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疯批攻强制爱

2021-10-18 14:44: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陈文华才会对儿子的不作为,充满怨气。

  “妈,不是很着急的事情,我们俩都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

  沈默言这一刻的心情很囧。

  她跟燕航要做的事情是把她

陈文华才会对儿子的不作为,充满怨气。

  “妈,不是很着急的事情,我们俩都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

  沈默言这一刻的心情很囧。

  她跟燕航要做的事情是把她那堂婶和堂妹从沈家请出去,至于原因,她不可能说上辈子的事情,也就没办法给陈文华一个确切的理由。

  总不能说,她觉得这堂婶和堂妹不是好人吧!

  这样的理由,完全就是莫须有。

  届时,万一陈文华觉得她是个坏女人,她要怎么解释?

  陈文华一听沈默言的回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解决了就好,你们小两口的事情,你们商量着来。”

  “不过,言言啊,要是那臭小子办事不牢靠,你就跟妈说,妈帮你收拾他!”

  “妈,我觉得,燕航办事挺靠谱的啊。”

  沈默言自然不可能顺着陈文华的话往下说,她得夸一夸燕航。

  最基本的与人相处之道,她还是懂的。

  陈文华可以说燕航的不是,但她不能。

  一则,燕航是陈文华的儿子,自己的儿子,要夸也好,要贬也好,随心所欲即可。可若是别人说自己的儿子不好,这哪个当妈的听了后能不生气?

  二则,沈默言和燕航已然是夫妻,所谓夫妻一体,贬低燕航,说燕航不好,岂不是说她沈默言自己没眼光?

  就算是沈默言对燕航还不够了解,但在人前,该维护燕航的时候,她都是不会含糊的。

  毕竟,燕航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沾染什么不良嗜好,作为他的妻子,沈默言都必须为燕航说话。

  陈文华听了沈默言对燕航的夸赞之言,瞬间眉开眼笑。

  虽然她很快就敛去了这欢喜的表情,继续板着脸,但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还是被沈默言看在了眼里。

  “果然!”

  注意到陈文华的表情变化,沈默言心下稍稍松了口气。

  她,果然是没有弄错。

  毕竟,她也只做过母亲的人。

  若是有人说她哪儿不好,她顶多当时心里不舒服。可若是有人说她的小囡囡不好,她会记很长时间。

  意识到沈默言跟儿子之间的关系比她想象的还要好些后,陈文华那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缓和了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陈文华简单地声讨了沈默言两句,话题就转到了做菜上来。

  这个时候,陈文华一点儿没有隐瞒自己做菜不好吃的情况。

  “言言,我已经找人帮忙找了保姆。只是,保姆没找到之前,这饭菜,你就多担待点儿!”

  “妈,我做菜还可以的,要不,您看着囡囡,我来掌厨!”

  “您尝尝我的厨艺?”

  沈默言微微有一点兴奋。

  这一刻的她,忽然有种新嫁妇洗手作羹汤的感觉。

  都说真心换真心!

  沈默言感觉得出来,陈文华是真的将她这个儿媳妇当亲闺女对待,那她,肯定要以真心回报。

“那感情好!”

 文学



  听沈默言如此说,陈文华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当下,陈文华抱着小囡囡,跟沈默言往前院的厨房走去。

  既然要做菜,那肯定需要食材,需要各种的佐料。

  陈文华在这方面是真的不擅长,她做菜,常用的调味料也就是盐、酱油、料酒、醋,嗯,还有大料酱。

  沈默言在厨房转了一圈,最终确定,家里还需要买很多的调味料。

  等沈默言写完了需要哪些调味料,陈文华当即把小囡囡交给沈默言,她则直接拿着沈默言写的那张纸,去找燕航,给他派了这采购的差事。

  “保证完成任务!”

  听说是沈默言要下厨,燕航接过纸张,速度冲出家门,启动车子。

  改开的春风已经吹了几年,市面上的各种物资还是种类齐全,只是要买齐整,需要些时间。

  开着车的燕航一家家店铺跑着,心里依然在琢磨,自己是不是该把国外的超市经营模式给搬到国内来。

  自打政策和风向转变,国内的商业环境币值前两年,已经好了很多。

  弄一家超市!

  在这个市场空白期,自己完全可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嘛!

  燕航在国外学的就是经济,也曾学以致用,而且成绩斐然。如今这个情况,让他感觉超市是真的很有前景。

  当前的供销社还在,可服务不行,商品种类不足,最主要的就是价钱偏高。

  燕航在街上转了一圈,终于买够了沈默言需要的调味料,顺带也买了不少的食材,这才开车回家。

  回到家,他把东西送到厨房后,就速度闪人。

  要开超市,最重要的是打通供货渠道,而这明显不是他一个人能搞定的。

  而且,要开超市,还需要专业化的收银设施。

  事情不是一般的多。

  万幸,燕航身边并非没有人。

  燕航先找了燕卫国,把自己的想法跟亲爹做了个汇报。

  “爸,您觉得,这事儿现在能搞么?”

  燕卫国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可以试试!”

  大环境变了,国家现在主抓经济,去年给老领导拜年的时候,老领导也是说了这事儿的。

  “不过,试试是试试,你可不能给我搞歪门邪道,要是让我知道你……”

  “爸,你儿子我是那样的人吗?”

  燕航很无语,自己在老爹眼里的人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不能做坑老百姓的事情!”

  “赚钱是赚钱,但得有底线!”

  “不然的话,莫怪你老子我大义灭亲!”

  燕卫国可不是不信儿子,而是给燕航打预防针。

  “爸,您就放心吧!”

  燕航嘿嘿一笑,“洋鬼子的钱,我都赚不够,哪儿还需要坑咱们自己国家人的钱?”

  如果不是怕吓到自家老爹,燕航早就跟燕卫国摊牌了。

  这两年,他给国家提供的外汇,可不在少数。

  只是他一向低调,不想树大招风。

  但毫不客气地说,他在大领导那里是挂了名的。

  当燕航跟燕卫国商量着开超市的事儿时,厨房里沈默言已经开始了表演。

  首先是精湛的刀工,只这一手,就把陈文华给震住了!

本文标签: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上一篇: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下一篇: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楼梯&含羞忍辱的保洁员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