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熟透了的岳和岳弄了全文,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2021-10-18 17:20: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翠跑过去,见她这样哭也想哭了,憋了一瞬,还是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飞雯姐姐,我们好惨啊……”

  “……”李明韫一个头两个大

小翠跑过去,见她这样哭也想哭了,憋了一瞬,还是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飞雯姐姐,我们好惨啊……”

  “……”李明韫一个头两个大,哭声如雷贯耳,吵得她头疼,但也让知道,她们是真的很难过。

  周云贞就这么招人待见?她们应该才见过他不久吧?

  是因为周云贞长得好看?可说实话,长得好看的人也不少呀……

  李明韫沉默了。

  她不知道怎样安慰人,只能默默地站在旁边看她们哭。

  两个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哭到情感正浓时,就产生了倾诉的想法。

  “我好想我爹娘……要是他们还在就好了,呜呜……”说话的是飞雯。

  飞雯从小就没了爹娘,他爹临终前把她托付给了老黄,这些年,老黄对她如同亲生女儿一般,万事都宠着她,这一次也是如此。

  只不过,这次牵扯上别人,老黄也没办法真的硬来,飞雯是知道这一点,才自己去找那位蔺公子的。

  也说不上为什么喜欢蔺公子,就觉得人家好看,她很少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在她的印象中,随安少爷是最好看的,可随安少爷也离开了……

  飞雯思绪乱飘,一会儿想起这件事,一会儿想到那个人,一想就又想哭,哭得眼睛都肿了。

  小翠也哭着说:“我也想我爹,我娘说,若是我爹还活着,可以带我下山,山下好多好玩的……可我爹不在了,我们也出不去,我们下山会被人抓的……”

  下山会被抓?

  李明韫眼眸一动。为何会被抓?难不成,他们不是一般的百姓?

  她想了想村里人憨厚的脸,和气的姿态,和周云贞待在这里的打算,心里便有了想法。

  怪不得周云贞要留下,原来是这村子里有秘密。

  “为何要抓我们!”飞雯一听就暴躁如雷,这是一种强烈的发泄,把她十多年来的质疑和愤恨全部说出,“我们什么事都没做,爹他们也没做坏事,我们为何不能出去!”

  “我不知道啊……”小翠急得哇哇哭,她从小就被告知要留在山中,若是出山外面的人发现会把她抓起来的,只是她不知道原因。

  “我知道!”飞雯抬眼猛然看向小翠,才发现旁边多了个女子,她一愣,话到嘴巴就说不出来了,转而问道,“你是……”

  “这是归辞小姐。”小翠抹着泪,“来这找蔺公子的,她是蔺公子的朋友。”

  “朋友?”飞雯仔仔细细打量了面前的女子一番,哽咽一下,瞪了小翠一眼,然后又哭了,“什么朋友啊,哪有朋友跑这来找人的,这是他未婚妻子吧……”

  小翠一愣,蔺公子有未婚妻子?她看向李明韫,眼里浸满泪水,“归辞小姐,你骗我,你说你是蔺公子的朋友。”

  “……”李明韫扶额,心里数落了一句周云贞,说什么不好,非要说自己有未婚妻,“我就是他朋友。”

  她才不是那莫名其妙凭空出现的未婚妻子。

  “你骗人!”飞雯眼神不太和善,眼睛锐利带着审视,“那你来找蔺公子做什么?”

  看来她不知道这件事,小翠把自己听到的说给她听:“这也是我娘跟我说的,归辞小姐是女山匪,来村里抢……找蔺公子的……”

  李明韫抽抽嘴角。抢这个字她听见了。

  “爹没跟我说,他什么事都没和我说,是我自己问的。”飞雯稍稍缓和了情绪,看着李明韫说道,“蔺公子有未婚妻,还非她不娶。你就别费心了。”

  “看来我们都是可怜人啊。”小翠把李明韫也拉过来,抱着她胳膊哭,边哭还边说,“归辞小姐,你就别难过了,你可以下山,我娘说世间好男儿多的是……你就不要想着蔺公子了。”

  “……”李明韫勉强笑笑点头,“我知道了。”

  她装作不经意说道,“为何你们不能下山,我可以带你们下山,贺州城里有很多好玩的……”

  小翠听她说得蠢蠢欲动,飞雯也有些心动,但想着老黄爹的叮嘱,还是带着警惕,“山下危险,有坏人,我们不下山。”

  这时候倒保持理智了。

  李明韫也就不再劝。

  门口,老黄带着长脸男子曹卫敲门,喊她们出来。

  “爹。”飞雯飞快跑出去,“您打了蔺公子吗?您不要打他,他没做什么。”

  老黄哼一声:“这种徒有其表的男子打了又如何,把脸打坏了省得他祸害人。”

  李明韫皱眉不太高兴,周云贞分明没做什么,他怎么能这样说呢。

  “您不能打蔺公子脸!”飞雯声音拔高了些,“您再这样,我就不跟您说话了。”

  老黄气得头疼,辛辛苦苦带大的孩子,就因为一个男子不和自己说话。

  “没打人。”曹卫笑着说道,“黄叔有分寸的。”

  他瞥了眼李明韫,“归辞小姐也在呢。”

  李明韫颔首一礼。

  曹卫面露笑意。

  老黄回来了,小翠也就不好再待,说实话,她有点怕老黄,觉得他看起来凶凶的,“归辞小姐,我们走吧。”

  一说完赶紧拉着李明韫离开,曹卫便也跟在她们后面。

  三人同路而行。

  曹卫偷偷瞥李明韫,见她安安静静,气质如兰,很是诧异。传说中的女山匪可谓名不副实。这哪里像女山匪,根本就是一个世家小姐嘛。

  等等,世家小姐?

  曹卫看了面容娴静的女子一眼,心里莫名产生了一个念头,想了想,他忍不住问道:“归辞小姐,你和蔺兄弟怎么认识的?是不是……他对你有救命之恩?”

  李明韫含笑点头,温柔又淡雅,她的肤色白皙,杏眼亮泽,一笑起来如沐春风。

  曹卫却如同见了鬼一样,瞪大眼:“是你从马车上掉下来,然后他救了你?”

  周云贞说得这么清楚吗?李明韫虽然诧异,但还是点头说是。

  “蔺兄弟欠了一屁股债,你还说要拿自己所有的钱帮他还债?”

  “……是。”李明韫觉得这人怪怪的,“不过他没要。”

  “后来你去了京城,你们两人再次相遇?”

  “是。”

  曹卫心碎了一地,“归辞小姐,敢情你就是蔺公子的未婚妻子啊!”

曹卫气势汹汹找到周云贞,发现他正翘着腿躺在榻上,不由气恼,“你怎么能把我们蒙在鼓里呢!”

 文学


  “什么?”在旁边跟他唠叨的孙业先问,“怎么了?”

  “什么事啊,曹兄?”周云贞眼皮懒懒散散地垂着。昨夜听外面风吹,一夜难以入眠,此时他有些困了。

  “你……”他这么淡然,倒叫曹卫不好质疑了,只是他气不过,语气就有些尖锐,“你这么个有未婚妻子的人为何不陪你未婚妻子,跑这来睡大觉?”

  “他又出不去。”孙业莫名其妙,“你发疯啊,他未婚妻子又不在这。”

  “就在这!”曹卫咬着牙。

  周云贞一愣,惊得从榻上起来。

  看他这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啊。

  孙业更是惊讶,来来回回看了两人好几眼,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是飞雯?黄叔硬要蔺兄弟娶了飞雯是不是!”

  他立马捞起袖子就要去找老黄理论。

  曹卫拉住他,“什么飞雯呀!”他看着周云贞,瞪眼道,“是归辞小姐!”

  “啊?”孙业一脸不可置信,转而同情地对周云贞说,“蔺兄弟,归辞小姐还是要逼迫你呀,看来你是逃不掉了……哎呦!”

  曹卫一掌拍过去,“不是!哎,我的意思是,归辞小姐就是蔺兄弟口中的未婚妻子!”

  孙业目瞪口呆:“真的假的?”

  周云贞此时倒是神色如常,悠悠瞥曹卫一眼:“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没说……”

  “是归辞小姐告诉我的。”曹卫要气死了,好不容易对一个姑娘另眼相看,这姑娘居然是别人的未婚妻子,“你怎么不早说?”

  “你怎么不早说!”周云贞睁大眼。

  李明韫竟然跟曹卫说这种事?竟然承认是他的未婚妻?

  心里仿佛开了花似的,周云贞脸上笑容难掩,傻憨傻憨地仰着头摸脸笑,“她竟这样说呀,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就装吧!”曹卫瞪他,“要不是我问归辞小姐你们的事,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呢!”

  “你怎么问的?”周云贞好奇地看着他,见他在瞪自己,有些尴尬。嘴角牵开被捏住,再牵开,又被捏住,最后他忍不住,还是咧开嘴笑了。

  “我就问她你们怎么认识的,是不是你救了她,然后她说是……”曹卫娓娓道来,最后瞥着周云贞,“不过,最后我问完那句话,她没有再开口,好像还有些生气,我都没等到她回答她就跑了……”

  “啊?”心情忽高忽低如上高山如坠谷底,周云贞觉得自己心被牵引着行了万里,却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一时间焦躁至极,他暗道不好,飞快跑出了屋子。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孙业苦着脸说,“好好的在家哭哭啼啼的未婚妻子怎么就在眼前了呢……”

  ……

  “李明韫!李明韫!”

  外面在重重地拍门,李明韫捂着耳朵躲在屋里装作听不见。她的心跳得很快,要是再见到周云贞估计会跳出来,那她就很危险。

  “不能见,不能见。”李明韫低语告诫自己。

  此时,她的耳朵通红,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莫名其妙就成了别人的未婚妻,让她觉得怪怪的。周云贞竟把她当做自己的未婚妻子,这是何意?就算骗人,也不能这样啊。

  她不懂周云贞了。

  和谁扯上关系不好,为何要和她扯上关系。他们……他们怎么是这种关系呢。

  李明韫摸摸额头,感觉自己在发烫,就好像前些日子遇水灾时一样,头晕乎乎的,什么都想不明白。只是,她不难受,还隐隐有些激动。

  “李明韫,你生气了?”

  “李明韫,你快出来,听我解释!”

  这事还有解释?李明韫愣住,会不会是周云贞要跟她解释,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他随口说的。

  以周云贞骄傲的性子,很有可能会这么说:一时想不到别人,又怕惹上别人被缠上,所以找她最合适。

  李明韫知道,周云贞也知道,要是他不喜欢,她绝对不会缠着他的。

  可心里有些不高兴是怎么回事?拿她当挡箭牌,把她当什么人了?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别人未婚妻子的人好吗?

  李明韫瘪嘴,脸上一抹红霞消散,面色恢复了清明。

  她冷静下来。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想见周云贞,她就是不高兴。

  “李明韫,你快出来!”

  周云贞还在外面喊她,喊的声音特别大,李明韫把耳朵捂住都听得见,最后她没办法了,便冲外面大声道:“我不出去!”

  外面静了一瞬。

  就在李明韫以为周云贞走了的时候,门外又传来轻微的叩门声,还有周云贞低声地恳求,“李明韫,你听我解释啊。”

  李明韫板起脸。

  “我不听。”她倔强起来像个小孩子。

  周云贞还没见过她这样任性的一面,简直开了眼界。完了完了,李明韫真的生气了。他心里一沉,叹一声,很有耐心地轻轻抠着门板,“你不听,又不出来,你把自己关在屋里做什么?”

  “我不告诉你。”

  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呀!周云贞膛目结舌。李明韫是在跟他耍脾气吗?

  “那你一辈子不出来吗?”

  “……”这话李明韫没法回答,她撇着嘴不说话。

  又默了半晌。

  “快出来看,孙业他们抓了一头熊!”周云贞又在敲门。

  “这里没有熊。”

  说完李明韫懊恼,怎么又跟他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

  “快看,他们牵了匹花鹿来,这花鹿真好看!”

  “这里没有花鹿。”

  “你不信?”

  “不信。”

  周云贞简直想捶胸顿足。

  他不知道李明韫会来这村子,也不知道曹卫为什么突然问李明韫,要是早知道,他才不会说出那些话。

  而且,这种事不是该缄口不言的吗,或者来问他,哪能跑到人家女孩子面前问啊!

  现在倒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李明韫也不理他了。

  他哀嚎一声,“李明韫,我真不是故意的,那时候他们非要……”

  “我不听!”

  “我也没想怎么样……”

  “我不听!”

  “……”

  周云贞憋屈极了。这是什么事啊!

本文标签:熟透了的岳和岳弄了全文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同学的麻麻成了我的)完整章节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欲乱高龄老太系列小说)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