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白兔好软好甜/大炕上开嫩苞乡村猎艳记

2021-10-18 08:58: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后打开电脑,把这些所要申领的菲卡芯片,按规格型号、申领数量、进货单价、单项金额、总金额,分门别类作了一个详细的汇总表,然后给我打来了电话。

  “岚总,你好!你在办

然后打开电脑,把这些所要申领的菲卡芯片,按规格型号、申领数量、进货单价、单项金额、总金额,分门别类作了一个详细的汇总表,然后给我打来了电话。

  “岚总,你好!你在办公室吗?我有紧急事情要向你当面汇报。”艾处长说。

  “我在,你过来吧。”我说完,就去给艾处长预备开水。

  耶里肯要去帮我倒水,我对她说:“你带宝宝下楼去玩吧,宝宝要是哭闹,你就给他喝点牛奶,记得不要太烫了,稍微温温的就行。我这里一会要来人谈事。”

  “好的,岚总。那我带宝宝下去了。”耶里肯说。

  “去吧。把婴儿车上的纱帘放下来,不要让蚊虫叮咬了。”我对耶里肯说。

  艾处长没过一会儿就过来了。

  “岚总,你好!”艾处长问候道。

  “元旦节没出去玩啊?坐,请喝水。”我招呼艾处长说。

  “带着家人去张家界玩了,刚到张家界才一天,因为事情紧急,我就让他们自己玩,我自己先赶回公司了。今天早上才回来。”艾处长说。

  “让你辛苦了。”我对艾处长说,“什么事情让你急急地赶回来?”我问艾处长。

  “每年元旦节都是通迅终端产品的销售旺季,集团各生产企业根据以往的经验,已经做了最大的生产扩能,备足了扩能后的所有生产原材料,我们供应处在节前一个月都已经全部按各生产厂的申领单配发下去了。谁知道今年元旦,我们雅迪电子集团的通迅产品销售量神奇地猛增,各生产厂都在追加产量,一大堆菲卡芯片的申领单压到了我这里。受上次莱斯迪合作洽谈无果的影响,史泰伦那边近期我们交涉的好几笔订单都落空了,现在库存量很少,无法满足生产企业这一次的要求。”艾处长无奈地说完,把他统计来的汇总表递我看。

  “这么大的量?现有库存大概有多少?”我看了看汇总表,不由吓了一跳,便问他。

  “不到这统计表上的30%。”艾处长说。

  “你也不要太着急,既然节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说明我们已经成功了九成。这元旦马上就要过了,元旦节一过,销售量就会锐减,如果我们现在才来投,一定会造成产品过剩。你回去整理一下,凡是申领量较大的生产单位就不用配发了,尽最大努力满足那些申领规格型号较少的生产企业,他们申领的规格型号少,说明他们手中的产品正处于制造状态中,就差这一些型号的元器件,只要这些元器件一到位,半成品马上就可以变成成品转入销售渠道了。至于那些另行增加产量的,就不用配发了,警惕产量过剩风险。至于你说的关于莱斯迪菲卡芯片采购落空的事情,我先了解一下情况,争取尽快解决。”我对艾处长说。

  “好,那我这就去办。再见了,岚总。”

  “再见。”

  艾处长说完,便起身离去了。

  艾处长走后,我给史泰伦打去了电话。

  “史泰伦先生,在哪潇洒呀?”我调侃地问。

  “哪敢潇洒呀,在吃午饭呢。”史泰伦回答说。

  “吃了饭来玉皇酒店喝茶,我请你。”我对史泰伦说。

  “你在哪里呀?”史泰伦问。

  “我在玉皇酒店呀。”我回答说。

  “我也在玉皇酒店茶楼呀,我都坐两小时了,没见到你人呢。”史泰伦惊讶地说。

  “你就跟我编嘛!我在一楼的后院,你先吃饭,我去给我宝宝买几包尿不湿,马上就来见你。”我骗他说。

  “谁骗谁呀?我明明就是坐了两个小时了。”史泰伦自己对自己唧歪着。

  我挂了电话,赶紧回玉皇酒店。

  “史泰伦先生,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啊。”我对史泰伦说。

  “我怎么说呀,我又没见到你人,我打电话给你,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我就无聊来喝杯咖啡。”史泰伦摊开两手,撇了下嘴说。

  “元旦没有出去玩?”我问。

  “一个人怎么玩,夜里啃被你们雅迪电子要走了,阮小姐下地种菜了,谁陪我玩?”史泰伦无奈地说。

  “再来杯咖啡?要不来壶自磨咖啡吧,怎么样?”我对史泰伦说。

  “可以,就来一壶自磨咖啡吧。”史泰伦又兴奋了起来。

  “史泰伦先生,菲卡芯片的一级代理商,一个省大概有几家呀?”我问。

  “可能就三五家吧,也要看是哪些省份,比如北上广等地就多一些,中西部的省份就很少了。”史泰伦说。

  “那成都有哪几家呀?我们有一批发到成都的产品,可能要换芯片,想就地处理。”我说。

  “我帮你查一查,明天回答你。”史泰伦说。

  “听说你最近放了我们供应处艾处长的鸽子哟?他老人家都气病了。”我说。

  “不是我放鸽子,是莱斯迪公司不肯发货,说价格低了,想往上调,我又不敢跟你们说。”史泰伦说。

  “产品调价很正常啊,商品经济嘛,有涨有跌,怎么就不敢说了呢?”我问史泰伦。

  “也不是不敢说,是我当时确实没有争取到货,涨了价也没用,没货,形成不了交易,还是赚不到钱。”史泰伦说。

  “艾处长交涉的那几个订单,我再给你加一个点的佣金,你最快什么时间能交到货?”我问。

  “二十天吧,二十天应该没问题。”史泰伦想了一会儿说。

  “有把握吗?”我问。

  “有,肯定没问题。”史泰伦自信满满地说。

  “那就等你的好消息。”我对史泰伦说。

  “万一有坏消息呢?”史泰伦狡黠地说。

  “那就不用等了,你马上说。”我说。

  “我看莱斯迪公司的态度,可能有放弃雅迪电子的意思,当然不是真的放弃哈。毕竟你们雅迪电子每年的销售量还是有这么大,可能是想逼你们雅迪电子集团就范。”史泰伦说。

  “就范这个词不好听!莱斯迪还在纠结上次谈判的事?”我问。

  “是的。所以我现在要帮你们从莱斯迪进货真的很难!不过,再难也要上,赚钱嘛,我有好哥们在莱斯迪做高管,至少你们的这几笔订单没有问题,我早就把订单提交给他们了。”史泰伦说。

  第二天,史泰伦打电话给我,告诉了莱斯迪公司菲卡芯片成都那几家一级代理商的有关信息。

  我将这一信息发电子邮件告诉了在成都的何妮。

  我打电话给何妮说:“何妮,我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给你,你按照上面的地址,分别去三家菲卡芯片代理商那里,帮我们公司采购一批芯片,采购清单和采购单价我一会儿发给你,发票开给雅迪电子,具体采购价你掌控在上下一个点到两个点,采购款从我们这边直接打给对方,就说你拿佣金抵雅迪电子的货款。具体怎么做,你自己拿方案。”

  “行,岚岚。”何妮爽快地答应了。

  给何妮打完电话,我又给供应处的艾处长打电话。

  “艾处长,你按半年生产用量计,造一个莱斯迪菲卡芯片的采购清单发给四川成都一位叫何妮的女士,她的电子邮箱,我一会儿发给你。采购单价可能会比我们原采购价要高一两个点,具体事宜你跟何女士衔接。另外,你关注到一下,史泰伦最近可能会完成你上次跟他交涉的那几笔采购订单。”

  “好的,岚总。”

  我随后把何妮的电子邮箱地址给艾处长发了过去,我在给艾处长的邮件中说:“艾处长,布西尼莱斯迪公司可能会对我们雅迪电子断供卡脖子,这次莱斯迪菲卡芯片的采购量较大,主要是用于储备,以防万一,所以,其它元器件的采购,尽量按需采购,以减轻资金压力。”

  为防止国外突发事件,或不可预见因素对雅迪电子的关键元器件采购造成影响,雅迪电子集团通过各种渠道,利用多方资源开始了核心元器件的储备性采购。同时加大了关键元器件的研发力度。

  随着4G技术、5G技术的战略推进,雅迪电子集团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期,不仅在认真做好产品,更多的是在积极配合国家4G、5G战略部署,为国家服好务,为国家在这一技术领域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

  为此,雅迪电子主动挑起了4G产品芯片光刻技术的攻关和产品研发工作,仅两年时间里,公司就为此投入了43.93亿元。刚刚就任雅迪电子集团通讯技术研发中心的甘依美女部长,带领着她的研发团队,没日没夜地追着时间跑,仅用了两年不到的时间,硬是把雅迪电子的光刻技术突破到了8

  m,正努力朝着5

  m难关冲刺,为我国4G技术、5G技术 通讯设备的制造提供了技术保障和工艺保障。

由于受外部因素影响,布西尼莱斯迪公司对雅迪电子彻底断供了。

  那天,我叫义梅姐打电话给史泰伦,邀请他吃饭,想做最后的努力。

 文学



  “史先生,你好!在干呢?我雅迪电子的高义梅呀。”何妮问候道。

  “喔,高总啊,我在鹤临山庄玩呢。”史泰伦轻松地说。

  “晚上一起吃个饭。”义梅说。

  “在哪儿吃呀?”史泰伦问。

  “就在玉皇酒店吧。”义梅姐说。

  “不不不,那里不好玩,要去就去皇家KTV,那里才好玩。”史泰伦说。

  “好,就去皇家KTV。”义梅姐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应史泰伦的要求,我和义梅姐如约来到了皇家KTV。

  到了皇家KTV后,史泰伦和阮小姐已经在四楼的16号泰国包间喝酒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岚总岚小姐,这位是高总高小姐。”史泰伦向阮小姐介绍后,又对我和义梅姐说,“这位是青春亮丽的阮小姐。”

  “阮小姐好。”

  “阮小姐好。”

  我和义梅姐强压住心中的不悦,分别向阮小姐笑盈盈地问候道。

  “岚总好!高总好!”阮小姐笑盈盈地向我和义梅姐分别握手问候道。我注意到阮小姐在问候我和义梅姐时,竟然没有用“小姐”二字,这让我不由对她心生敬意。

  耶里肯推着宝宝从外面回到玉皇酒店,见我不在,便问妹妹:“小云妹妹,岚总呢?”

  “姐姐陪史泰伦吃饭去了。”妹妹说。

  耶里肯于是跟我打电话:“岚总,你们在哪儿?”

  “我在皇家跟史泰伦先生喝茶。宝宝怎么样?还乖吗?”我问耶里肯。

  “挺乖的。”耶里肯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个耶里肯,也不知咋的,天天把我儿子当个宝贝似的,一步也不想离开。”我自言自语地说了句。

  而耶里肯却对我妹妹说:“小云妹妹,你姐姐叫我过去,她喝不过史泰伦的酒。”

  “那你去吧,小宝宝有我呢,你自己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妹妹提醒耶里肯说。

  史泰伦听了我的话,高兴地说:“耶里肯不过来拉倒,我们喝酒好了。”

  “史泰伦先生,这莱斯迪的菲卡芯片价格一加再加,总得有个头吧,你说是不是?”不胜酒力的我,趁着酒劲说。

  “我们现在不说工作,喝酒。”史泰伦并不理会。

  “再说这几次的供货量也不够。”我自个儿说着。

  史泰伦见我醉意已浓,便想趁机卡油伸手过来扶我,义梅姐见状,赶紧举了酒杯,来到了我和史泰伦的中间,向史泰伦说道:“史先生,我们喝酒。”

  “好,我们喝酒。岚总不行,不海量。”史泰伦说。

  “还是史先生海量。”义梅姐一边陪着史泰伦喝酒,一边就关心起莱斯迪菲卡芯片的供应情况和价格政策来。

  “高小姐,你又不是管采购的,你关心什么菲卡芯片啦?”史泰伦向义梅姐说。

  “我关心雅迪电子的生死存亡啊。”义梅姐说。

  义梅姐如此豪放地喝酒,其实也是赶鸭子上架难为人,几杯酒下肚,她已是力不从心了。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阮小姐,开始以为是谈工作喝酒,没有言语,后来见状态不对,便打圆场说:“瞧你们两位千金什么酒量哟,陪个史泰伦先生都陪不好,丢不丢人,酒要这样子喝。”她说完,斟了满满两杯酒,一杯递给史泰伦,一杯自己端了起来。

  “史先生,来,我们走一个。”阮小姐对史泰伦说。

  “走一个。”史泰伦也举起了酒杯。

  “你先喝,我看着你喝。”阮小姐娇滴滴地说。

  “一起喝。”史泰伦不依,非要阮小姐陪他一起喝。

  “不嘛!我就要看着你喝。”阮小姐一屁股坐到史泰伦腿上,一只手搂着史泰伦的脖子,一只手举酒杯,娇媚地看着史泰伦,翘了翘嘴,说:“喝。”

  史泰伦无奈,咕噜咕噜几口就把满满一杯酒喝完了,然后抱住阮小姐说:“该你了,喝。”

  “我就不像某些人,老是唧歪不肯喝,你看我。”阮小姐说着,头微微向上抬起来,将酒杯送至唇边,慢慢张开嘴。

  “你倒是快喝呀。看得我口水都掉一地了。”史泰伦看着眼前的阮小姐,清口水长流,看得目瞪口呆。

  阮小姐见状,故意往史泰伦身上一扑,将满满一杯酒全倒在了史泰伦的肚子上。

  “你别急嘛,酒都没喝好,就急着要人家,把我腰都弄痛了。”阮小姐罪人先告状说。

  “你这酒全倒我肚子上了。”史泰伦埋怨说。

  “哪个叫你突然一下搂我这么紧嘛,害得我这杯酒都没有喝成。”阮小姐生气地说,“重新来走一个。”阮小姐于是又重新去斟酒。

  义梅姐扶着我,看着眼前戏子一般的阮小姐,心里升起一丝酸楚和感激。

  没过好一会,耶里肯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她穿着一件齐胸牛仔短褂,穿一条抱臀牛仔短裤,露着蓝宝石一般的肚脐。进门就向史泰伦嚷嚷道:“哟哟哟,史先生,你不够意思,我们是好朋友,你说有好事就一定要想到我。你看你把从来不陪你喝酒的人都叫上了,就唯独不肯叫上我。你说你够意思吗?”

  “我是想叫你,我够得着吗?我。”史泰伦委屈地说。

  “别我我我的了,罚酒解冤仇。”耶里肯说完,也斟了满满两杯酒,与史泰伦拼起酒来。推杯换盏之间,耶里肯身材之妩媚,动作之妖冶,语言之精妙,堪称酒吧女一绝。

  史泰伦被耶里肯挑逗得语无伦次,面对美酒,只有招架之功,已无反手之力。

  阮小姐见史泰伦醉意朦胧,便对耶里肯说:“耶里肯,你把岚总和高总带去你休息室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好的,谢谢!”耶里肯说完,将我从沙发上扶起,阮小姐则去扶义梅姐。义梅姐对阮小姐说:“谢谢你!我没事,你去陪史先生吧。”

  “真没事?”阮小姐问。

  “真没事,你去吧。”义梅姐坚强地说。

  我在耶里肯和义梅姐的搀扶下,来到了耶里肯那间曾经让她逃过无数劫难的独立休息室。

  “谢谢耶里肯!岚总就交给我吧。你去想办法把史泰伦打发走,自己注意安全!代我和岚总谢谢阮小姐!”义梅姐对耶里肯说。

  “好的。岚总,高总,你们就在这里休息,这里安全。我过去了。”耶里肯说完就带上了门走了。

  “义梅姐,你用我的手机给玉皇酒店的小云妹妹打个电话,就说我回梅西化工那边家住了,让她照顾好宝宝,晚上挨着宝宝睡,警醒点,不要压着宝宝了。然后再给冉茂杰发个短信,就说我在玉皇酒店,陪宝宝休息了。我是真的喝醉了,眼睛都看不清字了。”我对义梅姐说。

  “嗯,岚岚,你说我们是为什么呀?”义梅姐伤心地说。

  “你说得对,为了雅迪电子的生死存亡。”我对义梅姐说。

  “不说了,你休息吧。我在这陪你。”义梅姐帮我盖好被子,自已拖了把椅子就坐在了床边。

  没过一会儿,突然听见有人敲门,义梅姐开了门来看,是皇家的坐班经理应耶里肯的要求,送了糖开水来让我和义梅姐喝。

  那一夜,义梅姐坐在椅子上,头趴在床上,一直坐到天亮。

  蒙蒙胧胧中,我听见义梅姐在叫我:“岚总:你又在想你妈妈了。”义梅姐轻轻地蹲在床边,心疼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问。

  “你熟睡中还在落泪,梦里喊着妈妈,已经不知有多少次了。”义梅姐说。

  “有吗?对不起哈!又让你陪睡了一夜,谢谢哈!义梅姐。”我打趣地说。

  “切!说什么呀,哪有两个母的在一起叫陪睡的。”义梅惊讶地说。

  “昨晚耶里肯和阮小姐怎么样?”我问。

  “你熟睡后,我又去了那包间门口偷听了一阵,耶里肯和阮小姐正轮番劝史泰伦喝酒,只听那史泰伦说,夜里啃,我如果真把这两杯酒一口喝下去了,你今晚就要答应陪我睡觉。喝也,喝高兴了就睡觉,耶里肯说。此时,阮小姐对耶里肯说,一会儿你先走,实在不行,我陪他睡觉。”

  “好男儿,危难之处方显英雄本色,为难阮小姐和耶里肯了。”我感慨万端地说。

  “是啊,我真没有想到阮小姐一个三陪小姐,危难之时竟有如此英雄气概。”义梅姐充满敬意地说。

  “昨晚后来套出史泰伦什么话没有?”我问义梅姐。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那屎太浓……”义梅姐愤愤地说。

  “史泰伦!”我纠正说。

  “就叫他屎太浓,贼臭!他昨天晚上说,非要再加价10%卖给我们,还要预支一半的预付款。他说布西尼对我们国家的芯片控制得很严。我估计是布西尼不准莱斯迪公司再卖给我们菲卡芯片了,史泰伦加这么高的价卖给我们,我估计他也是从布西尼二传手中买来卖给我们。”

  “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要靠自己了。甘依那天跟我讲,我们公司的光刻技术可以达到6

  m了,相信我们的曙光就在前头,布西尼莱斯迪也是来死的。”我充满信心地对义梅姐说。

  “对,不死的莱斯迪就是来死的。”义梅姐愤愤地说。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两位美女揪住青春的尾巴,开心地笑了。

本文标签:小白兔好软好甜

上一篇: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下一篇:把自慰器放进校花内裤\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