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新岳乱合集目录500伦

2021-10-19 09:41: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层层白色的雾气从他的头顶冒出来。

  上官梓恒将自己手心割破,鲜红的血顺着银针流进徐锦昭的脑子里。

  只有用上官梓恒的血将这些蛊虫引出来徐锦昭才能醒过来。

 

一层层白色的雾气从他的头顶冒出来。

  上官梓恒将自己手心割破,鲜红的血顺着银针流进徐锦昭的脑子里。

  只有用上官梓恒的血将这些蛊虫引出来徐锦昭才能醒过来。

  徐锦宁紧张的关注着上官梓恒的一举一动,生怕他会弄疼了徐锦昭。

  婉儿被徐锦宁勒令去休息了,绰痕现在正倚在旁边的墙上昏昏欲睡着,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就没休息过,昨天又经历过那么厉害的一场打斗,整个人已经到了疲惫不堪的地步。

  温丞礼让他下去休息,可他就是不乐意非得要在这里看着,他跟徐锦昭年纪相仿,两人的关系也算不错。

  他也想亲眼看着徐锦昭恢复正常,万一他醒来记的自己屠杀百姓的事情,他还能帮着一起劝说劝说。

  徐锦宁坐的累了,双手放在肚子上,头枕在温丞礼肩膀上,乌黑的眸子有些发红:“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温丞礼的胳膊绕过徐锦宁的后背将她揽入怀中, 放低语气说:“刚开始,先别着急。”

  “闭上眼睛睡一觉,等你睁开了,昭儿就会醒了。”

  “那我就在这里休息,昭儿醒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不准备把我抱走。”

  温丞礼说:“好,我答应你。”

  小怪物们分开关的,每一间都是单独的一个人,他们的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在墙上,嘴里绑着麻绳,眼睛上绑着黑色布条,听穴也被封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个干干净净的木头人。

  温丞礼交代人将他们清洗干净也换了干净的衣服,现在都倒是有些人样了。

  那些来认领过孩子的妇人也会每天把东西送到汀州府上,由温丞礼的人检验过没有毒之后才能拿给这些人。

  还有一半儿的小怪物没有家人过来认领,只能是温丞礼他们的人亲自照顾着。

  徐锦宁想着想着,在温丞礼怀中安心的睡过去了。

  听到耳边轻浅的呼吸声,温丞礼将人小心翼翼的放平,让她舒服的倚在自己的怀里。

  徐锦宁的手绕过温丞礼的腰,似乎觉得这个位置睡的不太舒服又往温丞礼的腰间钻了钻,直到脸庞贴在温丞礼的腰上,才停止了小动作。

  温丞礼一下接着一下的轻拍着她的后背,想哄着一个孩子一样。

  冰冷的目光转移到徐锦宁凸起的小腹上后变得柔软了几分,她的肚子有着他的血脉,有着他们的未来和希望。

  这个孩子生在多事之时,日后一定会万事大顺,平平安安的。

  温丞礼正想着孩子生下来以后的生活,就听到对面牢房里徐锦昭痛苦的嘶吼声,见徐锦宁皱眉欲醒,他赶紧将袖子里的安魂香放到她鼻子下面。

  没一会儿,徐锦宁的眸子渐渐地松开,睡的更平稳了。

  绰痕第一时间冲到牢房里按住被蛊虫折腾的发狂的徐锦昭,铁连撞击在铁门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铁门上的灰尘被打的纷纷洒落,门也跟着晃动了几下。

  绰痕一掌劈在徐锦昭的脖子上,但没有用,他变得更加疯狂。

  “怎么办,快来人将他压住。”

  头顶的银针被硬生生的拔出来一根,一条浑身都是黑色的虫子也被银针带了出来,趴在地上蠕动着。

  绰痕见状直接一脚踩上去,那虫子流出的是黑色的血异常的恶心。

  绰痕嫌弃的冲着那虫子啐了口唾沫,“这东西太恶心了,可算是弄出来了。”

  上官梓恒也是满头大汗,胳膊被徐锦昭掐的发紫。

  黑虫弄出来后徐锦昭安静了不少,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双手耷拉在地上。

  “我来看看。”

  温丞礼将徐锦宁平稳的放到床上后走过来,蹲在徐锦昭面前给他把脉,“脉象不平,还有一条虫子,继续引。”

  上官梓恒脸色煞白煞白,手心被划了好几刀,袖子上都是血,“好!”

  光是徐锦昭一个人就难以招架,何况还有几十个小怪物?

  一个时辰后,第二条黑虫成功的被引渡出来。

  徐锦昭没有再发狂,可现在的情况更不好,因为他体内还有毒,失去了蛊虫与那毒相互抗衡,毒素开始蔓延。

  上官梓恒说:“这种毒跟他牙齿上的毒是一样的,先前因为有蛊虫牵制,二者相互压制,他才能活着。”

  “那现在怎么办?”绰痕担心的瞥一眼床上躺着的人,徐锦宁要是知道没能救治成功指不定得受多大的打击呢。

  不行,她肚子里还有小主人,可不能让徐锦昭出事啊。

  温丞礼仔细的给徐锦昭把脉,毒素蔓延的不是很快,只要在十天之内找到解药就能救治。

  冰冷的目光转向了地上被碾碎的虫子,既然这蛊虫在徐锦昭体这么长时间,毒素都没有再度蔓延,那是不是说明这些虫子也一种解药?

  “绰痕,将这些虫子捡起来拿出碾碎熬成水。”

  温丞礼将腰间的药品递给他,“熬成水后将这些药丸扔进去浸泡,再加上上官梓恒的血,咱们先试试。”

  “这样能行么?”绰痕很是嫌弃的看着地上的虫子,那虫子已经被他踩瘪了,看着非常恶心啊。

  要是把这东西吃到肚子里,真能够抑制毒素蔓延?

  “不试试怎么知道?”

  有时候越是奇怪的症结,治疗的手段越是简洁,说不定这蛊虫真的能够治疗徐锦昭体内的毒。

  绰痕也不好在说什么只好捏着鼻子,又用手帕把那两条虫子捡起来,“太恶心了啊,耀宫那群人怎么受得了的。”

  绰痕叹口气后赶紧拿着那些东西跑走了。

  上官梓恒想到那些被关在耀宫里的族人,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上官紫御真是禽兽不如,为了自己活命居然用自己的族人练蛊。”

  “都怪我不好,要是我早点发现他,早点知道就好了。”

  上官紫御还是他的兄长,死在那些小怪物手中真是便宜他了,他应该遭到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上官,我们不是神,无法判断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既要努力的去将事情解决,也要坚强的应对这个结果。”

  “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出来就好了,都是我们贪生怕死,贪恋着山外的世界才会有这样的下场,要是没出来就好了。”

  温丞礼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捏,直到上官梓恒疼的皱眉抬头看他,他才开口:“既然都要死,为什么不在死前做点有意义的事?至少,他们曾经看过除了青鹿山以外的世界,或许他们并不后悔呢?”

  见上官梓恒还盯着他发呆,温丞礼说:“只有将他们救出来,你才能知道他们是否曾经后悔过。”

  上官梓恒不知道自己该叫他夏皇还是叫他驸马,只得以“公子称呼他。”

  “温.公.子,谢谢你。”

  温丞礼拍拍他的肩膀后将徐锦昭头顶上的那些银针全都拔出来了,徐锦昭昏睡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厉害。

  既然毒虫已经被拿出来了,这些束缚也都不需要了,温丞礼将黑布、麻绳全都解开。

  绑了那么长时间他的手腕和脚腕上都是伤痕,还有好几道疤痕已经结痂。

  担心徐锦昭牙齿上的毒会造成影响,温丞礼狠了狠心,将他的牙齿全都拔了下来。

  在他体内毒素没有完全消散之前,他的牙齿绝对不能露出来,若是不小心伤到他自己,亦或者伤害到徐锦宁,后果不堪设想。

  那些牙齿都已经开始发黑了,就算不被他亲手拔掉,时间一长牙齿也会自动脱落。

  “将徐锦昭抱到房间里先行治疗,若是治疗有效果再将这些人一起带出去,一个一个的来。”

  “您可以把长公主先带出去,这里的人我会处理的。”上官梓恒抹了把脸眼泪,既然有求于人,自然是要把这里的事情都做好。

  “好,我会让人留下来帮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

  温丞礼交代完后,自顾自的去抱起徐锦宁往外面走,重牵等人守在地牢门口,这个地牢被守的密不透风,在救治好这些小怪物之前,这里会是非常安全的存在。

  外面的光很强烈,照的徐锦宁有些不舒服往温丞礼怀里又钻了钻,一声嘤咛自她口中吐出,她先是叫着温丞礼的名字,随后又不停的叫着徐锦昭。

  温丞礼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的对她说道:“昭儿很快就会没事,你不必担心了。”

  似是这句话起了作用,徐锦宁紧皱的眉头缓缓地松了开来。

  温丞礼一路抱着沉睡的徐锦宁回了房间,把她放到床上后贴心的将窗户关上。

  婉儿也休息好了过来,温丞礼交代她暂时守在房间里,屋子里放了冰块暂时不会很热。

  随后,温丞礼转身又去旁边的房间,这是他们提前给徐锦昭安排好的。

徐锦宁本以为自己只是简单的休息一下,等她醒了就可以看到徐锦昭恢复神智,可她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从醒来后她就坐在床上眉头皱的厉害。

 文学


  房间里的蜡烛忽明忽暗,映衬着她那一张带着些许怨气的脸,桌子上准备了美味可口的饭菜,可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婉儿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就怕徐锦宁生起气。

  瞅了瞅桌子上放着的青梅酒,婉儿壮着胆子走过去倒了一杯酒端过去,“长公主,您别光顾着生气,要不喝点酸酸的青梅酒,调节一下心情?”

  徐锦宁知道生气对她的肚子不好,一声叹息后,拿过那杯酒一饮而尽,酒冰冰凉凉的带着一股子辛辣味儿。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徐锦宁肚子有些涨涨的也不太想动,这才五个月她就觉得浑身酸痛,睡觉也睡不安稳,小肚子还一个劲的往下沉,难受的厉害。

  是不是每一个女子怀孕都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婉儿毕恭毕敬的说:“还在救治呢,有主人和上官先生在,应该……不,是一定会治得好的。”

  应该治得好,那就是说还有一半的几率治不好。

  徐锦宁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也没有生气,把酒杯递给她,说:“我去去看看。”

  “不先吃点东西么?”

  徐锦宁顺手拿了两块糕点,其实她一点都吃不下,拿这糕点也是为了堵住温丞礼的嘴。

  旁边房间外面站了许多守卫,见徐锦宁来了恭敬的将门打开让她进去。

  房间里的药草味道非常重,徐锦宁刚进去就差点被冲的吐出来,她赶紧捂着口鼻,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药草味道?

  温丞礼坐在桌子那儿研究着草药,见徐锦宁来了,赶紧将手中黄芪放下,“你醒了?”

  看到温丞礼那重重的黑眼圈,徐锦宁也说不出什么苛责的话来了,也不再怪他将她抱到房间里。

  徐锦宁心疼的走到他身边,拿过他左手中的另一根奇怪的药草扔到一边。

  好看的脸上尽是心疼:“你到现在也没休息,快去睡一觉吧?”

  徐锦昭正在屏风后面泡着药浴,上官梓恒在照料着,那些刺鼻的药味都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我无事,别忘了,我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训练,一天一夜不睡觉对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

  温丞礼将徐锦宁抱到自己的腿上,下巴垫在她的颈窝,“昭儿身上还有很多就伤疾,只有用草药浸泡才能将他体内的毒素逼出来。”

  “毒素,牙齿上的毒?”

  温丞礼恩一声,“我已经将他毁坏的牙齿全都拔掉了,不知道昭儿醒来会不会怪我。”

  昭儿不是小孩子,没有办法再换牙齿了。

  徐锦宁看向印在屏风上的那个人影,旁边是上官梓恒忙碌的身影。

  “昭儿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怪罪于你呢,他不会的。”

  徐锦宁叹口气,问:“要是有一种药能够消除人的记忆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将那些残忍的事情从昭儿脑海中剔除。”

  她实在是难以想象当徐锦昭恢复过来,想到他曾经要去杀自己的父亲,曾经杀过那么多人时会有怎样的反应。

  不光是徐锦宁担心,温丞礼同样担心温丞雨,她不似普通人,她的脑子本来就有问题,或许这会让她觉得很好玩,只是一场好玩的游戏罢了。

  离开夏国也有些日子,重龙每隔三天都会传一封书信告诉他此刻夏国的情况。

  他昨日上午收到的书信,夏国暂时平安无事,并没有出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温丞礼临走前将家国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帖帖的,当然也有留下后手防止耀宫那些人再度杀回夏国。

  夏国人不似宁国人那般重情重义,心里存着仁爱,要是这些小怪物冲到夏国城内,只要不祸及己身,他们说不定还会站在那里拍手叫好。

  这是夏国人天生骨子里的凉薄与冷血,谁也无法更改。

  “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跨过这个坎儿!”

  温丞礼疲惫的闭上眼睛,“宁儿,让我抱一会儿。”

  徐锦宁没有再动弹,抱着温丞礼的肩膀。

  婉儿和绰痕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绰痕将脑袋收了回来,啧啧两声:“女魔头还有这般温柔的一面,真是没看出来。”

  婉儿听了忍不住笑一声:“亏得长公主不跟你这小孩子计较,否则你这话让她听到了有你好果子吃。”

  绰痕打了个哈欠,双手抱着肩膀倚在门上,少年的眼底泛着青色,“她不会的,她也打不过我,况且她现在怀有身孕跑也跑不过我。”

  婉儿被他的这番说辞逗乐了,怪不得主人要让昂绰痕随行跟在徐锦宁身边,有这么个乐观,武功又高强的人跟着,一来有趣二来安全三来找找乐子,也挺好的。

  诸葛天运带着七巧之家的白衣侍卫们回来了,只可惜他们是空手而归的。

  婉儿起身迎过去,绰痕只是抬头看一眼,又倚在门上了。

  “主子呢?”诸葛天运问。

  见他抬脚要进屋,婉儿急忙过去拦着他:“主子刚休息没一会儿,有什么事等到明天再说吧。”

  徐锦宁和温丞礼好不容易有这片刻的宁静,可不能让人再去破坏他们。

  诸葛天运了然,正要转身离去,又听到里面传来温丞礼的声音:“都进来吧。”

  婉儿元怨恼的瞪了一眼诸葛天运,后者被她怒视,觉得自己挺无辜的,干咳一声后赶紧先进去了。

  徐锦宁已经从温丞礼的怀里出来,乖巧的坐在旁边吃着点心喝着茶。

  这点心也是酸酸的,刚吃了一口徐锦宁的馋虫就被勾起来了,不等她先说话,温丞礼就先吩咐着婉儿让她去把糕点都拿过来。

  温丞礼看向诸葛天运,问:“让他们跑了?”

  诸葛天运自责道:“是,那伙人的腿上功夫是真的厉害,我们追到城外三十里的地方还是让他们逃走了。不过,兆雾逃走的时候留下了这个。”

  诸葛天运将一块红色的令牌递给温丞礼。

  这是一快由红色血玉铸就而成的玉佩,上面没有任何花纹,正面也只有一个“令”字,只是这令下面笔画拖的很长,反而像是一条小蛇绕过头顶。

  徐锦宁盯着那玉佩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自己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符文。

  蓦地,她猛地想起之前在北境雪窟的时候就有两道门,一道门上雕刻着梅花,一道门上雕刻着蛇。

  温丞礼已经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这些蛇倒是跟北境雪山里蛇门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徐锦宁咂舌,原来不只是她一个人想起,“我刚刚也在想北境雪山的蛇,还有之前在汇江城外追杀我们的那些刺客,他们匕首上的符文也是蛇,这些人会不会是同一批?”

  “极有可能,只是我不明白北境雪山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徐锦宁说:“这几次事件都跟北境雪山有莫大的牵扯,若不是我们之前去过北境,我还真以为耀宫会落在北境呢。”

  只可惜北境雪山已经被彻底封存了,如果真的在北境,那他们应该会发现什么才是。

  “北境,北山,这是不是说明耀宫的方向是坐落在北边呢?”徐锦宁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很有可能是在北方,但北方范围很大,要想知道耀宫的具体所在地还要有一番折腾。”

  诸葛天运道:“而且北方多是寒凉之地,也不会有这些蛇啊。”

  “冰灵蛇不就是生长在极寒之地么?”徐锦宁看向温丞礼,“先前你中的那些毒,就是依靠冰灵蛇解的,你说冰灵蛇能不能解昭儿和成语体内的毒呢?”

  温丞礼乍然回过神来,他总觉徐锦昭体内的毒素有什么问题,但一时间并没有想到冰灵蛇。

  那些草药也都是性寒凉的药物。

  温丞礼笃定道:“冰灵蛇的蛇胆应该就是解药了。”

  他抬头急忙吩咐诸葛天运:“你带一些人前往北境雪山,那里会有冰灵蛇,以最快的速度将冰灵蛇带回来。”

  诸葛天运应承着:“是,属下这就带人前往。”

  看温丞礼松口气的样子,徐锦宁知道昭儿他们肯定是有救了,“那这个令牌算是怎么回事?”

  “这令牌的材质很稀有,这不像是天生的血玉,反而像是被人精心培育出来的血玉,有这种血玉的地方要么动物血比较多,要么人血比较多,而且要将玉浸泡数十年才能有这么纯粹的血玉。”

  徐锦宁不禁觉得这块血玉有点瘆人,“所以,这都是人血养出来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

  温丞礼将玉佩放到桌子上,嫌恶的拿出手帕擦擦手。

  徐锦宁啧一声:“那些人拿着的时候就不会觉得瘆的慌么,每天晚上将这玉佩放在房间里,就不怕冤魂索命啊。”

  “从地狱回来的鬼,自然不会惧怕鬼。”

  一句话说的徐锦宁眉头又皱了,才怪,她也是从前世回来的鬼,怎么不见那群恶鬼怕她呢?

  徐锦宁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势单力薄,没办法与那些成群结队的鬼斗,所以她重新回到人世间,借助这人世间的力量消灭那群恶鬼。

本文标签: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上一篇:2021最热门(宿舍玩弄六个女同学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车上最后一排搞我|受被两个攻做到哭H年下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