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火(宝贝我们站起来来一次)全文阅读

2021-10-19 10:55: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冠荣华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应道:“放心吧,我有数呢。”

  两人边说边聊,不觉来到荣华堂分号。

  周掌柜在门口招手笑道:“姑娘,太子殿下,聚贤楼的掌柜派小伙

冠荣华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应道:“放心吧,我有数呢。”

  两人边说边聊,不觉来到荣华堂分号。

  周掌柜在门口招手笑道:“姑娘,太子殿下,聚贤楼的掌柜派小伙计来过,说咱们过去的时候,提前派人先去说一声,他们便会提前准备膳食,等咱们带客人们去的时候,正好能上菜。我正想着出去找姑娘,又不是到哪里去找,你们就回来了。”

  冠荣华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正中午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道:“是有点耽搁了。”

  周掌柜忙摆手说道:“姑娘这会子倒是正好呢,不耽误,那咱们什么时候去聚贤楼?”

  冠荣华笑道:“就现在吧,钱掌柜和姚掌柜还在坐堂吗?”

  周掌柜点点头,表示他们还在坐堂看病。

  冠荣华便吩咐道:“那你派个人先去聚贤楼说一声,我们进去看看钱掌柜他们。”

  周掌柜答应一声,自己亲自去聚贤楼安排菜品事宜。

  冠荣华和慕胤宸进了药铺,看到两位掌柜都在认真的把脉问诊看病,心中都很是感动。

  看着还有大约五六个病人在排队等待看病,冠荣华便搬了个椅子,坐到一张诊桌前,对排队等候的病人笑道:“下一个来我这里看病吧。”

  随即便有个病人坐到她诊桌前。

  姚掌柜和钱掌柜听到声音同时抬起头,说道:“冠神医,您歇着,我们来就好。”

  冠荣华则笑道:“我也是很久没有看病了,看你们都在把脉问诊,我这也手痒痒的,索性也过过瘾,你们可都不要劝我。”

  两人掌柜听她这么说,都摇摇头笑了,继续看病,不再多说什么。

  店里的小伙计见状,则开心的笑道:“今儿我们姚记荣华堂分号三位名医坐诊,你们算是来对了,可以这么说,没有三位名医看不了的病。特别是冠神医,那可是名冠皇城……”

  冠荣华听他夸得有些过了,忙出声制止道:“咱们开药铺的最忌讳的就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药铺和坐堂郎中的口碑是通过病人的实际体验积累的,自己吆喝的那是走江湖卖狗皮膏药的。伙计只管招呼病人,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便好,不需要自夸,咱们不是那些货郎店。”

  小伙计听到这话,脸立刻红了,羞愧的行礼道歉:“东家,小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冠荣华冲他宽容的笑笑:“无碍,以后记住就好,你且招呼病人吧。”

  陆续有病人进来看病,可能是听到药铺里坐堂的名医多,竟然忽然病人多起来。

  冠荣华一看很是无奈,只得通知小伙计,暂时药铺不进病人了,已经在药铺病人会给看完病抓药。

  饶是这么着,药铺里也有了十来个人。

  冠荣华和两位掌柜信守承诺,帮他们都看完病,开了药方,这才一起出门去聚贤楼。

  而聚贤楼的掌柜早就等急了,看到他们进门,忙迎上来,有些埋怨的笑道:“冠神医,我们早早地就准备好了食材,推了旁的客人,就等着你们来开火炒菜,怎的这时候才来?”

  冠荣华忙抱歉的解释道:“有劳叶掌柜久等了,我等也是看完病人才能脱身来的。等我们开火炒菜,耽误了别的客人,损失我来付。”

  叶掌柜听她这么说,倒是不好意思了,笑道:“冠神医及诸位名医辛苦了,我不过是随便说说,哪能让冠神医赔钱呢。冠神医等诸位能来,是小店的荣幸。请随我到包房。”

  说着,他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随后率先走到前头,带路,冠荣华等人则跟在他后面。

  叶掌柜边走,边扬声吩咐道:“一号包房客人到,传后厨起锅开炒。”

  随即便有小伙计向后厨传话。

  而叶掌柜则将众人领进聚贤楼,并亲自泡茶倒水伺候着。

  见他忙来忙去的,冠荣华有些不忍心,便笑道:“叶掌柜,多谢款待,你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们这儿不用招呼了。”

  周掌柜这时走进来,接口说道:“我招呼着,叶掌柜只管去忙就好。”

  叶掌柜这才点头笑道:“那我就去忙了,有什么事,众位贵客只管招呼一声便好。”

  待他离去,钱掌柜这才开了话腔,跟冠荣华等人聊荣华堂分号的事情,他感慨的说道:“我总算是知道为何咱们荣华堂口碑极好了,因冠神医管理有方。你在药铺对伙计说的那番话,我深受启发。不怕冠神医笑话,我们花溪城药铺也是靠伙计吆喝的,什么药便宜,童叟无欺,坐堂郎中不论贫富一视同仁等等。”

  说到这里,他对自己很无语的摇头笑笑,一脸懊悔的模样,略微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又继续说道:“如今想想着实不妥,口碑是靠患者口口相传而积累起来的,这样才是真正的活字招牌。吆喝响亮的,反而让人觉得虚。等我回去也要好好的整顿一下药铺的经营方式,此行来郾城,我真是收获颇丰,找到师兄,认识冠神医,还能买到那么多药草,免去远途劳顿采购之凶险。总之,感谢冠神医,感谢师兄及众位……”

  说着,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真诚的说道:“我先干为敬,诸位随意便好。”

  冠荣华听他这番话,好像是法子肺腑之言,不禁对他的顾虑减轻许多,笑道:“钱掌柜客气了,你来郾城,我们尽地主之谊本是应该的。可还劳烦你帮我们看了半天的病,说来,还真是不好意思呢。不过,既然钱掌柜跟姚掌柜是师兄弟,那么咱们也就无须见外了。想必等哪天我们去花溪城,钱掌柜自然也不会把我们当外人的。”

  钱掌柜行礼回道:“那是自然,欢迎师兄及冠神医及大家去花溪,我请客,尝尝我们花溪的饭庄,倒是与这边相比另有一番滋味。”

  姚掌柜在旁对冠荣华说道:“花溪城西边靠海,因此城中海货较多,饭庄的海鲜菜听说是最拿手的。但海鲜贩卖到咱们这边,也就不新鲜了,腥臭无比,因此咱们郾城海货极少的。但像聚贤庄这样的大饭庄还是有的,不过相信师弟应该更喜欢吃咱们这边的山珍。”

  周掌柜接口笑道:“可不是么,我定海鲜菜的时候,叶掌柜提醒我,花溪城海鲜菜比咱郾城拿手,让我还是定咱本地的山珍菜,看来还是你们本地人了解本地人,若非怕是今儿我定错菜了。”

  钱掌柜忙摆手笑道:“周掌柜言重了,就算定了海鲜菜,想必每个厨师有每个厨师的厨艺,换换口味也未尝不可,横竖我都喜欢的。”

  冠荣华听到这番话,笑道:“钱掌柜是个极好相处的人,来我我们大家能有缘相聚干一杯。”

  众人纷纷举杯,尝着本地山珍佳肴,吃的高兴,喝得尽心。

  半个时辰后,众人吃好,走出聚贤楼。

  钱掌柜得知草药装车还需半个时辰才能完成,便不顾冠荣华等人极力相劝,又跟着姚掌柜回到药铺坐堂看病。

  冠荣华想着此时也没什么事,便陪他们一起。

  郾城人听到荣华堂今日难得三个坐堂郎中,都是名医神医的,纷纷上门来求医问药。

  结果没多久,就把姚记荣华堂分号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上门的病人总不能给赶走吧?

  药铺不就是干的开门坐堂看病吗?

  冠荣华不能把病人赶走,只能让伙计们好好照应着,病重的,老幼妇孺等等患者还要加倍看护,上门来就是看得起荣华堂,自然要让患者满意,药到病除。

  一个时辰后,周掌柜来通知,草药都已经装车,钱掌柜随时可以上路出发了。

  冠荣华便顺势对钱掌柜说道:“车已经装好,请钱掌柜上路回花溪城吧,若非迟了到家就天黑了,卸车归整草药什么也不方便。今儿实在是太谢谢你了,帮着我们药铺坐堂一天。”

  钱掌柜此时正帮一个人把脉,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等把完脉,对病人抱歉的小声说道:“您稍等,我一会就给你说病情开药。”

  冠荣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他的印象又加分许多。

  一个把病人放在第一位的郎中一定是个好郎中。

  好郎中都是有一颗善良的人,自然也大概率是好人。

“冠神医,抱歉我暂时不能走,这么多病人,你和师兄怕是天黑也看不完,我要再帮你们看诊几个,晚点走不碍事的。而今咱们这里治安挺好的,即便是走夜路也怕的。”钱掌柜却拒绝现在离开,继续看病:“我们做郎中的,看不得病人在眼前却不作为。”

 文学



  这番话,让冠荣华很是感动,她不再阻拦,感激的应道:“好,钱掌柜再坐会堂再回去。”

  钱掌柜亦是感激的对她笑笑,继续跟病人交流病情。

  周掌柜在旁见状,很是担心的对冠荣华说道:“今天病人特别多,怕是一时半会看不完,钱掌柜再回去,得天黑了。拉着那么多药材会不会不安全?要不,让他明儿走?”

  冠荣华想了想回道:“等过些时候再说吧,实在不行,走的晚了,就向守城官请求派官兵护送,不会让钱掌柜冒险赶夜路的,若是他不想住宿的话。”

  周掌柜听她这么说,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也开始坐下来,帮忙坐堂看病。

  四个郎中一起努力坐堂把脉,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终于药铺中只剩下三四个病人了。

  冠荣华看诊完一个病人,再次出声对钱掌柜说道:“钱掌柜太阳快要落山了,不如在郾城多待一晚吧,明早便可早早启程回花溪城。您放心,今儿在郾城住宿保准把您照顾的妥妥的。现在实在是太晚了,若是执意回去,我们不放心。”

  钱掌柜此时也看完一个病人,伸了个懒腰,望向窗外,摇摇头,感激的笑道:“不住宿了,怕我夫人等不到我回去,担心路上有什么事,怕将是一夜难眠。现在病人没几个了,那我现在启程回花溪,不过是回去晚些,不碍事的。”

  说着,他站起身来,拱手作别,这时候才显得着急回去。

  其间冠荣华等人几次劝他启程,免得走夜路,他都不肯,一直在把脉看病。

  冠荣华见他去意义绝,不会在郾城留宿,便对周掌柜说道:“你去趟守城衙门,请守城官大人派几十个兵帮忙护送钱掌柜回家。花溪城来咱们郾城做生意,郾城官府应该给与帮助,守城官大人不会拒绝的。”

  周掌柜答应一声,便离开了。

  钱掌柜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怎么行,麻烦官府,我心里过意不去。”

  冠荣华忙解释道:“不碍事的,我曾经跟守城官大人商量过,若是生意上需要人手护送,一时又找不到镖局的话,请他派守城兵帮忙。”

  钱掌柜很是感激的笑道:“郾城守城官实在是太好了,真是百姓的父母官,谢谢冠神医从中周旋成全,这样我今晚赶夜路也踏实了。”

  没多久守城官亲自带着一百来个守城兵来到店铺前。

  钱掌柜亲自谢过守城官,便跟冠荣华等人告别,启程上路回花溪。

  送走钱掌柜,冠荣华心里却总觉得不踏实,感觉哪里不对似的,因此有些闷闷不乐。

  慕胤宸在旁轻声问道:“华儿,在想什么?太阳要落山了,我们回别院吧。”

  冠荣华点点头,却没有说什么,跟往日有些话痨的性格完全不同。

  慕胤宸不放心,便再次询问:“华儿,你可是身体不舒服?怎么情绪不大对?”

  冠荣华这才将她那种不好的感觉讲给他听。

  慕胤宸听后,却笑了,安慰她:“别担心,我已经让暗一带着暗卫暗中保护了。”

  听他这么说,冠荣华惊讶的问道:“你也觉得不对劲?”

  他笑笑,漫不经心的回道:“从一开始我就感觉不对劲,为何咱们刚回来,钱掌柜就上门了?而且他一下采购那么多草药,都是现金交付,这分明就是有备而来,绝不是碰巧。”

  冠荣华轻叹一声,反问道:“钱掌柜今天在药铺坐堂这事你怎么看?我感觉他完全可以不管的,毕竟不是他的铺子,而且跟我们生意也做成了,不需要讨好。我倒是觉得他这人还行,医术高,有一颗医者仁心。”

  慕胤宸停住脚步,侧眸盯着她问道:“若不坐堂看病,他有什么理由现在才离开郾城?”

  “难道你说他是故意这么晚走,就等着路上出事的?”冠荣华摇头笑道:“你可真敢想。”

  “不是我敢想,而是钱掌柜一再证明自己的医德人品,可这需要证明吗?按我的猜测,不出意外的话,今晚草药绝对会被劫走,但他不会因此找我们药铺的麻烦,反而还会带着花溪城药铺掌柜们来采购药材,但不会再走夜路了。这样呢,自然会让你对他更加有好感,甚至有亏欠感,因他那些丢失的草药,而给他们低价作为补偿。”慕胤宸胸有成竹的笑道。

  冠荣华听着却不爱听了,她不想把人想的那么坏,白了他一眼,哼道:“你适合写话本故事,想多了,那就等着瞧吧。”

  既然慕胤宸又拍了暗一和暗卫,冠荣华也就不担心了。

  守城官兵或许不给力,钱掌柜他们遇到劫匪,抵挡不住,但暗一和暗卫们可不是吃素的。

  如此,她便又恢复先前的快乐状态,边欣赏着街上的风景,边往回走,还不是停在路边摊,看一些稀罕的小玩意儿,便买下来。

  慕胤宸见她心情恢复正常,心中自然也高兴,甘愿为她提着买下的那些稀罕物。

  冠荣华正欣赏着一个草编蚂蚱,忽然蚂蚱掉在地上,她双手抱头随即也蹲在地上。

  慕胤宸登时意识到不对,知道她可能头疼又犯了,忙蹲下身子,将她抱住,很是担心的问道:“华儿,头疼吗?要不,我现在带你回店铺,让姚掌柜他们给你看看。”

  “不,回家。”冠荣华头疼的脸都变得扭曲了,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艰难的说道:“快!”

  慕胤宸不敢再犹豫,将她抱在怀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别院,直奔内房偏厅。

  冠荣华在偏厅找到一粒药丸吃下后,却依然不见好转,依然头疼欲裂,让她恨不得一头撞死。她感觉头疼起来越来越厉害,而且吃药也不管用了。

  “啊……”她忍不住痛苦的叫出声,抱着头,直往墙上撞。

  慕胤宸被吓坏了,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让她伤害自己,并安慰道:“华儿,你若是疼的受不了,你就咬我,别弄伤自己。”

  冠荣华听了他的话,想也没想,张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嘶……”登时,疼痛钻心,慕胤宸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但强忍着没有叫出声。

  只要能缓解冠荣华的痛苦,他愿意承受所有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冠荣华松开口,身体也跟着放松下来,软软的躺在他怀中。

  慕胤宸知道她头疼已经过了,登时松口气,把她搂在胸口,心疼的说道:“华儿,你师父在哪里?能联系到他吗?”

  冠荣华扬起脸,哀求的望着他,摇头说道:“不要告诉我师父,我也不知他在哪儿。”

  慕胤宸看她头发都湿了,便知她刚才头有多疼,定是比他被咬的肩膀还疼,心蓦然揪紧,轻轻将她粘在额前的湿发撩开,叹道:“那你这头疼不是犯,你自己能有法子吗?”

  冠荣华点点头应道:“不是从毒瘴森林带回来了黑兰花和养魂芝吗?我试试能不能配出治好我头疼病的药,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慕胤宸点点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子,这才试探着问道:“你头疼是因何引起的?”

  冠荣华低下头,有些好笑的哼道:“生病谁能知道因何引起的,可能是在毒瘴森林里太紧张,用脑过度的原因吧。”

  听她这么说,慕胤宸便知道她没有说实话,也就不再问了。

  她头疼刚好,他不忍心,再让她因为他的话,而头疼。

  晚饭时间,冠荣华又恢复正常了,跟沈月等人说说笑笑,吃的很开心。

  这让慕胤宸略微安心,却并未完全放心。

  饭后,他避开冠荣华,暗中吩咐一个暗卫出去寻找冠荣华的师父,鬼手神医长青子。

  先前他曾跟冠荣华表示过,就在郾城这一带转转,并不会离开。

  因此,慕胤宸派人出去暗中寻找,很有希望能找到。

  冠荣华头疼的那么厉害,他担心跟她偷吃了,她研制的不成功的长生药有关系,若真是如此的话,只有请鬼手神医回来,他心里才踏实。

  晚上,慕胤宸缠着冠荣华跟她相拥而眠。

  冠荣华拒绝不成,半推半就的就同意了。

  睡到后半夜,暗一在窗外轻声问道:“太子爷,睡了吗?”

  慕胤宸知道他会回来反馈信息,便没有睡沉,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回道:“没睡,稍等。”

  说完,他轻轻起身下床,谁料冠荣华却在旁问道:“暗一回来了?”

  他愣了一下,抱歉的笑道:“华儿,我把你弄醒了,你睡吧,没事的。”

  冠荣华却跟着坐起身来,见他不想让她知道,很是不高兴的哼道:“你以为我答应你留下来是稀罕你,当然是为等暗一的消息。”

本文标签:宝贝我们站起来来一次

上一篇:女人多大年龄就没水了*老当益壮爷爷要了我

下一篇:2021最火(全是肉的糙汉文难哄)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