薄骁进屋给自己倒了碗冷茶,端着碗出来蹲在韩荦钧面前,“有件事非得大哥帮忙不可。双亲早逝,我们家也没什么亲戚,自个去提亲总是不怎么像话。”

  韩荦钧面也不吃了,把大海碗外地上一搁,“相中了哪家的姑娘?哪天去?我得提前准备准备。”

  好像晚应承一刻,薄骁就反悔了似的。

  不知巧合还是穆沧平有意为之,“八俊”中人多身世坎坷。少有出身优渥、顺风顺水的,如许添,也因个人去留,与师门决裂,有家归不得。

  红尘孤苦之人相互取暖。

  韩荦钧是“八俊”老大,年也最长,不自觉的承担了父兄的角色,对其他七人颇多照顾。

  一朝变生,八俊接连凋零,到最后只剩下他与薄骁两人。薄骁姻缘不顺遂,始终是萦绕他心头的一桩大事。

  “今天。”薄骁眉眼生春风,笑答。“大哥见过的。”

  韩荦钧立时警惕起来。方才一高兴,以至于他忘形,没想起薄骁才回洛阳没几天,哪里会突然认识了什么姑娘,就急吼吼上门提亲了。

  “不是孟湘怡。”薄骁一眼看出韩荦钧的想法。

  孟湘怡的丈夫据说是救出来,但不知什么原因,两人最终还是和离了。

  他不关心,也就没问。

  不过经此一事,韩荦对孟家人的态度起了微妙变化。孟湘怡陪同她父亲上门来道谢时,韩荦钧礼也没收,也没留人喝茶。当时薄骁正躺屋顶上睡觉晒太阳,把他语气中的客气生疏听得分明。

  韩荦钧一口气松下,又问,“上回给你送桑葚来那黎姑娘?”

  他认识的,和薄骁有关的姑娘,也就这两个了。

  薄骁笑点头。

  韩荦钧大喜过望,“那姑娘好!好!一身英气,比寻常姑娘家来得爽利,见识也不凡——不是说二老在滇南么?”

  “还有个兄长在洛阳。”薄骁道,“这事要常老爷子点头,老爷子同意了,二老当不会有别的话话。我也想,从前是我犯浑,白耽误了这么些年,既然两心明了,不如就早定下来。”

  “早定下来好。早定下来好。”韩荦钧欣慰得像个老父亲,搓搓手,才想起接下要做什么。

  韩荦钧顾不上吃面,薄骁却饿了,抄起地上半碗面接着吃。

  有片刻韩荦钧才从屋里出来,手上拎了一口白扑扑积了灰的箱子,地上摊开,是一箱码得整整齐齐的五两重金锭子,还有两张房契。

  “是你的。”韩荦钧道,“你那两所房子空着,若彤没事就去打扫。省得你在外头娶了媳妇,哪天真带了一群孩子回来,没地落脚……一些字画生了霉,她也不晓得怎么打理,想着你也不要了,便找了个行家掌眼,都给卖了。”

  说起旧事,韩荦钧颇见伤感,垂下眉去。

  “没这么多罢?”薄骁挑眉问。

  薄家祖上是读书人家,代代相传,留下不少古籍、字画,还有些名贵的桌柜摆件。

  到了薄骁父亲这一代转习武,并无赏玩字画的雅兴,但秉承着“祖上之物当惜”的家训,也不肯转让,任由其闲置蒙尘,其实是糟蹋了。

  给出的东西,他没想过拿回来。也没想过那些破旧字画能值这么多。

  “我添了一些。”韩荦钧道,“我一个人,用钱地方不多。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是常家堡里出来的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家不计较,咱们不能真磕碜了。”

  “行,算我借大哥的。”薄骁也不推让。

  韩荦钧是成过婚的人,知道下聘大概需要哪些物件:金银玉器,丝绸布匹,茶叶生果……置办起来颇是费时。

  薄骁等不及,又断定那才见过一回面的黎家大哥定也不稀罕这些。

  两人遂换了身新衣服,直接扛着箱子,拎两只活雁上门了。

  合生堂中今日热闹。

  除了常千佛一家人,归宁的常怀瑜和常素衣一家。穆子衿和穆子焱兄弟也带上了全家人来做客。

  常奇两口子爱热闹,自不会缺席。

  满院欢声笑语,却在黎笑笑陪同韩荦钧和薄骁两人走进来一瞬间,骤寂了。

  常奇最先出声,恁地悲怆,“我的蟋蟀盆!”

  常怀瑜笑睨了黎笑笑一眼,带嗔,“才说到你们两个,人就来了。看来我是老喽,跟不上你们年轻人动作了——愿赌服输!”

  摘下手腕上一只祖母绿镯子,放在桌上,笑着起身相迎,“两位大侠,快请进。”

  常怀瑜开了头,院中各人也都开始卸各自身上物件,“哐哐当当”往桌上扔:穆典可是一支簪子,常素衣是对耳坠;廖十七输了银项圈;杨果果耷拉脸,把整套首饰都卸下来了……声不绝耳。

  最让黎笑笑哭笑不得的是,若冲居然也在居彦的提醒下,不情不愿地走上来,往桌上放了一只泥塑鸭子。

  合着一院子人都在拿她的婚事下注呢。

  黎笑笑乐了,“早说我也来下一注了。看起来输的人不少,谁是大赢家啊?”

  “托黎大姑娘的福。”穆子焱大声笑起来,也不看看面前都堆了些什么,总之赢了就是高兴。抬手中间一划,另一边拨给了穆子衿,“我们兄弟今日赚了个盆满钵满。”

  遂朝薄骁拱手,“佩服!恭喜恭喜!”

  要说穆子焱一风风火火性急之人,他敢押薄骁今日就来提亲,众人一点不意外。

  倒是穆子衿让人刮目相看了。

  他惯少言,也未解释。

  穆典可笑与廖十七咬耳朵,“他呀,险些把你弄丢,悔得很呢。你可别一吵架就戳他心窝子了,打得骂得,离家出走要不得。”

本文标签:情欲戏第一场滑进去H

上一篇:玩弄调教同学的离婚麻麻_圆珠笔PLAY

下一篇:校花被三人拖去野外爆 学霸X校霸(含试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