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梦莹情乱奇思妙想完整版

2021-10-18 08:47: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警告过你,离我远一点的。”

  “可是我离你远了,怎么救你,怎么为你解毒呢?”他这样说着,还擦了擦嘴唇。

  可恶!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在提醒她刚才的

“我警告过你,离我远一点的。”

  “可是我离你远了,怎么救你,怎么为你解毒呢?”他这样说着,还擦了擦嘴唇。

  可恶!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在提醒她刚才的事情。

  卿画刚想反驳,外面就一阵吵闹。

  “发生什么事了?”

  陆勤推开门进来,慌慌张张得像是被什么事给吓着了。

  “不好了,四皇女今日去见二皇女时,不小心被弄伤了,现在人已经在太医院了!”

  怎么会这样!卿画吓得也顾不得伤了,急忙穿好鞋就往外奔,而陆勤刚好碰上玉面公子。

  这夜深人静,一男一女躲在屋内,究竟是哪样?

  陆勤用奇怪的眼神盯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皇太女都已经不见了。

  他这才连忙追了上去。

  太医院内,卿画一走进去,就看到里面乱成了一团。

  有太医端了一盆血水进来,把卿画也是吓了一大跳。

  她吓得挤进去,便看到若怜安在忙着给床榻上的四皇女上药。

  四皇女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性命垂危了,卿画只看到她腹部上是一滩血迹,这个时候肯定是有些失血过多了。

  卿画心里也是很慌乱,双眼都有些发昏。

  “怎么样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若怜安满头是汗,回应道:“经过我的调理,二皇女的精神已经好了一些,也不会在闹了,只是有些恍惚,可是后来四皇女一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想发疯一样冲上去,用桌上的剪刀刺伤了四皇女,被发现时,四皇女已经失血过多休克了,我们现在全力救治,但……只有三成胜算。“

  卿画整个身体差点腾空,还好后面的陆勤接住了她。

  二皇女之前是伤害过她,但她知道这些都是沐有情在搞鬼,现在病情稳定了,也没有发生伤人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就去杀四皇女呢?

  她潜意识里会恨自己也好,四皇女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怎么能这样冲动呢?

  卿画看到四皇女已经脸色惨白,呼吸微弱,怕是要不行了。

  她是一代才女,一直为自己谋划,都是为了以后可以安安稳稳得在朝堂上展现自己的实力,为国争得一席之地,现在变成这样,她的满腔抱负又该怎么办呢?

  卿画看到她,眼泪都冒了出来,只好退出房间,自己一个人静一会。

  此时是颠茄从后院过来,他看到卿画在哭,他用自己补了疤的袖口给卿画擦了擦脸。

  卿画一抬头才看到是他。

  “谢谢你,颠茄,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不想四皇姐死,她还这么年轻,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捂着嘴已经不想再说话。

  颠茄就和她坐在台阶上陪着她。

  “太女殿下,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背后有人想借刀杀人,他们的目的在于你,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千万不要着了他们的道。”

  颠茄这样说,就好像他知道一些什么,但卿画也没有去问,她很明白现在的局势紧张,多问也无益,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她唤出系统,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快帮我看看,有没有可以救命的东西?”

  【滴~欢迎光临本店!客官好久没有召唤人家啦!】

  “行了,快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道具,现在是要救命,不是要跟你闲聊啊!”

  【客官,我们这儿比较接近目前状况的,就是(救心丸)一粒,但能否管用,本店无法承保。】

  “那有几成胜算?”

  【救心丸只是特效药,只有三成胜算。】

  救心丸加上若怜安的医术,加起来就有六成了,卿画连忙点击了确定。

  【扣除银两五百两,正在派发中……派发完毕!】

  卿画拿好药,冲进了屋子内,她将药赛进了四皇女的嘴里,又喂了一口水,还好她没有完全昏死过去,将药丸给吞了。

  卿画在四皇女床前守了一夜。

  夜间风冷,若怜安拿了一件披风过来,卿画感到温暖无比,抬起眼看向他。

  “谢谢。”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若怜安将手放在她背上道:“殿下,这里我来守着吧,听说你刚晚上遭遇了刺客,伤也还没好,多顾及自己身子。”

  卿画摇摇头,她现在反正是死不了,而四皇女却是危在旦夕,孰轻孰重,她还是掂量得清的。

  “不了,我在这里守着才安心,你也累了,去睡会吧。”

  若怜安坐到凳子上,叹了口气,既然她在这里,他怎么能自己去休息呢?

  “不了,我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

  窗外已有鸟鸣声声,卿画在迷梦里,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女帝陛下驾到——”

  竟是母皇到了,她一定是担心自己的女儿,拖着病体也要来。

  女帝被人搀扶着进了屋子,身上还带着一些露水,她也顾不得外衫潮湿,一进屋就喊道:“朕的老四,朕可怜的女儿啊!”

  女帝趴在床上,也哭了起来。

  母皇一生高傲,这还是卿画第一次看到她这样悲痛的样子。

  四皇姐以前常说自己不重要,是个卑微的皇女,现在卿画却并不这么觉得。

  母皇除了自己,也是最爱她了,因为四皇姐才学俱佳,是几个皇女当中最有出息的,母皇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

  只是身份使然,有时也确实是不得已,她不是透明,只是身在皇家,必须参与争斗罢了。

  就比如二皇女,她一生也算安分乖巧,就因为那一次,信错了人,污蔑了自己,她后来就再无法恢复往日那样的神采了,她就像已经枯竭的青草,生命只剩下躯体在里面,饱受着精神摧残。

  这叫卿画怎么能不心痛呢?

  她们两个,本不应该遭遇这些,要不是因为自己,她们不会这样。

女帝开始叫来内侍监,询问当时四皇女出事前的细节。

 文学


  内侍监将二皇女推了进来,卿画仔细打量着此时的二皇女,她的双目是呆滞的,一动不动,似乎比从前的状态更加糟糕了。

  若怜安为她诊了脉,发现她脉象正常,就是衣服上好像有一股异样的气体。

  他仔细将二皇女的衣服检查了一下,发现上面沾着一点粉末。

  颠茄在卿画身后站着也察觉到了,他摸了一点粉末在鼻子上一嗅,惊叹一声道:“这是……致幻粉。”

  颠茄常年识毒,知道这种东西的作用,当人的意识已经不受主观驱使时,用这种粉末涂在贴身的东西上,吸入过多就会产生幻觉,有的人会痛哭流涕,而有的人会情绪失控。

  二皇女就是属于无法控制行为的一类,加上四皇女突然靠近,她就会因防卫过当发出攻击。

  女帝看向颠茄问:“皇宫里怎么回有这种东西?”

  她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毒药,好像并非是宫里能做出来的东西。

  颠茄细声说:“其实,这是血魂司的特质毒药,数量也稀少,只要有人持续吸入,不到三天就会发作。”

  女帝也知道血魂司的来龙去脉,贵族们也会雇佣血魂司的侍从,就连他自己也有毒奴傍身。

  只可惜自己的毒是被亲生女儿下的,她也不愿想起这些让人烦心的事情,她现在只想自己的老四可以醒过来。

  女帝在四皇女耳畔呢喃道:“老四啊,你快醒来吧,只要你醒了,朕什么都答应你,你是不是就想听政?好,母皇答应你,只要你伤好了,母皇册封你为摄政王,以后你就与画画一起议政。”

  不知是不是这些话起了作用,床上的人手指缓缓动了动,四皇女竟然睁开了眼睛。

  她抓住了女帝的手,轻柔得唤了一声:“母皇……”

  女帝和卿画都欣慰不已,这下可好了,四皇女脱离了生命危险,就不会再有事了。

  “好孩子,你可算是醒了。”

  屋子里的太医们见人已经醒了,都纷纷退了出去,卿画也将二皇女一并推出来了,留给母皇和四皇姐一些空间。

  她们母女两个也很久没有这么说话了,母女之间的情分也应该很快就能复原了。

  卿画看到二皇女的眼睛转了一下,她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可惜没有说出来。

  卿画跟陆勤说:“你赶紧将二皇女送回去,并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要不然再发病,事情不好收场。”

  “是,殿下。”

  陆勤将二皇女推走了。

  几个侍卫急匆匆赶来向卿画汇报追捕刺客的情报。

  “殿下,我们发现那刺客是位男子,轻功了得,而且擅长用毒,这是他扔出来的飞镖。”

  侍卫拿出了一个发着银光飞镖,卿画发现上面有一个“血”字。

  很显然,这是血魂司的东西,那刺客也是血魂司派人来刺杀卿画的。

  卿画在想,此事必定是血魂司的那个掌教干的,她一直躲在暗处一心想对付自己,时不时想要搞突然袭击,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但为什么每次卿画有了危险,玉面公子总能赶到现场?

  她拿出了之前在路上捡到的血珠,放在阳光下,只觉得里面像滴了血的妖花,似乎在象征着什么特殊的身份。

  真奇怪,玉面公子身上为什么藏着这个?

  这时颠茄才看到了那血珠,于是卿画便问了颠茄一句:“你说,玉面公子会不会跟血魂司有关系?”

  颠茄沉默不语。

  何止是有关系,他应该算是血魂司的精英刺客。

  而且是掌教的首徒,他习武多年,一身轻功算是整个门派里数一数二的存在,没人敢不服他,现在自己是他的手下败将,又被他利用起来,时刻发出信号为他提供皇太女的位置,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怎么样。

  组织里要杀皇太女,他又拼命救回来,就当皇太女过了一段顺风顺水的日子,他必定又会搞一些动静出来。

  男人的心思难猜,像他这样的蛇蝎男人就更加无法琢磨。

  “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卿画想知道答案,可是颠茄却一副为难的样子。

  看他这样,卿画就知道,玉面公子十有八九是血魂司的人,那个刺客看到他,也是像看到熟人一样。

  可是既然他是血魂司的人,为什么又要救她呢?

  此时内侍监的出现卿画的思绪打乱。

  “殿下,陛下请您进去。”

  卿画走进屋内,女帝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她挥了挥衣袖,内侍监便点头,拿出一道圣旨来。

  “陛下有旨!”

  卿画连忙跪下听旨。

  内侍监:“奉天承运,女帝诏曰!四皇女德才兼备,其才能有利于国家社稷,朕十分感慰,特赐执政之权,册封为极品摄政王,今后辅佐皇太女,必要勤勉尽责,以社稷为上,钦此!”

  四皇女听到旨意,坐在床上一鞠躬,脸上的喜悦之情已飞上眉梢。

  她蛰伏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能够有大展宏图的一天,好在因祸得福,受到母皇重视,父君泉下有知,应该也会为她高兴。

  父君一声悲苦,而她终究要成为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了,从前那些瞧不起她的人,就再也无法嘲笑起来了。

  “儿臣多谢母皇恩典,儿臣保证日后一定好好辅佐老五,让我们天璃更加繁荣昌盛!”

  女帝点着头笑着。

  卿画本以为自己也会跟着高兴,可是脸上带着的笑意似乎都有些僵硬。

  她起身对着四皇女道:“恭喜四皇姐,以后我们一天执政,我自当如虎添翼。”

  “你我都是姐妹,以后一同合作,你啊,也不会这么累了。”四皇女说着话,高兴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独自出了卧凤阁,卿画步态急促,直到在宫道上停了下来,她脸色有些郁闷,却也纠结着不知该怎么形容。

  四皇女才学胜于她,谋略也胜于她,现在她因四处平叛更得人心,母皇也对她刮目相看了,自古摄政王权力与储君无二,更是在国家大事上有一票之权,她这个做储君的,已经是如履薄冰,这下有了一个似敌似友的人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玉面公子这个阴魂不散的,迎面就走了过来,他看到她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笑着问道:“怎么了,你的四皇姐没事了,你却不高兴,唉,早说嘛,你就该趁她病危的时候来一剂猛药,保证让她活不过今天。”

  这个男人,怎么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卿画已经快烦死他了吧。

  “我是在想,现在本身朝堂不稳,她在来插一脚,就更加无法统一……”

  玉面公子突然严肃道:“你到底是在意朝堂不稳,还是自己的地位不稳呢?”

本文标签: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上一篇:h文片段|赘婿36集全在线观看

下一篇: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在落地玻璃窗前插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