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带道具上学play&性色喂奶小说

2021-10-18 09:21: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我同行玄都观,事后玄都观又参与此事……”

  “放心吧,这就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以你我这样的关系,同游道观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周满贼兮兮的道:&ld

你我同行玄都观,事后玄都观又参与此事……”

  “放心吧,这就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以你我这样的关系,同游道观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周满贼兮兮的道:“同游的时候,你与玄都观观主一见如故,共同探讨长生丹道,终成知己不是很正常的吗?”

  明达:“……你别瞎说,这话传出去可不好听。”

  “放心吧,那玄都观观主都上六十的人了,胡子这么长,比先皇活到现在的岁数都大,不会有人往歪处想的,外人只会觉得你有道缘,和观主成了忘年交。”

  明达:“行吧,那休沐那天一起?”

  周满点头。

  俩人商量妥当,终于把门打开,白若瑜小朋友捧着空碗回来,吃饱喝足,他乖巧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问,“婶婶,妹妹什么时候回来呀?”

  “你说大姐儿啊?”周满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算算时间,这会儿他们应该启程了。”

  “是要等周四哥一起启程回京吗?”

  周满点头,“我四哥走这条路习惯了,有他在安排得更稳当些。”

  明达就笑道:“那最多半个月我们就能见到大姐儿了。”

  “是啊,快的话,十二天应该就到了。”

  周满还记挂着空间里的圣水,所以没有久留,密谋完便告辞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她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放话不许人打扰,然后就进到教学室里研究起来。

  那神药她肯定拿不到手了,只能以待将来,不过她其实心底对这圣水更感兴趣,连金属都能融化的东西吃进肚子里成了不老药,想想就很不可思议。

  周满醉心于研究,快入夜了才被敲门声敲回神,忙退出去开门。

  西饼端了饭菜进来,“娘子,先吃晚食吧,老夫人刚过来看了一眼,让您多注意休息,对了,周老太爷也过来问了一声,让您过去吃饭呢。”

  周满还沉浸在刚试验出来的数据中,闻言问道:“你怎么说的?”

  “我就说您还在琢磨药方,今晚过不去,”西饼见她光扒拉饭,就给她夹了几筷子菜放在碗里,问道:“娘子,明天您是要自己用饭,还是和家里?”

  “自己吧,”周满道:“我这段时间都忙,只怕要休沐的时候才能一块儿用饭了,你告诉他们一声就行。”

  西饼应下。

  周满扒拉了两口,想起了什么,将手中的筷子一拍,“怎么忘了,配药的时候是可以把药剂考虑进去,若能与这儿的药材相配合搭出最好的药效来……”

  那用三分之一药剂配出来的药丸完全可以发挥出服用超过其药剂效用的功效来嘛。

  周满赶紧吃饭,和西饼道:“告诉厨房,以后我在家吃饭别给我准备白饭了,要面条和馒头包子,方便吃的,速度快的。”

  西饼:“……是,娘子,您不能太过操劳,得注意休息啊。”

  “放心吧,放心吧,我心中有数。”还有科科在呢,她的作息可是被严厉监控的,也就能趁着还没到睡觉时间赶紧多做一些了。

  周满研究得精神亢奋,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睡着。

  第二天精神奕奕的去参加小朝会,然后不到一刻钟她就得以非常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一直下垂的眼皮。

  怎么今天一直在说水利工程和任官的事儿?

  她都不感兴趣,插不上话,好困啊!

  周满眼睛都快眯起来了,突然听见皇帝点名,她快成一条缝的眼睛立即睁开,先是一脸迷茫的抬头看了皇帝一眼,然后努力回想了一下刚才迷迷糊糊间听到的零星话,最后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皇帝对上周满无辜的眼神,眼角抽了抽后重申了一下问题,“周卿以为赵尚书的提议如何?”

  周满一脸严肃的道:“臣觉得赵尚书的提议不错。”

  皇帝等了一下,见她就这么停住了,这一点儿也不周满,你的吧嗒吧嗒呢?

  于是皇帝又看了她一眼,拉长了声音,“哦?”

  周满静坐,瞥眼看向萧院正,萧院正手放在大腿上悄悄的写了两个字,周满眼神好,一下认出来了,于是脸色更加严肃,道:“赵尚书提议是不错,不过如今我们太医署人手紧缺,便是要在军中组建军医署,这会儿也很难派出足够的人手,所以臣虽然觉得赵尚书提议不错,却得从长计议。”

  赵国公道:“你们太医署的动作太慢了,从太医署第一批学子进学到现在都十年了,结果你们人手还是不够用。”

  萧院正没说话,周满顺口就道:“这话说的,我们太医署一年就招收三百多号学生,五年前学生才算正式的一批一批毕业,这才五年能有多少人?”

  “太医院要人,太医署要人,各地医署要人,军中还要人,哪里分得过来?”

  赵国公:“我大晋刚建国的时候也是百废待兴,各地官吏紧缺,结果不到三年便征募齐了官吏,你们都十年了。”

  “那能一样吗?”周满道:“天下读书人多,学医的人与之相比才有几个?而且除了国子监外,地方上还有府学、县学,这些都是现成的,更不要说除官学之外还有私学了,我们太医署要是在地方也有什么府学县学的,那也能有此速度。”

  周满说到这里,忍不住“咦”了一声,礼部和户部两位尚书浑身一震,李尚书立即道:“陛下,臣也认为周大人说的对,医术关乎生命,可不能马虎,所以培养人才也不能操之过急。”

  刘尚书立即跟上,“不错,这些年太医署的功绩已经很不错了,不能过多苛责。”

  皇帝也点了点头,“但军中的军医还是太少了,朕隐约记得以前谁上书过军医培训一事,既然太医署派不出足够的人手,那就让军中的大夫来培训,把医术学好一些也好。”

  周满立即道:“是臣的提议,但此事只办过两年便不了了之,因为各军的军医都离不开,似乎是各位将军不舍军医。”

  李尚书和刘尚书悄悄松了一口气,一起看向赵国公,死道友不死贫道,话题岔开了就好,可别让周满想起什么地方建学之事,她要是提议在地方办学授医,那可就要了他们的命了。

  李尚书暗道:太医署越发壮大了。

  刘尚书腹诽:国库的钱不是这么花销的。

培养军医和派遣军医这种事细节不少,不是一时能定下的事,所以今天小朝会只是讨论了一个大概。

  小朝会结束,周满和萧院正照例留下来,跟在皇帝屁股后面去给他把脉。
 

 文学

  大臣们看了她和萧院正一眼,默默地没说话。

  前天过后,皇帝的身体如何一直未曾公开,太医院一言不发,朝臣们试过口风后什么都没问出来,也就不敢再胡乱打探。

  长生寺依旧在,那罗迩依旧被厚待,但这两日皇帝既没有再吃丹药,也没有宣他进宫论佛。

  周满跟着萧院正一起去见皇帝,她将昨天去长生寺所得简单复述了一遍,重点突出了圣水和神药的神奇,然后道:“那罗迩所用的其他药材虽也珍贵,但我都知道,只这两样,在此之前闻所闻,见所未见。”

  皇帝:“那你昨天见到了?”

  “见到了,”周满道:“神药臣不好拿,但圣水却讨了两滴,我回去以后研究了一下,陛下知道我在里面发现了什么?”

  皇帝问:“什么?”

  “红矾钾,还混着一些灰锰,皆融成了水,所以五颜六色的特别好看。”

  皇帝看向萧院正,“这是什么东西?”

  萧院正面色一变道:“陛下,臣只知红矾,这可是剧毒。”

  周满颔首,“不错,这样的东西,口服会腐蚀食道,有恶心、腹痛和血便的可能,重者会窒息、紫绀、休克、肝肾损害衰竭,我很好奇,他是怎么降低圣水的毒性,以此入药的?”

  皇帝手脚瞬间冰冷,好一会儿才问道:“确定吗?”

  周满眼珠子一转,撺掇道:“陛下要是不信,可以和那罗迩大师在要一些来,然后把小手指放进去搅一搅,我可以保证,放进去的手指抽出来说不定就被腐蚀了,那五颜六色的,里面的东西多着呢,皆是强酸。”

  皇帝沉着脸没说话,萧院正就瞥了周满一眼,让她收着一点儿。

  周满低下头不再说。

  半晌,皇帝问道:“丹药研究得如何了?”

  这才一天的时间,她就是神仙也研究不出来啊,周满道:“已经有一些眉目了,陛下,我正在和萧院正找药方,给您配一副余毒最小的解毒汤先吃着,配以针灸使用。”

  皇帝点了点头,挥手道:“你下去吧,依旧专心放在此事上,其余事交给萧院正去做。”

  “是。”

  周满看了一眼萧院正,可是她今天还没请脉呢?

  但见萧院正点了点头,她只能老实退下。

  等周满走了,皇帝才看向萧院正,“来给朕看看吧,朕昨晚觉得烧心,一直睡不着。”

  萧院正连忙上去给他把脉。

  周满没有出宫,而是回太医院,一头扎进了资料库里,指着皇帝的脉案道:“取下来我看看。”

  看守资料库的官员翻了一下名单,确定周满有查阅皇帝脉案的权力才取下来给她看,“周大人,这脉案只能在屋里看,不许带出,也不许抄录。”

  “知道。”

  周满从上一次皇帝的脉案往前看,萧院正回来时,她才看到今年年初的脉案。

  看见她,她立即把脉案收起来还了,追着他去了办公房,“萧院正,陛下的身体有异吗?”

  萧院正直接将脉案写下来给她看。

  周满看见了皱眉,萧院正道:“陛下怕你分心,所以不让你诊断,但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推测,这番反应可能是针灸的原因。”

  周满摸了摸下巴,“还真有可能,当初唐学兄中毒,我施了解毒针之后他的脉象也燥浮,但他年轻力壮,这点儿小问题我当时没放在心上。”

  毕竟解毒和恢复脏腑更重要。

  但皇帝不一样,他岁数大,而且体质本就偏热,身上又有旧伤……想到这里,周满一顿,微微瞪眼,“你是担心陛下身上的旧伤?”

  萧院正颔首,“我怕旧伤复发。”

  周满连忙坐在他对面,“你有想开的解毒汤吗?”

  萧院正:“是药三分毒,我更倾向于给陛下做些药丸,或者药膳,可以减轻余毒,也能清体,防止旧伤复发。”

  周满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也担心皇帝旧伤复发,那可就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所以转了转眼珠子道:“这样,药膳您来看,解毒丸我来做,如何?”

  “你打算用什么方?”

  周满嘿嘿一笑道:“我新开了一个药方。”

  周满将方子写给他看,萧院正看见上面的大字,看了她好一会儿,见她真的没有再添置的意思便问,“没了?”

  “没了,既然要减轻毒性,那就用最简单的药,做最简单的药丸,三味药足够了。”

  萧院正扫了一眼,这个方子也没错,只是……太过平和而已,不过这的确附和他们太医院一贯的开药原则。

  就是吧,周满第一次遵守这个原则,让他有些不适。

  但萧院正还是点了点头,挥手道:“行吧,药丸交给你,尽早做出来,还有,陛下中毒一事你也要抓紧了。”

  “我知道,”周满起身道:“我这就回家去,来,您在这张药方上盖个章,我去领药。”

  萧院正不解,“太医院和太医署都有药房,你为什么非得回家去做?”

  周满:“那丹药,您放心我在太医院和太医署里做研究吗?”

  药房又不是她一人专用,太医和医助们来来往往的,人多眼杂,这可是保密的事。

  萧院正一想也是,一边在药方上盖章,一边问,“那你做研究还有其他需要的东西吗?”

  周满立即抬头,“还真有。”

  萧院正看到周满写出来的长长药单,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这这……你要这么多珍贵的药材做什么?”

  周满道:“我翻过长生寺那边的供给药单,这就是他们采购的药单。”

  萧院正扶额,“你还真信陛下的丹药用到这些药材了吗?”

  这些药都很珍贵,虽然周满列下的药量都不大,但这么多种类加在一起,一份也很贵了好不好?

  “我不信啊,但我想集齐以后好对比,尽快将丹药的成分研究出来。”

  “他不是把所用药材的药单给你了吗?”

  周满便报了一串药名给他听,“别的我不敢肯定,但我可以肯定,这里面一定没有何首乌。”

  萧院正脸色一沉,“他敢报假药名!”

本文标签:带道具上学play

上一篇:吸住小核到抽搐&抬起白丝校花的腿疯狂输出

下一篇:老师太给力_傻子好大好胀痛下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