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从裙子里掉出了一个遥控器-小孩子禁止看的东西

2021-10-19 09:32: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让她去害白飞飞,那不就是送死吗?

  吴鹰雄狠狠地捏着叶秋雪的肩膀,脸上带着慈笑:“这药要么白飞飞吃,要么就你吃,你自己选。”

  叶秋雪吓得浑身发抖,忙不迭地说:&l

让她去害白飞飞,那不就是送死吗?

  吴鹰雄狠狠地捏着叶秋雪的肩膀,脸上带着慈笑:“这药要么白飞飞吃,要么就你吃,你自己选。”

  叶秋雪吓得浑身发抖,忙不迭地说:“我去,我去。”

  “去吧,我让人送你出去。”

  吴鹰雄叫来人,将叶秋雪送走。

  全程,邱珍儿都没有说什么。

  叶秋雪被送走后,吴鹰雄看着邱珍儿说:“我这也是为你好,珍儿,好好把握住车成俊,想尽一切办法,我要你成为皇室王妃。”

  “是。”邱珍儿一副非常听话恭送的样子。

  她心里,从不相信吴鹰雄会为她考虑半点,她只是他手里的棋子。

  吴鹰雄又看了看邱珍儿的肚子:“孩子……”

  “吴先生,孩子没了。”邱珍儿面不改色的撒谎:“吴先生,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有办法亲近车成俊。”

  吴鹰雄也没真的关心过邱珍儿是否真的怀孕,说:“嗯,别让我失望。”

  “是,吴先生。”邱珍儿说:“公爵夫妇突然出现,我怕打草惊蛇,已经将南山别墅附近的人都撤了回来。”

  “你做的很好。”

  “那琪琪还救吗?”

  琪琪已经被扣押在南山别墅一天一夜了。

  吴鹰雄心里其实也开始担忧,以琪琪的狡猾,应该早就脱身了。

  “先按兵不动。”吴鹰雄摆手:“你先回去吧。”

  “是。”

  邱珍儿离开吴家,假意回到住处后,避开吴鹰雄暗中监视她的人的视线,偷偷溜了出去。

  邱珍儿乔装打扮一番,打车来到一家私房菜馆。

  叶秋雪比邱珍儿早到一会儿,吴鹰雄的人将她送来这里,因为白飞飞与车成俊见在这家私房菜馆里。

  “丁香”阁包厢里,白飞飞与冷锋相对而坐,车成俊则在旁边坐着喝茶。

  冷锋看了看车成俊,再看了看白飞飞,苦笑:“看来,你已经做了选择。”

  白飞飞直言:“冷队长,我白飞飞不是个拖泥带水的性子,希望你也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冷锋哪再好意思说订婚的事。

  订婚的事,也只能就这么黄了。

  冷锋从包里拿出一枚戒指:“你看看这个。”

  戒指上沾满了血迹,这是一枚翡翠戒指,而且一看就知道这枚戒指价值不菲。

  表面的血迹已经氧化变黑,可仔细看翡翠戒指,还能清晰看到翡翠里面有血丝,原来是戒指裂了一条肉眼不可见的缝隙,血就是这样渗透进去,形成了鲜红的血丝,非常的漂亮。

  白飞飞问:“哪里来的?”

  “案发现场。”冷锋说:“我答应过你,一定帮你查清陈家灭门一案,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我暗中去打探,从二十多年前一位退休的同志手里找到了这个,当年,他负责收录陈家灭门一案现场的证物,看到这枚戒指后,心里起了邪念,据为己有。”

  白飞飞一听,说:“这戒指,并不像是陈家之物。”

  冷锋双手交叉,认真地说:“我之前找过董夫人,试探过,她也不认识这枚戒指,这枚戒指价值不菲,拥有它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

  白飞飞会意,拧紧眉心:“这很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一旁的车成俊瞥见戒指,神情瞬间凝重起来,他不动声色地说:“飞飞,能否给我看看。”

  “嗯。”白飞飞将戒指给车成俊。

  冷锋观察着车成俊的神色,问:“车先生认识这枚戒指?”

  “见过。”

  车成俊这话,让冷锋与白飞飞都很诧异。

  这枚戒指二十多年前出现在案发现场的,车成俊怎么可能见过?

  二十多年前,车成俊也才十岁不到啊。

  可十岁左右,也有记忆了,更别说像车成俊这种记忆力变态的人,他连二维码都能记住,本草纲目都能倒背如流,从他口中所说出来的字,每一个字都听得懂,但是连在一起,就不一定懂什么意思了。

  冷锋神情严肃地问:“车先生,你看仔细了,你真见过?”

  白飞飞与陆容渊联手的第一次扳倒吴鹰雄失败,那就是因为证据不足,操之过急了。

  冷锋沉淀下来,他想帮白飞飞找到最有力的证据,这枚戒指里面还有血迹,加上戒指价值不菲,极有可能是吴鹰雄的,那也就是说,吴鹰雄可能去过现场。

  当时屠杀陈家人的那群人都是做了伪装的,看不清容貌,不排除吴鹰雄就混在其中亲自动手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枚戒指就是铁证,只要这戒指里面的血与吴鹰雄做DNA比对,吴鹰雄必上法庭。

  车成俊迎上白飞飞期盼的眸子,点头:“见过,当年我还没认识陆容渊他们时,在一家老中医家当学徒,这枚戒指就是老中医的传家宝,当时师傅说要传给自己的儿子。”

  车成俊清楚的记得,老中医就一个儿子,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老中医早就去世了,如今老中医的儿子在帝京三环开了一家中医堂。

  车成俊的说辞与冷锋的猜想,相距十万八千里。

  冷锋说:“这枚戒指出现在案发现场,难道车先生口中的老中医当年参与了陈家灭门一案?”

  车成俊否认:“不可能。”

  说着,车成俊看向白飞飞,说:“飞飞,师傅的人品我是知道的,他绝不会做这样的事。”

  白飞飞看着血戒,眸色冰冷:“我只想将吴鹰雄拉下马,用他的血,告慰陈家六条亡魂。”

  这枚戒指是谁的,对于白飞飞而言,并不重要。

  谁把这枚血戒带到案发现场,才是最关键的。

  “这枚血戒,我交给你们。”冷锋说:“我会继续搜找更多有利的证据。”

  “不用。”白飞飞拒绝:“冷队长,陈家一事,你就不用插手了。”

  她不想欠冷锋。

  车成俊说:“冷队长现在被停职,许多事也不方便,剩下的,就交给我们。”

  女友家的事,那就是他的事,让情敌掺合,有损男人的面子。

  在感情这一点上,车成俊还是个醋坛子。

  自从任督二脉打通后,车成俊对白飞飞的占有欲,醋意,那是愈发的浓烈了。

  白飞飞瞄了眼男友力爆棚的车成俊,嘴角不可察的微微上扬。

  在男友这个身份上,车成俊是越来越上道了。

白飞飞起身,默契地说:“冷队长,你多保重。”

 文学


  言下之意,顾好自己,就别插手陈家灭门一案了。

  这世道,人情债最难还了。

  白飞飞不愿欠冷锋人情。

  冷锋自嘲的笑了笑,说:“明白了。”

  他起身,端起桌上的茶杯,说:“我以茶代酒,敬你们二位,车先生,希望你能给她幸福。”

  “一定。”车成俊举杯,两人轻轻碰了碰杯子,一饮而尽。

  “这枚血戒你们收着,就当是我送你们的贺礼。”冷锋将血戒放进盒子里,递给白飞飞:“还有一点,这血戒很邪门,之前私藏它的同志,自从得了血戒之后,就开始走霉运,已经家破人亡,这也是他为什么突然把血戒交出来的原因。”

  白飞飞与车成俊都不迷信,这枚血戒是老中医的传家宝,车成俊也想弄清楚这里面的真相,白飞飞读懂车成俊的意思,收下血戒:“谢谢。”

  应付了冷锋,还要再去见刘宝珠。

  两人从包厢里出来,白飞飞将血戒丢给车成俊,说:“你收着,太邪气,我压不住。”

  车成俊哭笑不得,他当然知道白飞飞的意思,白飞飞这是看穿了他想要这枚血戒。

  这枚血戒是老中医的遗物,对他也有一定的意义。

  车成俊收好,问:“跟我一起去?”

  刘宝珠与刘坤就在楼上的“兰花”阁包厢。

  “你先去,我去洗手间。”

  白飞飞内心有点小纠结,她不想去,又担心刘宝珠对车成俊不轨。

  刘宝珠是一个连苏卿见了都保持警惕的女人,刘宝珠的女人魅力,男人是很难抵制的。

  太媚了。

  白飞飞去了洗手间,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五官身材不输刘宝珠,但是气场就完全不一样了。

  刘宝珠是妖娆型的,而她是冷艳型的。

  白飞飞之前为了能取得吴鹰雄的信任,与陆容渊联手,假意杀了人,成了通缉犯,也就前几天,她的罪名才洗脱。

  白飞飞不习惯招摇,打扮的都很素静,也极少穿裙子,之前在车成俊面前穿过一次白裙子,素静的同时,又给人仙气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白飞飞看着今天的打扮,长裤长袖短发,非常普通,全靠颜值撑着。

  私房菜馆门口旁边就有一家私人订制服装店,白飞飞来的时候注意到了。

  想到这里,白飞飞坐电梯下楼,去了服装店。

  半个小时后,白飞飞身穿黑色吊带裙,脚踩一双过膝长靴,头上别着一枚黑天鹅发夹,完美的展现了什么叫纯欲天花板,什么叫真正的暗黑系。

  就连老板娘看了都忍不住赞叹:“这么简单的一条裙子穿在你身上,竟然完全不一样了,太美了。”

  老板娘被惊艳的找不到形容的词了。

  既霸气又给人纯欲的感觉。

  白飞飞的肩很美,还有好看的锁骨,皮肤白皙,五官精致,那双腿又白又长又细,配上长靴,冷酷感就来了。

  白飞飞也非常满意这套衣服,她瞥见衣架上的一件厚外套,将一叠钱放下,说:“这些我都要了。”

  这刚过了元旦节,帝京的气温骤降,很冷,自然得要一件外套。

  白飞飞裹上外套,完美的身材被遮住,老板娘觉得有些可惜,外套将白飞飞的美都掩盖了。

  白飞飞拿了条同色的腰带系上,穿上走人。

  老板娘摇头:“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材,老娘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恨不得裹块布让人看看我的好身材。”

  店员说:“我不觉得可惜啊,老板娘,你没发现配上外套后,反而给人一种禁欲系,让人想扒掉外套的冲动吗?”

  店员这么一说,老板娘顿觉有道理。

  白飞飞回到私房菜馆,她刚出三楼电梯,立刻察觉到周围有熟悉的气息,她的警惕性太强了。

  白飞飞不动声色的朝“兰花”阁走,透过光洁的墙壁反射,她看到几米外地转角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邱珍儿。

  邱珍儿出现在这,定是知道车成俊在这。

  白飞飞心里有一丝不快,她的占有欲也非常强。

  车成俊是她的男人,整天这么多女人惦记着,她也非常介意。

  白飞飞没搭理邱珍儿,恍若没有看见,她继续走向兰花阁,就在她准备推开门时,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女人戴着口罩推着送餐车过来。

  白飞飞神色淡淡的睨了眼,服务生似乎有些紧张,低着头往前走。

  此人正是叶秋雪。

  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能对白飞飞下毒的机会。

  叶秋雪壮着胆子走到白飞飞身边,刻意改变嗓音,说:“你好,我是给兰花阁送菜的。”

  “嗯。”白飞飞侧身让路,问:“你们服务生都戴口罩?”

  叶秋雪摇头:“我有点感冒,怕传染,所以戴上口罩。”

  叶秋雪一边说着,一边推开兰花阁的门,将餐车推进去放在一边,然后开始布菜。

  刘坤与刘宝珠坐在左手边,车成俊坐在右边,旁边的位子就是给白飞飞留着的。

  见白飞飞来了,车成俊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才分开半个小时,白飞飞怎么就换了套衣服,头发上还别了发夹?

  很快,车成俊反应过来,心里涌起喜悦,起身走向白飞飞,牵起白飞飞的手,向刘坤介绍:“刘行长,这是我女朋友,白飞飞。”

  当然,这肯定就是车成俊故意的。

  刘坤看到白飞飞,也觉得眼前一亮:“车先生的女朋友,真漂亮。”

  白飞飞的五官,无可挑剔。

  但刘坤就觉得哪里眼熟,想了想,这才想起来,白飞飞之前可是上了通缉排行榜的。

  刘坤想起这茬,再看白飞飞时,眼神里就带着些许敬畏,并笑呵呵地说了句:“车先生胆子可真不小。”

  在大家说话间,叶秋雪已经将菜都上齐了,每个人都有一份甜品。

  白飞飞暗中一直注意着叶秋雪的动作,她并不知道叶秋雪的目标只是自己。

  “都坐下来吃吧。”刘宝珠笑着招呼道:“白小姐今天可真漂亮。”

  这要是别人,会客套的说一句,你更漂亮之类的话,可偏偏刘宝珠遇到了白飞飞。

  “嗯。”白飞飞惜字如金,大方自信的应下了刘宝珠的夸奖。

  刘宝珠:“……”

  对于输给白飞飞,刘宝珠还真有点不服气,白飞飞就是块冷冰冰的冰块,不解风情,也没有女人味。

  刘宝珠笑着拿手扇了扇风:“空调开得有些高了,好热啊。”

  说着,刘宝珠脱下外套,将自己的好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刘宝珠里面穿的是一条紧身的抹胸裙,走的依然是性感路线。

  面对刘宝珠的挑衅,白飞飞不动声色地接招:“是有点热。”

  车成俊正要阻止白飞飞脱外套,因为白飞飞身体不好,抵抗力弱,他怕白飞飞感冒了。

  话还没说,白飞飞已经脱下了外套,慵懒地翘着腿,气场顿时就变了,身穿黑色吊带裙的白飞飞带着暗黑系与纯欲结合的气场,直接完胜刘宝珠。

  车成俊被惊艳的愣住了:“……”

  鼻子里怎么好像有热流涌出来?

  【作者有话说】

  白飞飞嫌弃的睨了眼车成俊:麻烦擦擦你的鼻血跟口水。

本文标签:从裙子里掉出了一个遥控器

上一篇:女朋友闺蜜奶好大下面好紧-用塞子堵住里面的液体

下一篇:2021最热门(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