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两个乳房像兔子一样跳出

2021-10-18 08:34: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话音未落,一道强悍的攻击从天而降。

  白魂的衣袖劲风呼啸,冷着脸盯着大殿主:“你在找死!”

  谁都不能轻薄黎清,这是他的逆鳞,说他可以,说黎清不行。

  四周冥

话音未落,一道强悍的攻击从天而降。

  白魂的衣袖劲风呼啸,冷着脸盯着大殿主:“你在找死!”

  谁都不能轻薄黎清,这是他的逆鳞,说他可以,说黎清不行。

  四周冥力涌动,从天而降的攻击将大殿主牢牢困住,侵蚀他的邪恶之力。

  黎清目光凝重,这是白魂的五级惩戒,四海之力,之前最强大的招式。

  大殿主四周的黑暗冥力变得薄弱,大阵内的萧老龙族长面色一喜。

  还未喜上眉梢,立即都看到薄弱的邪恶之力一瞬间将四海之力吞噬,荡然无存。

  “冥主,这种招式你也拿得出手!”大殿主脸上的笑容消散,“来而不忘非礼也!”

  一道巨浪般的邪恶之力把冥主重重围住,像一座巨牢镇压。

  “冥主,这道邪恶阵法是本殿突破冥境中期时所悟,专门构阵数日留给你的。”

  黎清眉头紧皱,没想到大殿主的势力承受白魂的攻击根玩一样,果然难缠。

  而且对方的黑暗冥力源源不断,相当于他们跟整个冥域的强者作战。

  白魂被阵法所困,强悍的攻击打在阵法上就像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

  外面只有黎清一个人在,白魂一下急了,黎清现在才绝境中期,即便有能对抗天境的实力,可大殿主是冥境!

  十个天境也不是冥境的对手。

  黎清见白魂一时间难以从邪恶之阵出来,她神识大开,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在巨颠中每个人的内心涌起。

  连大殿主都忍不住浑身一震,惊讶道:“圣品冥医!果然是个优秀的女人。”

  说着,眼中占有之意更加浓郁,只要冥主一死,让冥域臣服,这个女人一定是他的。

  大殿主立即出手,想要束缚黎清。

  黎清神识感应不弱于冥境,警惕闪避,顺便出手袭击。

  大殿主原本以为会手到擒来,脸上的诡异笑容渐渐收了起来。

  他忽然停下脚步,不再追黎清,把目光放到巨阵内,看着里面的所有人。

  “本殿不追了,隔一秒杀一个人!”

  黎清浑身一震,没办法,只能出手,不过她嘴角微微扬起:“接下来我不逃了,该轮到你逃了。”

  话音刚落,砰!一声巨响,困住白魂的邪恶巨阵碎裂。

  大殿主平淡邪恶的脸颊终于露出一抹震撼,他凝炼了几日的阵法,竟然轻易被破了。

  是黎清在闪避他的攻击时,将她自己能够抵消邪恶之力的冥力包围了邪恶之阵。

  大殿主的状态变得疯狂,从一个稚嫩的儿童变成一张疯狂的怪脸,他的最后一步没有完成。

  都是被眼前这两个人先后杀了他派出的所有人,将冥树封印,导致连接外域失败。

  大殿主的气息疯长,身后的邪恶阵法大量吸收阵内人的冥力,力量无限增长。

  白魂来到黎清身边,黎清面色凝重:“不能再让他继续吸收力量,一起出手!”

  白魂微微点头,周身泛起白霜,气温骤降,冥境巅峰的气息连空间都扭曲。

  “九级惩戒,撼动乾坤!”

  黎清也同时出手,聚息于胸口,冥力凝聚,怒声一吼:“龙之吐息。”

  两道强大的攻击瞬间席卷整个九层殿,群山震动,四野无生。

  大殿主巨大的怪脸露出恐惧之色,硬扛这两道攻击。

  一股黑色鲜血喷出,大殿主的怪脸小了数倍,漆黑的空气明朗了些。

  两人这样的攻击依旧没能将大殿主彻底收拾,他阴森冷笑:“人类,你们竟敢伤我!”

  邪恶之阵萧老、龙族长、大督司等人还在疯狂攻击阵法,已经露出疲软之态。

  原本以为这一击让人头皮发麻的攻击能收拾掉大殿主,没想到只让他受了一点伤。

  双方僵持不下,白魂和黎清打算继续出手。

  大殿主忽然拿出一只五彩斑斓的盒子。

  黎清面色一惊,那是她之前的盲盒,白魂同样眉头紧皱,这个盒子是黎清的。

  大殿主没有理会他们的惊愕,直接打开盒子,释放出更多邪恶之力。

  他疯狂大笑:“若你们乖乖认输,或许还能残存,魔盒一开,这片天地将变成一片废墟。就像古之战场那样!哈哈哈。”

  一声惊天怒吼,大地在震动,从盲盒内走出一头八阶魔兽。

  两人面色凝重,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魔盒的黑雾还没有停止。

  又一道尖锐的嘶鸣从魔盒传来,一道七阶白雀魔兽飞了出来。

  这些高阶魔兽具备智慧,感受到黎清和白魂身上浓浓的危险,并没有出手。

  它们直接飞走了,黎清想出手阻拦,大殿主一只黑色巨手袭来。

  “不知好歹的女人,既然不跟随本殿,那就去死吧!”大殿主厉声说道。

  黎清一道神识攻击,圣品冥医的灵魂攻击,即便是大殿主也吃不消。

  白魂面色严肃,沉声道:“不对劲儿,他的力量并没有恢复,这样拖延最终还是改变不了结局,一定在密谋着什么!”

  正说着,大殿主厉声大笑:“不愧是冥主,这都被你发现了,可惜已经迟了!”

  话落,从魔盒中走出数道身影,两人面色大惊,是被他们已经击杀的其他殿主。

  连封凯也没有死!

  邪恶之阵的封觉看到封凯,怒声骂道:“封觉!你这个叛徒,为什么要背叛冥域和银发人族!”

  封觉眼中无神,对封觉的话没有任何反应,面无表情,就像一具傀儡。

  黎清的神识敏锐,察觉到这些身影身上并没有活着的气息。

  “装神弄鬼,只是多了几具尸体傀儡罢了!”

  话虽这么说,但四个天境,就是傀儡也不可小觑,再加上大殿主本身。

  还有魔盒远远不断出来的鬼东西,必须要先断了魔盒。

  白魂和黎清的想法一样,淡淡说道:“阿清,拖住他们一息,我全力要先破了他身后的邪恶之阵。增加战力!”

  “好!”黎清点点头,“我会拦下他们!”

两人面色凝重,不能放任那两头走出来的魔兽肆虐破坏冥域大陆。

  白魂冥力汇聚,周身百丈,遍地白霜,寸草不生。

 文学



  九层殿内,巨剑颤动,白魂目光微凝,低喝一声:“冥王剑归位!”

  随着声音落下,九层殿内,那把沉寂了数年的黑色巨剑倏地从地面飞出。

  大殿主对这把剑并不陌生,当年就是被它所伤,至今还留下伤痛。

  “哼,邪恶巨阵之下,你以为一把破剑能出……。”

  话没说完,一把漆黑长剑直接穿透邪恶之阵,回到白魂手中,发出声声嘶鸣。

  邪恶巨阵出现了裂口,大殿主面色一震,出现了预料之外的事。

  他立即想要上前补阵,黎清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大殿主这么着急去干嘛!”

  “滚开!”大殿主急了,黑暗冥力在外泄,吸收阵内人冥力的速度变缓。

  黎清没有退开,反而庞大的神识攻击过去,大殿主不敢硬接圣品冥医的神识攻击。

  只能避其锋芒,已经被黎清挡下。

  身后,白魂手持冥王剑,可斩破灵力的本命灵剑,一剑破苍穹,二剑斩乾坤。

  冥王剑周边的空间扭曲,恐怖的冥力凝聚,连白魂都面色严肃。

  轻轻挥出一剑:“三剑断阴阳!”

  笼罩在九层殿外的邪恶巨阵,像一块烂布,彻底被撕裂开来。

  阵内的所有人得到释放,萧老、龙族长、封觉、大督司,四大天境脱阵,迅速恢复冥力。周围冥力疯狂汇聚在四人上空,肉眼可见的恢复。

  白魂不见小人族的商波,眉头紧皱。

  来不及细想,远处黎清彻底激怒大殿主,两道身影已经缠斗在一起。

  还有四道傀儡不停干扰。

  黎清的冥力本来就差了一阶,被逼得频频后退,要不是神识强大,早就落败。

  “麻烦龙族长和封族长恢复之后去追那两头高阶魔兽,不可让它们肆虐破坏冥域。”

  他们对白魂的话没有迟疑, 立即应声是,现在的白魂实力已经超越巅峰时期。

  “萧老和大督司,对付四道傀儡,大殿主交给我和阿清!”白魂继续吩咐道。

  两人见黎清面对大殿主和四道天境傀儡竟然还能坚持到现在,这也太厉害了。

  他们连大殿主的一招都没扛下,直接被布下巨阵,成为冥力供应体。

  要不是冥主和黎清,冥域这一次真的就要覆灭了。

  两人还没完全恢复也急忙出手,缓解黎清和白魂的压力。

  虽然对付四个天境傀儡有些吃力,但是拖住总是有办法的。

  大殿主巨大的怪脸愤怒,出现各种奇怪的情绪,多种人格在争夺主导位置。

  黎清有了喘息的间隙,赶紧休息,恢复冥力。

  见邪恶巨阵被破,白魂来到她身边,内心一下安定下来。

  “没事吧!”白魂关心问道。

  黎清摇摇头:“没事,大殿主的灵魂恐怕不是属于一个人,一定是吸收力太多残魂,导致出现这种情况,趁他病,要他命!”

  白魂伸出手,握住黎清纤细的手,脸上露出一抹狠戾杀意:“想抢我的媳妇,今日他不死,便是我的耻辱!”

  黎清愣住,脸颊一红,这种时候是告白的时机吗?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

  “刚刚告白可不算啊!之后要重新说过,说一大段,像写文章那么长!”

  白魂目光柔和,微微点头:“好!”

  说着,他手中的冥王剑微微颤抖,盯着还在脸颊变换的怪脸。

  横扫一剑,直接将黑雾脸颊劈成两半,一分为二,竟然还没有散去。

  再接着,横竖四剑,化成十六张怪脸,各占一个灵魂。

  他们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疯狂的在吸收邪恶冥力。

  除了九层殿之外的其他处,远远不断送来冥力,还有三族的能量之心。

  黎清将自己的神识附着在冥王剑上,越来越浑厚的力量汇聚。

  白魂明白她的意图,散去冥王剑的冥力,全部是黎清的神识之力。

  对付灵魂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神识,而神识没办法直接击杀灵魂。

  两人一起握住冥王剑,力量汇合,形成冥力和神识融合的第三种力量——守护之力!

  为了守护自己在乎的人,为了守护自己心爱的人,为了守护这片天地的力量。

  大殿主巨脸重新开始凝和,能量不足便将四道天境傀儡的力量也吸收了。

  还不够,就把这个范围内所有黑暗冥殿的手下的力量吸收了。

  那些人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是谁杀害了他们。

  守护与自私的对抗。

  白魂和黎清一同斩出守护之剑,冥力加神识。

  大殿主强行完成融合,占据灵魂的主导,所有邪恶之力汇聚,殊死反抗。

  嘶~正片天地归于宁静,所有人停了下来,感受这一瞬间的寂静。

  萧老、大督司紧紧盯着大殿主被撕裂的怪脸。

  寂静之后,一声惨烈的嘶吼响彻天地。

  “不可能……你们这些蝼蚁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不可能……我千万道残魂不可能消灭。”大殿主疯狂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着。

  声音越来越弱,他已经没办法再融合了,巨脸周身的邪恶之力飞速散去。

  那四道傀儡尸骸也倒在了地上,彻底变成了一具干尸。

  整个大陆重新恢复原有的明朗,邪恶之力散去,黑雾吹散在风中。

  九层殿传来一声声混杂的喊声:“冥主威武,黎盟主威武!”

  两道身影迎风站在阳光下,相视一眼,他们只想守护对方,守护对方在乎的人。

  追击出去的龙族长和封觉带着两头高阶魔兽回来,他们都是天境强者,对付七阶八阶魔兽并不是问题。

  黎清拾起那只盒子,已经变得暗淡无光,就把盒子留在了九层殿封印起来。

  至于两头魔兽,封别在龙族和巨人族看守,驯服。

  大殿主死去,各族的邪恶之阵也随之散去,小人族有人赶来九层殿。

  商波已经死了,被黑暗殿主杀死,却留下了一封信。

  写明当初他为了得到族长之位,借了黑暗冥殿的力量,为了摆脱他们不得已帮他们最后一个忙,进入九层殿杀了冥主在殿内的原身。

  心知自己罪该万死,便用这条命破坏了冥力之心的连接,以此赎罪!

  最后,是对商英的抱歉,并将族长之位传给商英。

  白魂已经释然,并没有牵连小人族一族,若不是经此一事,他就遇不到黎清。

  也不会感受到这么多的喜怒哀乐。

  大督司带着九层殿众人跪下:“恭迎冥主回来!”

  白魂轻浮衣袖,没让他们跪下去:“冥主一位本座放下了,你们另寻他人吧!接下来,我只想陪着阿清。”

  大督司面色一震:“冥主大人,除了你,哪还有其他人能做!”

  白魂随手将冥王剑重新插入九层殿:“不然你就等谁能拔下此剑,就让他来做冥主好了!”

  黎清一脸浅笑,忽然不停恶心干呕。

  白魂见状,吓了一跳,以为战斗时受了伤。

  “阿清,你怎么样?哪不舒服!”白魂神色慌张,丝毫没有先前冥主的霸气和淡定。

  黎清捂着腹部,想起来两人在神墓学院下的交合,一次就中了。

  “傻子!你要做爸爸了!”

  白魂愣住,旋即大喜,人生之喜,莫过于此。

  两人离开了冥域,一起从风雪城开始游历,回顾相遇相视相知的旅程。

  在百族城住了一段时间,享受父母的时光。

  在神墓学院育人一段时间,看到年轻一辈的希望。

  重新回到冥域,已经是一年之后,黎清诞下一对龙凤胎。

  男孩叫封景瑜,女孩叫黎钥。

  ……

  四年之后,冥域大陆、神墓大陆都抹去了战争的痕迹,恢复平和安稳的日子。

  九层殿,冥主的位置还是空着。

  有无数人来试过,都没能拔出冥王剑。

  这日,封景瑜赤着小脚丫,和爹娘玩躲喵喵,蹬蹬蹬跑到了九层殿一层找他们。

  软糯糯的声音喊道:“娘亲,爹爹,别藏了,我都看你们了!”

  边说边爬到冥王剑上找人。

  随手拔起了冥王剑,整座九层殿震动,大督司、梦萝胭第一时间赶来。

  看到封景瑜手中拔出的冥王剑,顿时大惊,纷纷跪拜:“见过冥主大人。”

  封景瑜重新把剑插回去,赤着小脚喊道:“都起来吧,帮我躲喵喵,找到爹爹娘亲我就做冥主!”

  九层殿一下沸腾起来,所有人动起来,把在九层的白魂和黎清团团为主。

  “冥主大人,我们找到了!”

  白魂和黎清相视一眼,笑道:“这就是命运的选择!”

  九层殿的新冥主诞生了,一个四岁的孩童。

本文标签: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上一篇:校花被三人拖去野外爆 学霸X校霸(含试管)

下一篇:我早就想在公司电梯要你了-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