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端庄美艳人妻教师的沉沦*上楼梯也要连在一起

2021-10-18 13:42: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可以重新一统华,夏,唐,宋四国的事情,并且揭露夏国已经有了四具石棺。

  所有人都在讨论关于能否一统的事情和石棺的传说,甚至马上被顶上来一个热门帖子,标题便是《古国后裔带

就可以重新一统华,夏,唐,宋四国的事情,并且揭露夏国已经有了四具石棺。

  所有人都在讨论关于能否一统的事情和石棺的传说,甚至马上被顶上来一个热门帖子,标题便是《古国后裔带你探寻真实的石棺传说》

  但是少有人去讨论视频后半段,那个男人哭诉着自己从华国带去一具石棺去夏国,然后在夏国被软禁的事情,说自己的父亲是夏国大臣,自己知道夏国的众多机密,明天将会发视频揭露。

  徐东躺在床上,点开那个热门帖子。

  发帖人自称自己是千年前统一四国的国王的后裔,石棺的事情确实是真的,五具石棺曾经被四个国家的统治者分别保管一具,而第五具消失不见。

  并且表示如果视频中的男人说的算真的,夏国真的有了四具石棺的话,只要找到第五具,便可一统四国,而且就算夏国只有四具石棺,也可以通过石棺的力量用武力统一四个国家。

  徐东看了眼发帖人的网名:“我姓李,我信你。”

  徐东笑了一下,这也太土了。

  然后又回忆起历史书上,一千年前的大统一时代,统治者好像确实姓李。

  徐东翻看评论,很多人都在问石棺到底有什么力量。

  发帖人回复年代久远,传下来的资料自己已经不全,石棺的具体用法自己也不清楚,不过绝对是会颠覆目前人们的认知的力量。

  就在徐东翻看网友在本帖下面讨论夏国会不会发起战争的时候,网页界面提示网络错误,等徐东再次刷新的时候,提示帖子已经被删除。

  徐东骂了一句删帖的人,又站起来看向酒店下方,自言自语的说道:

  “还没来吗?”

  不同于徐东的悠闲,四个国家的统治者和各路大臣看了视频,都乱了套。

  在华国,安都市,华安平与自己的父亲,华国国王连通着视频电话。

  华安平看着屏幕那边国王虚弱但是又铁青的脸,不敢说话。

  自己当初被国王派到安都市来做城主,原本就是接到了情报,第五具石棺就在安都市。

  但是没想到因为自己想看看从京都到安都一路的风景,没有坐飞机而选择了公路,就这样晚到了几天,来安都市的时候,那具石棺居然被齐雄带到了夏国。

  现在自己在安都市已经没有了一丝意义,但国王命令自己留在安都市,就是对自己的惩罚。

  而今天在网络上流传的视频中,齐明远直接向外界公布了就是齐家将石棺带去了夏国,现在华国在世界面前丢了一次大脸。

  屏幕那边的国王带着虚弱但又严厉的声音说道:“因为你的失误,现在夏国已经有了四具石棺,其中一具还是我们华国人亲自送过去的。你大哥已经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你就在安都市过你的悠闲生活吧。”

  “父亲,石棺我已经派人去拿回了。”

  “哎。”屏幕那边的老国外叹了口气,更加显得苍老了几分,虚弱的说道:

  “现在诸位大臣都对你大哥赞赏有佳,你若是能真的夺回石棺,也能重新获得大臣们的信任,但这谈何容易,你大哥今日报告,已经活捉了齐明远,更是让一众大臣夸赞不以,老二啊,你就是玩心太重,挑不起重担。”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屏幕便成了一片黑暗。

  华安平叹了口气,心中念道:“徐东啊徐东,但愿是选择相信你是没有错。”

  此时,夏国,京都仪会大厅。

  夏国国王夏毅目光阴冷的盯着齐雄。

  其他大臣也指着齐雄议论纷纷。

  齐雄顶着压力,开口说道:“我冒着生命危险,将石棺带到夏国,难道国王还不信任我吗?”

  夏毅冷冰冰的说道:

  “你那个儿子把石棺的事情说出来也就罢了,还说我夏国现在有四具石棺,我他妈倒是想知道,其他两具到底在哪儿?”

  “一大早上那三个蠢东西就派人来问我们是不是真的有四具石棺,说了没有还不信,现在那三个国家的蠢国王,指不定就要结盟对抗我夏国,现在夏国才是有生命危险。”

  齐雄低着头,说道:“我们有两具石棺在手倒也无需畏惧。”

  夏毅哼一声,冷笑着说道:

  “你不是夏国人,夏国死不死你当然无所畏惧,要不是夏国派徐二去协助你,你在华国那个破城市都出不了头。”

  齐雄没有接夏毅的话,而是说道:“我已经派人去查昨晚上齐明远失踪的动向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夏毅摆摆手,说道:

  “你先去查吧,你儿子可是说了今天还有猛料要爆出来,你儿子到底有多少猛料啊?你查出来他在哪里就直接让他这辈子再也爆不了料吧。”

  齐雄离开了议会大厅,里面还在开会,显然夏毅对自己已经心存芥蒂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得赶紧找到齐明远。

  就在齐雄沉思之际,一名手下前来报告。

  “查到了第一个上传视频的账号,最后登录的地点就是在京都的一个酒店内。”

  齐雄一声令下:

  “你马上派人去抓人。”

  “是。”

  “等等!”

  手下正要离开,齐雄又叫了回来,问道:

  “齐明远昨晚上的事查到了没有。”

  手下翻开笔记本,开始汇报:

  “第一点,昨晚上齐明远带回去的女的已经失踪,身份还在调查,根据保安说,当成出来开车的是男的。我们本想查监控看看车的目的地,但是刻意避开了监控。”

  “第二点,齐明远的车在郊外找到了,但是没有其他线索,周围也没有建筑。”

  “第三点,齐明远的保镖说昨晚有件事很诡异,他们全在没看见人情况下被人打晕。”

  齐雄心中一惊,赶紧说道:“看不见人的情况下?开车的男的被监控拍到没有?”

  手下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齐明远,这是小区门口监控拍下的。

  齐明远看着照片中的脸,如同坠入冰窟!

徐东裹着浴袍站在窗户内,看着酒店楼下,终于等来了要来的人。

 文学


  徐东忍不住摇头:“太慢了,都快中午了。”

  徐东将浴袍解开,浴袍落地的瞬间,进入了隐身状态。

  半分钟不到,一群全副武装的夏国特工就冲了进来,拿着枪搜寻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没发现有人的踪迹。

  然后刚刚跟齐雄报告的那个手下也走了进来,特工跟他摇了摇头,他便明白了。

  “留几个人查一下此房间的入住人信息,再一路查一下监控人从哪里过来的,人又从哪里走的。其余人收队。”

  说完男人就转身离开了房间,走出酒店上了自己的车,而徐东又趴在了挡风玻璃上。

  “妈的,这风吹着屁股蹲真冷啊。”

  车开了十几分钟,开进了一个外表普通的民宅,但是一进院内,便能看见戒备森严的守卫。

  车停了下来,徐东跟随下车的男人,一路走到屋内,来到齐雄的办公桌前。

  齐雄见到男人,急忙问道:“抓到了吗?”

  男人摇摇头。

  齐雄一脸死灰的坐在椅子上,他回忆起在安都那天徐东的诡异,一个能隐身并且一巴掌就把自己拍翻了的恐怖之人。

  “齐丞相,在路上我收到报告,已经查出昨晚齐明远带回去的那个女人是华国的间谍,还有据当晚保镖说有一辆一直跟踪他们的车但是没看见人的事情,那辆车主也已经查出是华国间谍所有,现在京都已经在全面搜查间谍了。”

  齐雄点点头,说道:“一定要尽快,现在局势对我们很不利,抓到间谍后直接对外公布,是华国间谍策划了齐明远的视频,不能让其他三个国家都将枪口对准我们。”

  男人点点头就离去了,房间内又只剩下齐雄,齐雄头靠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下一秒却发现脖子一紧,刚想挣扎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别动也别叫,敢做多余的事情,你马上死。”

  齐雄点点头,脖子上的压迫感这才缓解了下来。

  “徐东!你胆子真大。”

  齐雄说完脖子又是一紧,耳边响起声音。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两个问题,其余的话多说一句,你马上死。”

  齐雄点点头,徐东这才松开了手。

  徐东问道:“石棺在哪里?”

  “在夏国的地下研究基地,那里重兵把守,你不要想了,去了只有死路一条。”

  徐东没有理会齐雄的警告,接着问道:“石棺的作用是什么?”

  “那石棺不是给死人用的,是给活人躺的,躺在石棺中只要承受住的考验,就能获得超越自然的力量。”

  “真他妈玄乎,你说的真的假的。”

  齐雄脸色一边,有些委屈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玄乎,你又能隐身又被打了一枪还不死,哪里有你玄乎。”

  “呃...别废话了,你去开车,带我去石棺所在的地方。”

  没想到刚才还一威胁就怂的齐雄居然拒绝了徐东:

  “我不能。”

  徐东掐着齐雄的手一紧,说道:“你不想活了吗?”

  齐雄被掐的脸涨红,艰难的说道:“你掐死我吧,掐死我我也不会带你去。”

  徐东松开了手,说道:“你怎么突然这么有骨气了?”

  齐雄笑了笑,说:

  “你把石棺拿走了,夏国还会让我当大臣?其他国家现在都对夏国虎视眈眈,如果夏国没了石棺,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打下来,那我还不如现在死了,夏国还觉得我临死不屈,给我厚葬。”

  徐东没想到齐雄这老家伙居然现在还在乎名节,既然在乎又和何必叛逃夏国呢,既然武力威胁不行,徐东只好顺着他的想法去谈判。

  不,不是谈判,是另外一种威胁!

  徐东说道:“我有一个办法,我可以带走石棺,你也能继续在夏国当大臣,其他三国也不会攻打夏国。”

  “但是你要是不配合,我也不杀你,我直接把你带回华国,按叛国罪处置,到时候再对外说你又逃离了夏国。这样一来在两个国家你都是叛徒。”

  齐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怒目圆睁的盯着前方,说道:

  “你!你有什么办法。”

  徐东看了下脑海中提示剩下的隐身时间,没时间废话了,于是说道:

  “你去开你的车,我在路上告诉你计划,你要是敢耍花样,我先杀了你再让你身败名裂,你若是配合,权利身份就都是你的,自己好好掂量。”

  “好,好。”

  齐雄连忙答应,接着就朝外边走去,准备去开车。

  徐东又突然把他叫住,说道:“带一套衣服上车!”

本文标签:端庄美艳人妻教师的沉沦

上一篇: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两颗葡萄立起来了

下一篇:他含着小白兔H/你裤子里是棒棒糖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