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爽到喷水(H))全文阅读

2021-10-18 14:18: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这是卸磨杀驴”站在肖家那边的小股东嘀咕着。

  顾随风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肖父,他倒是很沉着。顾随风知道,肖家表面风光,其实早已是一副空壳,前两年在北方某一

“你这是卸磨杀驴”站在肖家那边的小股东嘀咕着。

  顾随风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肖父,他倒是很沉着。顾随风知道,肖家表面风光,其实早已是一副空壳,前两年在北方某一城市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因为政策原因变成了烂尾楼,现在欠了银行数千万,这两年贸易公司赚的钱,全都拿去填了窟窿。现在要把他们把这颗摇钱树卖掉,他肯定不乐意。

  过了很久,肖父终于说话了:“收购可以,必须以每股25元的价格。”

  顾随风早知他会如此,“那既然肖式集团不同意回购,那我这边宣布解除肖曼曼的职位。”

  顾随风在公司成立之初,就要求的绝对控制权,今天看来是极为正确的。估计肖家的财力,也撑不了多久,卖掉股份是迟早的事。

  夜晚,在郊外别墅,客厅中,硕大的水晶灯,璀璨闪耀,看不出这个家已经外强中干。

  “爸,你今天也不帮我说话,我就这样被顾随风解了职。”肖曼曼十分不满。

  “你还好意思说,叫你帮助顾随风,你做了什么?”肖父震怒,“我养你这么多年,各方面都那么精心培养你,你连个男人都搞不定!”

  “他是油盐不进,之前出差,几次我把他灌醉,他也没有做什么。”

  “我们还好还有个儿子,靠你就完了。顾家的背景,对于我们肖家很重要,你看你干的好事。”

  “都怪那个叫古凌云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把顾随风迷的晕头转向。”肖晶晶咬牙切齿地说,“看我怎么对付她。”

  “啪”一声,一个巴掌落在肖曼曼脸上,“你以为这次事情我不知道,我要你争取顾随风,不是让你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但是你脑子也不动,白读了那么多年书。”

  肖曼曼脸上火辣辣的痛,自己对顾随风的爱,加上家族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知道目前在顾随风面前已经大势已去,但是她还不想放弃。

  “曼曼,你这么这么有空找我?”林志刚走进包间,看到肖曼曼穿着一件白色风衣,坐在桌边。

  “好久没见了,林阿姨好吗?”晶晶问道。

  “哎,搬回到了林家呗,把我外公气得够呛,哎。顾爱军在走当方面离婚,我妈不愿意,但也没办法。”

  “我说,都是因为顾随风。不,因为他那个背后的那个军师,叫古凌云的。要不是她三番五次的出手,军方现在怎么会都站在顾随风那边?”

  林志刚摸了摸拳头,恨恨地说,“要不是她,我妈也不会说我是废物。对了,听说她要和顾随风结婚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别闹,说正经事,要是搞定了她,说不定林阿姨和顾叔叔,还会有转机。”肖曼曼眉头一蹙,心头有激烈的恨意涌起,额头滚烫似焚。

  她抿了一口茶,“害得我家快要破产,我被踢出公司......我也不会让她好过!”肖曼曼哭腔,肩膀微微抽动。

  “曼曼你别难过,你既然说了,我就一定帮忙。”他双手扶助她肩膀安慰道。

  “不过,你也要小心点啊,不要自己出手,还有,听说她会武功,也是个狠角色!硬来是打不过的,要想想办法。”肖曼曼含着泪意淡淡道。

  “放心,肯定查不到我身上!”林志刚脸上慢慢浮起一个笃定的笑容。

  肖曼曼沉默良久,凝神一叹,终于止住泪意,指尖划过玻璃桌面,“这掌,这次一笔清算!

二月的京城,夜晚的天空十分湛蓝,风弥漫着早春花开的清香。璀璨的霓虹笼罩在长安道上,车量川流不息。

 文学


  今天是顾随风的生日,古凌云从三天前就开始准备给他做一顿丰盛的生日晚餐,每次都是顾随风照顾自己,今天也要给他个惊喜:甜而不腻的桂花糕,可口的脆皮鸭,清蒸鱼,糖粥和酥饼,还有几个小菜,虽然不是什么大菜,但是对于不善于做饭的她,也费了不少心思。

  今天张奶休息,中午过后,古凌云就来到三环外的小院忙碌,想给顾随风一个惊喜。

  她铺上了雪白的桌布,下午温暖的光,初春浅绿色的嫩芽,被阳光穿过,透过玻璃窗,从窗外射到桌面的玻璃杯上,在桌布上落下层层光影。

  应该快回来了吧,她想着,看了看表,五点四十分,还早。短信突然响了,“云云,我公司有事情晚点回来,你乖乖地等我。”

  顾随风站在会议室的落地窗前,灯光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背影是一副遗世独立的姿态。旁边,是秘书手敲键盘的声音。

  “等下打好了,你签了股份交割合约,明天一早,我这边的钱就会转过去。”顾随风不愿意再看到肖曼曼,他背对着她,望向窗外。

  估计是肖家资金撑不住了,今天终于松口,答应以十五元一股的价格卖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夜幕已然降临,近日污染严重,落地窗外的景色灰蒙蒙的一片,城市灯火隐隐绰绰。

  “我有一个条件。”一阵死寂后,肖曼曼突然说道。

  “你要卖就卖,没资格和我谈条件。”顾随风嘴角抽动了一下,并没有回过头来。

  新秘书打印完合约,恭敬的放在桌上,然后转身立刻了会议室,留下了顾随风和肖曼曼两人。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只是想陪你再单独吃一顿饭,好吗?以后我们就各走各路。”她突然走到窗边,拉住了他的手腕。

  顾随风一把将她的手甩开“不了,我有安排,你盖章签名,就可以走了。”他烦躁的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最后一顿晚餐可以吗?吃了我就回澳洲,不会再烦你。”肖曼曼诚恳地说。

  顾随风退让了,毕竟,他急迫地想尽快回购公司股权。

  也许是身体还没恢复,体力渐渐不支,古凌云倚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睡过了多久,被一阵刺鼻的烟气熏醒。

  咳咳,她开始咳嗽起来。怎么回事?远处餐厅里烟雾弥漫,不好!难道是炖的肉没有关火?

  餐厅的窗帘正在熊熊燃烧,这个老房子是木质结构,火再大了就怕会一发不可收拾。这里承载着顾随风母亲的全部记忆,也是他最后的心灵港湾,不能让它付之一炬。

  古凌云马上打电话报了火警,又打给顾随风,他没有接,就发了一条短信“着火了!”

  然后忙着拿着湿浴巾蒙住口鼻,把拖地的桶装满水,去扑灭窗帘上的火苗。

  但是谁知火势难以控制,刚扑灭这边,那边却燃起来。

  顾随风驾驶黑色的轿车,像离弦的箭般在三环上飞驰,他开始不要命似的飞车,下班的路上极堵,他左插右插,只为了争取一点时间。他似乎在咬着牙关,下颌线绷得极紧,棱角分明的脸上看到的只有紧张和不安。

  他拨打了几次她的手机,电话终于通了:“云云,着火了?怎么回事?”

  古凌云开了免提:“没事,我在灭火,火还不大。”

  “你疯了吗?还灭火,赶快出去!听到没?”顾随风的声音第一次这么强硬。

  “好......”还没说完,信号就断了。

  眼看木质的大门,已经着了起来。刚明明只是厨房在着火啊,古凌云想,奇怪。这时,大火已经沿着客厅地毯往这边烧过来。

  如果烧到卧室,顾随风母亲的所有照片就会报销,她来到卧室,把顾随风母亲的照片和遗物,拿一个大床单全部包在一起绑在背上,准备从卧室窗子翻窗出去。

  收好了东西,她把东西从卧室窗外扔了出去。还好是一楼,她庆幸,翻窗跳到了后院,捡起包袱,准备往大门口走。这时,潜意识突然感觉到危险,她的食指狂跳起来。不好,刚准备转身,后颈部一股强烈的电流袭来,晕了过去。

  响着火警警报的灭火车停在外面路上,没过多久,火就完全扑灭了,火烧过的现场一片凌乱,窗帘,布艺沙发都烧完了,灰烬让整个房子看起来脏兮兮的,火警处理着现场。

  “头,你看着有个小姑娘晕倒了,旁边还有个包袱,不会是贼吧?”一个救火员在后院叫道。

  “不管怎么样,先送医院。快!”他看着开着的窗口,寻思着,这么矮的窗台,不会跳下来时候摔晕了吧。

  顾随风的车开到巷口,被救火车挡住去路,他直接下了车。

  “小伙子,这里不能停车。”胡同的大妈劝阻,他顾不得这么多,丢下车,就向小院冲去。

  “云云,云云,你在哪?”一片狼藉的客厅没有古凌云的踪影,他忙打给他,没有人接听,怎么回事?

  “警察通知,看到一个女孩子吗?十九岁的样子,一米六八高,皮肤白净,眼睛大大的。”顾随风看到警员,连忙问道。

  “没有啊,哦?对了,刚一个女孩晕倒送医院了。”

  “在哪个医院?”

  “就附近的三院。”

  到了医院,看到满脸是灰的古凌云,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还在昏迷中。他眼眶涌起了泪水,都怪自己没有及时摆脱肖曼曼的纠缠,来迟了,否则她也不会......

  他恨自己,不争气的泪水从眼眶中涌出,留在了古凌云的脸上。他抚摸着她的脸,帮她擦拭干净。

  “哥,你干嘛?”古凌云突然睁开了眼睛。

  “云云,你没事啦?”顾随风轻轻握住古凌云的手,低头吻了一吻,那掌心的暖意,便这样分分寸寸的蔓延上心来,一脉一脉暖了肌肤,融了古凌云的心意。

  “刚,着火了......那一包东西呢?” 古凌云微微低下头,加湿器有飘渺的水薄,袅袅逸出。她从未曾发觉,那样轻的烟雾,也会有淡淡水墨般的影子,笼上人荫翳的心间。

  “什么东西?”

  “你母亲的遗物和照片!在一个床单的包裹里,不见了吗?不会被人偷了吧?”

  顾随风走出病房,看到两个警察坐在病房门口,“请问一下,你们看到一个包裹了吗?”

  “你说那包赃物?里面有手表还有照片什么的。”

  “什么?赃物?”顾随风赶忙解释,“警察同志,你们误会了,我是屋主,她是我女朋友。”

  “那她跳窗走干嘛?”警察懵了,“我们检查过,大门关的好好的,还以为她是跳窗进来的。”

  顾随风哭笑不得,赶忙把前后经过都和警察说了个明明白白,然后又询问起火原因是什么。

  “还没最终确定,炉子上煮着东西,有可能是水烧干了的原因。但是,炉子离窗帘还有一定距离。现在也不好断定,刚医生说她人没有什么事,你等会去警察局,领走那包东西吧。”

  警察说道,登记了顾随风的身份证,“既然她不是贼,那我们录了口供就回去了。”

  “你们就这么走了吗?不是应该查明究竟是什么原因失火。”顾随风觉得此事另有蹊跷。

  “那不归我们管。你财务损失大吗?房子如果买了保险,是可以索赔的。”

  “房子倒没关系,是人。”顾随风说道。他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沉思了片刻,觉得事情十分蹊跷。

  “一鸣,我妈家的小院失火了,起火原因还没查清楚,你过来帮我来看看。”

  “你把我当福尔摩斯?不过,你兄弟我的确是明察秋毫,机智过人,我现在就过去。”

  “好,地址你知道,你现过去,我先在医院陪一会云云。”

  “她受伤了?不会是吸入浓烟了吧?没事吧?”

  “已经醒了,没大碍。”

  “那好,我和那片派出所打个招呼,如果是有人纵火,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本文标签: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

上一篇:一下又一下撞到最里面(吃奶视频)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绝对控制BY试周郎(和同学的妈妈)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