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推荐(在餐桌下的手太快了)在线阅读

2021-10-19 08:58: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浅浅出城的事情被暗中压了下来,梁羽也并不知道军中发生了什么。京城里一片平静,只有深夜才晓得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多么匪夷所思。

  而等在屋子里的夏清悠终究是竹篮

夏浅浅出城的事情被暗中压了下来,梁羽也并不知道军中发生了什么。京城里一片平静,只有深夜才晓得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多么匪夷所思。

  而等在屋子里的夏清悠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整整两天不眠不休,两个人到达大军附近的位置的时候,那两匹马已经口吐白沫力竭倒在路边了。想容看了一眼两匹马闪过一抹疼惜,黎明给找来的都是好马,这倒是可惜了。

  这几日军营里都是警戒状态,下面的小兵根本不知道上面的几个将军在做什么,只知道现在军中掌权的是夏家的两位将军,他们两个人现在算是军中真正的统帅,旁的人倒是也插不上什么话,其余的几位将军大都已经三缄其口,不再插手军中的一些事物了。

  他们只需要负责军营外围的警戒就好,毕竟这两天军中一直传出一些谣言弄得人心惶惶的。猛然看见两个人出现在附近,所有的人都打起精神,即时不是南疆的探子也要大气警惕,不能让百姓们因为这不知名的变故途胜惶恐。一个个看着夏浅浅和想容的眼神都戒备的不得了。

  夏浅浅自然是意识到了会有这样的清醒,拉住想容:“一会儿我先上前,你什么都不必说,只要能见到我大哥或二哥,一切就都能解决。”想容点点头,他会跟夏浅浅出来自然是相信她的。

  “来者何人,军营重地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接近的地方。”那看门的小兵看了一眼两个人的穿着打扮,不由得皱眉。虽然这两个人穿的十分的普通,可是看着那皮肤细嫩的不得了,怕是着附近城里的附加公子,也不知道赶着这会儿子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夏浅浅看了一眼那个小士兵,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官爷,我们是来找两位夏家的将军。我们同将军有几面之缘,这一次恰巧路过,你将这个东西呈给他们看,他们自然会放我们进去的。”

  那个小兵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招招手让一旁的人上来给两个人简单的搜了一下身,见他们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凶器,这才勉强的点了一下头:“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让人去问问,欺辱行军的将士可是要杀头的大罪,你们最好在这里老实一点。”

  只要能将那玉佩送到夏洛夜的手里一切都解决了,夏浅浅自然不着急了,拉着想容站在了一旁,一副不会妨碍他们执行公务的样子。这样的乖觉也确实让这些人放松了一些警惕。

  夏洛夜和夏洛风正在帐子里听随军的医官汇报,听到有人来找他们两个,忍不住皱了皱眉。军中的情况远比苏扶影想的复杂,这才出征几日光是他们发现的来自各方各界的人就不少。

  等把一些眼线清理干净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一次来的人又是哪一个势力的,夏洛风看了一眼周围的一些将军,“主帅,末将前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洛夜点点头。他们两个没有军功却被梁羽突然封了将军,这在这些粗人眼里那就是靠着夏蕴哲的关系才能有这个头衔,这半个月让这些人臣服在他们手下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

  其他的几个将军不过是抬抬眼睛什么话都不说,来之前他们完全想不到苏扶影的人竟然会选择帮这两个人,从属于皇上一派的将军完全被压制的说不上话,换句话说即时没有摄政王的人帮忙,他们两个人的军衔也远远超过他们一些散封的不入流的将军的头衔。

  他们这些人跟着出征不过是要平衡朝中的局势,所以这个时候他们都会选择明哲保身。

  夏洛风出了大帐就看见帐子旁边站着一个小兵,“何人?在哪里?”他和大哥基本上没有怎么离开京城,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他们认识的人,只是担心是摄政王的人才有此一问。

  那个小兵朝着夏洛风行了一个礼:“属下参见将军。”说着就把那个通体晶莹剔透的玉佩双手呈了上来,打眼一看就能看的出这玉佩被人养护的极好,上面还泛着温润的光泽。

  “这是来者让属下拿给王爷的,他说王爷见到这个玉佩自然会去见他。”那个小兵一丝不苟的说道,眼睛却是低着看地面。虽然这里不是京城,可是大梁尊卑的礼法还在。

  看到那玉佩夏洛风的眼神都锋利了。这块玉佩他怎么不认识,这分明是浅浅的贴身玉佩,是她百日的时候爹爹找了一个能工巧匠亲自打造的,她一直都是贴身放着的,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人在哪儿,速速带我去见。”夏洛风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一把将那玉佩抓在手里。因为被摘下来有了一段时间,玉佩上面都是冰冷的寒意,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想过了好几种可能,比如说皇上对夏家下手,浅浅发生了什么意外,这是摄政王给他们发过来的紧急信号。

  那小兵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夏洛风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反应,立刻转身带着人朝着军营大门那里疾步走去。心中不由得庆幸自己给了那两个人说话的机会。

  夏浅浅和想容在外面没有等多久,也不过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就看着夏洛风跟在那个士兵的后面快速的走了过来。夏洛风最先看见的是两个男子,就忍不住皱眉,然后才发现其中一个人的身形似乎十分的熟悉,仔细的看了一下那眉眼,这才认出这是自家的那个小妹。

  看到夏浅浅,夏洛风内心的紧张丝毫没有松懈。夏浅浅身后的那个人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自然不可能是府上的人,那么为什么夏浅浅会出现在距离京城数百里之外的这里?

  “见过夏将军。”夏浅浅倒是镇定多了,担心自家二哥一开口就暴露了两个人的身份,尤其是自己的身份,夏浅浅朝着那夏洛风行了一礼。身后的想容有样学样的跟着鞠了一躬。

  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夏洛风自然晓得这里人来人往的都能看见,尽力让自己做出一副熟人相见的场面:“倒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们两个,快随我进去吧,这外面也是愈发的冷了。”

  有夏洛风带着,那些小兵自然是不敢拦着。夏洛风快速的将两个人带到了他的帐子里,一把就将夏浅浅拉倒自己的身后,一手将想容按到了身后的柱子上:“你是何人?”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夏浅浅反应过来的时候,想容已经被夏洛风勒得脸都红了,她一步上前拦着夏洛风:“二哥,我不是被掳来的,这是我带过来帮你们解决瘟疫的。”

  狐疑的看了一眼夏浅浅,他明显不相信想容的身份。想容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夏浅浅大,如果说夏浅浅能解决瘟疫的问题都比这个孩子更可靠一些。不过终究是看在夏浅浅的面子上松了手。

  被放下来的想容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大口的喘着气,一手扶着柱子,一手抓着自己的前襟,大有一副劫后余生的感觉。夏浅浅微微叹了一口气,将人扶到了一旁的坐垫上,让他能舒服一些。

  “前两日我收到了大哥送给家里的书信得知了这件事情,想着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派系问题,需要的是能治病救人的医生,所以我就带着想容来了。”夏浅浅给想容倒了一杯水,这才转身跟夏洛风解释道,“时间紧迫,我也来不及找更多的人,只有我们两个。”

  “你们两个?一路走了这么远?”夏洛风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想容的身份上,他不敢相信夏浅浅竟然一个人不顾性命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路,要知道这一路上还有很多的山贼,要是他们路上遇见了什么不测,他这一辈子心里怕都会过意不去。

  知道夏洛风想到了什么,夏浅浅摸摸鼻子,这件事情现在想想也确实是十分的危险。眼下一切都事情等结束之后再说:“二哥,这些都不重要,既然大哥在信中说是瘟疫,能不能带我们过去看看?”他们两个现在都是强弩之末,最需要的是休息,只不过没有那个时间休息了。

  夏洛风听了这句话眉头基本上要对死了,他看着夏浅浅的状态根本不是很好,眼睛里都已经有些充血丝了,看的他心中难受。然而想到那些士兵,他只能强忍心中的不舍。

  “我会对外说你们是我请来的两个郎中,专门负责他们的病情的。但是这件事情还要等我告诉大哥之后,你们两个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说着夏洛风就转身出去了,找来了自己的亲卫让他们在帐子外面守着,不让任何人接近这里。

 文学


  回到主帐的时候其余的人都已经散去了,夏洛夜坐在那里一个人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夏洛风屏退了周围的人,上前俯首在夏洛夜的耳边开口:“大哥,浅浅来了。”

  夏洛夜猛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这里是军营,开什么玩笑!”别说夏洛夜不信,只说京城距离这里有多远,夏浅浅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京城,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爹爹和娘都不会答应的。

  而夏洛风却是一脸的确信,就这么认他打量:“你小声些。浅浅说受到了你的信,带了一个会医术的孩子过来,说想要帮忙。”这般说起来的时候夏洛风都不觉有些难以让人信服。

  “他们两个人现在就在我的帐子里面,要不然你过去劝劝吧。”夏洛风为难的开口,这一次的事情可不是受了风,中了风寒。这一次爆发的可是瘟疫,他们两个人都不敢说自己能不能活着从这里回京,现在趁着还没有发生太大的事情给夏浅浅送走是最好的选择。

  看着夏洛风说的不是假的,夏洛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胡闹。”自己已经拔腿朝着帐子外面走去了。看着这个样子的夏洛夜,夏洛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能不能将夏浅浅劝走只能看大哥的了。这般想着他也跟着走在了夏洛风的后面。

  夏浅浅毫不诧异不多时就看见了陪着夏洛风一起回来的夏洛夜,想容早就缓过劲了,这个时候站起来朝这两个人行了一礼,“在下济世堂想容,见过两位将军。”

  打量了一眼想容,确实如同夏洛风说的一般,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但是夏洛夜对此没有说什么其他的,“想容公子定然是舟车劳顿了,本将军一会儿让人给你准备一个休息的帐子。”

  听着夏洛夜这般说,夏浅浅猛地上前了一步,“大哥听二哥说完了就是想着让我回去?”

  他们三个自小一起长大,想要说什么从来都不需要对方说完,此时夏洛夜不过是跟想容说了一句话夏浅浅就晓得了他的意思。心中有些恼火,开口的时候话也有些冲劲儿。

  “大哥都已经给家里发出了那样的家书,证明大哥现在也没有解决办法不是?要不然依着大军的行军速度这个时候也该出现在南疆更近一些的地方了,眼下的情形分明是几天没有拔营了。”

  有没有拔营一下子就能看出来,急行军的时候晚上供大军住宿,都只是搭起来一些简易的棚子,能让大军在一个地方驻扎上营地那就一定是打算在这里带上一定的时间。

  夏洛夜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一身男子装扮的夏浅浅,叹了一口气:“正是因为现在的情势紧急,你更不能留在这里。”他回头看了一眼夏洛风,然后才开口:“我和你二哥现在身上肩负着皇命,不能从这里离开的,但是你不一样,你这是明知现在这里有多危险还要往这里冲,你明白吗?”

  想容看着两个人的架势也是明白了什么,想了想在一旁开口:“将军,恕我斗胆,瘟疫的事情是您自己确定的还是有军中的医官告诉您的?”因为想容开口,所以气氛倒是一下松了下来。

  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想容,夏洛夜皱着眉头开口:“自然是医官诊断出来的,我们都不懂。”

  他不明白这还能有什么问题,就算那不是瘟疫,可是看着那传播速度,现在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人都感染了,就是这样的情况不是瘟疫也不是什么简单的病情。

  “是这样的。”明白夏洛夜的疑惑,想容想了想换了一种容易理解的方式开口:“不同的病情因为展现出来的形势不同,如果医者见到的病例不是十分的丰富,十分容易误诊。所以这样传播力比较广发的疾病,基本上需要三到五个医官同时检验才能真正确定下来。”

  听到他的说法不仅是夏洛夜,就是夏洛风也稍稍的吸了一口气,“就算是这样你。”看着想容,夏洛风没有把话说完,他不是不相信想容,实在是想容的样子不过也就十三四岁,很难服众。

  “医者讲究的是能力,并不是年龄。”想容朝着两个人鞠了一躬:“在下不才,正是人们口中的圣者唯一的徒弟,应当还是有这个能力给他们探一探究竟的。”

  听到想容的话夏洛夜总算是放下了心,看了一眼夏浅浅无奈的开口:“是我们二人以貌取人了,这件事情关乎到将士们的生死,就有劳想容公子了。”两个人给想容让出了一条路。

  看到两个人的动作,想容冲着夏浅浅笑了一下:“你就在这里等我吧,左右你一定是没有见过瘟疫的,到时候帮我研药也算是帮上忙了。”他晓得夏浅浅定然是想要留在这里的,自己已经留在这里,就更没有让她一个人回去的道理了。

  想容这般说法,夏洛夜也无可奈何,看了一眼明显已经劳累到不行的夏浅浅,心中也是微微的心疼:“洛风在这里好好的照顾浅浅吧,我陪着想容公子过去看看就好。”

  总算是在军营里安下身来,夏洛夜转身带着人离开之后,夏浅浅就一下子扑到了夏洛风的床榻上:“二哥,我先睡一会儿,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整整两天的奔波,是夏浅浅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要不是一直绷紧了神经想要见到夏洛夜和夏洛风,并留在这里,她也不会坚持这么长时间。

  看着夏浅浅没有什么形象的趴在床上,夏洛风宠溺的笑笑,上前取过被子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安静的坐在一旁陪着。他能想象得到两天的路程夏浅浅吃了多少苦,别的不说,她并没有怎么长时间的骑马行路,这一路过来怕是大腿两侧嫩肉都得被磨破了。

  走到那些被隔离起来的士兵的帐子外面,想容拿出了两个面纱递给了夏洛夜一个,“我知道浅浅十分的紧张你们,所以必要的防护还是要有的,能减少一定的传染机会也是好的。”

  夏洛夜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他并不知道这个想容是夏浅浅什么时候认识的,原本以为是苏扶影派给夏浅浅的人手,现在看两个人亲昵的状态,似乎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一些。

  打掉自己心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夏洛夜看了一眼手里的面纱,心中想一定要尽快用军需赶制出来一批面纱最好让剩下的士兵人手一个才更有力一些。

  正如想容想的一样,这症状看上去每个人的都不一样,但是因为发病的时间集中在一起,所以很容易就让人误认为是瘟疫爆发,他耐心的一个人一个人的查看,丝毫不在意有些身上化脓的士兵散发出来恶臭的味道,这一点倒是让夏洛夜更加信服他的能力一些。

  将所有的士兵看过了一遍之后,想容心中有了一个想法,转头对着夏洛夜说:“将军能不能将军中的军医请出来,毕竟他对这些士兵更熟悉一些,想必也更加熟悉病原到底是在哪里。”

  夏洛夜点点头,身后就有小兵匆忙的跑了出去,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带着一个人跑了进来。医官被带过来的时候就听说这里来了一个医官,心中已经很是不满,看着想容年轻就更加的轻蔑。

  “不知道将军找下官有什么事情。”那医官骄傲的扬起了自己的下巴,旁人看过去十足的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但是越是容易骄傲的人,越是容易犯一些低级的致命的错误。

  “这里有一个新医官,有些事情想要向你咨询一下。”要是夏洛风在这里定然不耐烦跟这个医官废话,夏洛夜倒是没有将这个放在心上,毕竟文人雅士多有一些自己的骄傲。

  看了一眼想容,那医官仿佛听了一个笑话一样,“将军,这里的士兵都是已经药石无医的了,还是不应该让外人随意的进来,要是将病气带出去就不好了。”

  想容丝毫不在意他傲慢的话语,别说是他现在问诊,就是他曾经跟着他师父的时候很多人也有不是十分的他们的能力,这些都是人之常情。他转身指着其中的一个士兵,“我来的晚,并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已经死去来的将士,但是在我看来,他是这里面现在病情最重的一个。”

  听到想容的话,那个医官不过是哼了一声,这些不过都是雕虫小技,就算是一个才开始学医的小童都能看的出来,根本不需要他在这里珏武扬威,“不知道小兄弟想要说什么。”

  他故意咬重了小兄弟几个字,就是想要让夏洛夜知道想容的能力不足,却是没想到想容接下来的话让他恨不得直接跳起来。

  “我来得晚自然是看的不全,但是以我所见,这里面的将士都还有救,您对他们制止不管的态度只会让军中人心惶惶,这要是算成我大梁条例,怕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本文标签:在餐桌下的手太快了

上一篇:爸爸淦自己的儿子&啊 啊 你们两个一起

下一篇:想把你抱着C_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好小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