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楼梯&含羞忍辱的保洁员

2021-10-18 14:49: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毕竟这确实太令人错愕了。

  好一会儿后,王艺才看向陈昌平,向他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陈昌平重重点头,说道:“没有一句假话,我把安东森洗钱的证据

毕竟这确实太令人错愕了。

  好一会儿后,王艺才看向陈昌平,向他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陈昌平重重点头,说道:“没有一句假话,我把安东森洗钱的证据都给陈丰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这个事,然后拿出那个U盘对王艺说道,“这里面就是安东森洗钱的证据,我看得有些不明白,你专业一点,你来看看。”

  说着,我又走到电脑前,再次将U盘插进电脑,点开那个文件夹。

  王艺也立马坐了过来,当即操作鼠标认真看了起来。

  两分钟后,王艺眉头紧蹙的说道:“问题确实很大,每一笔转账款对应的账号都不一样,这些账号明显是临时的。”

  陈昌平接话道:“是的,我这些账号全都是境外临时卡号,只限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过后就失效了。”

  “看来这些都是真的。”王艺沉声道。

  “是真的,都这个时候了,我没必要骗你们。”陈昌平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再次看向王艺,向她问道:“现在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们需要收购艺煌传媒,你怎么看?”

  王艺似乎也感觉为难,一阵沉默后,她向我问道:“你问过薛明远了吗?”

  “他没有意见,但我还想问问你的意见。”

  王艺也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看向陈昌平,再次向他问道:“我们为什么收购你的艺煌传媒?这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刚才陈丰忘记告诉你了,我公司并不是一家空壳公司,我手里有超过十个微博粉丝过三百万的营销号,还有各种流量渠道……这些,都是你们现在所需要的。”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王艺果然还是比我更谨慎一些。

  工作中的她就是这样,和平时生活里完全判若俩人。

  陈昌平也没有犹豫,当即便说道:“如果你们不相信,那么现在你们可以跟我去一趟我公司看看。”

  我和王艺对视了一眼,因为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情重大,不能随随便便变答应。

  于是在我和王艺简单沟通后,决定去陈昌平公司里具体了解一下,如果都是真的,那么我们也就不用再怀疑了。

  我先将收购合同打印了出来,并且让王艺将公司章拿上,如果去他公司考察后没问题,那么我们当即便可以签下合同。

  ……

  半个多小时后,我和王艺来到了陈昌平的公司。

  公司并不大,就在一个小商圈的写字楼里。

  公司虽小,但该有的还是都有,甚至还有前台。

  尽管今天周末,他公司里却仍然在上班。

  员工并不多,估摸着也就十来个人。

  陈昌平带我们去了他办公室,他随即将他手里的那些营销号给我们看了,包括他手里的一些流量渠道,还都是我所需要的。

  甚至还有一个渠道是娱乐圈的,正好我有心往娱乐圈的放下发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这大概就是陈昌平的本事吧,他能发展这么多营销号也是他的本事,反正我做不到。

  确定他说的都是真的后,我和王艺单独来到一边商量起来。

  “小艺,你现在还有什么顾虑没?”

  王艺稍稍沉默后,对我说道:“目前看来,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这些渠道的确对我们很有用。”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我有点顾虑。”

  “什么顾虑?”

  “陈昌平之前说艺煌传媒也洗过黑钱,我担心,我们进入后会受影响。”

  王艺是这方面的专家,她当即便对我说道:“这个不会有影响的,因为我看过了,之前洗黑钱的板块已经被剥离出去了,简单说现在的艺煌传媒是干净的……陈昌平就是怕安东森报复他,所以想寻求一个靠山。”

  “你觉得没问题是吧?”

  “应该没问题,他现在的确是走投无路只能投靠我们。”

  我再次沉思下来,权衡再三后,终于决定下来。

  回到陈昌平的办公室,简单和他沟通后,我便拿出合同让他过目。

  我们双方都觉得没问题后,当即便签下了字,盖了章。

  就这样,我们收购了艺煌传媒,将陈昌平变成了自己人。

  谁也没想到,我们和艺煌传媒的结局会是这样。

  原本以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可是在资本的博弈间,我们这两家公司只能合二为一。

  签下合同后,我和陈昌平的手握在了一起,陈昌平笑着说道:“陈总,之前对你们做了一些不好的事,还希望你原谅,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以前的事就不说了,我知道那也不是你的本意,以后共勉吧!”

  “正好,我柜子里还有一瓶香槟,咱们简单庆祝一下吧!”

  “至于这样吗?”我笑道。

  “该有的形式感还是要有嘛。”陈昌平边说,边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香槟。

  然后又叫人拿来三支酒杯,倒上香槟,我们就在办公室一起碰了一杯。

  以后的日子,我们只能联起手来去对付安东森,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也只能联合起来。

  从艺煌传媒离开后,我便和王艺商量起来,既然现在艺煌传媒已经归属于我们公司。

  那么我们准备将公司所有涉及到传媒方向的业务都转移到艺煌传媒这边,公司得有一个好的规划了,因为现在涉及的领域太多了。

  目前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我们自己的直播平台,一旦建设成立,我们就能成功上市了。

  我们聊着聊着,突然就聊到了安澜,因为之前我也把安东森为什么针对我的事情告诉了王艺。

  她现在突然想起来,向我问道:“看来安澜心里还是有你的啊!要不然安东森怎么还用你去威胁她呢?你说是吧?”

  我苦笑一声道:“你这话说的没道理,如果安澜真想管我,那至于一点动静都没有吗?更何况她现在都已经回国了,证明已经不管她的事了。”

  “她回国不就是为了你吗?”

  我忽然有些生气,加重了一些语气说道:“你干嘛呀?聊什么不好非要聊这些有的没的,我生气了啊!”

  “好啦好啦,不聊了……我错啦!亲爱的。”她又开始向我撒娇起来。

  “你记住了,现在我已经跟你在一起了,我不想再管任何人,你也别这么没有安全感,你应该信任我……”

  我话音还未落,手机铃声忽然就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来电人是付志强打来的,我让王艺帮我接通。

  “怎么了?强子。”

  “哥,我……我杀人了!……”

付志强的声音发着抖,也让我顿时像被人抽了一大嘴巴子似的。

 文学


  懵了一下,我才开口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我好像……杀人了!哥,我……我怎么办呀?”付志强带着明显的哭腔说道。

  我一脚刹车将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刹车的惯性让身子往前一送,差点撞上挡风玻璃了。

  王艺也是一脸的惊愕,我更是被吓得不轻,心跳也逐渐加速起来。

  缓了好一会儿后,我才向付志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慢些说?”

  “刚才……我去接静静下班,碰见了两个流氓骚扰她,那两个流氓是我以前老丈人得罪过的小混混……我们发生了冲突,我就……就失手捅了其中一人……”

  付志强这慌张的语气已经说明他没有编瞎话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我一时也懵了,王艺更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哥,我该怎么办?”

  “你……你告诉我,你现在人在哪?”

  “我现在在家里。”

  “被你捅的那个人死了吗?”

  “我……我不知道,当时就看他流了很多血,然后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我、我就怕了,然后就带着静静跑了。”

  “卧槽!你没有打急救电话吗?”我急得暗骂一声。

  “我看旁边有人打,我就没有打。”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后对他说道:“就在家里待着,我马上过来。”

  “好,哥我等你。”

  挂了电话,我不断做深呼吸来平息心里的情绪。

  王艺也被吓得不轻,她表情僵硬的看着我,机械式的开口道:“怎么会这样?”

  “冲动啊!哎……”我一声重叹,然后再次发动车子,往付志强住的地方赶去。

  一路上我开的飞快,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付志强的住的公寓里。

  在他家里,我见到了他和他媳妇李静。

  两个人看上去都很狼狈的样子,付志强更是被吓得有些脸色发白了。

  “哥,你来啦。”一见到我,付志强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我拉着他来到沙发上坐下。

  同时又对王艺说道:“小艺,你带李静去卧室里,你安抚她一下。”

  王艺点点头,便带着李静去了卧室。

  我则和付志强坐在外面的沙发上,他垂头丧气的对我说道:“我去静静上班的地方,准备接她下班的,谁知道遇到了那两个王八蛋正在对静静动手动脚,还说着一些难以启齿的语言……我冲过去就和他们对峙了起来,推搡着,我一气之下就跑进店里抓起一把刀把那人给捅了。”

  我耐心地听付志强陈述完,眉头依然紧皱着,向他问道:“谁先动的手?”

  “忘了,反正我们之前一直推搡着,他们骂我和静静,我就……就没忍住。”

  我长吁一口气,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别紧张,事情既然发生了,咱们就想办法去面对……这事儿,你虽然做得不对,但我挺你。”

  付志强这事儿的确很让我震惊,甚至让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在我以前对他的印象,他就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别说和人对打,就是别人骂他两句,他都没脾气的那种。

  可如今,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尽管做法有些不对,但是证明他勇猛了一次。

  “哥,万一那个人真的死了咋办?我会不会被枪毙啊!”

  我感到有些烦躁不安,习惯性地点上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后对他说道:“这样,咱们先去派出所自首,我这边帮你去打听被你捅的 那个人怎么样了。”

  “自首吗?那我是不是要坐牢?”

  “你不要害怕,这种时候难道你想躲吗?你觉得躲得了吗?”

  付志强垂下头去,叹息道:“我真的怕了。”

  “怕个求,听我的,去自首,我这边帮你去打听,给你请最好的律师。”

  付志强的眼眶一下就红润了,他哽咽道:“哥,我不知道怎么谢你了。”

  “不需要你谢我,我当你是我弟弟,你的事我当然不会不管的。”

  付志强稍稍沉默后,终于点头说道:“好,我听你的去自首。”

  “可是……”他停顿一下,又望着卧室门口,说道,“静静怎么办?”

  “放心,有我在,我让王艺陪着她。”

  付志强点了点头,便没有再多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到卧室门口,小声对王艺说道:“你陪着李静,我带付志强去自首。”

  “没事吧?”

  “现在还不知道,你带上李静去我们家吧,你先安抚她一下,告诉她问题不大。”

  王艺也是满脸焦急地点点头,对我说道:“你自己也小心点。”

  “我知道,就辛苦你了。”

  ……

  交代清楚后,我便带着付志强前往了附近的派出所。

  路上,付志强轻叹着说道:“其实一直以来都有我老丈人以前的仇家来找我们麻烦,前几次我都忍了,可这次我真的有点忍不了了。”

  “遇到这样的问题,你就报警啊!”

  “没用,我报过警,可是警察把他们抓紧教育两句就放出来了。”

  我一声哀叹道:“这怪谁呢?只能怪你老丈人年轻时候不懂事,得罪了不少人啊!”

  “他们就是觉得我老丈人不在了,要是我老丈人还在,给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这么做。”

  “现在就别扯这些了,以后你得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而且你自己不要太懦弱了,你越懦弱别人越要欺负你。”

  “我知道,可是现在我还有没有以后都不知道了……”付志强说完,又一声重叹,然后低下了头。

  快到派出所时,付志强问我要了支烟,他说这进去了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抽到烟了。

  我知道他不是想抽烟,而是怕,人在面对恐惧时就想做一件习惯做的事情。

  我耐心的等他抽完这支烟,然后陪着他一起进了派出所。

  自首的结果便是被关进审讯室里,我自然被隔绝在外。

  我的任务自然是去了解那个被付志强捅的人到底情况怎么样,如果没死一切都好说,如果死了那问题就大了。

  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他们双方到底是谁先动手?

  如果是对方,那么结局又会不一样了。

  付志强刚才已经告诉了我那个被他捅的混混的一些情况,我也打听到是被送到了附近的人民医院。

  从派出所离开后,我当即便开车前往了人民医院。

本文标签: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楼梯

上一篇: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疯批攻强制爱

下一篇:终于冲破了那层薄薄的阻碍_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文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