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全章节阅读

2021-10-18 15:28: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直接从天堂给他拽到了冰窟窿!从头凉到脚后跟!

  哐啷!

  张正山也不是吃素的,蹭的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一怒之下将面前的茶壶砸的稀巴烂,愤怒的火焰如同

直接从天堂给他拽到了冰窟窿!从头凉到脚后跟!

  哐啷!

  张正山也不是吃素的,蹭的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一怒之下将面前的茶壶砸的稀巴烂,愤怒的火焰如同洪水一般汹涌咆哮。

  “好你个郑多宝!这就是你们道歉的态度?你们家郑三生你不是来道歉的,是来点炮仗的吧!啊?”

  郑多宝和徐静秋也是一愣,也是没料到郑三生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出,这小子压根没打算跟张正山妥协!,卯足劲把张正山往火山口推呢!

  好不容易才让张正山松了口,这小子上来就是三连暴击,张正山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再让三生说两句,都能把他活活给气死!

  “三生你干什么呢!你怎么跟张老板说话啊?你小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不把你老子气死就誓不罢休是吧!啊?还不快给张老板道歉!快道歉!”

  “不用不用!用不着了!你们家少爷的道歉我承受不起!郑多宝!你还是还钱吧,连本带息总共190w,本来我还打算少算些利息,就冲你们家小子今天这态度!190w一分都少不了!也别搬谁出来说情!天皇老子来了都没用!没钱!今天就封了你们家的铺子!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们郑家咧”

  郑三生这一处彻底惹毛了张正山,也同时引得围观的群众一众热议,大家都以为要债风波就算平息了, 看热闹的心态多少有些失落,谁知道郑三生上来就加了两把柴火,立即就把这团火焰给窜起来了。

  “三生这小子牛皮啊!老掌柜郑多宝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被他几句话就给抹灭了,不愧是蓉城鉴宝界的一股清流!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啊!我喜欢哈哈哈哈!”

  “有一说一,其实三生这小子说的有几份道理!张正山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借着郑家古玩店落难给人家放高利贷,现在又故意卡郑多宝的要害,本身就不上路子,郑三生这般怼他没毛病!只是三生年轻气盛、不懂得收敛,狗逼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张正山呢!老话说的好!宁可得罪君子,切莫得罪小人啊!”

  再看此时的郑三生,不怒反笑,众人的诧异反应似乎都在他的预料之中,面前张正山的激烈情绪更是没当一回事。

  “爹、师姐、我不是说过了吗?今天这债务的事儿就交给我来处理,你们都别说话!我郑三生全权来处理!张正山,你别冲着我爹叫嚷,都冲着我郑三生来!”

  郑多宝正要发飙,眼看儿子信心十足的样子,前面三生也几次三番提到能解决危机,看又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感觉这小子一定是憋着什么大招!否则哪来的这股底气?

  忍忍!先看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正山转过身来,朝郑三生摊手喊道:“行啊!你解决是吧?连本带息190w!拿钱!”

  “张正山!冲着我来这就对了!欠你们家190w对吧!待会我就全部把它给还了!”

  “去去去!郑三生你少跟我打马虎眼!有钱还钱,没钱封店!郑家的招牌我拿走!”张正山步步紧逼说道。

  “先别急嘛!我先问你一件事,这地上的茶壶是不是你打碎的?”郑三生指着地上碎成渣的碎片问了一句。

  “什么?”张正山楞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这都哪跟哪啊!说好还钱,怎么扯上摔茶壶了:“你们郑家死皮赖脸欠我钱不还,我砸了几个水壶又怎么了啊!怎么?你们郑家水壶是金子做的吗?”

  “话可不是这么说,咱们有理说理!我郑家欠你190w外债不假,但你摔坏我们家茶壶是不是得照价赔偿?咱们家的这茶壶可不是一般的茶壶!明白告诉你吧!光绪制壶大师黄玉麟的紫砂壶!按照古玩市场上的价值在235w上下浮动,算你230w,去掉你的190w外债,你还得倒找我40w!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给钱!”

  什么?黄玉麟的紫砂壶?

  屋子里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异常诧异的表情,就连郑多宝自己都不知道茶几上多出来的这只紫砂壶,什么时候变成黄玉麟的紫砂壶了?印象中这是他花了一百多块从批发市场买回来的高仿紫砂壶?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黄玉麟的手笔?

  “郑三生你忽悠谁呢?你们郑家现在穷的叮当响,货架上拿不出一样值钱的东西,铺子里能有黄玉麟的紫砂壶?还把它拿出来喝茶?敢用黄玉麟的紫砂壶喝茶,你们郑家还不够格!”

  郑三生从地上捡起一块紫砂壶的碎片,碎片上恰好印刻紫砂外壶边上的金色字体,正是经过热气的熏陶,才使得壶面本体上的字体绽放璀璨耀眼的金光。

  那天三生本是想找戴佳明借一笔钱去古玩市场上捡漏,当他得知戴老板有意想出手贬值黄玉麟紫砂壶,又无耐有价无市无人购买,索性就心生一计,给张正山安排了一手游戏中的《蹲草丛》。

  张正山趁火打劫、放高利贷对郑家不仁,那我郑三生也没必要对你有义!

  “张正山,这是不是黄玉麟的真迹,你自己可以找最权威的师傅来验证,黄玉麟打磨的紫砂壶是不是230w的行价,你也可以找人求证,反正我今天有的是时间!去掉你190w的债务!你还得倒贴我40w!少一分你特么都别想走人!”

  啊……

  张正山吓了个踉跄,额角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滴流不止,赶紧拿上来一片紫砂壶碎片仔细打量,还真看出这紫砂壶的用料浑厚,且壶壁上形成了一层半透明的包浆,确实是一件上等品质、有些年代的精品紫砂壶。

  但具体是不是黄玉麟的紫砂壶,这就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黄玉麟是紫砂壶界天花板的存在,他制作打磨的紫砂壶价格不菲,如果真的是黄玉麟的手臂,那他今天这40w的倒贴肯定是没跑了!

  “我不信!这绝不是黄玉麟的紫砂壶!郑三生你可别跟我耍花招,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你给我等着!我立刻找专家来鉴定!”张正山嘴上这般狡辩着,手脚却在剧烈的颤抖。

  屋外开热闹的群众中,走出来一个甩着黄发的中年男人:“不用找别人了,我就敢说这只黄玉麟的紫砂壶是假的!是赝品!”

所有人都是一怔,就连三生也被这一声给吸引到了。

 文学


  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几天在蓉城搞宣传、开讲座、染着黄头发的黄大明。

  黄大明本就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毕竟他和三生约定有一场讲课,对郑家的处境也是特别关注。

  谁知道事情不受控制的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并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整个事件的由头跟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是那把紫砂壶,迫使他不得不出面主持公道!

  “黄师傅你怎么来了?”

  掌柜郑多宝面露惊讶神情,黄大明也不搭理他,指着地上打碎的紫砂壶碎片哼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把摔碎的紫砂壶应该就是黄玉麟大师的题笔的《满庭方茶》系列,它可不是一只普通意义上的紫砂壶,黄大师经手的每一只紫砂壶都具备各自的灵性和特性,世界上绝不可能找出两把相同款式的紫砂壶!”

  “换句话说,这把《满庭》系列的茶壶全球至此一把,再无可能找出第二把,所以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张老板!摔碎的这把满庭紫砂壶绝对是件赝品!”

  “赝品……”张正山口中支吾了一声,忙不迭的点头应道:“是是是!黄师傅你说的对!这肯定是一把赝品!现在的郑家早就穷的叮当响了,哪有钱去买真迹?又怎么舍得拿出来喝茶?打死我都不相信它是真迹!分明就是郑三生故意耍诈,吓唬我呢!”

  黄大明捋着脑袋上标志性的黄发,转身朝郑多宝和三生父子俩说道:“两位,为什么我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地上摔碎的是紫砂壶是赝品呢!因为这把紫砂壶的真迹跟我也是素有渊源!十年前我就注意到了黄玉麟大师的作品,并且花了五万块收藏了这把满庭系列的紫砂壶!”

  “再后来黄玉麟大师的作品备受热捧,一位朋友就相中了我手上的这把满庭紫砂壶,于是我就借花献佛友情价把它让给了这位朋友,这位朋友你们也认识,他不是别人!正是蓉城古玩界的收藏大师,戴佳明戴老板!也就是说!全世界唯一的真迹现在就在戴老板的手上,而你们铺子上砸碎的这一把自然而然就是赝品!”

  额……

  郑多宝老脸一红,当即就被问住了,紫砂壶本身就是古董文玩中的冷门,也是在清朝时期才发展出来的,他在这方面了解的知识面几乎少的可怜。

  他看不出紫砂壶的好坏,分辨不出这是否就是黄玉麟的真迹,他甚至都都不知道这只紫砂壶是什么时候放到茶桌上来的。

  见郑多宝答不上来,黄大明补充了两句:“郑掌柜,按理说我冒然站出来确实有些不妥当,但本人是对事不对人,实在是看不下去……”

  张正山彻底来劲了,本来还觉得是自己理亏,现在黄大明站在自己这边,腰板上当即就窜上来一股精神气。

  “咳咳……”

  眼看张正山正要发作,就听到三生咳嗽了两声:“我爹他不知情,有啥事都冲着我来!”

  三生首先从地上捡起一片刻有字迹的碎片,来到黄大明的跟前:“黄大明!看来我得先提前给你上一课了!”

  “你给我上课?”黄大明脸色露出一丝讥笑,转身朝门口看热闹的群众招呼道:“大家都听到了吗?郑家的小子要给我上课?他一个才学徒一年的小生要来给我上课?好啊!我到时要看看他能讲出什么花儿来!说得好大家记得鼓掌,要是说的些乱七八糟的,就给我使劲的喷他!”

  吃瓜群众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本来大伙都想看张正山要债的戏码,万万没想到看到了一场更精彩的上课大戏,还是三生给黄大明上课的戏码!这个就有看头了。

  “郑家这小子这几天是不是捡到螺旋桨了啊!这是要飞上天的节奏啊!接连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感觉这小子要火啊!”

  “敢给黄大明上课?蓉城古玩界有这个资格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吧!这小子该有多么的无知啊,看来这小子是不把老子气死是绝不善罢甘休啊!不把郑家弄垮是绝不死心啊!”

  再看老掌柜郑多宝已经被气的不行了,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不停的颤抖:“三生你个臭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干嘛么?你知道……”

  “不不不!郑掌柜!让三生说!”黄大明甩着黄头发阻止说道:“年轻人有阐述自己意见的权利,有抒发内心世界的自由,让他说让他说……”

  “好!”郑三生也不矫情了,手上掐着一块带有自己的碎片首先反问黄大明一句:“黄大明,我问你?清朝的时期的紫砂碎片、跟我们现代紫砂壶的碎片有什么不同?”

  “这……”黄大明愣了几秒钟,一时间还没回答的出来:“郑三生!不是说你给我讲课吗?这个问题你自己来答!”

  郑三生打了个响指说道:“别找借口,我知道你答不上来!拿笔圈起来要考!清朝时期的紫砂片和我们现在的紫砂碎片有两点不同,第一个就是颜色上的不同,清朝时候讲究的是文火慢烧,所以它表面的颜色就会相对要深厚一些,呈暗红的颜色!”

  “而我们现代化出来的紫砂壶,是采取淬火的方式,每一只紫砂壶都要经过来来回回的两遍淬火,甚至要求高的会达到三遍四遍的淬火,所以它的颜色就会相对鲜明明亮了许多,并且紫砂的表面相对于来说就会非常的细腻!”

  “第二点不同就是紫砂壶的内面,在古代紫砂壶的内面是无法进行打磨处理的,所以它的内面就会出现许多密密麻麻、类似于针线扎出来的小孔,现代工艺更加的成熟、全面,烧出来的紫砂壶内面都是表里如一、细腻光滑!”

  郑三生首先将紫砂碎片的内面彰显出来,内面上清晰呈现出了大小不一、规则不一的细小针孔。

  “……”黄大明顿时多看了郑三生一眼,三生所说的这些算的上紫砂壶的冷门专业知识了,至少是专业人士才能懂得其中的细究。

  “敲黑板听好了!”三生手持紫砂碎片继续说道:“你一定会反驳说现在的技术可以仿造出内侧的小孔,没错!小孔确实可以仿造,众所周知紫砂壶的材质是紫泥烧制而成的,在古代小孔和小孔之间都会有紫砂流沙的痕迹!每一个孔都毫不例外的留有流沙痕迹!这个流沙痕迹则是无法作假出来的!即使做出来也是僵硬扭曲的,完全不如我手上这块碎片这般的自如流畅!”

  三生说出的这些硬知识足以证明这把紫砂壶是到代的老东西。

  “如何证明这是黄玉麟大师的作品就更为简单了!”三生把刻有字迹的那一面呈现了出来:“字迹的内外都注入了黄金+汞的材质,在古代也称之为水银,水银遇热水就膨胀散发热气,自然就会使得紫砂壶表面绽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芒!”

  黄大明抓耳挠腮,疑惑说道:“难道你这把壶真的是黄玉麟的作品?真迹不是应该在戴老板手上的吗?”

  “你说的没错!这把壶就是戴老板的,这段时间紫砂壶的行情冷淡,价格上没有优势,戴老板正愁这把紫砂壶亏钱呢!我觉得张正山对这把壶挺感兴趣的!”

  “妈了个巴子的!”张正山听得傻了眼:“郑三生!敢情你把我当做冤大头了啊!你……你小子故意让我吃瘪!!”

  “不是不是,不是吃瘪。这在我们游戏当中的专业名次叫,蹲草丛……”

  “原来真的是戴老板的壶啊……我说呢……大意了大意了……”黄大明也是尴尬不已,不断的撂着自己的黄发。

  “你这不是大意……摸宝门讲究的就是上手摸宝,你连摸都不摸就妄下定论,简直是辱没师门,我建议你回去抄三遍摸宝门的门规!”

本文标签: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上一篇:2021最火(厨房玩弄朋友娇妻小说)全文阅读

下一篇:2021最新(校长把校花放到桌子上H)全目录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