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含着小白兔H/你裤子里是棒棒糖吗

2021-10-18 13:47: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直去骚扰,每天派几个人专门去网咖搞事情,但是又不把事情搞大,让他们的顾客自动离开就可以了。

  接下来怎么做,就要看周树的应对措施了,他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报警,但是警察不

一直去骚扰,每天派几个人专门去网咖搞事情,但是又不把事情搞大,让他们的顾客自动离开就可以了。

  接下来怎么做,就要看周树的应对措施了,他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报警,但是警察不可能一天24小时看着这里,有警察的时候,他们就不动手,没警察的时候,就动手搞事,这样跟他们玩迂回战术,周树就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不受控制,怕的就是周树去花钱雇很多保安来保护他的网咖。

  这个想法只是在陈龙飞的脑海中闪现了一下就消失了,在上海雇佣保安很贵的,他觉得周树可能会雇佣一阵子,但是不可能长期雇佣宝娜保护他那个小小的网咖。

  因此他选择暂时先试探性的骚扰一下,如果周树真的雇佣了保安,就按兵不动,等他把保安撤了,再继续骚扰。

  想想这样还可以耗掉周树的一部分耐心和财力,陈龙飞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

  顺手拿起了旁边的手机,给手下的保安们打了一个电话……

  周树回到了家之后,再次进入了一个安逸的世界,在外面处理事情顺风顺水,回到家之后,还有李茂兰这种美女陪伴。

  这样的环境,他实在是太迷恋了,这一切全凭周树有钱

  李茂兰也站在周树的旁边,高挑又风韵的身形在夜色中更加迷人。

  “周树,累了吗?”李茂兰问道。

  她轻轻地声音让周树一下子找到了家的感觉。

  周树将李茂兰的手拿起来,我在手中,简单回应道:“还好,目前我是占上风的,放心好了!”

  李茂兰的手暖暖的,而周树的手比较冰凉,刚好借李茂兰的手取取暖。

  两只手握着握着,人就靠在了一起。

  李茂兰的胸贴在周树的胳膊上,摇摇晃晃的,非常舒服。

  李茂兰也不在问了,因为她知道,有些时候,男人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女人最好是不要在旁边,之前看过太多这样的电影情节了,原本男主角可以大开杀戒的,偏偏就有一个多事的女人被抓去当人质,你说气不气吧!

  所以她自己也很注意,绝对不能成为这样连累周树的存在。

  “我知道,那要小心一点啊,我这段时间真的好担心你!”

  “没事的!”

  周树伸出手紧紧握住李茂兰的手,然后另外一只手拖住了她的屁股,一把把李茂兰报到了床上,脱掉了衣服……

  第二天早晨,周树,刘建成,李茂兰三个人去了天茂网咖,这里整改还需要几天,但是他们要提前做好准别,因为只要网咖一开始营业,陈龙飞的人马上就会过来捣乱。

  周树站在门前,看着里面的作弊道具一件一件的被搬出来,摆放在门口,而新的东西也一件一件地搬进去,替换掉原来的,有一种封建时期改朝换代的既视感。

  “周先生,这些旧的物料打算怎么处理啊?”刘建成看了看外面一排排的桌子椅子和一些机械器具,转身问了周树一句。

  周树想了想说道:“全部拿去焚毁!”

  刘建成和李茂兰听了这话非常震惊,这一屋子的东西大大小小加起来也不少,这一毁起来,肯定要上头版头条新闻,震惊红口区。

  “真的吗?这么多东西全部当垃圾卖掉?”

  李茂兰不解地问道,她觉得有很多桌子都是可以再利用的,最起码可以当吃饭的桌子使用,毁掉就太浪费了。

  周树有一些比较激烈的想法,他是想借助这次的毁灭器材的行为,给陈龙飞敲一个警钟,叫他识相一点,没事别找事,否则下场就像这些被砸烂的桌子椅子一样。

  “我是故意做给陈龙飞的人看的,我早就知道他们必定会来这边暗中观察的!”

  刘建成一想也对,反正周树也不缺这点钱,为了给陈龙飞一点颜色看看,这些东西直接毁掉确实比较合理一些,还是不能已正常的逻辑和正常价值观来分析周先生的行为啊,否则会怎么想都想不通的。

  “周先生果然英明!”

  周树正要走进去看看里面的状况,却发现背后十字路口对面的停车位上突然停下了一辆宾利车,他的第七感告诉他,车里的人是来找自己的。

  停下脚步,朝马路对面看了半天,只看见那车里走出来的竟然是戴妮,周树实在是太意外了,昨天在舞厅里和她聊了那么长时间,她怎么还会来到这边,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周树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戴妮来找自己干什么?

  “你好,戴妮小姐,怎么到这里来了?”等到戴妮走近子厚,周树问道。

  戴妮的眼神很慌张,好像怕有人在后面监视自己一样,说道:“我不是担心你吗,你的网咖只要一开业,陈龙飞的人就会过来捣乱,而且这几天你有没有发现,他的人几乎随时随地在背后观察这家网咖?”

  对于戴妮的友情提醒,周树是很感激的,但是他早就知道了,冷笑一声:“这种事,猜都猜得出来,你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过来,陈龙飞怎么没有限制你出行?”

  “我虽然是陈龙飞的女人,但是并不是唯一的,只不过是她赚钱的工具而已,难道他还敢软禁我不成,这是犯法的!”

  “陈龙飞的眼中,还有法律?”

  周树不敢相信,如果有法律的话,怎么还敢开网咖作弊出千!

  顿了顿,戴妮看到门口摆放的一大堆网咖的设备器材,里面还有人不停地往外搬,她好奇地问道:“这是做什么”

  此时的设备已经堆很高了,什么东西都有,桌子、椅子、电脑、茶具……所有的东西全部都丢了出来。

  “这茶具还是完好无损的,为什么要丢掉?太浪费了啊!”

  “因为这都是刘忠旺之前经营时用的东西,我全部要换掉,包括网咖的名字我都有关部门改掉了,你看到没有?”周树指了指门头。

早就看到了,不过你也太无聊了,就算是要更新换代,也没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吧,浪费的还不是你自己的钱吗!”戴妮还是不明白周树这么做除了心理一时爽快之外,有什么实际意义!

 文学



  周树的行为的确没有实际意义,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按照自己的个人喜好做事,从来不分逻辑,不讲道理,也不管什么常识,很多被人们司空见惯当作是一种定律的事情,在他眼里都是狗屁不通,一个人有钱到了一定境界,是不会被一些世俗的条条框框所束缚的。

  都这么有钱了,还要按照别人定下的规律去做事,那还不如做个丝呢,当然,违法行为除外。

  “我宁愿多花点钱,也不会留下以前网咖的任何东西,要不是因为时间关系,我都想网咖真个推到重新装修一遍呢!”

  戴妮:“……”

  此刻,背后一名搬运工走了过来,对周树说道:“周先生,全部搬完了!”

  周树、李茂兰、刘建成、戴妮等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了看堆积成山的器材,搬运工们也都从屋里出来了,站在旁边议论纷纷,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器材该怎么处理。

  “你们想不想再多赚1000元!”

  能够多赚钱,当然是好事了,他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周树的要求。

  “周先生,要我们干什么?”

  “很简单,想尽一切办法,把这里的器材设备毁掉,今天天黑之前完成任务,你们每个人都有1000块!”

  周树非常残忍地要求道:“只要被我发现还有一样东西是好的,都不算完成任务,还有,绝对不能私自带走这里的任何东西,网咖很多个保镖在看着,你们懂了吧!”

  “可以,不用考虑了,这个活我们接了!”一共10个搬运工集体喊道,不带有一丝犹豫。

  搬运工们去拿来了自己的工具,锤子,斧头,钢管等等,来到器材面前,随后就听到了一阵阵敲打声。

  “吭吭吭……”

  “啪啪啪……”

  “嘤嘤嘤……”

  那些搬运工都是很有力气的,集全身力气于手掌中,气运丹田,斗气化马,一锤下去,桌子被敲的粉碎,杯子直接变成了粉末状,大家都是拼了命的干,你一锤子,我一斧头,谁也不敢落后。

  其中有一个小黄毛,拿着自己的斧头一边跳舞一边砍,神情非常恐怖,仿佛恶魔附身,一边跳着迈克逊的太空步,走一步,砍一下,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

  戴妮听到那些人在砍东西的声音,心里一颤一颤的,拉着周树的衣服说道:“你这样真的好吗?”

  周树丝毫没有反悔之意:“不管他好不好,反正已经做了,我不会反悔的,现在马上天黑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晚餐?”

  戴妮看了看李茂兰,然后摇了摇头笑道:“你身边这个小美人好像很不喜欢我,还是算了吧,我刚好也要回去了,下次你开业我再来祝贺你!”

  “既然这样,那随便吧,下次再见!”周树也不挽留。

  戴妮和周树深情对望了十几秒钟之后,就上车离开了,而李茂兰这个时候表情马上就亮了,好像送走了一个狐狸精一样,特别开心,大叫起来:“我们要不要去吃饭啊!”

  周树无语地看了看李茂兰,想了想,还是不要再泼她冷水了吧:“走吧!”

  路上,周树问李茂兰:“你不会吃醋了吧?”

  李茂兰白了一眼,很自信地说道:“她有我一半漂亮吗?你要是给你她在一起,除非脑子有问题!”

  周树眼睛一瞪,感觉李茂兰说的对。

  现在正好是下班时间,人潮拥堵,周树也懒得开车回去,就在这附近找了一家饭店吃饭,临走之前把保安队长叫了过来。

  “你去给大家每人点一份外卖!”

  保安队长感激不尽:“好的,谢谢周先生!”

  “尽量点好一点,丰富一点,找我报销就可以了!”

  交待完之后,他们就去了附近一家豪华餐厅,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

  餐桌上,李茂兰醋意浓浓,一直在说戴妮的事情:“周树,那个戴妮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可能是陈龙飞派来监视你的,你可千万不要中了他的美人计啊!”

  周树其实也有这种质疑,但是又不是太明显,听李茂兰这么一说,他有了兴趣了,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派来监视我的?”

  李茂兰被问的哑口无言,因为这是她瞎猜的:“我也是女人啊,女人最了解女人了,我看到她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树点了点头:“说实话,我也怀疑过她,但是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不好下定论,我打算再观察一下,和她好好接触接触,看看她到底搞什么鬼!”

  “你不怕她把你的秘密全都告诉陈龙飞吗?”

  周树摇了摇头:“我当然不怕,我还要出比陈龙飞更高的价钱把她收买过来,为我做事,去套陈龙飞的底!”周树胸有成竹地说道。

  “怎么可能?”李茂兰觉得戴妮跟陈龙飞好几年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爱上周树,而背叛以前的男人,就算能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她跟了陈龙飞那么多年了,怎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你收买?”

  周树却不这么想,他把戴妮的本质看得非常清楚,说道:“都在舞厅当舞女了,你以为戴妮的主心骨要多硬,要是真的事故有骨气的女人,当初就应该凭着自己的努力去赚钱,还不是想着旁大款!”

  这话说的李茂兰听了非常舒服,因为她最恨的就是这种攀有钱人的女人。

  周树现在是个有钱人,可想而知有多少这种女人再打周树的足以,还好他现在只爱着自己一个,没有包养任何小三小四之类的:“说不定是陈龙飞逼她那么做的呢,你都不了解人家的过去,怎么知道?”

  周树眼睛一瞪,非常意外地说道:“我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帮她说话?”

  “我,我只说说一种可能性,本来就是吗,你不了解人家的过去,怎么能随便下定论,这是非常不尊重人的!”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女人去攀有钱人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李茂兰默默低下了头:“我最恨这种人了!”

本文标签:他含着小白兔H

上一篇:端庄美艳人妻教师的沉沦*上楼梯也要连在一起

下一篇:白领人妻的屈辱交易/男女做爰猛烈高潮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