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被下药美丽的丝袜麻麻

2021-10-18 14:07: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错,很有魅力的一个年轻人。”

  “听着不像是褒义。”

  “他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明明很年轻可心态却很老成。”

  “老成

“不错,很有魅力的一个年轻人。”

  “听着不像是褒义。”

  “他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明明很年轻可心态却很老成。”

  “老成吗?我没觉得,你是没看到他打架的时候。”

  方明如道:“真正高明的人都擅长伪装自己,有一种心机深沉的人喜欢用鲁莽和冲动伪装自己,年轻人的身上就是热血,你啊,估计是被他的表象欺骗了,傻孩子,先陷进去的那个肯定会输。”

  “您反对我跟他来往?”

  方明如道:“我从来没反对过,只是提醒,他可不是一只麻雀,这是一只苍鹰。”

  方明如的眼神变得朦胧,想起了年轻时的楚国良,张合欢比那时的楚国良更阳光更有魅力,当年的她没有抵挡住楚国良的追求,现在的女儿面对张合欢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楚七月喝了口酒,打开手机,望着屏幕上张合欢的头像,自从发了那条消息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下文,她也没有回复,等待着下文,明明知道承受煎熬的不止是他还有自己,既然见过妈妈,为什么不提?

  方明如道:“爱情就是一场博弈,通常被动的一方会输。”

  “您输了吗?”

  方明如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道:“我可能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爱你的父亲,有些时候爱只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暗示,有些人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重要。”

  方明如走向窗前,望着窗外的栖云湖:“如果我捉不住她,留不住她,我会让她飞。因为她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

  楚七月心中一怔:“妈,您说什么?”

  方明如喝了口红酒道:“不是我说的,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楚七月道:“张合欢?”

  方明如问了女儿一个问题:“你能放下他吗?”

  楚七月没有说话,她还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方明如道:“如果你现在放下他,他肯定不会纠缠你,这小子洒脱得很。”

  楚七月心中弥漫着一股酸涩的滋味:“那就证明他对我爱得不够深。”

  方明如充满爱怜地望着女儿,她知道女儿的骄傲和自负,方明如道:“你也一样。”不知为何想起了张合欢刚才的一句话,太理智的人不配拥有爱情,爱情本身就是一件盲目疯狂的行为。

  楚七月道:“您觉得我一定会输?”

  方明如道:“也许没有人会赢。”

  张合欢一早跑步的时候接到了方明如的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张合欢把自己现在的位置告诉了她。

  方明如道:“我想跟你单独见个面,不知方不方便?”

  张合欢道:“阿姨,那我去万豪见您?”

  方明如道:“这样吧,我上午还要处理一些事情,下午吧,你找个清静的地方喝下午茶。”

  “阿姨,要不要我去接您?”

  “不用,我自己过去。”

  “那好,我找好地方把地址发给您。”

  张合欢心中有些奇怪,自己和楚七月最近的隔阂很可能是方明如造成的,难道昨晚的邂逅让她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无论怎样都得见上一面。

  张合欢在户部山的清儒茶社定了一个雅间,约定下午一点半过去,他晚上还有一个饭局,是他做东宴请李海霞夫妇的,主要是对李海霞的帮助表示感谢。

  张合欢提前来到了茶社,一点半的时候他特地去茶社门口等着,看到方明如准时前来,张合欢迎上去道:“阿姨来了。”没有看到楚七月,果然这次是单独见面。

  方明如淡淡笑了笑,跟着他走入了院子,对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庭院很有些兴致,张合欢带着她在里面参观了一圈,来到雅间,里面暖气很足,方明如脱了大衣,张合欢帮她挂在衣架上。

  两人在茶海旁坐下,张合欢将茶单给她,方明如也没看,轻声道:“就喝红茶吧。”

  张合欢交代了一声,让茶艺师准备上好的祁红,又点了几样茶点小吃。

  茶艺师泡好茶之后,张合欢示意她可以回避了。

  方明如道:“这地方很别致啊。”

  张合欢道:“我也不常来,阿姨喜欢喝茶,又喜欢清静的地方,鹏城的确没有多少选择。”

  方明如道:“今天我去弹了你的那首《沉醉于风中》和《秋日私语》完全是不同的风格,但是曲子都很美,你很有才华啊。”

  张合欢心说肯定是不同的风格,压根就不是一个人的作品,仍然厚着脸皮道:“阿姨过奖了。”

  方明如道:“我不需要恭维别人,也过了恭维的年龄,本来我打算不再跟你见面,可昨晚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还是要跟你当面说一些事。”

  张合欢道:“那我洗耳恭听。”

  方明如道:“我和楚国良离婚之后就去了欧洲,本来决定自己这辈子不会回来了,可终究还是来了一趟,我对七月还是放心不下。”

  张合欢点了点头,方明如应该是个好妈妈。

  方明如道:“我知道七月和你的事情之后,我特地找人调查了你,你不会见怪吧?”

  张合欢微笑道:“您关心七月也是正常的事情。”

  方明如道:“我其实在感情上没有输,但是在婚姻上我输得一败涂地,七月从小就受到了我们离异的影响,她对感情非常畏惧,否则她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也不会等到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张合欢心说我算什么?

  方明如睿智的双眸看了张合欢一眼道:“你很优秀,世界上的事情通常很矛盾,优秀的女孩子身边不乏追求者,而优秀的男孩子周围也少不了莺莺燕燕,你若是不想触碰这些困扰,那就找个普普通通的人相恋相守,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甘于这样的平淡呢?平平淡淡才是真,那也是经过风风雨雨之后的感悟。”

  张合欢虚心做好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方明如道:“想要寻找一个优秀的人相伴一生,那就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始终在想你昨晚的那句话,如果我捉不住她,留不住她,我会让她飞。因为她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你是在提醒我啊。”

  “阿姨,我真不是提醒您,那句话是我内心的真正想法。”

  方明如道:“我和楚国良的婚姻就是如此,最终我选择放手,对七月也许我不得不放手。”她望着张合欢的双目一字一句道:“我得了脑癌。”

  张合欢大吃一惊:“什么?”

  “七月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让她知道,我已经看过最好的脑科医生,我的情况已经不能开刀了,他们说我的生命不会超过一年。”

  这消息实在是太突然,巧舌如簧的张合欢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安慰?好像方明如并不需要自己的安慰。

  方明如道:“其实就算没有昨晚的邂逅,我也打算跟你见上一面,这段时间我们母女始终在一起,七月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我是学心理出身,我又是她的母亲。”

  张合欢道:“阿姨,真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方明如摇了摇头:“我找人调查你的原因,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以信任之人,能够在我离开以后照顾七月。”

  张合欢喝了口茶:“我让您失望了?”

  方明如道:“谈不上失望,我时常在想,我和楚国良的婚姻之所以破裂,也许不能全怪他,如果我没能力让他死心塌地地爱上我,对我一心一意。”

  张合欢道:“他去世后将所有遗产都给了七月。”

  方明如道:“我曾经建议七月不要接受,但是她不听,她的生命有一半是属于楚国良的,她认准了父亲是被害,留下来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你。”

  “您就不能说服她放弃这个危险的想法?”

  “你如果认识楚国良就会知道她的这种性格秉承于谁,关于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只是剖析了一下,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建议,更没有劝她不再跟你联系,我虽然不开明,但是自从七月成年之后,我就没有干涉过她的任何决定。”

  张合欢道:“我感觉她受您的影响很深。”

  方明如摇了摇头:“我可没让她去汉县开养猪场。”

  张合欢哑然失笑,刚开始他也认为楚七月开养猪场是受了自己的影响,可后来才知道楚七月早有计划,那是她针对华方集团的一招先手,也算是出了一口气。

  方明如道:“你说的没错,如果她继续和华方作对,到最后毁灭的那个人肯定是她。”她停顿了一下道:“楚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干净,楚国良也不是好人,只有你才能影响七月,让她彻底远离楚家的是非。”

  张合欢道:“阿姨,这些话为什么你不直接跟她说?”

方明如道:“在七月的心中,楚国良这个父亲其实比我还要称职得多,我也不得不承认,楚国良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我还没蠢到要在女儿面前抹黑她父亲的地步。有件事外界都不知道,楚国良并非病死,他和七月一起出海,遭遇不明身份的歹徒袭击,他是为了保护七月受了重伤,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的。”

 文学


  张合欢回忆起当初和楚七月刚刚认识的时候,楚七月情绪极度低落,真正的症结原来在这里。楚国良为了她而死,所以楚七月才会心怀负疚。

  张合欢打量着方明如,感觉她的状态还好,以她的经济条件应该可以享受到世界上最尖端的医疗服务,如果这都没救了,那只能寄希望于奇迹了。

  张合欢想到了自己的百夫长卡,可以用声誉值兑换生命值,在某种意义上自己也命不长久,不过现在已经从成功从最初的三年延长到了五年,张合欢对自己的寿命已经没有了焦虑,他甚至开始盘算起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可能。

  如果生命值可以转赠,他倒是想帮助一下方明如,就当送彩礼了。

  “阿姨,您不反对我和七月来往?”

  方明如道:“我反对也没用啊,有些错误必须犯过才知道,有些人必须被伤害过才能认清,但是楚家不同,七月若是执迷不悔,很可能会危及到她的生命。”

  张合欢想起了一句话,两害相权取其轻,方明如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楚家更坏,自己对七月最多是谋色,楚家却可能害命,如果方明如不是得了绝症,或许她不会选择将女儿托付给自己,甚至不会给自己机会。

  张合欢道:“阿姨,您相信我?”

  方明如道:“我信不信你不重要,关键是七月信你,我跟楚国良结婚的时候有过一番对话,他说,他会爱我一生一世,我说是谎言,不过我选择相信,只要他够高明能骗我一辈子我就是幸福的,但是一定不要被我识破。”她喝了口茶继续道:“楚国良的道行还没有修行到能够骗我一生的地步,我的胸襟也没能到容纳他胡作非为的地步,所以我们的婚姻以失败告终。”

  张合欢心中暗忖,方明如莫不是在给自己暗示,只要自己能够骗楚七月一生,她就是幸福的?

  方明如看穿了他的想法:“七月是个倔强的孩子,她要是发现有些事不对,她不会说,她会选择一个人悄悄走开,用时间和距离去冷静思考。”

  张合欢微笑道:“这一点很像您?”

  方明如点了点头:“我下周回维沃,我会安排好自己的一切,我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即便是对自己的家人也一样,我希望自己生命终结的那天能够优雅地离去。”

  张合欢道:“您不觉得这样的选择对七月很残忍?”

  方明如道:“所以我才会找你,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帮自己的女儿还是在害她,你会保护七月对不对?”

  张合欢道:“在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您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情?”

  “我希望您决定要离开的那一天,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方明如皱了皱眉头,这小子什么意思?

  张合欢道:“我总觉得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这个人间不好,至少有个人可以说声道别。”

  方明如想了想,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那您只管放心,无论我和七月最后走到哪一步,我都会守护好她,除了我,没人可以伤害她。”

  方明如睁大了双眸,有人也说过类似的一句话,楚国良曾经告诉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可最后伤害自己的那个人偏偏就是他,张合欢比起楚国良要坦白得多,这小子的通透没有让方明如感到担忧,反而多了几分踏实,她也不知道什么缘故。

  方明如从手袋中取出一只表盒放在桌上推了过去:“送给你。”

  张合欢道:“阿姨,我怎么好意思收您的礼物。”

  “打开看看,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这表也没什么品牌,是我认识的一位老钟表匠人手工制作的,上面有七月的名字,走时很准。”

  张合欢打开表盒,里面是一款青铜腕表,复古粗犷,虽然不是什么大厂制作,可一看也知道价值不菲。

  张合欢拿起手表看了看:“谢谢阿姨。”虽然收下但是没打算戴,如果戴上楚七月肯定会认出这块表。

  方明如道:“我们虽然只见过两次面,可是我对你的了解比七月还多。”她起身向张合欢伸出手。

  张合欢跟她握了握手,方明如道:“我走了,你我今天的谈话最好成为永远的秘密。”

  楚七月下午接到了张合欢的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吃饭,楚七月看了妈妈一眼,终于还是回答道:“好吧。”

  楚七月来到熙和的时候,张合欢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望着这厮没心没肺的笑容,楚七月有些后悔来了,他好像一点没有想自己。

  张合欢张开双臂准备给楚七月来个拥抱,楚七月没好气道:“大庭广众的,你干什么?”

  “这么久没见了,我有点控制不住。”

  “越来越能耐了,曲线救国都用上了。”

  张合欢道:“我好像没得罪你的地方,还用得上曲线救国,再说我这曲线从哪儿看也不如你啊。”

  楚七月嗔道:“你烦不烦。”本来想给他点脸色看看,可一见面就生不起来气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难怪老妈说自己跟他不是一个段位。

  这时候李海霞曹建明两口子来了,张合欢提醒了一下楚七月,楚七月虽然心中还有些小疙瘩,可女主人的身份没忘,跟着他一起过去相迎。

  李海霞笑道:“还说自己一个人过来,楚小姐来都不说。”

  张合欢笑道:“我这不琢磨着给您一个惊喜嘛。”

  楚七月笑道:“李姐,我也是今天刚到鹏城,被他抓过来陪您聊天的。”

  李海霞道:“算他懂事,不然他们兄弟俩喝酒,我一个人多寂寞。”

  曹建明之前没来过熙和私房菜,入座后道:“你们来鹏城本该我们尽地主之谊,你怎么反客为主了?”

  张合欢笑道:“鹏城也是我家啊。”

  四人来到包间,李海霞感觉装修格调都不错,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里是罗培红的同学开得,张合欢开了一瓶五星茅台。

  李海霞和楚七月喝红酒,红酒是楚七月家酒庄出品的。

  菜上来之后,曹建明连连称赞,这么正宗的粤菜在鹏城他还是第一次吃到。

  张合欢首先向李海霞表示感谢。

  李海霞道:“你别谢我,我受之有愧,我推荐你去南江电视台,怎么都没想到于成旺这么快就走了,都没能给你帮上忙。”

  曹建明笑道:“还是人家小张厉害,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才多长时间就成办公室主任了。”端起酒杯道:“恭喜老弟升职。”

  张合欢乐呵呵跟曹建明干了一杯,解释道:“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不算数,就是内聘。”

  楚七月道:“怎么不算,现在跟我说话都打官腔了。”

  “我有吗?”

  李海霞笑道:“七月说有那就是有。”

  张合欢把自己目前的近况简单介绍一下,李海霞虽然对他的情况有所耳闻,可具体张合欢在干什么她并不清楚,主要是林小凤回来之后,把张合欢说得很厉害,现在看来真是混得不错。

  听说罗培红当了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李海霞道:“小罗的确有那个能力,我没看错,你们两人出走的选择是对的。”

  张合欢道:“其实南江电视台现在正广纳贤士,李姐要是有兴趣也能过来发展。”

  李海霞道:“我可不行,就这还不知道干到哪天呢,你姐夫总让我去国外陪读。”她女儿在澳洲读书,一个人在异国,两口子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曹建明道:“我现在可不提这事了,闺女大了,她自己能照顾自己,你要是过去,我孤家寡人的多寂寞。”

  李海霞道:“我要是过去,你不就有大把的机会了。”

  曹建明笑道:“别瞎说,带坏了年轻人。”

  楚七月道:“他可不用人带。”

  张合欢笑道:“你们说什么我都没听懂。”该装傻的时候他绝不会含糊。

  李海霞赶紧岔开话题:“对了,我听说你正在搞一个综艺节目?”

  张合欢实话实说,那节目已经流产了,被有酷和蓝台半路收割,现在主要精力在做电视剧。

  曹建明一听他在拍电视剧顿时来了精神:“是要拍《射雕英雄传》吗?”他是射雕的铁杆粉丝,一直都认为只要是射雕拍成电视剧,可以秒杀市面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武侠电视剧,主要是故事太棒了。

  张合欢告诉他是新剧《寻秦记》。

  曹建明表示没听说过,不过听说也是张合欢写得,马上就来了兴趣,让张合欢给他点电子档看看。

  张合欢考虑到黄易的文笔和金大师没法相提并论,而且其中的内容也偏黄了一些,借口这是直接写得剧本,还没有来得及写。

本文标签: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

上一篇:写作业时被顶弄\掀起衣服吃奶H文

下一篇:贞洁丝袜人妻被征服\系统宠妃紧致多汁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