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和几个老太婆的性经历,浪货够不够深H

2021-10-18 09:34: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信阳有成为楚国,甚至是西北的商贸中心,开钱庄当然可行。

  陈辰颌首:“那您就先操办此事,在闹市找一间宽敞的铺面开钱庄。”

  话一出口,她又有了别的主意,重新交

信阳有成为楚国,甚至是西北的商贸中心,开钱庄当然可行。

  陈辰颌首:“那您就先操办此事,在闹市找一间宽敞的铺面开钱庄。”

  话一出口,她又有了别的主意,重新交代道:“不如将东街两间酒铺撤到芙蓉镇,把这两间铺子打通连成一间,用来开钱庄正好。”

  郭总管事有些吃惊:“两间铺面都很宽敞,怎么开钱庄要这么大?”

  陈辰微弯唇:“到时候我布置好了,您就知道。”

  “小人明白了,那就先告退。”

  待他离去,陈辰也出门去府衙,一路上都在整理脑海中的思绪。

  开钱庄也是长远的布局,眼下先搭建雏形试行,培养起足够的人手,等以后到了太安城,就要将这间小钱庄变成开遍楚国各州的大钱庄。

  将它当成拉拢权贵的诱饵。

  也可以利用它,跟楚王做交易,让楚世子回到太安城能更快站稳脚跟。

  最重要的是助楚王进一步掌握所有兵权,让他完全卸下对长子在军中声望不衰的忌惮。

  准时准点,陈辰出现在工作单位。

  比她更早来的有三个人,姬宴、杨无风和他的副将种振武。

  三个人看见她进来的神情各有不同。

  姬宴面色平静:“小辰来了。”

  杨无风二人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尤其是种振武,脸色尴尬之中露出丝丝谄媚的笑容。

  陈辰互相见过礼坐下,瞅见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奇怪:“世子和两位将军大人有何指教?”

  姬宴朝她微颌首,沉默不语。

  杨无风面色恢复冷酷,用力一拍种振武的后脑勺:“还不快说!”

  种振武哎呦一声摸着后脑,梗着脖子不满抱怨:“杨大哥别把军中的粗鲁习惯带出来,这还有一位姑娘在呢。”

  “少废话,赶紧说!”

  陈辰狐疑的目光投了过去。

  种振武眼神闪躲,不敢对视。过了半晌才听他期期艾艾道:

  “昨天…昨天下午我在路上偶遇一位姑娘,我对那位姑娘一见倾心,所以…就上去攀谈几句。”

  陈辰看的神色和只说一半的话,心中似有所察,“那位姑娘是哪家府上的?”

  种振武扫她一眼,垂眸不语。

  杨无风正要踢一脚过去,种振武反应极快,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开,口中一边喊着:“姓梁。”

  姓梁的姑娘,难不成是小妹?

  小表妹的容貌引人瞩目,既有汉家女子的柔美秀色,眉眼之间又有西域的妖娆风情。

  活脱脱就是一个天生尤物,让坏人惦记上了也不奇怪。

  陈辰蹙眉瞪着他,这家伙此刻如此低声下气,是做了不好的事?

  “种将军是言语不当,冒犯了梁姑娘?”

  种振武面色微变,呵呵干笑两声:“没有的事,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她是陈姑娘的亲人。”

  陈辰脸色渐沉,口气冷硬:“种将军的解释前后矛盾,依我听着就是有。”

  种振武连连摆手:“陈姑娘误会了,我没有冒犯那位姑娘,只是唐突一些罢了。”

  “那你做了什么唐突之举?”虽说此话有违女子声誉,但她必须要问,后续才能知道该怎么处置。

  姬宴目光温和,朝着她歉然一笑,希望能抚慰她的情绪。

  这件事,不好主动插手处理,只能先听他们各自的意思,再进行调解。

  陈辰视而不见,眼神依旧冰冷如霜,她从来就没有这么生气过。

  种振武被那双罩上寒霜的眸子惊骇住,感觉自己的气势竟落在这女子的下风。

  多丢脸啊,这怎么行?

  他登时就振奋起气势,气昂昂的微仰起脖子:“我就问了她是哪家的姑娘,改日登门求娶她为侧室。”

  问的这么直白,无非就是认为信阳城一个小地方不会有大来头的世家贵族。

  求娶小妹为侧室也算抬举她了?

  陈辰望着他趾高气扬的姿态,气极反笑,不顾一切的抬手猛拍桌案:

  “民女说句得罪杨将军的话,您就别痴心妄想了。我知道您的家族贵不可攀,梁家小门小户不敢高攀。”

  随着一声重击声响过后,气氛显得格外诡的异沉静。

  种振武横着脸,不看她。

  杨无风有些诧异的望向她,这个心机深沉的女子也会有跟人闹红了脸的时候?

  平常她的言语虽然无礼一些,却把握了分寸。偶尔嘲讽她,她都能冷静自持,不见她生气。

  想不到她发起脾气来,竟是如此凶悍。

  看来是振武真惹怒她了,无端端去戏弄良家女子,确实过分了。

  一直沉默的姬宴也直直看着她,却是有不同感受。

  她气势汹汹的拍案盛怒,更像是娇嗔薄怒。

  虽然她的凤眼圆睁生寒,粉面含怒带煞,直接忽略不计。

  小辰发脾气,还是第一次见。小小年纪的姑娘太过懂事,过分隐忍可不好。

  小姑娘就该有原本的模样才对。

  两双各有异色的目光直视自己,陈辰的耳后根微热,一时气愤过头失态了。

  为何会这样,真不好意思说。

  察觉自己捎上了私人情绪,她赶紧平复心情,面色淡淡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此言一出,种振武直撇嘴。情人眼里出西施,他觉得梁姑娘长得更好看。

  杨无风嘴角抽了抽。暗道好不要脸的女子。

  姬宴垂眸,拳抵着整唇,只露出弯下的唇畔。

  一直站在门外的小桃,瞧见门口的两个守卫咬着牙关忍笑。

  小丫头狠狠的瞪着他们,不许笑。

  两个守卫咬着牙,不停的直点头。

  里面的陈姑娘胆气果然不输男子。

  不,男子都没几个敢这样自诩。

  陈辰顺口说一句前世谁都能说的玩笑话,在古代就显得另类豪气。

  当然,她并不觉得自己豪气干云,面色依旧淡然:

  “种将军,我希望你以后别再提及此事,更不可以再出现在梁家人面前,有损她的清誉。”

  种振武一听,急的差些跳脚:“那才不可以,我心悦梁姑娘,愿意娶她为侧室。”

  陈辰面色陡变冷:“你心悦的小妾可以有百十个,不差我表妹一人。”

  这番话,谁还听不出意味。

  姬宴这时帮他一句:振武年方十八,尚未娶妻纳妾。”

  闻言,陈辰扫量他几眼,样貌周正的少年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一些。

  或许是军旅中人,肤色古铜比白面年轻人更显老相。

探究的目光落在身上,种振武会错意,讷讷道:“正妻…我无权决定。不过我可以保证我的侧室只有梁姑娘一位,此后再无妾室。”

  陈辰翘唇笑了,笑容明显嘲讽:

  “你如此懦弱,哪个姑娘跟了你会有好日子过。况且,梁家的家境殷实,闺女放着正妻不做,情愿去给人做妾?门户不当对,夫婿又无能,嫁过去也是吃苦受气。”

 文学


  这话杀伤力极大,侮辱性极强,她就要骂狠了,让其恼羞成怒,让自己解气。

  种振武是真的生气了。脸都涨成猪肝色,为了倾心的姑娘,却生生忍受,语气平静的开口:

  “陈姑娘说得好,若是我无能,那就不配求得心中挚爱。”

  说罢,他转身离开,落寞的背景及其震撼人的心灵。

  姬宴的心无缘无故就涌来一阵失落。

  振武这小子怕是动了真心,可惜却不占理,小辰的态度又强硬,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目光移向若无其事办公的小辰,他欲言又止,此事真的不方便插手,清官难断家务事。

  陈辰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一抬头就四目相望:“世子有话对属下说?”

  姬宴沉默,微微摇了摇头。

  那就好,陈辰的心中松了一口气。

  刚才从他的神色看见一丝低落的情绪,如果他偏帮种振武,就是暗暗嫌弃自己心高气傲,不近人情。

  她如此强硬的态度,这样对谁都好。

  对她自己也好,以后要是有些人会对她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楚世子也清楚她的态度,必会帮她。

  此后无话,陈辰上午下了班就去梁家。

  小桃说有人来报,梁家门前有一位穿着甲冑的将军徘徊不走。

  “小姐,真是种将军。”

  主仆二人下了马车,瞧见梁宅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小桃一眼就认出了他。

  这个混账东西,居然贼心不死。

  陈辰气的牙根痒痒,险些控制不住情绪,叫骂出声。

  她的目光才看过去,种振武就朝着她走过来,沉稳的步伐来到近前:

  “陈姑娘,我决定迎娶梁小姐为正妻,还望你帮我通禀一声,让我未来的岳父放我进去见见她。”

  陈辰看着那张古铜色都晒泛红的面颊,不由得想到他在梁家门前晒了多久的日光浴?

  这个念头立时挥去,他晒多久都是故意的,想借此表明诚心?

  此人不愧是武将之家出生,说话行事都直接了当。

  “种将军,话不可乱说,你喊我舅舅为未来岳父,这是哪门子的事情?据我所知种家和梁家并未结下姻亲。”

  她板着面孔,语气严厉斥责。

  种振武毫不在意,一脸坚定道:“陈姑娘放心,我决定要娶梁小姐,就一定要娶。谁若敢阻拦,我就带着心爱的姑娘远走高飞。”

  这个混账!

  之前说他懦弱无能,这会儿就硬气了,直接来粗俗鄙陋的土匪行径。

  他打算抢人么,谁愿意跟他远走高飞?

  不对。这话轻浮,他却能说的如此自信笃定,直觉怎么不像是他一头热?

  陈辰心中一凛,至今为止,还没有问过小妹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若果小表妹也对他有意,那就不好玩了。

  该不会是真的吧?

  疑虑的念头一起,陈辰举步绕开前面的高大身影,感觉他跟在身后,“小桃拦住他。”

  小丫头立时张开双臂,挡在他身前:“种将军,我家小姐不让您跟着。”

  “陈姑娘怎么不带我进去?”

  “为表诚心,你在门口候着多晒晒太阳。”

  门吱呀一声缓缓关起,一句话随风从未合闭的缝间飘出。

  梁家内宅入口,表舅二老亲至迎接陈辰,自派人去通知外甥女至今,夫妻二人都问过下人好几回她来了没有。

  如今可算到了,这件事没有她,怕是处理不好。

  “小辰儿,那个浑小子走了没有?他一直蹲在我家门口吵着要见我闺女,成何体统啊。”

  梁实秋大嗓门嚷嚷,梁夫人挥退了跟来的几个婆子小厮。暗中狠狠掐了身侧的丈夫一把,还嫌事情不够闹大,让下人看笑话。

  “你这婆娘掐老子做甚?老子说错什么话了?”梁实秋一手捂着胳膊,疼的气急败坏,怒瞪着夫人。

  “……”

  憨货,还要不要脸了,私下里的事,还能喊出来?

  不怕小辈笑话老两口打情骂俏?

  梁夫人脸皮薄,面色立时就尴尬了,恼羞的回瞪丈夫。

  老夫妻互瞪着对方,气势谁也不愿意输给谁,看来要搭台掐架一般。

  陈辰神色淡淡瞅着他们,没有打算劝说的意思,并且火上浇油:“两位长辈请到一边去分个高下。别挡道。”

  梁夫人面色大窘,狠狠再踩上一脚,拉着陈辰进入内宅,留下嗷呜叫骂的丈夫。

  梁表妹的闺房内,两女子坐在檀木嵌瓷圆桌前。

  梁景隆的妻子胡氏,静静的坐在小姑子对面,一起陪着她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看随风拂动的树枝发呆。

  胡氏的眼珠子偶尔转动,眼角余光偷瞥真正发呆的小姑子。

  小姑子春心动了,自昨天下午那件事后,她总爱静坐出神,仿佛是一夜之间就懂的该思考人生了。

  眼神不经意间乍绽出对未来的憧憬向往。

  小姑子是不是瞧上那个英武的少年将军了?

  那后生轻浮不懂礼数,不知是怎生个无赖人物。

  胡氏乱想之际,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瞧见来人是婆母和表妹,便笑道:

  “娘带着辰儿过来了啊。”

  一声呼唤将发呆的人唤醒,梁晓玉扭头看见她们进来,抿唇一笑:“娘,表姐。”

  梁夫人瞅着女儿笑的敷衍,皮笑肉不笑似的,心里着实难受。

  “玉儿,你表姐看你来了。”

  陈辰顺着舅母的轻拽而坐,目光看着表妹,直接就问:“晓玉,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和种将军有交集?”

  梁晓玉扫了她一眼,就垂下眼睑:“表姐胡说八道什么呢,谁…谁跟那登徒子有交集。”

  陈辰看她罕有的娇羞神色,很是郁闷:“满屋子都是女眷,还有什么不可说的?”

  梁小妹羞红了脸,一言不发。

  扭扭捏捏的,这可不像古灵精怪的小表妹,难不成她真的看上了种振武?

  梁夫人瞧女儿缄默沉静,心里急的不行,看向儿媳道:“兰心当时在场,就再说一遍吧

本文标签:我和几个老太婆的性经历

上一篇:风弄的玩具的秘密_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

下一篇:我的丝袜麻麻老师短裙麻麻,两个黑人玩中国美女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