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人气最高(同学的麻麻成了我的)完整章节

2021-10-18 17:17: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而这个时候距离正常的晚饭时间已经过去至少半个时辰了。

  “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不吃饭?”

  木婉青不解地在桌边坐下,心中大致有个猜测,只是这猜测委实不太美妙

而这个时候距离正常的晚饭时间已经过去至少半个时辰了。

  “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不吃饭?”

  木婉青不解地在桌边坐下,心中大致有个猜测,只是这猜测委实不太美妙。

  在原主记忆中,木老三不到场,家里人便不许吃饭,除非确定木老三确实不会回来吃。

  那现在这是……

  她皱了皱眉,看着动起来开始盛饭的几人,深深觉得,还要再和他们好好聊聊才行。

  但这不是她擅长做的事,眼下也不是最好的机会。

  最后,她只无奈地说了句,“以后不用等我,你们先吃就可以。”

  没人理她。

  木婉青有些心累,赚钱养着这些人并不难,但要转变他们的思想却有些难度。

  算了,慢慢来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木元良还小,以后好好教导便行,至于木婉茹,等确定她不再存在敌意,给一个方向稍稍引导下就可以。

  对原主有感情,性格懦弱善良的刘氏,反而是最棘手的存在。

  木婉青前脚在刘氏她们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挫败,后脚立刻就被身体里磅礴的灵气治愈,沉浸在炼化灵气的过程中无法自拔。

  果然,世事烦琐,还是修炼好,简单又容易得到满足。

  其实不然。当一件事成为生活的全部,时间长了必然会产生厌倦;而当生活中同时存在两件或多件重要事情的时候,反而能过的不错。

  木婉青现在就是这样。

  从前她的生活中只有修炼一件事,即便修为高深,却觉得人生无趣;现在她忙着生活,也忙着修炼,反而觉得生活和修炼都让人觉得充满希望,让她有活着的真实感。

  木婉青花费一整个晚上的时间炼化了白天吸收的所有灵气,顿时灵力充沛无比。

  不过,这也给她带来了一些小麻烦。

  炼化灵气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的‘淬体’效果,这效果和炼化的灵气数量有关。这次炼化了这么多灵气,身体排除的脏污相应的也很多。

  那些排出的脏东西本身并不是什么麻烦,洗洗便行了。

  真正麻烦的是,祛除这些脏污之后,她身体上的变化。

  暗黄的皮肤变得细腻白皙,枯黄的头发变得乌黑柔顺,眼睛变得深邃有神……

  她对相貌如何并不太看重,只是如此明显的变化,旁人也不是瞎子,当然看的出来。平白带来些不必要的风险。

  不过,与之相较,当然还是灵力更重要,这只是灵气带来的一点小副作用而已。

  总体来讲,还是好处更多的。

  天亮之后依旧是个大晴天,木婉青顶着一家三个人欲言又止的视线,背着背篓去了镇上。

  在牛车上时也有人频频看向她,甚至有人直接开口。

  “这是青丫头吧,长得真俊,一点不像乡下的丫头,倒像是镇上人家的女儿。”

  “怎么白了这么多?抹了粉吧?前两天还没这么白来着我记得。”

  “我记得青丫头一直就很白。”

  “对对,我也这么记着,前两天看到她就觉得她很白。”

  “搁家里躺上两个月,放你你也白。”

  “哈哈,那也是。”

  因为木婉青没怎么回应,农妇们的话题渐渐就转到别的方向去了。

  木婉青半低着头,以一种谦逊却不卑微的姿态面对着其他人,让他们看不清她的表情。

  事实比她预计的要好一些,虽然有人注意到了她的变化,但是并不确定。毕竟,大家都忙,可能偶尔八卦闲聊一下,但是谁也没有精神一直盯着一个人不放。

  这件事便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木婉青到了镇上,去买了一把新的门锁,直奔她租下来的宅子而去。

  这宅子很合她的心意,可惜昨天时间条件都不允许,但是现在条件允许了。

  拴好宅子大门之后,她开始查看宅子里的东西。首先是那棵枯死的海棠树,树干很粗,看起来有些年头,这树能长到这么大,应当不会轻易枯死才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她伸手抚上树干,轻轻在树干上游走。

  咦?这树竟还有一丝生机在?

  惊讶之余,木婉青释放出一丝灵力探进枯树中,果然在树根处发现了一丝生机,只是已经相当微弱。如若再得不到处理,要不了多久便会消失,到那时候,这树才是真的没救了。

  她感受着那一丝生机,那生机似乎也感受到她的存在,微弱的呼应着她释放出的灵力。

  像是抓到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

  罢了,她现在有着充足的灵力,分一些给这海棠树救个急也不影响她今天的计划。

  她向枯树中注入一丝灵力,直到那生机壮大几倍,渐渐平稳下来才停下。

  如此,这海棠树便死不了了。只是想要长叶开花,暂时也是做不到的,需得继续蛰伏,积蓄力量。

  木婉青从枯树上移开视线,转向院子里的杂草,她要在这里催生草药,首先需要清理掉一片杂草,

  她略一思索,选了枯树这边。因为枯树周边并没长多少杂草,清理起来简单些。

  多日的雨水让院子里的泥土松软,清理起来并不费劲,很快她就清理出了一个长宽各一丈的药圃。

  她擦了擦汗水,从背篓里取出上次买来的百枝、桔梗、紫苏小苗,想了想,每样都种了一半下去,苗圃里的小苗看着很是稀疏。

  但下一刻,在灵力的作用下,小苗开始疯长,迅速长大、变高、枝叶浓密,紫苏更是其中佼佼者,眨眼间就窜的比木婉青还高。

  原本满院子膝盖深的杂草,在这片药圃的衬托下,顿时显得有些可怜了,实在是药圃里的草药长得太过浓密旺盛了。

  木婉青很是满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大麻袋开始采摘草药,采摘完成之后便再次注入灵力催生,然后再次采摘,循环四次。

  等到这些草药枯萎消失的时候,她准备的三个大麻袋已经装的满满的了。

  而她的灵力,少说还能再催生三大麻袋的草药。

  不过,她没那么做,而是想着先把这些卖卖看,若是行情比她预计的好些,赚的够多,也不必急在这一时,一次性出手太多也不是好事。

  木婉青装了满满一背篓紫苏,出门找苗青去了。

“我带了一批紫苏来,大概五斤左右。”

 文学


  木婉青把背篓放下,将满满的一背篓紫苏展示在小贩苗青面前。

  苗青原本不解的神情迅速变成了震惊,眼睛瞪得老大。

  这么多?

  他果然没猜错,这就是谁家的地主的女儿,家里是种草药为生的。在这个时候,能拿得出草药的人,那可真是……

  于是再看向木婉青的时候,他眼里就带上了笑意和一丝郑重。

  “木姑娘你想把这些都卖给那赤脚大夫?”

  木婉青点头,带出来这些就是为了卖掉的。

  苗青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贪婪之意,“那木姑娘打算怎么出价?”

  木婉青思考一番,当时卖给赵大夫是一百铜板一斤,赵大夫看着好像还挺高兴,那说明这东西的价格应该是在一斤一百铜钱以上的,还有苗青上次也说紫苏至少七八十以上……

  她看了眼背篓里隐隐残余着灵气的紫苏叶,随着她灵力的增多和对灵气掌控的增强,被催生植物的品质也会一点点增强。

  “对方能出价多少?现在的市价又是多少?”

  她把问题又抛回给了苗青。

  苗青一时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破,险些惊出一身冷汗来。

  他想着若是木婉青出价过低,他就顺水推舟,倒也不会就只给这么些,也会多给一些接近市价,但不会是市价;若是木婉青出价过高和偏高,那便搞一搞价格,左右他是不亏的。

  但见木婉青没什么反应,他心中也不太能确定,很是有几分忐忑,说话的底气也不太足了。

  “现在镇上的紫苏大概卖到一百二十铜钱一斤,品质好的还能更贵一些。对方也能承受这个价格。”

  他心中吐槽,打听价格的时候,竟然还有人说有能卖到二百铜钱一斤的,他瞅了一眼,根本和其它没什么大差别嘛。

  一百二十铜钱?

  木婉青可以接受这个价格,点头道,“可以。”

  想了想,又说道,“从前买我家草药的大夫总说这草药品质好,这个价格买他是不会吃亏的。”

  说不定还有的赚。

  这是一个铺垫,等她摸清自己种的草药的具体价值之后再做打算,现在便只是尝试。

  苗青没太当真,自卖自夸这种事,他做的可太多了。

  将这些紫苏称重,六斤一两,按照六斤,一百二十铜钱的价格算,就是七百二十个铜钱。

  苗青只带了五百多铜钱,原来估计着足够了,没想到不够,只得暂时找旁边打瞌睡的摊主借了些来付给木婉青。

  木婉青接过铜钱,问了句,“我家中紫苏还有不少,你还要吗?若还要,我以后再送一些来,若不要,我便全送到医馆去了。”

  苗青一听这话,忙说,“要的,下次再带一些来吧。”

  虽说现在的市价是一百二十铜钱一斤,但是具体能卖出多少,还要看谁来卖,卖给谁。再者说,现在很多医馆都在悄悄的提价收购,因为收上来的实在太少。

  一百二十铜钱便是那赤脚大夫不买,他也能反手卖给其他医馆,赚个一星半点。

  不过,碍于具体行情还了解的不够深,他没把话说死,只说‘一些’。若是卖的好,便多要些,若是卖的不好,就少要些,很有操作的余地。

  木婉青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就返回了宅子。

  拎起剩下的大半袋紫苏颠了颠,估计着大概有个十五六斤吧,正好是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拎得动的程度。

  于是果断拎着这袋子紫苏去了济民医馆。

  济民医馆挺远,不过一路走去,她都不带大喘气的,并不觉得累,手也不酸,一般孩子是做不到的。

  济民医馆还是和那天一样,外面有排队的人,里面听起来也喧闹不已。

  她一靠近医馆,便有排队的妇人大声呵斥,“排队去,不许插队!”

  木婉青解释,“我是来卖草药的。”

  那妇人此时上下打量她一番,竟露出个厌恶的表情来,“管你是来卖什么的,都排队去!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木婉青皱眉,这人简直……

  其他人也小声地谈论起来,有为她说话的,也有为妇人说话的,更有说些其他话的。

  她没费精神去听这些人的闲话,没有意义。

  济民医馆是她看好的医馆,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也没有放弃的想法。

  更何况,因为这么一个粗鲁妇人,放弃自己看好的生意,断没有道理。且看看济民医馆的处理方法吧。

  妇人刚刚说话的声音不小,把医馆里的喧闹声都压下去了,医馆里面的人不可能没听到。

  果然,很快便有一个端着一簸箕药材,满头大汗忙的不行的药童跑来这边查看,“怎么回事?”

  那妇人立刻变了一幅脸色,脸上觑着讨好的笑,“没什么,小大夫,没什么,就是个想插队的丫头片子。”

  那药童没搭话,又看向木婉青,“你说。”

  木婉青平静地说,“我是来卖草药的,这些都是。”

  说着,打开了袋子,将里面的紫苏展示在药童面前。

  药童原本还着急的不行,频频往后看的身影停住了,随后三步并做两步来到袋子前,抓了一把紫苏叶,细看细嗅。

  半晌才回过神来,满脸喜悦惊讶,对,木婉青说,“快,快去里面坐着,我喊师傅和您说。”

  木婉青微微点头,还是大夫懂的多,识货。便拎着袋子进了医馆,没有看那妇人一眼。

  外面的人都有些愣了,“原来真是卖草药的啊。”

  其中那妇人怔忪最深,后面她还想叫住药童,结果药童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怎么的,停都没停一下。

  她咬牙切齿,“那小狐狸精,她一定是和这家的大夫有私情……”

  这下子其他人可看不下去了,自发回怼。

  “人家小姑娘就是长得漂亮了点,你不要自己过的不顺心就乱说别人。济民医馆的大夫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不许你胡说。”

  “对,这几天医馆缺不少草药,我们只能拿了方子去其他家补齐,你是不知道,别人家的药比济民医馆贵了多少!”

  “人家不卖草药,医馆也开不出药来。不让人家先进去,难道让你?再说人家又不是去看病的,耽误你什么时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

  那妇人气急,破口大骂几句,见所有人都面色不善地看向了她,又急又气,但也没别的办法,只得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本文标签:同学的麻麻成了我的

上一篇: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接在一起_白紧窄滑岳坶

下一篇:熟透了的岳和岳弄了全文,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