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写作业时被顶弄\掀起衣服吃奶H文

2021-10-18 14:03: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拢共也就舞会时见过一面而已。

  顾迟却好像自来熟一般,对着南七一番嘘寒问暖,他身边的夏野倒是没那么多话,叫了一声嫂子,就没再吭声了。

  顾迟拿水果刀给南七削了一个苹

拢共也就舞会时见过一面而已。

  顾迟却好像自来熟一般,对着南七一番嘘寒问暖,他身边的夏野倒是没那么多话,叫了一声嫂子,就没再吭声了。

  顾迟拿水果刀给南七削了一个苹果递过去,“嫂子,吃个苹果。”

  南七笑着接过,对于江时的朋友,她挺客气的。

  江时冷眼看着一直献殷勤的顾迟,冷声开口:“出来。”

  顾迟擦了擦手,“我还没跟嫂子聊完呢。”

  话虽这么说,人还是跟着江时出去了,边走边回头道:“嫂子,你先吃会苹果,我们马上就回。”

  南七微笑道:“好的呢。”

  心里却在说,赶紧走吧,她终于能自己一个人待一会了。

  几人去了医院顶层的另外一间房。

  “抓到了吗?”

  江时站在窗口,眼神望着远处,没有聚焦。

  顾迟最后一个进来,顺手关了门:“那天晚上的人都抓去了荆南别墅,白问在审,不过他们死活不肯供出他们的主子。”

  “那就换种方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江时嗤了一声,冷淡道。

  夏野摇了摇头,“没用,什么方法都用了,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那晚刺杀你的几波人,胳膊上都有一块刺青图腾,看上去像是某个组织。”

  “刺青?”江时回过身,微微蹙了蹙眉。

  “对。”顾迟说:“图案像是很古老的文字,他们的口音也不是京城的人,听上去倒是有些苗疆那边的味道,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

  夏野道:“这次的事的确和唐家没关系,我派人去查了唐沉这段时间的行踪,没什么可疑的地方,我怀疑,是另外一波人想害你。”

  江时唇角弯起一抹弧度,眸底笑意冰凉,“没想到我江时的命,这么金贵。”

  顾迟闻言,眸色深了深。

  这还真没说错。

  能让这么多人想方设法的杀江时,可不就是金贵吗。

  “那个,唐艺也在查。她让我转告你,这事既然已经查清楚和唐家没什么关系,希望你能为那天的言论跟她道歉。”顾迟干咳一声,说道。

  其实他压根不想在江时面前提起这事,但奈何唐艺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轰炸,非要在江时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想说,江时根本不会关心她的清白与否,可这个女人就跟中邪了似的,根本不听劝。

  江时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他眉梢微微上挑,冷笑一声:“道歉?谁给她的勇气要求我去向她道歉。我没向她责令安保的事,已经算是对她的仁慈了。”

  顾迟早就猜到江时会说些什么,所以也没太大的意外,反正话自己带到了,至于江时什么态度,他原话奉告就是。

  同一时间,肃清市。

  被灌木和树林包围着的古式建筑内。

  偌大的书房里。

  一名老人手上捻着佛珠,嘴里不停练着听不懂的咒语。

  他身边还站着一名管家服饰的人。

  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待着老人。

  许久过后,老人手里佛珠突然碎了,掉了一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彼时京城8层VIP病房内。

  南七一连作了几下深呼吸,气运丹田,努力将身上的力量运用到手指,她眼睛紧紧盯着不远处桌子上的花瓶,试图隔空把那个花瓶震碎。

  就在她准备施力时,胸口一阵锥痛,脖子上那块玉泛着微弱的红光,她耳边传来莫名的念咒声,嗡嗡作响,难以忍耐。

  她的脑袋越来越晕,直到脑袋里剧痛袭来,她双眸骤然睁大,眼白变多,往后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护士进来时,就看到穿着病号服的女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她吓得赶紧就去叫了医生。

  这一次昏迷,南七昏睡了整整两天。

  医生查不出病症,只说可能是失血过多后遗症。

  江时这两天一直在医院亲自照看,白天夜里都守在她身边。

  江婉人站在一旁,看着自家少爷拿勺子一勺一勺喂着少夫人喝水,微微叹气。

  少夫人这昏迷实在是毫无预兆。

  不多一会儿,骆苝苝和白向来了。

  “哥,南七还没醒?”骆苝苝解开围巾,搭在了墙角的衣架上,她先前已经来过一次,在南七一开始昏迷的下午。

  这次舞会南七给她哥义无反顾挡枪的事被她知道后,她对这个女人多少有些改观了。

  能为她哥付出生命的女人,想必是真的爱她哥哥罢。

  江时还是先前喂水的动作,骆苝苝看着他,难得见他哥这么耐心的样子。

  江婉人替江时回答:“少夫人还没醒呢。”

  骆苝苝皱眉道:“都两天了,怎么还没醒?该不会是子弹影响了大脑吧,医生到底怎么说的。”

  江婉人说:“医生说少夫人身体没事,只是大脑昏迷,应该很快就会醒来。”

  白向站在后面,忍不住往床上看,女人安静躺在那里的苍白模样,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

  骆苝苝听到江婉人这个说辞,一颗心稍稍放下一些,她朝江时说道:“哥,你回江家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好好睡一觉吧,南......嫂子这边我看一晚。”

  江婉人也跟着说:“是啊少爷,这几天你都没怎么休息,身体受不住的,您回家睡一觉,少夫人这边有小姐和我,还有白向呢,您不用担心。”

  江时揉了揉眉心,咳了好几声,最终说:“我晚上过来。”

  江婉人知道这是江时最后的让步,便没再多劝,送江时出了病房门口。

  江时一走,白向胆子大了些,他往病床上走了几步,眼睛盯着床上的人,忍不住问道:“怎么会突然昏迷啊,之前不是都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吗。”

  骆苝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去问医生啊。”

  白向沉默,他就不应该和骆苝苝问这个问题。

骆苝苝看白问不爽,白向是他弟弟,自然连带着看他也不咋舒服。

 文学


  “别猫哭耗子了,你跟你哥一个德行。”

  她说话夹枪带棒的,白向听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你说我哥做什么?难道那天不是他救的你吗?”

  “是又怎么样,他对我哥的生死毫不在意,呵,我江家白养着你们兄弟俩了!”骆苝苝气道。

  恍惚中,南七只觉得耳边嗡嗡嗡的响,身体就跟被什么羁绊住似的,动弹不得。

  耳边有两道声音,吵的她心神不宁。

  聒噪!

  南七长睫颤了颤,实在不喜有人打扰她睡觉。

  “白向!她,她刚刚眼睛动了一下!”骆苝苝见病床上的人儿突然有了反应,激动的连话都说不稳:“我,我去叫医生!”

  “等等我!”白向迅速跟上,他实在是不放心做事大条的骆苝苝。

  病房内静溢的落针可闻。

  耳朵终于清净了。

  南七微蹙的眉头渐渐舒展,意识慢慢回拢,身体的机能以不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她纤长的指节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眸。

  如鹿般的眼眸沁着水雾,像是睡了很久,茶色的瞳孔里全是迷茫。

  南七恍了会神,从迷茫的状态恢复过来。

  病房门突然被打开。

  涌进来一名穿白衣大褂的医生,身后跟着一男一女。

  “医生,你快看看,她……”那名妇人在看见床上好端端坐着的人儿时,声音戛然而止。

  医生见惯了生老病死,对于病人的突然苏醒并不觉得意外,本身就是暂时性昏迷罢了。

  他拿起仪器,准备上前检查一遍。

  还没靠近,便被娇弱无力的声音打断。

  “别过来。”

  南七身子往后缩了几分,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说出来的话也是沙哑无力,丝毫没有威胁性。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类,她身体缩的更厉害了,一副拒绝配合的态度。

  开玩笑,她可是高高在上的神!用这些人类的机器。

  她身为神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但,事事皆不如神愿。

  南七被白向和骆苝苝一左一右架住,这幅脆弱的躯壳连反抗的力气都没,只能任人宰割。

  一番检查下来,医生终于长舒一口气:“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明天再检查一下头部就好。”

  “好好好,谢谢医生。”白向将医生送出门,这才折返回病房走到病床前,“南七,你昏迷了整整两天,我还以为你要睡过去了呢。”

  他在南七面前一向没大没小惯了,见她终于苏醒,心里的担忧减少,又忍不住逗她两句。

  骆苝苝说:“我出去给我哥打个电话。”

  白向睨她一眼:“你要出去就出去,犯不着跟我们说。”

  骆苝苝什么时候被这么无视过,当下就要反驳回去。

  南七抬眸,睨了两人一眼,转了转手腕,抬眸,吐了两个字:“聒噪。”

  “......”

  “......”

  白向和骆苝苝默契的对视一眼,两人心里同时产生了一抹怪异感。

  “我渴了。”南七淡淡吩咐,“去给我倒杯水。”

  骆苝苝胳膊肘戳了戳白向:“你,去给她倒水。”

  白向懒得跟她计较,转身倒了杯水递到南七手上。

  南七喝了一口,微微皱眉:“我要喝热的。”

  “......”白向磨了磨牙,忍住要揍她的冲动,又给她加了点热水。

  骆苝苝抿唇,努力憋笑,看到白向吃瘪的样子,她就高兴。

  只是,她没笑太久,很快,南七又指挥起她给自己穿衣服。

  骆苝苝刚想拒绝,就对上南七的眼睛。

  那双眸子黑沉如水,寂静无波,深不见底。

  她望着南七的眼,没来由的发憷。

  心里那抹怪异感加深了。

  她总觉得南七好像哪里不太一样,可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

  南七觉着体力稍稍恢复了些,伸手掀开了被子,因为四肢太久没舒展,她下地的一瞬间差点摔倒。

  稳了稳身形,她又指挥起白向出去给她买饭,骆苝苝也借口出去打电话了。

  骆苝苝躲在拐角,她实在是不想再被南七跟指挥下人一样干事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的眼睛,她就没法说出拒绝的话,只能认命的听她吩咐,白向也是如此。

  骆苝苝苦着一张脸,给江婉人打着电话,希望他赶紧过来解救自己。

  只是骆苝苝没想到的是,等她挂完电话折回病房后,病房里的人居然不见了。

  她找遍了整个8层,都没找到南七的人影,甚至去查了监控,门口也没有出现她的身影。

  突然地,人就消失了。

  骆苝苝急了,也不管她哥知道她把人看丢了之后会不会骂她了,直接就给江时打了电话。

  白向拎着饭回来就看到骆苝苝大冬天的满头汗,在医院长廊里来回走,他不由皱眉看她:“你不在病房里,在这儿干什么。”

  骆苝苝听到白向的声音,回过头急道:“南七不见了!”

  “什么?”

  “我说,南七不见了,我......我就出去打个电话,回去她人就没了。”骆苝苝是真怕了,前几天才发生刺杀,现在人突然消失了,她脑子里顿时蹦出好几个残忍画面。

  她嗫喏着问:“南七她,她不会被人抓走了吧。”

  不然没道理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啊!

  江时是在一小时后到的医院,他调取了医院所有的监控,和骆苝苝看到的一样,的确没有南七进出的身影。

  一个人,就这么凭空不见了。

  八点,江家别墅。

  江时不断咳着,在电话里冷声吩咐:“调取医院附近路段所有监控,找到立刻通知我。”

  他不信,一个人可以没留下任何足迹消失。

  江婉人给江时披上羊绒毯子,“少爷,少夫人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骆苝苝缩在门口站着,也不敢靠近,她哥身边的低气压足以把她冻死,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哥......对不起,我......”

  她话还未说完,江时一个眼神射过去,骆苝苝立马闭嘴了。

本文标签:写作业时被顶弄

上一篇:长腿校花被啪娇喘连连/被C是什么感受

下一篇: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被下药美丽的丝袜麻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