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顶着我叫我写作业/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2021-10-19 11:05: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声音嘶哑,干燥着:

  “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

  “……”

  苏羡意看进他的眼,入目是他眼底的红。

  像野火,如烈焰。

  连

他声音嘶哑,干燥着:

  “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

  “……”

  苏羡意看进他的眼,入目是他眼底的红。

  像野火,如烈焰。

  连从窗户中吹入的冷风都被烧上一层暖意。

  荒唐半夜,苏羡意最后没了力气,趴在床上,匀着气儿,而陆时渊,最终还是打开了电脑。

  然后,

  苏羡意就傻了。

  这所谓的武功秘籍里,有许多文件夹,《八卦掌》、《通背拳》、《太极拳》……陆时渊点开后,就是些中规中矩的武术视频。

  “意意?这东西究竟是谁给你的?你是不是被人忽悠了。”

  苏羡意:“……”

  这、和她想得完全不同啊。

  苏琳究竟在搞什么?

  自己被耍了?

  后来她还拿着u盘质问过苏琳,为什么给她这个。

  “我不是早就说了吗?武林秘籍啊。”苏琳笑着看她,“意意,你以为这里面是什么?”

  倒是把苏羡意噎得哑口无言。

  “我是想着,陆医生这么厉害,你不得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啊,就给你搞了些强身健体的视频,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

  只是苏琳后面偏又补了一句:

  “打好基础,才能学技巧性的东西,要不然,什么都白搭。”

  苏羡意觉得:

  她在开车,可她没证据。

  这事儿,她算是被苏琳彻彻底底给坑惨了。

  而此时的苏羡意,又气又恼,陆时渊却觉得她可爱极了,偏头去亲她。

  呼吸纠缠,无法喘息时,苏羡意闷哼两声以示抗议。

  尾音三颤,极是勾人。

  予取予求,愣是荒唐到了后半夜。

  **

  另一边

  苏呈等人唱完歌,因为他上次想去会所酒吧没去成,这次许阳州拍着他的肩膀,说要带他去见见世面。

  以前苏呈没成年时,跟着包轶航,偷偷摸摸去过,还惹出了事。

  这次却是正大光明的。

  许阳州还特意让调酒师,给他调了杯酒精浓度低的酒。

  喝起来,酸酸甜甜,倒像是果汁。

  许阳州知道自己喝多了酒,很疯。

  今天又是苏呈生日,他可不想到最后,让苏呈看了自己的笑话,一个臭酒篓子却愣是忍着没喝酒。

  而今晚,喝多了的,居然是……

  肖冬忆!

  “老肖,差不多了,别喝了。”池烈伸手,将他又欲一饮而尽的酒杯夺下。

  “我心里不舒服。”

  肖冬忆满脸潮红,显然已喝多了。

  “你说,人为什么非要谈恋爱结婚?不结婚,难道犯法吗?”

  池烈瞬间明白,某人大概是近期被家里催婚,催得太紧,“阿姨又让你相亲了?”

  “你的家人为什么不催你?”

  “可能对我绝望了。”

  “……”

  而此时,肖冬忆又接到母亲电话,问他何时回家。

  他踉跄着,起身准备离开。

  “我送你。”池烈今晚也喝了酒,没法开车送他。

  “不用,我找个代驾。”

  “那我送你到楼下。”

  会所门口,代驾非常多,池烈送他上车后,便将他的地址告诉了驾驶员,叮嘱他开车平稳些,安全送他回去。

  “是天富公寓吧?”代驾核对地址。

  “对。”

  池烈并不清楚肖冬忆公寓已出租出去,这事儿是陆时渊在群外说的,加上某人近两年一直都住那边,他想当然就报出了那个地址。

  最关键的是,某个醉鬼上车后,还嚷嚷着不愿回家。

  肖冬忆长期租住的公寓,自然是池烈的首选。

  他虽然知道,某人前几天跟人打了次架,说是帮苏羡意朋友搬家惹得祸端。

  至于周小楼搬去哪里,池烈不得而知。

  他没这么八卦,询问为何肖冬忆会出现。

  池烈也是个不常在群里出没的人。

  许阳州太能聊,经常刷屏,聊天记录,他也懒得翻看。

  搬家这种事,陆时渊也不可能广而告之,在群里说,谁谁谁要搬到肖冬忆公寓里去,与大家不相干的事,没那个必要说。

  池烈送肖冬忆上车后,回到酒吧,白楮墨还问了句:“把老肖顺利送走了?”

  “嗯,还给代驾师傅留了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事,让他随时找我。”

  而肖冬忆本就喝多了。

  到了公寓后,司机停好车,某人完全是凭借大脑肌肉记忆。

  恰好此时又同幢楼的住户要进去,他便随大流直接进入了单元楼里,搭乘电梯,到了自己公寓门口。

  只是在口袋翻找半天。

  肖冬忆皱着眉:

  我好像没带钥匙!

  醉意袭来,身体撑不住,顺着门,直接坐下。

  司机瞧见他安全进入单元楼,也就放心离开。

  ——

  至于周小楼,在公司熬了半宿,领导终于大发慈悲,放他们回去休息,说工作明日再做。

  她有些饿了,在小区门口,还买了一个烤红薯。

  红薯外面用简易纸袋包裹着,完全不隔热,烫得她指尖泛红,小心翼翼的撕开被烤得焦脆的外皮,香气溢出。

  即便红薯滚烫,她还是咬了一口。

  烫得舌头都发麻。

  这季节,如果再能喝杯奶茶就更好了。

  想起大家都去吃生日蛋糕,自己却只能啃红薯,还觉得凄凄惨惨。

  苏琳今晚居然还不回来。

  看来,她只能一个人睡了。

  燕京的秋天,来得太急,凉风乍起,吹得周小楼打了个哆嗦。

  幸亏没对象,要不然这么冷的天,她都不想出去约会。

  当她进入单元楼,再踏出电梯的瞬间,吃着烤红薯的动作停住了……

  她家门口,坐了个人!

  难不成……

  天上真能给她掉下一个男朋友?

公寓门外过道,穿堂风萧瑟而过,夜凉如水。

 文学


  肖冬忆倚门而坐,耷拉低垂着脑袋,额前碎发遮了脸,只有露出的耳廓与下颌棱角隐隐泛着红。

  酒味被凉风掰开揉碎在空气里,吸入鼻间,淡淡的辛辣感将周小楼思绪唤回。

  她走过去,低声唤他:

  “肖医生?”

  肖冬忆大抵是醉得昏沉,没理他。

  周小楼走到他身侧,半蹲下身子,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试图以此唤醒他。

  “唔?”肖冬忆抬眼看她。

  眼底被酒精烧红,似火,半眯着,浓颜五官,被衬得更加分明深邃。

  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打量着她,“你……”

  “肖医生,你怎么在这儿?”

  “我?”肖冬忆神智也是涣散的,打量着周围,“回家。”

  “……”

  周小楼知道他近来与自己父母住在一起,“你爸妈家住哪里?”

  肖冬忆一听这话,潜意识里抗拒,说不想回去之类。

  打量着他这模样,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问不出什么,周小楼就思量着,先把他带回家再做打算,总不能让他一直蹲在过道里。

  “那你自己能站起来吗?”周小楼问。

  “能。”

  肖冬忆双臂撑着后侧的门,踉跄着身子,居然真的站了起来。

  只是猫着腰,脚步虚浮,直不起腰。

  周小楼低头从包里翻找钥匙,却瞧见他东倒西歪。

  身子晃来晃去。

  “肖医生……”

  眼看他要摔倒,周小楼本能的伸手拽他,只是没想到:

  下一秒,

  他整个人居然顺着这股拉扯的力度,直接朝她栽去。

  周小楼即便个子高,力气大,终究是女生,敌不过突如其来的压迫,急急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稳住他。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待她反应过来时,肖冬忆整个人几乎都靠在她身上,下巴抵在她颈窝处。

  呼吸之间,酒精热度烫人。

  “抱……抱歉,腿麻——”

  嗓子被酒水浸泡过,嘶哑且沧桑。

  只是说话吐息,靠在她颈窝处的热意就更加烧人了。

  这地儿本就敏感。

  周小楼身子僵着不敢乱动,任由身前人高热的体温不断侵袭。

  呼吸急促,心脏狂跳。

  而她的双手扶在他腰间,本能的抓紧他腰侧的衣服,大抵是感觉到腰侧突如其来的紧缚感,肖冬忆还略显不满的哼哼了两声。

  两个人身子挨着靠着……

  周小楼的身子刚被凉风吹透,此时又被他体热烫着。

  这般冷热交织,让她小脸都瞬间烧红,低低唤他:“肖、肖医生?”

  肖冬忆这腿似乎是恢复了知觉,身子虚晃着,竟也慢慢直起了身子,周小楼如蒙大赦,这才发现钥匙都掉在了地上,急忙捡起,打开门。

  只是她还没开口邀请。

  某人凭借肌肉记忆,居然直接就进屋了。

  到了玄关处,居然还不忘换拖鞋。

  只是如今摆在那里的拖鞋,是周小楼的小棉拖。

  然后她就看到,某人将自己四十多码的大脚,愣是挤进了自己的小拖鞋里,拖鞋被挤得有些变了形,而某人的后脚跟还露在外面。

  他就趿拉着拖鞋,径直朝着卧室走去,吓得周小楼急忙阻止他。

  “肖医生!”

  “唔?”

  肖冬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朝着书房走去。

  书房里,保留着他的旧物,周小楼没怎么用。

  然后,

  她就瞧见肖冬忆居然打开了电脑,然后开始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周小楼走过去询问。

  某人回答:

  “我在写论文。”

  “……”

  这是平时被荼毒成什么样了,居然喝醉酒,还不忘写论文?

  周小楼去烧了点热水,等待热水煮沸的间隙,就站在书房看着“认真写论文”的某人,忍不住笑出声。

  肖爸爸喝醉酒,未免太可爱了些。

  她心底想着,还是给苏羡意打了电话。

  只是苏羡意此时正被陆时渊缠着。

  枕席之间,相濡以沫。

  深尝浅磨时,苏羡意已被某人勾了魂。

  就像一只温驯的猫,一举一动都由他支配掌控,并未注意手机震动。

  至于苏琳,电话早已调成静音睡着。

  再打给苏呈时,某个寿星,今日被迫签了卖身契,如今正跟许阳州在借酒消愁。

  周小楼认识的人有限,全都联系不上,她盯着还在“写论文”的肖冬忆,难不成……

  今晚要留他过夜?

  周小楼看似大大咧咧,和异性独处的经验有限,莫名的,有些紧张。

  大概是醉意再度袭来,周小楼端着烧好的热水回来时,他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唤了两声,没反应,她只能把杯子放在一边,去给他寻了个毯子披着,顺手把书房空调开了。

  给他披上毯子时,周小楼又仔细打量了他好几眼。

  说真的,

  长得还挺好看。

  比学校里那些稚嫩的小男生有味道多了。

  当她洗完澡,躺在床上时,辗转反侧,心底暗忖:

  肖爸爸半夜,会不会突然来卧室?

  她是不是该把门反锁了!

  他喝多了酒,会不会想吐?毯子掉了怎么办?

  一夜之间,数度起身去书房查看,直至后半夜才入睡。

  ——

  翌日

  肖冬忆完全是生物钟本能苏醒,脑袋疼得厉害,半睡半醒得睁开眼,瞧见周围格局,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毕竟这是他自己的公寓,装潢布局很熟悉。

  直至他直起腰,披在身上的毯子滑落。

  粉色的,上面还点缀着爱心。

  然后他又看到自己穿着一双女生拖鞋。

  意识回笼,

  整个人就炸了!

  满脑子都是卧槽两个字。

  在瓜田里上蹿下跳,满脸抓狂。

  他昨夜喝多了酒,居然回到了公寓?卧槽,这不是要疯吗?

  他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居然想不起来了……

  肖冬忆,你特么要不要脸!

  你居然跑到了这里?

  正当他抓耳挠腮,不知如何应对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金属碰撞声,紧接着一声尖叫,完全是人性本能,他直接冲了出去!

  一股焦糊味儿扑面而来,周小楼正收拾厨房。

  兵荒马乱,简直可以用战场来形容。

  肖冬忆极少下厨,也不会做饭,但是……

  我把房子租给你,你这……

  属二哈的吗?

  这是要拆了我的厨房?

  听到开门动静,周小楼偏头看他,“肖、肖医生,你醒了?”

  “你、你在干吗?”

  “煮粥。”

  “……”

  肖冬忆走过去,看了眼锅里黑乎乎的一团东西,难以执行的看着她,“这玩意儿……叫粥?”

  “我刚才就是去洗了把脸,然后就……”周小楼也挺尴尬!

  生平第一次为异性洗手作汤羹,结果就翻车了。

  若是寻常,肖冬忆肯定炸锅了,毕竟被他厨房搞成这个模样。

  但想想自己昨晚擅自过来,人家还收留了自己,还是低咳一声,“那、那个什么……我请你去外面吃吧。”

  小楼自然是高兴的。

  两人出门时,肖冬忆换鞋时,才发现人家小姑娘的棉拖被他的大脚撑了一夜,严重变形,“抱歉,鞋子我会重买一双赔给你。”

  周小楼笑笑没说话。

  “昨晚小呈生日,我喝多了酒,抱歉,下次不会了。”

  对方一个单身小姑娘,无论从什么角度想,都觉得不太合适。

  “没关系。”

  “我昨晚没给你添麻烦吧。”

  “你一直在写论文。”

  “……”

  两人到了肖冬忆以前常去的早餐铺吃东西。

  老板对他很熟,还调侃,“肖医生,好久没看到你来吃饭了。”

  “我最近不住这里。”

  老板忽然看到他身后的小姑娘,笑着说,“是跟女朋友搬去大房子里住了?”

  两人齐齐愣住,肖冬忆让他别乱说,只是朋友,而周小楼则笑着没说话,竟也有些不好意思。

  **

  这边的两人吃着早餐。

  另一边的会所内

  苏羡意昨夜和陆时渊疯了大半宿,一晚上加起来,可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

  天色大亮时,苏羡意还窝在他怀中沉睡,天气渐凉,他身上又暖和,便不断往他怀里拱,这一大早的,本身就容易……

  陆时渊哪儿禁得住她这般蹭来蹭去。

  天都亮了,两人竟又来了一次。

  直至苏羡意一遍遍求饶,方才罢休。

  陆时渊也只能笑着,用身子与被子,将她纳入怀中,裹紧。

  苏琳起床吃早餐,开门出去时,倒是意外碰见了许阳州。

  他正站在房间门口,将一堆衣物交给工作人员清洗,瞧见苏琳,冲她笑得灿烂,还挥手打招呼。

  许阳州刚睡醒,整个头发,宛若稻草般蓬松。

  很像一只炸毛狗!

  苏琳在外面装得好,不咸不淡得颔首,就像是领导视察,冷淡得很。

  待她离开,许阳州才摸了摸鼻子:

  真高冷!

  不像妹妹那么温柔,更不如弟弟可爱。

  这三个人,真的有血缘关系吗?

  “小许少爷,衣服里面的东西还要吗?”服务生从一个裤兜里,掏出一张纸,被水浸泡过,已无法展开。

  许阳州还盯着苏琳的背影,视线从那张纸上略过,不咸不淡的说,“不要。”

  “那我立刻去帮您清洗。”

  “谢谢。”

  许阳州回房后,看到只穿了一条裤衩呼呼大睡的人,头疼的要裂开。

  昨晚他就不该带苏呈去酒吧。

  他喝多了酒,居然开始耍酒疯。

  白楮墨和池烈见状,也不帮忙,说什么要让他体验一下他们平时照顾自己是个什么滋味儿。

  两人直接跑了!

  许阳州只能照顾苏呈。

  结果这小子,喝多了酒,还不老实,路过密室逃脱的鬼屋时,还嚷嚷要去玩。

  许阳州本就害怕这些,却又控制不住他,只能由着他。

  然后就发生了在密室里面,人追鬼的一幕!

  扮鬼的工作人员都要疯了,到底是谁把一个醉鬼放进来的。

  好不容易把他摁回房,许阳州长舒一口气,给他倒了水。

  他没伺候过人,哪里知道该喂水,直接把水杯塞给苏呈,结果水洒了……衣服裤子都湿了。

  深更半夜的,许阳州又开始给他脱衣服!

  扒得只剩一条红色裤衩,他也惊呆了!

  “弟弟,你穿红色内裤啊。”

  这么骚气?

  最主要的是,苏呈因为军训被晒黑,他皮肤成两种状态,大腿和屁股蛋子特别白,穿着红色内裤,特别惹眼。

  “过生日,喜庆。”

  苏呈醉醺醺的,居然还回答了他。

  “……”

  喜庆个鬼,骚里骚气的。

  衣服、裤子都湿了,这才有了许阳州一大早,将送衣服去清洗的事儿。

  “小呈,起来去吃早饭了。”许阳州晃着他。

  “唔,不去!”苏呈裹紧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蚕茧。

  “你的衣服我给你拿起洗了,待会儿会送过来,要不要我给你带点吃的?”

  “不用。”

  苏呈闷哼应着,意识还是混沌的,许阳州则叹了口气,感慨照顾孩子真不容易。

本文标签:学长顶着我叫我写作业

上一篇: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和自己的爸爸发生了怎么办呢

下一篇:想睡自己女儿的不在少数(前夫的东西很大)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