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丝袜麻麻老师短裙麻麻,两个黑人玩中国美女视频

2021-10-18 09:37: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昨夜她就往李王氏的枕头底下压了一些纸钱,这事儿肯定不是她干的。

  所以,当自家大姐和小哥哥的目光同时集中在她身上的时候,李晓萱不干了。

  “你们都这么看着我

昨夜她就往李王氏的枕头底下压了一些纸钱,这事儿肯定不是她干的。

  所以,当自家大姐和小哥哥的目光同时集中在她身上的时候,李晓萱不干了。

  “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啥?”问题是,自家大姐这么看着自己还算有情可原,那么小哥哥你是在干啥?“二婶儿他们还住在这呢,我咋地也不能干这种事儿吧。”往院子里撒满了纸钱和符箓,这不知道的以为是义庄呢。

  “真不是你干的?”李晓枫就撞了撞妹妹的胳膊,悄声道:“你都吓唬他们了,就没继续吓唬?”总觉得这件事儿是妹妹干的。

  李晓萱都懵逼了。

  话说自己干的这么明显吗?

  “算了,不能是晓萱做的。”李晓竹看看地上的纸钱,就道:“这么老厚一层,你看看,还好几种,晓萱不能干这事儿。”到底这种东西还是有忌讳的,谁没事儿在家里放这东西。

  还是大姐善良。

  不过这事儿谁干的?

  “晓竹姐你们来了啊?”小堂妹李倩楠眼睛通红的从屋里出来,若不是见小姑娘没有什么太悲伤的表情,只是眼下这一幕,就够让人误会的。

  “怎么了?”李晓萱见小姑娘额头肿了一个包,眉头就拧了起来。“好好的,她又打你做什么?”不用问也知道,这肯定又是李王氏干的,二婶儿那人很少打孩子。日子已经很艰难了,二叔、二婶儿两口子都是那种性格温和的,孩子即使犯错也只是说教,何况他们家孩子都是懂事儿的。

  “她自己心里不舒坦就打我娘,我和我姐拦着,她就拿碗砸我。”李倩楠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呜呜呜.......晓萱,我啥时候能像你一样,离开这个家啊呜呜呜.......”

  小姑娘向来坚强,李王氏的磋磨,让李倩楠更是从小就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如今这样放声大哭,却是极少数的。

  李晓萱能明白李倩楠的悲伤,生活一点儿指望都没有,无论你如何努力,最终面对的还是这个极品的长辈,那种绝望,没有亲自体会过的,是很难的。

  “别哭了,会好起来的。”李晓萱嘴上这样说,心里也知道,想要分家单过,怕是二叔一家很难,毕竟李王氏也不傻,如今还指望欺负这二房干活呢,不然这家里的活计啥的难不成要他们自己干活?

  “总会有办法的,别着急。”李晓竹也安慰着,心里也开始合计,一时间也是想不到什么办法。

  好在李倩楠也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性子,正好李晓春也从房间里出来,小姑娘低声道:“我听到奶奶让人叫你们了,她现在不高兴,你们也小心点儿。”小姑娘也是双眼通红,手背上还肿起几道檩子,明显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抽出来的。

  “这些纸钱是奶奶自己扬的。”见李晓萱盯着地上,李晓春就低声道:“奶奶说神婆骗人,还说抓了鬼了,其实啥事儿都没干成,这不嘛,就生了大气,把神婆给的符箓都撕下来了,还有那纸钱,是打我娘的时候砸出来的。”

  李晓春比以前愿意说话了,尤其是李晓竹姐弟几个。“我娘躲在屋里呢,脸被奶奶挠坏了。”

  李晓萱:“......她疯了吧!”二婶儿都多大年纪了,孩子都嫁人了,结果李王氏也不是亲婆婆,还敢这么磋磨儿媳妇,就不怕说出去让人戳脊梁骨吗?

  “也不知道咋想的。”李晓枫也咕哝了一句。

  他们来都来了,二婶儿既然不大好,李晓竹和李晓萱就进去看了看。

  李韩氏坐在炕头正偷偷抹眼泪,似乎没曾想这姐俩会进屋,忙背过身子擦了擦眼泪。“晓竹,你们咋来了?”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你奶这会儿正生气呢,你们别让她看到了,赶紧回家取吧。”却是担心他们姐俩被欺负了。

  李晓萱就看了看李韩氏脸上的伤,有一道是从眼睛旁边划过的,都有血丝了。这老太太,下手也是真狠,倒是自己连累了二婶儿。

  “二婶儿,我这有金疮药,你赶紧涂一些。”李晓萱从怀里掏出药来,自然是从空间里取出来的,又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她想到小堂妹的话,猛地道:“二婶儿,你们去找族长爷爷吧。”她脑子里隐隐有了一个思路,却不是很清晰。

  “找族长爷爷能干啥?”李晓春就叹了口气,“屯子里啥事儿族长爷爷不知道,再说这种事儿,他能愿意管吗。”毕竟是他们家的家务事。

  “晓萱说得对,二婶儿你先去找。总要让族长知道,你们这过的是什么日子。”李晓竹也有些明白了妹妹的意思。

  李晓萱点头,“是啊,这一脸的伤势,既然奶奶她都不嫌弃丢人,二婶儿你们怕啥啊?反正你们又没有做亏心事儿,她这么折腾,弄的屯子里都乌烟瘴气的,就去找族长爷爷。正好官府都说了不让请神婆啥的,就是骗人的,奶奶还这么顶风作案,这要是让官府知道了,回头也不让咱们屯子的孩子科举了可咋整?”

  想到李恩铭明年也是准备下场考试的,李晓萱越想越觉得这么干是对的。“二婶儿你们娘仨这就过去找族长,也不用涂药了,就这样去。”即使不能马上分家,李王氏也会消停一段时间,至少对二婶儿他们是个缓冲。

  “这能行吗?”李韩氏就是个包子性子,倒是李晓春,似乎有些迟疑。

  “哎呀二姐,咱们还怕啥啊。”小堂妹李倩楠发狠道:“左右不能比眼下这日子更难了,我这就去找族长爷爷,让他给我做主。不然我哪天被奶奶打死了,也没有人知道。”她故意赌气说出这种话,果然,李韩氏也动容了。“那娘带你们去。”都说为母则刚,这话果然不假。

  “二婶儿你也别主动提分家的事儿,我怕族长爷爷不高兴,他到底是李家的族长。”临走前,李晓萱嘱咐了一句,“只说说怕哪天倩楠被打死了,李家的名声都要坏掉了。”瞧着小堂妹头顶的大包,李晓萱咬咬牙,猛地一拳头砸了过去。

“这人是都死了咋地?咋还没过来个人呢,哎呀老天爷啊,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吧,我老天拔地的,也没有个孝顺的,一个个的都是白眼狼,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养这么大,他们就这么欺负我老太婆啊。老头子啊,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吧,这一个个的眼里都没有老人了。”
 

 文学

  李王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里出来了,又开始在院子里一顿唱念做打,惹得李晓萱都想笑。

  也不知道这老太太整日里精神头怎么这么足,这一天天的,就冲着这中气十足的架势,李晓萱觉得,就这老太太不活个七八十岁,都对不起这大嗓门子。

  “老二媳妇,你带着孩子要干啥去,我可告诉你,你别一天天的给我整事儿,好的不学,就学窦氏那死鬼的做派,仔细自己哪天也做了鬼!”

  眼瞅着李韩氏娘仨要出门,李王氏就有点儿不乐意了。毕竟她刚刚把这娘仨收拾了一顿狠的出气,这要是让人看到了,终究是不好看。回头要是再有哪个多嘴的跑来说三道四的,不够闹心的。

  旁的李王氏倒是不怕,毕竟她是长辈,还是婆婆,谁家的婆婆不磋磨儿媳妇。她当长辈的,打儿媳妇两下怎么了?

  谁敢说自己当儿媳妇的时候没有受过婆婆的气?

  谁家的婆婆没打过儿媳妇?

  谁要是敢站出来,她挠她一脸。

  李韩氏一听到李王氏的声音,像是做错了事情似的,当即态度就先放低了。“娘,我.......”

  “奶奶这是干啥呢?不请神婆了,改学唱戏啦?”李晓萱笑眯眯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偷偷给小堂妹打了个手势,那边李晓春姐俩扶着李韩氏就溜了。

  李王氏的注意力果然一下子集中在李晓萱身上,“你这死丫头怎么来了?”几次三番的没有在李晓萱身上讨到好处,还吃了不大不小的亏,李王氏现在看到李晓萱都脑仁儿疼,所以她才故意让人叫了李晓竹和李晓林这两个稍微听话一些的。

  “这不是我听说奶奶你要死了吗,我就过来看看。”李晓萱故意低声开口,还煞有介事的指着地上的纸钱,“我进院就看到这些,还以为奶奶你不行了,我正合计着,赶紧得请里正啊,家里三叔病了,也没有个男人顶门立户的,奶奶你要是死了,这后事,还得请族里来办。”

  她就是故意气这老太太的,一点长辈的样子都没有,欺负他们家也就算了,毕竟他们分家了,也不能总惦记着那些仇恨,这日子总得过下去不是。可是这老太太变本加厉啊,现在还这么磋磨二房,小堂妹他们多好的人啊,这老太太的心思咋就这么恶毒呢。

  若是在平时,李晓萱肯定说不出这种话来,可是当她看到小堂妹额头那个大包,是真的生气了。那么老大一个碗砸在小姑娘的头上,是会砸死人的。这也就是李倩楠命大,没有被砸坏,不然一个破相,小姑娘这辈子也就毁了。

  真恨不得狠狠地揍这老太太一顿。

  “你这个死丫头,是在诅咒我死啊。好啊,好啊,老李家就养出你这么一个不敬长辈的死丫头,我这就让人找族长去,把你沉、塘了事!”李王氏气的咬牙切齿的,猛地起身,就朝李晓萱扑上来。

  “奶奶这是干啥生了这么大的气!”李晓竹闪身从屋里出来,直接挡住了李王氏的去路。“天气热,肖爷爷都说火气大了不好,奶奶年纪大了,还是不要这么大的火气比较好,不然我听说老年人动这么大的气容易出事儿。”小姑娘说话也是软刀子,不过她说的比较委婉,李晓萱就不管那么多了。

  “肖爷爷说了,老年人这么大的脾气,容易猝死呢。”她从大姐李晓竹的背后探出头来,“奶奶,猝死你知道吗,就是你经常说的那种,咔吧一下就死了。”她还俏皮的翻了个白眼,舌头吐的老长。

  李晓枫也从二房出来了,看到这一幕就笑道:“小妹就是淘气。”满眼的宠溺,仿佛根本看不到李王氏的怒火。

  “好啊,你们这几个死崽子,一个个的都盼着我死了是吧?”李王氏咬牙切齿的,想要上前,又忌惮李晓竹。这死丫头从小习武,她可是亲眼见过的。

  “奶奶你这话说的。”李晓萱就虎着脸,压低了声音道:“你咋能把我们的心里话说出来呢。”果然,说完这气人的话,李王氏气的直跳脚。

  “你这个小、贱、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当初没打死你,怎么就没卖了你呢。”李王氏咬牙切齿的,气的脸都红了,“就该把你卖到那窑子里去,让你这小贱、人.......”猛地看到院门口探头探脑的村里人,李王氏一下子吞了后面的话。

  这事儿不能说,之前就是因为被人发现她卖孩子,儿子被带去祠堂抽了一顿鞭子,好悬没丢了小命。

  李王氏目光急转,马上换了口气。

  “你们几个死崽子啊,我让人叫了你们老半天了,这骚了骚了的才过来,你们当自己是啥金贵人咋地,还得我老人家三催四请的啊.......臭不要脸的,瞅着你那张脸就让我膈应,好的不学,学你娘那一死出,晓竹我告诉你,我还没死呢,你别给我摆出这么一副死样子来。”

  李晓萱低声道:“奶奶,你怎么不骂了,是不是看到村里人过来了,你就不敢说了。当初你卖了我和小哥的事儿,村里谁不知道啊,奶奶你也别藏着掖着了。”

  她这么一开口,李晓竹也知道是来人了,当即也道:“奶奶你让人叫了我们过来,晓林受伤了,还在家里养伤动弹不得。我和晓萱几个这不就过来了,奶奶你是有啥事儿啊。”她看着满地的纸钱,就稍微提高了声音。“奶奶大白天的撒了这么多的纸钱干啥,不知道的要误会咱们家有白事情了。”如今李家只有李王氏这么一个年岁高的,她这样说话,目的不言而喻。

  李晓萱捂着小嘴偷着乐,大姐说话也够损的了。

  院子外面也有人嚷嚷道:“是啊,李家婶子,我这还以为你这是不好了呢,纸钱都飘到我家院子里了,我这刚出门就听到你的动静,还以为这是诈、尸了呢!”

  这话说的,李王氏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去。

本文标签:我的丝袜麻麻老师短裙麻麻

上一篇:我和几个老太婆的性经历,浪货够不够深H

下一篇:2021最热门(水娥和村干部第一次是哪一集)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