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我们一起喂饱你)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9 08:11: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千刀万剐也不解恨,可忽然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闯进了他的脑海。

  王爷王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愣头青王爷,别罚啊!你俩要是闹掰了,我可怎么办啊!女人嘛,你亲她呀!抱她呀!哎呀我去!我

千刀万剐也不解恨,可忽然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闯进了他的脑海。

  王爷王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愣头青王爷,别罚啊!你俩要是闹掰了,我可怎么办啊!女人嘛,你亲她呀!抱她呀!哎呀我去!我一个丫鬟,你都能下得去手,这么个美人在眼前,你办了她呀!

  楚悠南眸光一闪,险些破功笑出声来,不过他只是微微挑了一下唇角,然后就想到了更好的办法让莫氏难受。

  他缓缓松了手,对着莫氏道:“本王看你醉了酒,想着让人送你回牡丹阁去醒醒酒,本王再回去换掉这一身酒气的衣裳。却不成想王妃竟醉得这么厉害,既然这样,王妃还是回去好好醒醒酒!”

  莫氏当下就清醒了,心中哀嚎不止,她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啊?王爷的意思是,本来今天要跟她圆房?

  她忙的就上前去,要挽楚悠南的手臂,“王爷,臣妾酒醒了!醒了!臣妾这就服侍王爷就寝!”

  楚悠南却一闪身躲过了她,还用手指掩了下鼻孔,一脸的嫌弃,“王妃还是先回去沐浴一番吧!”

  说完,他转身便走。

  莫氏又瘫了。

  “阿北!阿北!我身上酒气很重吗?”莫氏哀切地看着苏北。

  苏北一边过去扶她,一边闻了闻,然后小声道:“宴饮的时候王爷就叮嘱过您,说是少喝少喝,他肯定是不怎么喜欢女人身上散出的酒味……”

  “阿北!我还当他只是在人前做戏!嘤嘤嘤!”莫氏一边哭一边跟苏北往回走。

  苏北偷偷撇嘴,没看出人家是敷衍你吗?鬼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要不是你鬼哭狼嚎的,这事也不至于这样的!

  “阿北!这下糟了,我该怎么办呢?嘤嘤嘤!”

  苏北只得哄孩子一般道:“王妃乖,王妃不哭哈,咱再接再厉!明儿再给他送点心!”

  莫氏忽然就心血来潮,转头看着她道:“阿北!要不明天我亲手做吧!”

  “别介!”苏北赶忙摇头,惊恐地看着她,“他一直以为我做的就是你做的,要是突然改了口味……”

  苏北停住了,她忽然想起来,今儿的点心是她做的,而且几乎都是她之前给楚悠南做的那些。怕是露馅了吧?!、

  所以楚悠南发现王妃在骗他?

  所以楚悠南生气了?

  所以又是被她搞砸了?

  哎呀呀!

  可这事她不能跟莫氏说啊,说了不是找揍吗?

  于是她硬着头皮道:“王妃别着急,我还有办法!还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莫氏殷切地看着她。

  苏北故作沉思状,想了许久才道:“装病!”

  第二天,点心照送,只是苏北小心翼翼的,“王爷,王妃让我送点心来。”

  “嗯,放着。”楚悠南站在窗前看着半空的星星。

  苏北把点心放下,随后便急匆匆道:“那我就先回去了,王妃自知搞砸了昨晚的事,万分懊悔,彻夜未眠。今天头疼得厉害。”

  “哦?”楚悠南并没转头,从前他还需要看别人的神色,现在他们的一切小心思都在他掌握之中。

  “是啊!一整天都没起床,也没吃东西!唉!”苏北自顾自地演着戏,“王爷,要不您去看一看?”

  “本王还忙着呢!”楚悠南说完,就在等苏北心里的叽叽咕咕。

  果然,苏北嗤笑了一声:忙你妹!看月亮也是个事?我看你真是脑子进水了!

  楚悠南是没看着苏北,但苏北可是一直看着他。见他悠哉悠哉地看着窗外那一弯月亮,她上前一步,低声道:“王爷,奴婢斗胆,能不能问问,您为什么一夜之间对王妃的态度大变?”

  楚悠南猛地转身,眸中透出冷意,“这也是你该问的?!”

  苏北却笑眯眯地看着他,一点都没有惧意,微微侧着脑袋道:“3050?”

  楚悠南眯着眼睛看她,一脸的莫名其妙。

  苏北:“穿越?”

  楚悠南:她又在胡言乱语了?

  苏北:“重生?”

  问这些的时候,她紧紧盯着楚悠南的眼睛,只想着从中看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

  幸亏,楚悠南已经先听到了她的心声,知道她要问这些,所以才在她问出的时候,神色依旧。

  “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你是想请本王去看王妃,还是想……”他说着,变被动为主动,上前一步。

  苏北只觉一个高大的黑影逼近,她条件反射就想出手,但下一瞬,就被他抓住了双手。

  “啊!你要干什么?!”苏北有点慌。

  “我在想,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是不是想吸引我的注意?上次没感受到本王的勇猛,莫非你这次想……”楚悠南说着,两手一松再一紧,苏北已经被他打横抱起。

  “我不想我不想!”苏北彻底慌了,她害怕楚悠南等下脱了衣服,自己恐怕又要犯病。

  “本王觉得,你想。”楚悠南一边说,一边大跨步走进寝房。

  苏北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便落在了他那张床上,但他并没有急着进行下一步,而是坐在床边,居高临下冷眼看着她,“给本王更衣!”

  苏北的嘴角抽了抽,面上的笑又僵又硬,“王爷,天还早呢……”

  楚悠南转头,微微勾起唇角,邪魅一笑,“本王让你侍寝!”

  苏北:我……侍你妹!老色批!臭不要脸!

  “王爷,奴婢今天不方便!”她努力让自己带着笑,却不知道她此时的笑比哭还难看。

  楚悠南本来是借此转移她的注意力,也没真的想让她侍寝,但苏北这一脸要哭的表情,还有那些叽叽咕咕的心声,却让他对自己二十年来的自信产生了怀疑。

  “你一个陪嫁的小丫鬟,竟然不为本王所动?!”楚悠南眯起眼眸看着她,眼中尽是狐疑。

苏北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暗骂:你这个自恋狂!自大狂!凭什么我就要喜欢你?就凭你这张脸?还是凭你这个王爷的身份?或者是凭你把自己媳妇关起来却勾搭人家的丫鬟?我呸!

 文学


  “你!不想做本王的侍妾?”楚悠南满目惊愕。

  “不……敢想……”苏北做出卑微的表情。

  她心中却道:侍妾?我呸!

  “莫非你想要的是侧妃之位?”楚悠南眯眼,唇角微微勾起。欲擒故纵,玩的高!

  苏北:“不敢想。”

  她心道:我想自由!

  楚悠南:又是自由!他到底长成什么模样,才能让你念念不忘!

  他突然没了耐性,冷声喝道:“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休想离开王府!”

  苏北眼珠一转,发现对他用硬的不好使,还是来软的比较有效,便深深吸了一口气,放松了表情,然后笑得灿烂无比,“王爷~天色尚早,奴婢惦着王妃,要不王爷跟奴婢去看看王妃,然后咱们再……侍寝?”

  楚悠南也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丫头,还真是能屈能伸,就算是他有读心术,竟然也没法把控她的心思!

  这游戏,有点意思!

  他也放松了表情,微微勾起唇角,道:“那本王就跟你走一趟!”看你待会儿还有什么说辞!

  一路两人无语。

  楚悠南却在想着苏北问他的:3050,穿越,重生。

  他会不会也是从3050年穿越来的?

  这一句,楚悠南记得最清楚。

  这么说,这个丫头是从3050年穿越过来的?3050年,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穿越,又是怎么穿的呢?

  他之前并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况叫重生,但苏北今天这么一问,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她口中所说的重生。

  她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会懂这些呢?

  行至牡丹阁,苏北让楚悠南稍候,随后她进去通禀之后,才带着楚悠南进了莫氏的寝房。

  装病,他心知肚明,演一场戏罢了。

  莫氏是个狠人,为了演这一场,当真一天没吃没喝,又在脸上扑了一层粉,这会儿的确是面色惨白,嘴唇干裂,见楚悠南进来,她马上就要起身,口中还道:“王爷赎罪,臣妾昨夜失态,言语无状,还请王爷责罚!”

  楚悠南却站在她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声道:“王妃可还记得昨夜都说了些什么?!”

  莫氏肩头一颤,忙道:“臣妾昨夜实在喝得太多,记不清了,是不是冒犯了王爷?”

  楚悠南冷冷看着她,唇角倒是微微挑起,只是其中全是冷意,“阿北!把她昨夜的话重复一次!”

  苏北故作惊恐地看着楚悠南,面带难色道:“王爷,奴婢打小记性就不好,记不起来了!”

  楚悠南也没为难她,而是看向莫氏,又道:“丫鬟都不敢说,你自己想吧!本王可以提醒你一下,瑞王、瑾王、穆王,还有你爹莫大将军!”

  莫氏的肩膀又是一颤,忙的就起身要下地跪他。

  楚悠南却并不出声,硬是看着苏北上去拦,莫氏死活要下地,最后莫氏以主子的身份压下苏北,便跪在了地上。

  “王爷赎罪!王爷赎罪!臣妾言语无状冒犯王爷,甘愿……”莫氏看着楚悠南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知道自罚太轻说不过去了,索性一咬牙,“甘愿以死谢罪!”

  说完,她转身冲着床柱而去,那动作倒是看不出病重的样子。

  楚悠南并不想让她现在死,所以他出手了,一把便拽住了莫氏的胳膊,将她带着转了半圈,随后冷声喝道:“休得寻死觅活!”

  虽然这动作并不温柔,但莫氏在那一瞬,还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楚悠南不舍得她死,她就还有机会!

  于是她再转头,两眼泪,“王爷,臣妾不记得说了些什么,可让王爷这么生气,必然是太过了,王爷要是生气,尽管罚我。樱儿任打任骂,只求王爷别再生我的气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爬过去就要抱楚悠南的腿。

  楚悠南冷冷看着她,只觉这些比起她背叛自己根本微不足道,更何况她刚才想去撞的时候,电光石火之间想的是如何控制力道。可苏北的叽叽咕咕却又传进了他的脑海中。

  唉!悲催啊!可怜啊!就跟一条狗似的,你值吗你?啧啧啧!我看真不如跟他离了算了!

  楚悠南可没打算这么轻松就把莫氏放走,他又知道苏北的话于莫氏举足轻重,便知道自己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苏北就该劝离了。

  于是他一弯腰,一伸手,将就要抱住他大腿的莫氏捞了起来,随后道:“算了!本王还不至于跟你一个妇道人家计较,反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果然,听他的语气缓了,苏北又叽咕着“两人可能还有救”。

  莫氏这才松了一口大气,诚惶诚恐道:“多谢王爷宽厚!多谢王爷仁德!臣妾定铭记于心,以后便滴酒不沾了!”

  “嗯!”楚悠南冷冷应了一声,看着莫氏坐回了,这才打算给今天的探访做结束陈词了,“那你就好生养着,阿北,走!”

  要说他走,在莫氏的预料之中,可后一句她就有点摸不清头脑了,忙的就看向了苏北。

  只见苏北苦着一张脸,小声嘀咕道:“王爷说是今天太饿,叫奴婢再去做一份……”点心。

  只是话还没说完,楚悠南便又狠狠给她推了一把,“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借王妃的丫鬟去侍个寝,王妃应该不会生气吧?”

  莫氏:我岂止生气!我想扒了她的皮!

  楚悠南唇角的笑意却是不减,“王妃教的好,阿北甚得我心,我准备给她晋一晋位分,王妃可有意见?”

  莫氏心中暗骂,但口中却道:“臣妾早有此意,不想王爷抬举,臣妾自是乐不可支。”

  楚悠南不动声色,正想听听苏北说什么,却没想到,她竟然扑通

本文标签: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

上一篇: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激情岳女双飞

下一篇:相亲第二天就日了-晚上怎么玩自己的身体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