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早就想在公司电梯要你了-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2021-10-18 08:37: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那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去认他,有什么错?”

  “你可以去认他,但不是这个时候。”祁慕寒盯着他道,“且不说会牵涉多少人,在朝中掀起多大风波,就说

“可那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去认他,有什么错?”

  “你可以去认他,但不是这个时候。”祁慕寒盯着他道,“且不说会牵涉多少人,在朝中掀起多大风波,就说商将军名单上的那些人,你觉得会有多少曝露的危险?你真打算这么去做?”

  苏炙夜默然片刻,站起身,对祁慕寒道:“我可以暂时不这么做,但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祁慕寒握拳:“你这是威胁我?”

  苏炙夜冷笑:“这是你欠我的!”

  祁慕寒没有说话。

  苏炙夜:“第一个条件,你想办法取消我与商墨云的婚约;第二个条件,你永远不许再碰公孙薇。”

  祁慕寒霍然抬头看他,满眼的不可思议。

  苏炙夜冷笑着,一字一字道:“我再说一遍,这是你欠我的。”

  祁慕寒胸口一痛,好像有人用锤子重重敲击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本就中毒已深,两枚药丸更要去了他大半生命;在牢中,公孙薇那一句“从此情断”,更是让他每一日都无法安生寝食,他像一根风中的蜡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苏炙夜站着,居高临下看着他,像看着一只可怜的蝼蚁,冷冷地道:“从今以后,我会光明正大去争取她,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反正你也是个没有未来的人,你所中荨刺之毒到底有多深,你自己很清楚!”

  他纵身往空中一跃,身影消失在檐顶。

  祁慕寒慢慢地蹲下身,苏炙夜离开时,带起了一阵风,将那一桌子的画吹落在地。

  他一边咳嗽着,弯腰去捡拾这些画……这些会笑、会生气、朝他做鬼脸的画,这个画中人,他那么熟悉,那么留恋……

  “你永远不许再碰公孙薇。”

  “这是你欠我的!”

  他胸口猛然一痛,喉头一甜,张嘴吐出一口血。

  墨黑色的、了无生气的血,落在这些笑靥中,他手脚慌乱,想擦拭着,却把画都擦花了…..

  他手足无措,像一个孩子似的,胡乱地将画捧起,紧紧抱在怀中,眼眶控制不住的温热,泪水从紧阖的眼中流出。

  -

  公孙薇托着腮,心不在焉地与宁澄在湖边凉亭下棋。

  她听得祁慕寒已经出狱好些日子了,民间关于他的传言那是沸沸扬扬,一会说珩月殿的行动是他自导自演,假意放出这一批百姓,其实也为的是竖立一个“仁慈”皇子的形象;一会说他的身世也是假的,其实是宋妃私通某个江东大侠生的……

  总之传闻越来越是疯魔,然而祁慕寒却没有半点动静。

  她与祁慕寒分开以后,本以为他至少会有一点动作,没想到他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出狱回府以后,更是没有半点音讯。

  也好,没有他的消息也好,免得自己心中再生乱。

  昨晚上也没有睡好,早上胡乱吃了点什么,肚子有些疼,公孙薇捂着肚子,随意下了两步,被宁澄一下将了军。

  宁澄将棋盘一推,有点纳闷地说:“都下了三个时辰了,小姐你还能不能认真点?”

  像在跟一个新手在下棋,简直有点人侮辱智商的感觉,他正想起身走人,却见公孙薇根本没在听他说些什么,正皱着眉头,捂着肚子。

  说起来,一个多月前自己小姐衣衫不整地回了府之后,就没怎么见她出去过,如今祁慕寒在禁足之中,这小姐却是半句都不曾提他,就更是坐实了祁慕寒欺辱了她的传闻。

  现在看这小姐居然肚子痛了起来,宁澄顿时有不妙的感觉,该不会是…….

  公孙薇慢悠悠地站起来,说:“我有点不舒服,不必和我娘说,我回去歇歇。”

  捂着肚子走远了。

  有问题,问题大了,宁澄不妙地想。

  公孙薇才回房没有片刻,仆人就来报,说商将军今夜要与商小姐前来府上做客,老爷说小姐也来要一同招呼。

  公孙薇点点头说知道了。

  -

  晚间的宴席,公孙薇吃得是索然无味,商将军与公孙镜觥筹交错,谈的都是一些朝中局势,说得最多的就是祁慕寒。

  公孙镜和商洛习都显然还不知道公孙薇已经与祁慕寒分了手,言谈中充满了对三殿下的惋惜,祁晟这一招委实是毒,利用无辜百姓的死,打击了祁慕寒在民间的声望,祁慕寒要重新崛起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更何况他在朝中并没有什么靠山,也不像祁晟与祁玉骞一般,手中还握有军权。

  公孙薇委实是不想听见任何与祁慕寒有关的事情,奈何“祁慕寒”这三个字,一整晚都萦绕在她耳边,她不听也不行,整个人是心烦意乱,手上的筷子胡乱地翻着碗中的食物,一口也噎不下去。

  商老将军关切地看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从公孙府下人中传出来的流言,他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到了她的肚子上,颇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公孙镜这一下也发觉了,疑惑地看了看公孙薇,再看向商将军,两人对视片刻。

  商将军:……

  公孙镜:?

  一直闷头吃饭不做声的商墨云,忽然开腔了,却是对公孙薇说的:“虽然姐姐是要嫁给三殿下的,但毕竟还没有过门,姐姐还是要注意一下比较好。”

  她边说着,手中的筷子都快把碗中的一块豆腐给戳烂了,公孙薇才发现她也没怎么吃,一个晚上似乎都在时不时瞪着自己。

  公孙薇明白过来了,瞬间失笑,这商墨云没准还在恼火那天她与苏炙夜的事,看这目光,搞不好还以为自己是个行为轻浮的女子——那可是个天大的误会!

  商老将军笑呵呵地对公孙镜说:“年轻人嘛,血气方刚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两情相悦,也是朝中皆知之事了。”

  这会到公孙薇莫名其妙了,这商墨云一个就算了,商老将军一把年纪了,怎么也打趣起自己来?正要分辨两句,那边商墨云却放下了碗筷,走过来,一把拉起自己,对二老说:“爹、公孙伯伯,我看姐姐身体也不大舒服,不如我陪她出去后院溜溜,消消食,一会儿再回来。”

  说完,也不等公孙镜与商洛习同意,拉着公孙薇就走了。

  公孙镜正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商洛习拍了拍公孙镜的肩膀:“让年轻人去吧,我正好有事与你商量。”他的神情忽然肃穆了起来。

  公孙镜直了直了身子,便听商洛习道:“陛下今早接到了密报,会阒将要对西凉开战了,这一次规模不小,我估摸着,陛下年后将不得不出兵,帮助西凉平定战事了。”

  公孙镜放下筷箸,也郑重道:“若真是如此,这领兵之人,可是十分关键?”

  “自然。”商将军点点头,“祁国自十五年前与江东一战以后,再没有什么战事,这一次战争,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商将军口中“很好的机会”,显然指的就是祁慕寒。

  祁慕寒需要一个重立威名的机会,如果能立战功,那么太子之位他还会有希望,商将军此刻已经很自然地把祁慕寒与公孙府联系在一起,在他的心目中,祁慕寒早就算是公孙镜的女婿了。

  公孙镜却沉吟道:“然而手上真正握有兵权的仅有大殿下、二殿下,以及商兄。”

  商将军摆摆手道:“老夫已老了,陛下想必不会让我出征,倒是大殿下与二殿下……”

  公孙镜沉思道:“大殿下,陛下想必有几分猜忌,二殿下驻守江东,此地敏感,陛下不会轻易动其军。我倒是觉得,商将军可尽力去争取。”

  在他眼中,商将军已然是他的同盟了。如果商将军出征,对将军府、公孙府、熠王府,都是最有利的。

  商将军捋了捋短须,还是重复着那句话,假意推托道:“老夫年事已高…..”

  “说的哪里话?”公孙镜笑吟吟地举起杯子,与他碰了碰杯,“十余年前,某便错过了目睹商将军英姿的机会,现如今当然希望见到老将军重披战袍。若陛下在朝殿上问起众臣,余当一力举荐老将军,力平会阒。”

  商洛习笑着与他碰了碰杯。

  -

  公孙薇被商墨云拽着,直走到后院池塘,到了上次的凉亭中,一把将她按下,自己坐在她的对面,瞪着她看。

  公孙薇无奈道:“商妹妹,有话便直说吧。”

  商墨云今夜身着一件浅色大氅,眉目如画,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上,望向公孙薇时,却有一种哀怨感。

  “我快要与炙夜成亲了。”商墨云道,“定的日子,就在元宵节那一日。”

  公孙薇:“提早了吗?恭喜恭喜。”

  商墨云冷哼了一声,真心的吗?恐怕不见得。她记得那天她撞破那一幕,苏炙夜那个表情她怎么也忘不了,他看着她的眼神,那么炙热,根本就与看她时那种平静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什么时候与祁慕寒成亲?”商墨云冷冷地问。

  公孙薇脑袋别到一边,半晌才道:“我们分开了。”

商墨云最后是带着满面怒容回席的,商将军不解她发生了什么事,只当作是女孩子家的日常拌嘴,眼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便向公孙镜告辞回府了。

 文学


  商墨云离去以后,公孙薇独自一人在东院池塘边傻站了很久,直到宁澄拍了一下她肩膀,问她怎么还不回去歇息。

  公孙薇就看着这池塘,喃喃道:“宁澄,你说我要是再从这里掉下去一次,会不会就醒不过来了?”

  宁澄愣了一下,道:“记错了吧,这是东院,你是在西院那边掉下去的。”

  公孙薇呆滞了几秒,说:“是么……”

  方才有一阵子,她突然很想再穿回去那个世界,如果剧本那能够修改,她与祁慕寒的结局能不能不这样?

  商墨云最后说了一句:“你与祁慕寒本是两情相悦,你说的任何理由,都只不过是你逃避的借口——你这个人,真的很自私。”

  此外,她还说了很多关于苏炙夜的话,但是关于这些内容,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她只是一遍遍问自己:我真的是自私吗?

  商墨云对苏炙夜一腔的深情,确实比自己勇敢太多了,她自愧不如。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从回府到现在,他好像没有一点儿消息,她轻轻叹了口气,对宁澄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宁澄道声“好”,便慢吞吞地离开了,一边走,一边回头瞟瞟她的身影,眼里有几分内疚。

  -

  月光从云层缝隙中照下,苏炙夜照例捧着一壶酒,就在一处塔楼顶上喝着,从这里能眺望到汴京城西边到十里河堤的一大片。

  不仅能看见熠王府,还能看见自己的府邸,最重要的,是能够看见那一座雅致的府邸——公孙府,他常常在这里喝酒,望着这个方向,好像能够看得见一个灵动的身影。

  时辰将近子时,他一身黑武袍,照例一个人在这里喝酒,目光忽然一凛,远处一道黑影如鬼魅翻跃而来,倏忽消失在暗夜中,从方向上来看,那里正是公孙府。

  苏炙夜想也不想,拾起身旁的剑,就往公孙府跃去。

  夜色微凉,公孙薇半点回房的意思都没有,整个人仰躺在池塘边的草地上,忽见一只大鸟般的黑影横过夜空,她吓了一大跳,跟着那轨迹望去,那黑影好像消失在了西院某个角落,公孙薇想了想,那个位置好像就是宁澄的厢房。

  她有点担心,脚步匆匆,横过后院,往宁澄的厢房走去。

  宁澄的厢房点着一盏烛火,模糊的身影映在窗纸上,好像在低头看着什么,公孙薇离厢房还有十步之遥的时候,那烛火突然熄灭了。

  公孙薇上前轻敲了一下房门,里面传来慵懒的声音:“谁啊?都几点了,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

  公孙薇缩回手,心想刚才也许是自己看错了,紧了紧披风,转身便走。

  这一转身,差点没把她吓一跳,只见背后站着一个人,目光越过她,望着里面的厢房。

  “炙夜?”公孙薇讶异了,轻声道,“你这是干什么?大半夜的……”

  苏炙夜比了个“嘘”的手势,悄悄走上去,在公孙薇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贴着宁澄的房门听了片刻,眉头微皱。

  公孙薇莫名其妙,过了一小会,他回过身来,握住自己的手腕,带她回到了悄无一人的东院。

  公孙薇甩开他的手:“炙夜,到底怎么回事?”

  她倒不是不满意他半夜探究宁澄的厢房,她不满的是,苏炙夜竟然能从西院毫无障碍地直取东院,这人对她们公孙府是得有多熟悉?

  苏炙夜知她意思,哂笑道:“皇宫比你家还复杂得多,有什么可奇怪的?”

  公孙薇不吭声,一屁股坐在地上,苏炙夜方觉自己有点唐突,“抱歉了,刚才似乎看到有人潜入贵府,便跟着过来看看。”

  公孙薇心不在焉地说:“我也看到了,不过可能是眼花,可能那是一只鸟。”

  苏炙夜沉默了一下,方才他连续探听了黑影消失附近的几个厢房,都没发现什么不对,里面的呼吸深沉,都是入睡了的仆人。

  此刻来都来了,他从怀里掏出一小壶酒,问:“喝吗?”

  公孙薇心中抑闷,就差一壶酒,此时见苏炙夜递来,不客气地接过来,闷了一大口。

  苏炙夜:“……”

  一时之间,两人无言。

  “他还好吗?”过了好一阵,公孙薇歪过头,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苏炙夜的脸淹没在黑暗中,公孙薇瞧不见他的表情,只听他淡淡说道:“你不是一直收到他写的信吗?”

  “信?什么信?”公孙薇不解。

  苏炙夜看她一眼,“没什么,也许是我搞错了。”

  “哦。”公孙薇闷闷地说,又有些不甘心,问道,“听说会阒要与西凉开战了。”

  苏炙夜嗤笑一声:“想打听祁慕寒的近况就直说。你这弯来绕去的,我都替你累。”

  公孙薇又闷下一口酒,索性敞开心扉道:“我没有不爱他,但是他放不下这些权势,我没有办法接受。”

  苏炙夜板着脸:“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公孙薇:“你不是说过,我们是朋友吗?”

  苏炙夜猛然站起来,身形一闪,站到她面前,俯下身子按着她的肩头,一双墨瞳紧盯她的眼睛。

  公孙薇刚喝下去的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你这是干什么?”

  “你还记得小黑吗?”苏炙夜按着她肩膀的手,纹丝不动,“你喜欢祁慕寒,难道不是因为小时候与他在冷宫的回忆?”

  公孙薇怔了怔,好像确实是如此,当知道他就是小时候冷宫的那个孩子,心中一下子对他生出了更多的亲近之感。但是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这么问?”公孙薇问道。

  “我……”苏炙夜想说出来,他才是冷宫的那个孩子,却硬生生憋了回去,他还有的是时间,现在说出来,未必能够夺回她的心。

  “因为祁慕寒告诉我的,他说这些回忆对你很重要。”苏炙夜生硬的扯了一个谎,却歪打正着地说中了公孙薇的心事。

  公孙薇笑了一下:“是么?他如果也是这么想,那为什么一心要那太子之位?我既然劝不了他……还能够继续与他一起下去么?”

  苏炙夜眉梢涌上些许喜色:“既然分开了,那就不要再想了。”

  公孙薇默然片刻,手中的酒也喝完了,便说:“不早了,我回去歇息了,你也早些回去吧,对了,你别随意再来这里,今天早些时候,商妹妹来过——”

  她话还没有说完,忽觉得手上一暖,惊讶回头,只见苏炙夜竟然握住了自己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公孙薇大惊,往后退了几步,“你疯了?”

  “是,我疯了。”苏炙夜一步步向她走来,“我不相信你一无所觉,你问问你自己的心?”

  忽然像过电影一般,公孙薇脑海中闪过商墨云说的那些话,十里河堤柳树梢上,珩月殿红鸾星的那一幕……

  原来不是她不知道,只是她告诉自己,这都是错觉。

  她抬起头,冷冷地道:“你怕是误会了!”

  苏炙夜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也不再多做纠缠,只淡淡说道:“公孙薇,你我还有很多时间,你早晚会知道。”

  他不等公孙薇说完,身子一纵,消失在暗夜之中,仿佛她的回答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

  公孙薇在原地站了片刻,茫然地甩了甩头——简直就是个莫名其妙的人。

  -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大半个月。

  祁慕寒已过了禁足期,这一日,他从王府出来,匆匆上了一辆马车,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车厢里,他神色十分凝重,手指轻敲着膝盖——这正是他一贯思考时的动作,刚刚过了禁足期,祁成皇就命他马上入皇宫议事,可见事态十分紧迫。

  他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事先就从王公公处打听到了召他的真正原因。

  原来几日之前,数名心腹大臣与大殿下一同在皇帝的书房秘密议事,商讨关于出兵援助西凉、击退会阒的事情。

  祁晟首先自告奋勇,愿领右军,也就是柰城之兵出击会阒,他的理由也很充分:柰城地大,一贯富饶,柰城在他治下那是兵精粮足,地理位置上离西凉更近,由他带兵那是最适合不过,愿为父皇负担此忧,云云。

  祁晟的目的显而易见:入主东宫,他缺一个战功。

  祁成皇知道他说得也在理,却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问其它臣子的意见。

  在场的重臣中,大多是太后党,闻言纷纷举荐祁晟,祁晟表面谦逊,内心却早就想让祁成皇马上答应下来。

  除却太后党,在场剩余的几位臣子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臣,平时稳重为上、基本上不怎么发表建议,属于左右不得罪的中间派,何惧之?

  “陛下,臣举荐商将军。”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响起,众人望去,正是那个眼皮耷拉、腿脚都不利索,不管什么时候看过去都像是在瞌睡的老丞相左溢

本文标签:我早就想在公司电梯要你了

上一篇: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两个乳房像兔子一样跳出

下一篇:美妇惨叫屈辱强奷-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十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