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9 09:36: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让任钰难得的把自己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她抱着杨清哭了很长的时间,仿佛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和压力都发泄出来。

  人不管长的多大,在妈妈的面前,依旧是哪个嗷嗷待哺的小

让任钰难得的把自己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她抱着杨清哭了很长的时间,仿佛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和压力都发泄出来。

  人不管长的多大,在妈妈的面前,依旧是哪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永远会把自己心底的情绪发泄出来。

  哭了很久之后,任钰也累了,就躺下睡着了。等她睡着之后,苏漫雪走了进去,压低声音道:“伯父伯母,我先带你们去附近的酒店安顿一下吧。小秦会陪着任钰,你们放心吧。”

  “好,谢谢姑娘了。”任海洋在这儿是真的人生地不熟,一切也只能仰仗苏漫雪了。

  苏漫雪带着他们到了钱助理发过来的酒店,带着他们办理了入住。在订酒店的时候,苏漫雪和钱助理说了,是一家三口,需要住一段时间。

  根据这个情况,钱助理在订酒店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定了一个套间。

  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任海洋有些惊讶:“姑娘啊,这房间也太大了吧。我们三个人,不用住这么大的一个地方的。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小钰治病,我们也不能这么开销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伯父。这些费用我会负责的,你们得把自己照顾好了,才能够有精力和时间去照顾任钰啊。”苏漫雪帮着他们把东西拉了进来,放到了客厅里面。

  任海洋是真的不想要继续这么麻烦苏漫雪的,但现在的情况,除了继续麻烦苏漫雪,他们也的确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等他们安顿好了之后,苏漫雪让他们在这儿先好好睡上一觉,不用急着去医院。苏漫雪去了医院,到了病房,她就看到任钰躺在床上。

  苏漫雪走了进去,在病床边坐下来,轻叹了一口气:“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擅自去联系了你的家人,把他们带到了这里,你会怪我吗?”

  “其实,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的。”听了苏漫雪的话,任钰转而看向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本来以为,我已经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呆惯了,就算到最后也是一个人,也不会觉得难过。可在看到我家里人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是真的很想念有人陪伴的感觉的。”

  苏漫雪拉住了她的手,抿唇,眼眸中满是安慰:“其实你的家里人也都是很记挂你的,希望可以好好的陪伴你的。”

  “多谢。”任钰没有这个勇气,去打电话把自己生病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消息告诉自己家里人。毕竟,这对于家里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如果没有苏漫雪的自作主张,他可能真的会留下这个遗憾。而这个遗憾,不单单是属于她的,还是属于她的家人的。

  “你不用跟我说谢谢,你要加油。为了你的家人,你要加油。”苏漫雪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就好似她随时都会在自己身边消失一样。

  苏漫雪这一生,已经送走过太多的人。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同事。送走了这么多人,这让苏漫雪开始恐惧分别。

  她不愿意再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离开这个世界,而她永远都是那个被留下的人。

  “好,我会努力的。为了所有人。”

  任钰是这么说的,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之后的几天,不管任钰是多么的难受,她都坚持吃药吃东西。她的状态也的确好了不少,这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

  可她的病终究不是靠着努力就能够战胜的,在半个月之后,任钰在一个清晨,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苏漫雪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家里陪着骆悦心。接到任海洋打来的电话,她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走得痛苦吗?”

  “不痛苦,或许走了也是为了给了她一个解脱了。”任海洋送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的痛苦自然是比苏漫雪要多很多。但他也知道,继续这样留着任钰,也只是让她更加的痛苦。

  听到任海洋的话,苏漫雪抿唇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走的不痛苦就好,我等会儿就过来。”

  将骆悦心交代给徐阿姨之后,苏漫雪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服,驱车去了医院。到医院的时候,医院的一些手续都已经办好了。

  杨清整个人已经哭的没有力气了,任觉非常乖巧的坐在旁边,安安静静的陪着她。

  “伯父,现在怎么样了?”苏漫雪走了过去,询问任海洋现在的情况。

  任海洋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岁,非常的疲惫,但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容:“都已经办的差不多了,等会儿就会送小钰去殡仪馆了。”

  “好,那你们是打算把她带回去,还是留在这里啊?”苏漫雪点头应下任海洋的话,随后转而看向杨清,“伯母情况还好吗?”

  任海洋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杨清,轻叹了一口气:“她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接受,小觉陪着她,应该还好。”

  “让伯母去旁边的病房休息一下吧,一直这么哭下去,对身体也不好。”苏漫雪走到了杨清的身边,蹲了下来,拉住她的手,“伯母,我们到旁边的病房休息一下吧。就算是为了任钰,你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啊。”

  听了苏漫雪的话,杨清缓缓抬起头,盯着她看了很久,随后点了点头。在搀扶下,杨清到了旁边的病房,苏漫雪让任觉在这里陪着她,自己则离开了病房。

  在任海洋的身边坐下来,苏漫雪轻叹了一口气:“如果需要在本地看墓地的话,我可以帮忙的。这也算是我为任钰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吧。”

苏漫雪一直都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她进入娱乐圈后,受到过任钰多年的照顾,护她在娱乐圈中安然无恙。这份恩情,苏漫雪一直都记在心中。

 文学



  从一开始决定复出来帮助任钰,到任钰病重后,对她的照顾,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报任钰的这份恩情。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苏漫雪受到了太多人的恶意,更加的珍惜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她的照顾和保护。

  如今任钰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苏漫雪能够为她做的事情,除了照顾好她的家人,就只有帮她找一个合适的安眠之地了。

  听了苏漫雪的话,任海洋沉默了一会儿,随后露出了一抹笑容:“苏小姐,我们已经麻烦你很多了。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了。我和任钰的妈妈商量过了,我们打算帮她带回来家安葬。这样一来,我们以后也能够多去看看她。”

  原本苏漫雪想着,任钰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又是在这个城市过世的,就想着要将她留在这里。但听了任海洋的话之后,她倒是也觉得有道理。

  落叶归根,这终究是中国人心中的传统。任钰离开她的家乡,已经太久了,现在离开了这个世界,也应该让她回到自己阔别已久的家乡了。

  “好,伯父,那我尊重你的意见。在你们老家,有找好墓地吗?”苏漫雪点头,应下任海洋的话。

  任海洋点了点头:“已经托人找好了,等我们回去,就可以安葬任钰了。苏小姐,多谢你这段时间对任钰的照顾,还有对我们的照顾了。”

  “没什么的,任钰之前对我也非常的照顾。”说着话,苏漫雪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是任钰生前的时候交给我的,她说让我在她离世之后,再交给你们。里面应该是任钰之前的存款,伯父你好好收着。”

  任海洋一直都没有哭,强忍着自己的泪水。可在看到这张银行卡的时候,他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从他的眼眶,滑落了下来。

  看着他哭了出来,苏漫雪心中悲怆,忙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张餐巾纸,送到了他的面前:“伯父,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人到老年,痛失女儿,这样的痛苦,自然很难让人接受。但如今任钰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杨清和任觉还需要任海洋的照顾,他不能够倒下。

  这一点,苏漫雪清楚,任海洋的心里也是清楚的。他哭了几声,拿过餐巾纸把眼泪擦干,便停止了哭泣:“我知道,我当然不能倒下。我只是觉得心疼,她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打拼,日子本来就苦。每个月她都往家里汇钱,剩下的钱还要存下来。她的日子,太难了。”

  任钰在叶清凌手下工作了很多年,收入是不低的。但除了必要的东西,她从来没有给自己多买过一样东西,也从来没有花费过没必要的费用。

  她深知自己家里需要自己的帮忙,而她的未来也只能靠着自己,所以她把所有的钱都存了下来,为自己的将来在做打算。

  只可惜,她再也没有将来了。

  “伯父……”苏漫雪还想要开口宽慰,却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了。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任何的语言都无法劝说的痛苦。

  她将银行卡送到了任海洋的手中,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陪着任海洋诉说着他心中的痛苦。

  大概十分钟之后,叶清凌也到了医院。在任海洋的面前站定,朝着他鞠了一躬:“伯父你好,我是叶清凌,任钰的老板。”

  任海洋站起身,要朝着叶清凌鞠了一躬:“之前就听任钰说过,公司的老板一直很照顾她,没想到到了现在才见到。我替任钰向你说一声,多谢照顾了。”

  “任钰工作能力很强,为公司创造了很多的收益,有她这么一个优秀的员工曾经为我工作过,是我的荣幸和幸运。”说着话,叶清凌将一个信封拿了出来,“这是任钰剩余的工资和公司的补偿款,伯父你拿着。”

  任海洋略微犹豫了一下,伸手将信封拿了过来:“多谢,看来小钰是真的一直都很努力地在存钱和赚钱了。”

  看着他接下了这个信封,苏漫雪心中五味杂陈,抬头看向叶清凌,刚好和他对上视线。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满含深意。

  三人说了一会儿话,任海洋就去办理剩余的手续了。苏漫雪和叶清凌在医院走廊中坐下,轻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借着这个补偿款,给任钰的父亲送了不少钱啊?”

  “那你呢?任钰父亲手上的那张银行卡,是你给的吧?又是用的什么理由?”叶清凌也没有直接回答苏漫雪的问题,轻扯嘴角反问。

  苏漫雪抿唇露出一抹苦笑:“我可不是找的理由,那银行卡原本就是任钰交给我的,里面就是她存的钱。只不过,我又多存了一点进去而已。任觉还小,伯父伯母的年纪又大了,他们以后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

  “那我也一样,那原本就是任钰剩下的工资,只不过我多发了一点而已。”叶清凌转而看向苏漫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我俩算是异曲同工了。”

  尽管两个人找的理由不太一样,但目的却都是一样的。他们希望能够在保住任家人脸面和尊严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给他们更多的帮助。这个帮助,更多的指的是经济上的。

  手续很快就办好了,苏漫雪搀扶着杨清,一行人一块儿坐上了前往殡仪馆的车。杨清的情绪已经平稳了不少,但整个人还是愣愣的,一直紧紧地攥着任觉的手,眼神看着一处,虽然已经不再流泪,但眼眶依旧红红的。

  苏漫雪想,现在的任觉已经成为了杨清唯一的情感支柱,如果没有他,可能在任钰过世的那一刻,杨清就已经撑不住了。她紧紧握着任觉的手,也是在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

本文标签: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上一篇:从裙子里掉出了一个遥控器-小孩子禁止看的东西

下一篇:2021最热门(宿舍玩弄六个女同学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