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推荐(小莹与公憩第26章)在线阅读

2021-10-18 10:56: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又道:“放心了,不让你白给,怎么也要给个辛苦费的,要不,你看二贯钱如何?”

  “花二贯钱买方子,只为做给孩子吃,婶子可真舍得。”文舒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又道:“放心了,不让你白给,怎么也要给个辛苦费的,要不,你看二贯钱如何?”

  “花二贯钱买方子,只为做给孩子吃,婶子可真舍得。”文舒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知道被人看穿,郭娘子有些赫然,嗫嚅道:“也不全是,也想过摆摊试试的。我想着你马上就要嫁入高门大户享福了,肯定是看上不这些小生意的,所以才腆了脸来问。”

  “得婶子高看,奈何我这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呢,退一万步说,就是真许了哪家,也得攒嫁妆呢。我家的情况婶子也知晓,这生意小是小了,但多少也是个进项。”

  言外之意,这鸡汤生意我要自己做。

  “有主意是好事,不过京城这么大,你一个人也做不完这些生意。你将方子卖了我,咱们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谁也不耽误,多好。”

  文舒承认她说的不无道理,可是她根本没方子可卖啊。而且真的有秘方的话,二贯钱也是个拿不出手的价。

  因此,她想了想便道:“婶子的想法是好的,但我不得不告诉婶子,这鸡汤虽然做出来十分美味,但其用料成本也十分的高,跟您明说吧,小摊子上是卖不动的。”

  “那你刚还说要自己做。”

  “我是要做,可也没说是出去摆摊啊。”

  那你是什么个意思?

  顶着郭娘子质疑的眼神,文舒脸不红心不跳的道:“侯府名下有酒楼,陆大姑娘说了,让我以秘方入股酒楼,她给我分红。”

  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郭娘子一时无语,片刻后又为自己出的低价而脸红。她原是想着,文舒小姑娘家家的不知道市场价,她稍给两个钱可能就会卖了。

  哪晓得人家早就提前搭好了侯府这条线,果然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不过,也不一定。

  眼下赵家的鸡都发瘟了,将来也不知道事态会如何发展,严重的话,兴许近来一断时间都没人敢吃鸡了,这时侯买个鸡汤方子也不一定是好事。

  郭娘子默默的想着,只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与文舒客套了两句,说了些祝她鸡汤大卖的话后,便揣着手回家去了。

  掌灯时分,文舒如约提着篮子去了随园外,为了不暴露身份,她特意戴了帷帽前去。

  到了约定地点,只见一男一女已经等在门口,瞧穿着打扮皆是富贵人家,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停在树荫下,昏暗的光线照过去,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半截车身。她提着篮子漫步上前,到一男一女身边停下,却并未冒然搭话,而是作出一副等人的样子,看着大街。

  那边的男女注意到动静,见她提篮而立又戴着帷帽,心下生疑,略想了想,便见男子问道:“小娘子是在等人。”

  文舒微微颔首,回问道:“娘子和郎君也在等人?”

  “是啊,不知小娘子等的是何人?”

  “一个身怀有孕害喜的女子。”

  男子激动起来,“小娘子可是白日松柏院的厨娘。”

  “阁下可是郭大公子?”

  “正是,这是拙荆,小娘子快里头请。”男子急切的朝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们已经包下了芙蓉院,厨房也一切准备停当,只等小娘子了。”

  文舒提了提篮子,“我知娘子着急,菜肴已在家中做好,此时还温热着呢,娘子若是介意也可以再热热。”

  “那可太好了,多谢小娘子费心,我现在就想尝呢。”女子道。

  三人说着话一起进了随园,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内,秦景阳才从马车旁的阴影里走出来。

  “公子,咱们在这等什么呀?”

  “嘘,小点声。”秦景阳看了看四周,朝身边的小厮道:“刚才戴帷帽的那个小娘子看见了嘛,等会她出来,咱们就跟着她,等到了无人处......”

  “公子,你不会是想要......”小厮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哭丧着脸道:“那可是犯法的。”

  “想什么呢。”秦景阳一折扇敲在他脑袋上,“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顺带还有个问题想问。”

  “什么问题?”

  “你怎么这么多话,待会不就知道了。”

  “哦,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在这等着,你去郭家瓦子旁的李家酱肉铺给我买只酱肘子来。”秦景阳摸了摸肚子。

  为了蹲人,他连晚饭都没吃呢。

  “啊,郭家瓦子,那离这可有段路,而且那家酱肉铺生意好的很,只怕还要排不少的队呢。”

  “叫你去就去,那小娘子才进去,一时半会出不来的。”

  “行行行,那小的去了,衙内你可别乱走啊。”

  “知道了,知道了。”秦景阳不耐的挥手赶小厮,一边探出头去,向随园内里张望。

  芙蓉院内,珠帘垂挂,风一过,琉璃珠子发出叮当脆晌。

  正堂圆桌旁,瘦弱女子正大快朵颐的吃肉喝汤,一边的男子连声劝道:“慢点,慢点。”女子却置若罔闻,鸡汤盛了一碗又一碗,最后干脆直接拿手撕了一只鸡腿吃。

  “这鸡实在味美,官人也来些。”

  “不了,不了,还是你吃吧。”男子默默的想,一百贯一道,为夫可吃不起。

  要不是为着腹中的孩子,这个价格真没几个人舍得。

  不过,今日是加急,才提了十倍的价,这往后若是顺时而为,应该还是原先的价吧。

  “小娘子手艺超群,我家娘子自半个月前便一直吃什么吐什么,这些时日全靠水样的米粥吊着续命,能向今日吃得这般欢还是头一次。”

  “多谢郎君夸赞,不过我这道鸡汤确实用料不凡,如今娘子吃得高兴,我心中也是高兴的。”

  “我也高兴,只是想问问小娘子,若日后还想吃,该往何处寻小娘子啊。”

  “出永泰门往北二十里,有间百味茶肆,在那处或可寻到我。”

  “百味茶肆?”男子昵喃了一遍,心道:怎么好像没听过?不过对方似乎也没有诓他的必要。

  “那价钱?”

  “若按着我的时间来,十贯即可。”

  男子立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半柱香后,文舒拿着两张五十贯的交子出了随园。

  真是发财了!一碗鸡汤就换了百贯,果然还是有钱人的生意好做。她摸了摸胸口还“冒着热气”的交子,笑得两眼弯弯。

  出了随园,她径直往东走,想去二里地外的“百戏市场”给储四姑娘挑些好玩的小东西。

  虽然昨日傍晚订好随园的客间后,她就叫闲汉去储府送口信了,但临阵改期,总归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她打算买一小匣子北地不常有的小玩意,算作“赔罪。”

  哪知走了百来步,却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她似的。她警惕起来,在拐过一处巷子的时侯,迅速隐身躲到了一个墙角处。

  然后就看见两道人影来到巷子口。

“咦?人呢,明明看到她拐进来的。”

  “进去找,人肯定还在里面。”

 文学



  角落里的文舒默默的从置物篮里取出了一根木棍。

  “她身上真的有百贯钱?”

  “当然,昨日大庭广众之下说,刚才我又在窗外瞧见了,郭家大郎君的给了她两张交子。”

  “行,那我冒险干一把,要是没有,我可饶.......”话还未说完,只听巷子忽得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文舒一棍子敲在那人后脖颈,成功的将他放倒。然而此举也惊动了另一人,只见对方飞快的向她所站的方向抓来。

  来人身高体壮,论个头文舒只到他肩膀,论体型也只有他一半大。且从出手的迅猛来看,似乎还是练家子。

  文舒侧身躲过他探来手,同时右手的木棍向后一击,试图攻击他面门,奈何对方身手也极为灵活,头一晃便躲过去了。

  而她因先前的躲避藏在了角落,此刻那人往前一站,她就像是被三面合围了的“鸡”,蹦哒不出角落的方寸之地。

  短距离接触,长棍发挥不出作用,文舒便干脆扔了,用在梨园跟武先生学得几招跟对方近身博斗。她力气大,然而对方也不小,且有身高、体型优势,基本封死了她的去路。

  她打出的拳或掌基本攻击不到他脖子以上的地方,而脖子以下的地方,又总能被他快速的格挡回来。

  几番较量下来,文舒肩头被抓了好几下,衣服都有些松散了。

  “识相的,乖乖将银钱交出来,否则要你的小命。”

  不仅劫财,还想害命,文舒双眼微眯,此等人留他不得。

  正当她欲使出系统的“收人”功能时,半空中却突然冒出一根木棍砸向了男人的后脑勺。

  男子想回头,那木棍却又朝着他面门来了一下,双重夹击下,男人终是“呯”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会死了吧。”秦景阳扔掉手上的棍子,有些惶惶然。

  文舒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有些愕然,怎么是他?!

  这么巧的出现在这,莫非......

  正想着他是不是也是尾随而来的时侯,就听对方结结巴巴道:“小娘子,你,没.....没事吧”

  文舒回神,装作不认识的福了福身:“多谢公子相救。”

  “路见不平乃我等的义务”他指了指地上的男人,“只是,他不会死了吧。”

  “没死,只是晕过去了。”文舒蹲下身探了探男人的鼻息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秦景阳松了口气,恢复了往日的绔纨样,调笑道:“小娘子可识得在下?”

  “不识。”

  秦景阳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朗声道:“那我现在告诉小娘子,我乃当朝秦参政之子,秦景阳。”

  文舒没说话,静静的站在原地看他表演,想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咦?怎么没动静?

  秦景阳暗暗的撇了文舒一眼,心道这个时侯,被救女子通常不都会说一句:公子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奴家愿做牛做马报答,甚至以身相许么。

  怎么她不说?

  方才他在随园外蹲守,见到她出来了本想立即跟上去的,可刚要动身却发现,她身后还跟着两人。

  刚开始他没反应过来,只当是她自己带来的人,可后来一想,不对啊,她来的时侯是一个人来的。

  见事情有蹊跷,他略想了想便也跟了过去,只是由于怕被发现,并不敢跟着太近。

  就这么左转右转的走了百来步,走的秦景阳都担心小厮旺财待会都找不到自己的时侯,就见就他们齐齐进了一条巷子。

  他想了想,打开折扇,一边摇着,一边看四周风景,佯装过路的样子,想靠近过去瞟一眼。哪知刚走到巷口便听到有打斗声,其中还夹杂着女子的惊呼。

  这是动手了?要不要去帮忙?秦景阳蹲在墙根下思考。

  面对一个弱女子被欺负,他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袖手旁观,似乎不是君子所为。

  可那边打了这么久都听不见分晓,听动静似乎都是练家子,他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赤手空拳的“文弱衙内”,还是不要凑热闹的好吧。

  正纠结犹豫着,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根棍子落到了他面前,同时暗巷里传来男人的低喝:“识相的把钱交出来,否则要你小命。”

  这句话,让秦景阳迅速判断出了里头二人因什么打了起来。不是情杀,不是仇杀,只是简简单单的劫财......

  他娘的,一个大老爷们不去正当做活挣钱,竟然在这劫掠弱女子,简直丢了他们男人的脸!秦景阳气怒的看向不远处的棍子...........

  武器也有了还怕什么,他必须为全天下的男人出口气!

  再说那小娘子做得一手好菜,此番若救了她,那件事肯定就成了,说不定连钱都省了。抱着种种想法,秦景阳壮着胆子,拎着棍子冲了上去。

  “小娘子就不想说点什么?”见文舒一直不开口,秦景阳忍不住了。

  “我在等公子开口。”

  秦景阳:“....”合着我这半天不是在说话?

  “我记得我与公子约定的是十日后在城外十里坡相见,不知公子为何会在此时此地出现?”她话语里透露着明显的质疑。

  “呵呵,路过,路过。”

  文舒没说话,她才不信呢。她甚至都怀疑他跟地上的两人是不是一伙的。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想法,秦景阳讪讪道:“其实也是特意在等小娘子,实是有一事相求。”

  文舒不说话,静等他自己说下去。

  “家母近来心事烦扰,不思饮食,昨日在随园偶闻小娘子厨艺高超,遂特意过来就是想问问小娘子可愿去某府上做厨娘。不想竟碰到了小娘子被人尾随,某心中担忧,故而跟来看看。如今回想,好在某跟来了,否则小娘子危矣。”

  秦景阳将经过半真半假的说了,原以为对方会心软,一口答应,又或者跟他再道谢一番,哪晓得对方只平静的道:

  “奴家也就那一菜道拿得出手,其它的手艺平平,不足以进贵府做厨娘,还请公子另请高请,方才之事,多谢。”说罢,竟越过他往巷口走了。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秦景阳喊住她。

  文舒却脚步不停,“我与公子无甚可说,若是与菜相关,就十日后城外十里坡见。”

  “等等,我为什么要去十里坡。”秦景阳着急的上前抓住她。

  他个头比文舒足足高了一个头,因此手伸出去,自然的落在了她肩头。

  文舒方才跟男人打斗的时侯,肩头被抓了好几下,不仅衣服松散了不少,肩头也有些钝痛。此时再被人抓在肩头,她下意识就是甩开去。

  然而,秦景阳方才怕她跑了,抓她的这一下很用了些力道。她再这么往前一挣,本就有些松散的衣服立时被扯开了来,露出了白晳光洁的肩头。

  皓月当空,小巷内光线并不十分阴暗,再加上他们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巷子口。外间灯火通明,清冷的月光下,秦景阳恍然间,似乎看见白晳的肩头靠近脖劲处好像有一红印。

  这红印似乎在哪见过?

  “流氓。”文舒回头狠瞪了他一眼,将衣服迅速拉上的同时,还不忘回身在他脚上狠狠跺了一下。

  “嘶,你这女子恩将仇报,早知道就不救你了。”秦景阳抱脚痛呼。

  这时巷子里刮来一阵风,带着几丝凉意,秦景阳看向倒在地上的二人,也顾不得脚痛了,一瘸一拐的出了巷子。

  “衙内,衙内,你怎么跑这来了,可让小的好找。”巷外旺财焦急的喊道。

  巷内,后面倒下的男子眼皮动了动。

本文标签:小莹与公憩第26章

上一篇:2021最新(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全目录阅读

下一篇:2021人气最高(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完整章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