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棒棒糖放屁眼视频(老太太一次30块钱)全章节阅读

2021-10-19 11:15: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微微蹙眉,一双眼睛无辜又真挚,单手伸出三根手指举过头顶。

  看着顾墨深,很认真道:“老公,我真的错了!”

  最近一段时间,确实玩游戏有点过火了。

  这都怪那个

微微蹙眉,一双眼睛无辜又真挚,单手伸出三根手指举过头顶。

  看着顾墨深,很认真道:“老公,我真的错了!”

  最近一段时间,确实玩游戏有点过火了。

  这都怪那个人时不时的挑衅,激起了安暖的胜负欲。

  不得不说的一点,那个人玩这游戏也很厉害,估计有职业选手的水准。

  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跑到一个新区来,虐菜吗?

  无语!

  顾墨深手轻抚过她长长的头发,没有烫染过,摸起来很舒服。

  天生的直发,也没有经过专门的保养,发质倒是好得不行。

  很顺!

  “好,既然你知道错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顾墨深眼底浮现出一抹心机,漫不经心道:“那你去写报告吧!”

  安暖握着顾墨深的手突然僵住,有些为难。

  本来以为求和了,顾墨深就可以帮她写报告呢!没想到竟然装作不知道……

  坏人!

  哼!

  安暖深呼一口气,脸上换上一副职业性微笑,将顾墨深的手臂往自己这边扯了扯。

  “老公——”安暖的声音温柔,像只小猫咪,甜甜的,“老公——你帮帮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顾墨深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挑,眼底氤氲着得逞的消息,勾了勾唇。

  一手钳住女人的下巴,力气不大,将她下巴微微抬起,“顾太太,一个报告牺牲这么大?”

  安暖:“……”

  估计这男人心里又在想些有什么颜色的事情了。

  安暖咬咬牙,转头可怜兮兮地看了眼一片空白的电脑屏幕。

  算了!

  值得的!

  “老公你怎么这么说呢?”安暖努努嘴,皱着眉头不大乐意,殷红的双唇靠近男人的脖子,气吐幽兰般地说道:“伺候顾先生是我的荣幸,说什么牺牲这样的话呢?”

  顾墨深全身一僵,下腹传来的燥意似乎要将他燃尽,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女人吃干抹净。

  想不到这小丫头越来越嚣张了,为了一份报告牺牲倒是不小。

  男人转头,猩红的眸地像是沉睡的野兽正逐渐苏醒,下一秒就要朝着安暖扑去。

  顾墨深一向自诩自控能力极强,在遇到安暖之前,没有什么事或什么人能够让他如此失控。

  一旦碰上安暖,他所有的底线就突然决堤。

  唉,她真的是他的克星!

  顾墨深一把将安暖压在身下,冷冽的眸子很好看,蛊惑人心的感觉。

  只要一瞬间的不注意,就会就此沉沦。

  男人喘着粗气,逐渐像安暖逼近,身上特有的淡淡香气将女人包裹在其中。

  安暖贪婪地呼吸着他独特的香气,淡淡的,她很喜欢。

  很干净!

  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男人压低声音,呼吸打在安暖的脸上,温温热热地,“顾太太,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当然是真的!”安暖缴械投降,满心讨好。

  顾墨深勾唇笑笑,很明显不相信安暖的话,声音低低道:“所以,你要我做什么呢?”

  安暖眼里含着笑,指尖勾着男人的领带,轻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话说这,眼神透过顾墨深看向身后的电脑,舔了舔嘴角,粉嫩的舌尖露出一点,又收了回去。

  她道:“就是,我的报告能帮帮忙吗?”

  “成交!”顾墨深低笑一声,附身吻上女人殷红的唇瓣。

  ……

  顾宗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过年前的一个星期,接回了老宅。

  如今的顾家老宅早就不复当初了,空荡荡的,只有佣人在定期打扫。

  安暖和顾墨深本来商量着,让顾宗从老宅搬出来的,省的他触景生情。

  但顾宗拒绝了,说是过了年再搬也行,怎么说也不能让人家觉得顾家没人了。

  传出去不好听!

  顾墨深默许了,安暖也没好再插嘴,就让他找回了老宅。

  庄园里倒也是安静了许多,佣人们大都已经放假回去过年了。

  就连张妈也让女儿接了回去,剩了些前段时间新请来的年轻人。

  长得倒是标志,不过相处时间不长,品性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临近过年,偌大的庄园留下来的人也才七个,都是些背井离乡的,离家太远,回不去。

  天气也越发冷了,安暖整天都呆在开了空调的房间里,不敢出门。

  每次玉米兴冲冲地跑进来找她玩,她都是避之不及,一身冷气。

  庄园里里外外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安暖正在衣帽间,看着一堆的衣服,头大!

  restart如今越做越大,设计的样衣都会第一时间送到她这边,还有顾墨深习惯性地给她订购高奢品牌的当季新品。

  现在衣帽间里,她的衣服已经将顾墨深的衣服挤到一边去了。

  很多都是新的,还没有拆封过的,安暖盘腿坐在衣服堆里,将所有的新品都找了出来。

  想着剩下来的佣人年纪也不大,身材也和自己差不太多,这些衣服堆着也是堆着。

  索性都让她们自己挑些喜欢的去,自己穿不了,送人也是好的。

  安暖在二楼伸出脑袋,朝着楼下的小艺招招手:“小艺,你上来帮我个忙好吗?”

  小艺抬眸,一双眼睛干净澄澈,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模样生得标志。

  据说是之前一个阿姨的表侄女,特地介绍过来的。

  安暖记得那阿姨人还不错,也算是这庄园里的老人了,便也没有多加询问。

  刚好过年,庄园佣人大都回家过节,也需要找几个回不去的。

  小艺也凑巧,说是老家离得远,在江城读大学,想在寒假找份兼职,为家里分担一下压力。

  这份心不错!

  这几天下来做事也麻利,眼力见也不错。

  小艺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咽了下口水。

  有点紧张和好奇!

  这是她来庄园里的第三天,这是她第一次上二楼,平日里二楼都不允许她们这些新人上去的。

  二楼到底长什么样?

  她们有钱人的衣帽间是不是都很大,堆满了穿不完的新衣服?

小艺迈着步子,走到安暖面前,脸上微微带着笑意,“太太,怎么了吗?”

 文学


  说话间,小艺半垂着眸,打量着二楼的环境。

  安暖笑笑没注意到她的情绪,转头推开衣帽间的门,“我这里有些新的衣服,你拿下去看看大家喜不喜欢?”

  这些衣服虽然不至于价值千金,但也不便宜,有的都是安暖的心血。

  亲手的设计稿,设计和剪裁都是一等一的。

  还不至于拿不出手。

  小艺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复杂,这是把不要的东西丢给她们?

  堂堂有钱的顾总太太,新晋流量女神就这么小气?

  这么有钱舍不得花点钱给他们些新年礼物,就拿些不要的来打发她们?

  安暖见她没跟上来,偏头看了眼,“嗯?怎么了?”

  “没事!谢谢太太!”小艺摇摇脑袋,眼底的一抹不屑瞬间隐藏,跟了上去,“太太,这些衣服你不要穿吗?”

  “我的衣服够穿,这些都是没拆封的,看看你们有没有喜欢的。”

  小艺偏头打量着衣帽间,黑灰色为主调一看就是顾总的风格。

  房间很大,里面的灯光倒是敞亮。

  很高级的模样。

  这个衣帽间比得过她老家的房子了!

  安暖手指了指那个架子上堆着的袋子,“那个就是,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先挑,然后剩下的都拿去分给她们吧。”

  没有男装都是女装,顾墨深的衣服她没有打算拿出去。

  小艺瞬间眼前一凉,看到这些衣服的时候满目惊叹,这些是restart的衣服。

  上次她和室友一起路过restart,进去看了半天,愣是舍不得买。

  太贵了!

  一件衣服抵得上她半年的生活费了!

  她开心地点点头,“嗯嗯,好,谢谢太太!”

  地上铺了白色的软毛毯,旁边摆了张小桌子,上面还有被咖啡。

  是刚刚整理东西的时候闲得无聊准备的。

  安暖慵懒地坐在地毯上,一手随意地拿起杯子,手握着还有些温度,没喝。

  “没事,喜欢的都你们都拿去分了!”

  灯光下,一张脸长得格外的好看,脸上浅浅的笑,及其容易让人晃神。

  小艺腼腆的转头看向她,视线看到她身后的橱柜。

  半开着,里面都是男人的西装,崭新的,但大都一个颜色。

  黑色为主,看起来沉沉的。

  这些应该都是顾墨深的西装吧?

  进来不久,也没有见过顾总几次,不过他的身影和面容都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长得无可挑剔,浑身都散发着高贵的气质。

  帅气又多金!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专情的只喜欢一个女人呢?

  要是顾墨深能过多看她两眼,哪怕只是做一个小三,她也愿意!

  安暖一手指着脑袋,微微蹙眉,“嗯?”

  “不好意思太太,我刚刚走神了!”小艺鞠躬抱歉,脸庞泛起莫名的绯红,“我现在就把这些衣服拿下去分!”

  转身提着袋子朝着楼下走去。

  人走后。

  安暖喝了口杯子里的咖啡,苦味瞬间刺激着舌尖,使得她微微蹙眉。

  扭头看着小艺刚刚看过的衣橱,若有所思。

  ......

  晚上。

  顾墨深下班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天黑了,今天是去顾氏的最后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

  开了个会,顾氏也放了年假。

  今天的晚饭还没有准备好,安暖就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顾墨深坐到沙发上,见她苦着一张脸,不太高兴,开口问道:“顾太太,吃饭了没?”

  安暖瘪嘴,摇摇头,声音温柔,“还没呢!”

  肚子已经很饿了都,也不知道厨房今天在搞些什么?

  明明平时都是按时吃饭来着,今天慢了两个小时,肚子都已经咕咕叫了。

  就算张妈回家了,不是还请了新的厨师过来吗?

  顾墨深回来有些差异,今天他下班会比较晚,明明已经提前打过电话了,怎么还没去吃饭?

  顾墨深有些讶异,“不是给你打过电话叫你先吃饭吗?”

  “这可不能怪我,今天厨房不知道在做什么,今天比较晚。”安暖无奈的耸耸肩。

  “我去看看!”顾墨深脸色不太好,准备起身去厨房看看。

  “先生,太太,可以吃饭了!”一道温柔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顾墨深和安暖一齐转头看过去,顾墨深的眼底掺着几分不悦。

  来的人是小艺,顾墨深的视线与她的视线碰撞。

  “今天怎么这么晚?”顾墨深的声音清冽,明显的不悦。

  小艺愣了愣,地低下了头,咬了咬嘴唇,温柔道:“这...先生和太太不是要一起用餐的吗?先生还没有回来,厨房这边就等了等再做了个菜!”

  “老公,没事!”安暖的眸色沉了沉,转而带着几分笑意,拉着顾墨深的手,开口道:“是我忘记和她们说了,刚好你陪我一起去吃饭吧?”

  顾墨深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安暖路过小艺的身侧,饶有兴致地看了她一眼。

  家里吃饭,向来都是准时的,从来没有要等顾墨深这一说,这是顾墨深亲自吩咐下去的。

  顾墨深向来都会在饭点之前回来,倘若有急事回不来,一定会给自己打电话。

  今天倒是破天荒头一遭!

  来叫吃饭的人一般都是厨房的人,今天是小艺,也有点意思。

  小艺跟在两人的身后,炽热的目光时不时地飘向顾墨深。

  刚刚只是一眼,就让她的心不受控制地狂颤。

  这男人太过于优秀,太帅!

  小艺目光越来越过于大胆,脸颊微微泛红。

  她的手微凉,不自觉地覆上滚烫的脸颊,眼神里带着羞涩。

  在她的世界里永远不可能遇上这样一个男人,但是老天既然给了她这个机会。

  就意味着她和顾墨深还是有可能的对不对?

  哪怕是一夜情,小三,她也无怨无悔。

  ......

  餐厅。

  桌上摆着得都是安暖不大爱吃得菜,油腻得很。

本文标签:把棒棒糖放屁眼视频

上一篇:想睡自己女儿的不在少数(前夫的东西很大)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如何用卫生纸惩罚自己\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