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写作业时被顶弄,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10-19 13:55: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要啦,姜老师比我还能玩。”

  “好……”他干脆地跳下水,把姜敏拎了上来。

  “我还想再玩一会儿嘛~”

  “你

“不要啦,姜老师比我还能玩。”

  “好……”他干脆地跳下水,把姜敏拎了上来。

  “我还想再玩一会儿嘛~”

  “你又不会游,去吃饭。”

  “哼!”

  是到了该吃饭的时间,静平应该饿了。姜敏被他抱上岸,准备安静地等一会儿。那边,金泽玉一边蹲下身子给静平解衣服,一边告诉她去洗个澡再换衣服。

  她点点头,心里想如果金泽玉有个孩子确实挺好的,她好想抱着家里那头大熊,把温暖传递到那里面。

  “有个孩子也挺好的……”她踢着水自言自语道。“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像静平那样啊。”说完,她站起身去洗澡。

  金泽玉听到了她的话,此刻,他是不是也放下了心中的一切,只有她们两个人?

  饭桌上,姜敏不怎么吃,一直在照顾静平吃。她说看着别人这样吃东西自己会很满足,所以有豆豆和毛毛,她很喜欢。可为什么就不允许自己腹中的生命存在呢?

  “我去买单吧。”姜敏说,站起来蹦蹦跳跳地去了。她万万没想到,这是她和爸妈的冷战期,信用卡,停了……

  她着急地给爸妈打电话,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爸妈被自己挂电话的样子。

  “金先生……”她嘟着嘴去拽他,“我信用卡被冻结了,我爸妈干的……你去买单好不好?”

  “没问题。在这等我。”

  好丢脸,唯一一次要表现的时候,信用卡还被冻了,爸妈也不接电话……

  一路上,姜敏都没说话,难道这问题有这么严重?思来想去,她的情绪也越来越低沉。

  “我妈……唉……”

  送下静平后,跟程超客套了两句。

  “去你妈家吗?”金泽玉问。“也许她现在气消了呢。”

  “随便吧……”她托着脸说,把自己靠在门上。

  总觉得父母远远近近永远在身边不离不弃,可他们疏远了,自己也就真的心慌了。

  她低着头,被金泽玉牵进家门。到如今,还要看别人的面子进门。

  “阿玉来了,你带她来做什么?”妈妈冷声问,她的心简直要碎了,委屈的泪水蓄上一层在眼睛上。

  爸爸摆了些茶水来,叮嘱妈妈说话客气点,毕竟女儿的丈夫在。可妈妈大声呵斥道:“那有什么?她自己做不好,在夫家丢脸也不是我造成的。”

  “妈,别生气了嘛。”她忍不住开口劝道,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你以为我只生气你流掉孩子不负责任吗?你先说,你打掉孩子,问过你丈夫了吗?”

  “没有……我怕他拦着我。”

  “你看她!”妈妈指着她,扶着胸口,恨不得撕了她。

  应付妈妈的同时,她还要看看金泽玉什么表现,这下完了,肯定给他抓住把柄了。她真是凄惨到头了。

  “早知道你这么不听话……”

  “生下来的时候就该掐死我,你说过好几遍了。”

  “你也知道啊?”妈妈用力顺了顺胸口,继续谴责道:“结了婚就有道德义务,你对你的丈夫忠吗?别看人家,他什么都没说,按照你的性子,铁定不老实。你以为,只有阿玉需要这个孩子吗?你也需要!你这野猫一样的性格,不该绑起来?”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打掉孩子,是因为我还年轻,要以事业为重。”

  “事业什么时候拼都可以,感情不是什么时候都在的。”

  “你和我爸是这样做的吗?为什么要求我这样?”

  “你不明白?阿玉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你有病!两情相悦,不是我的福分他的福分来衡量的。”

  “是吗?做事别那么理想化,你现实一点,看看周围,离婚的最后什么都落不到的少吗?”

  “我们现在只是在聊孩子!”

  “好,聊孩子……你对生命也漠视,对婚姻也不忠,无论怎么说你都无理,知道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丢人。”

  这些话一句一句压下来,就像是耳光一样,打得她很疼。姜敏吵不过她,她总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我知道了……那我该怎么弥补。”她沉下脸去,好像伏法一般。

  “明天,去体检,把你那不像样的工作也辞了。”

  “体检?我又没什么病,体检干什么?还有,我的工作不是不像样,只是家教而已,你不了解,不能这样羞辱吧!?”

  “体检,看看你的身体有没有毛病啊傻丫头!你既然已经认错了,就要积极赎罪,为你的孩子赎罪。你脸皮已经这么厚了?杀个人都能这样不放在心上了?”

  “……”她真的无言以对了。“我去。你把我银行卡解冻。”

  “目的在这是不是?少耍花招!”

  妈妈的目的达到,就是让她回去,再生一个。既然说服不了,那就先顺从,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要让她们知道,自己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让步的!

  “好好好,我努力行了吧。”

  “你别敷衍,你是不是不让阿玉碰你的?”

  “什么?!我们俩不是牵着手进来的吗?妈……”她忍住更难听的话,气愤不已。“再说,我流产之后需要休养的。妈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子了?”她有些委屈的问道。

  “这件事,你太让阿玉吃亏了,所以我不得不偏向他。”

  而这件事情的主角,却一句话没说,一直坐在那边喝茶,也不怕半夜睡不住。

  “走吧,时间不早了。”金泽玉对她说,也有种“你肯定不好意思留下”的意味。

  “明天别忘了体检,我让你林阿姨给你安排的体检。”

  “知道啦!”姜敏没好气地回,感觉没有人和她一个战线了。 时间太晚了,也没有办法去打扰闺蜜。激动之下,坐在座位上就跺脚,惹得金泽玉看她一眼。“抱歉……抱歉……”看他的表现,应该是也记恨自己了。关于那孩子,他曾经问过自己怎么流掉的,她只是嘴硬,现在好了……内心里爆炸一万次都有了。

  金泽玉没有下去停车,让车子一响一响得停在家门前,他有话要说。

  “你要说什么,说吧……”

  “我不敢想象,他遭受了什么样的苦难。”

  “谁?”是那个孩子吧……“我知道,我也很痛。”

  “你真的是这样自私的人吗?有时候我很怀疑,你可以牺牲自己的时间去照顾别人家的小孩,为什么我们自己的就不可以?你为什么要打掉他呢?”

  “这件事我解释过一百次了,我还年轻,不想生。”

  可他也说过,孩子他会负责,为什么她会不懂。

  “我的孩子,就是累赘吗?”他问。

  “我真的累了,不想说这件事了。好吗?你去停车吧。”她解开安全带,回家休息。金泽玉按住手,没有为难她。

  姜敏仔细想了想,怎么回事?那个孩子真的证明了她的自私?她不顾后果地打掉孩子,而且未经任何人同意,还是有可能死掉的情况下。她对孩子的厌恶,到了怎样的程度……可那时的自己,就是不喜欢小孩子啊,现在是因为静平,并不能混为一谈。

  她歪歪扭扭地遵守孝道、乐善好施,不能为非作歹,也不能心存恶念。熟读各种道理,心中有自己独特的法则。她也时刻注重自己性情品格的提升和塑造,不投机取巧,不炫耀,懂得如何夸奖才能让对方觉得高兴。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让她觉得自己如此糟糕?

  卧室的门突然打开,她正在沉思着,免不了被吓一跳。他们两个就算对视很久,也无话可说,这对姜敏来说是不需要考虑的。可她忘了最关键一点,就是这个不许考虑的人,他是自己的丈夫。

  这不是古代,她不想委曲求全。

  金泽玉坐到床上,把她揽进怀中:“我没那么可怕。”

  姜敏选择闭嘴,免得破坏此刻的气氛,双手搂着他的腰,更紧了些。其实,一起生活也不错不是吗?

  “那,你为了孩子和我结婚,现在没有了,你会怎样?”

  “我说过了,喜欢你,不想放手不可以吗?”

  “喜欢不能带来一切,也不能带走我们之间的隔阂。我很抱歉,让你为难。”

  “不为难……”他低头吻住她,“这样很简单不是吗?”

  “我还没有认真吻过谁呢!”姜敏有些生气地说道,想收回手,却发现被他拽住了。“干嘛……”

  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姜敏忍不住去想些可怕的东西。

  “我……我不会从的!”

  听到这个,他浅浅一笑,捏了捏他的鼻子:“在想什么?我只是想向你证明,这并不难。”而且也不排斥他。

  “那你先放开我,我有点不舒服。”

  金泽玉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女人真是过分。可以亲吻,却不从心里接受。

  “我有点喜欢你,会试着爱上你的,我真的会努力的。别急好吗?”姜敏搂住他的脖子说。

  他感受着她软软的身体,猛然发觉,她还是个心智不够成熟的小孩。虽然花样多的令人防备,可那些都不足以撼动什么,原来如此。

  他拍了拍她,“我知道了。睡吧。”

姜敏起了个大早,身边的人早已不见,她乐可以慢悠悠地做事,把日程表排好,计划着一天的行程。

 文学



  “体检!?什么……不,这么快吗?”她激动地问,美好的一天被突如其来的计划打破了。

  “陈平很快就去接你,不许欺负人家。对了,你的银行卡还没有解开,什么时候体检完了,我考虑考虑。”

  “妈……”那边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看来妈妈要铁了心制裁她了。

  陈平果然很快就到了,打开车门,送她上车。

  “我们去哪个医院啊?”

  “就市里最好的那家,老板不会亏待您的。”

  姜敏心里犯嘀咕,不是妈妈安排的嘛?不管了,只要是人多,她就有机会耍些小聪明。

  趁着陈平去排队的时候,姜敏划了半天手机,没查到有用的。前几天戴手镯的时候,她服用过紧急避孕药。现在回想起来真想拍死自己,那么着急干嘛!

  如果被查出来,会不会死定了……或者被怀疑出轨,如果没和自己丈夫有什么,那为什么要吃紧急避孕药?让人很难不往那个方向想。她可以说,是调理生理周期啦~嘿嘿,想着想着,她就笑了起来。

  “姜小姐,到你了。”

  项目挺快的,并不是特别可怕,就是验尿有点难为情。

  陈平见她不好意思,就去车里等着,让她自己去。还真是个好助理呢,姜敏心想,没有人在身边可就简单太多了。她忍不住狂笑起来。随便找了个理由,跟一个女人借了检验对象。她这辈子,不会再和任何人提起如此尴尬的事。

  硬着头皮检查完,医生告诉她由于她体质尚可,比较适合备孕。而上次的被迫流产,很伤身体,开几副药喝着,调理一下身体。

  陈平很高兴,因为老板也会高兴的。

  “姜小姐,我这就带您去抓药,按时喝就可以了。”

  姜敏撇了撇嘴,“看起来好像你能生孩子一样。”

  陈平抓了抓头发,姜小姐说笑了……

  趁他去抓药,姜敏又回到医生那里问有什么避孕的好方法。

  医生说当然是戴那什么,对于女性是上避孕环。她听得感觉痛的要死,pass掉了这一条,避孕药也是不推荐的,毕竟副作用太大。

  她有些失望地走出来,斟酌再三,买了紧急避孕药,恶心呕吐倒没什么,可别把她弄成心血管病患者了。

  每天又多了喝药的任务,只是金泽玉还好,妈妈很了解她,吃个药十分费劲,所以让金泽玉盯着她。

  “可这个好苦……”

  “喝完之后可以吃颗糖。你想以后得病吗?”

  不就是苦一点嘛,还能苦死我?姜敏端起碗,赴死一般的,张口喝了下去。三口……不能再多了。

  “怎么不喝了?”

  因为觉得身体本能在抵触!她急忙奔向卫生巾,“哇”地一下吐出来,恶心死了。“饶了我吧,我实在喝不下去……”刚刚吐的,都出了眼泪,她蹲在地上说。

  “嗯……”金泽玉摸摸她的头,“下次再喝吧,只有一周的量,喝完就自由了。”

  “谢谢你安慰我……其实也没事,我应该能喝。在这之前,能给我吃块糖吗?”

  金泽玉剥了一块奶糖给她,她含在嘴里。“我又可以了……”果然,很快喝下了半碗,金泽玉朝她点点头,很快就见了底。她顺了顺胸膛,这次应该不会吐了,那种感觉,真是窒息。

  “好了,去找静平玩吧,我去公司了。”

  一句简单的话,金泽玉觉得,她的工作是玩。也没错,就是玩,她不知不觉间,只剩玩来。本意是攒些钱准备考试的,好像忘了初心。

  当初的她,可是分分钟能坐下来学一门新课程的人,现在是该工作的阶段了,也不能怪她不是。

  她嘟着嘴,想念以前的自己。如果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该多好。

  阳光混合着冰冷,在两页窗户之间留下了薄雾。姜敏最讨厌那个样子的水滴,会堆积脏东西。透过窗户,外面是光秃秃的树了,她硬生生读出一种悲凉。上学时最喜欢冬天,可以把衣服都堆在身上,也不怕热,夏天就难以调节。而出来生活之后,原来冬天看起来是这样可悲的。

  豆豆扯她的裤脚,好似察觉到她的低落一般,也趴在地上像个憋屈的小孩。

  “是不是因为我身边的人太少了,所以我会觉得孤单又害怕呢?”她对着豆豆说。是啊,就连金泽玉都不在了,她还觉得冷。

  “对了,我们还可以去找静平玩啊。”姜敏换好衣服,给豆豆也全副武装。

  毛毛除了睡懒觉就是自己出门,金泽玉让人给它在外面安了个小窝,免得它进不了家门。

  姜敏出门看了看,毛毛不知道又去了哪里。

  “静平——老师来了哦。”姜敏按了门铃,等了一会儿,又按一下。“孩子是不在吗?”她转身要走,门却开了。

  “姜老师……”静平弱弱地叫一句。小孩居然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姜敏急忙关上门,让他去换衣服。

  “姜老师,我舅舅不知道去哪里了……一天没回来,你能问问他吗?”

  “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姜敏一边给他换衣服一边问。

  “反正昨天晚上他没有回家,舅舅不会无缘无故不回来的!”

  “好,老师问。”

  程超再怎么也不能不回家,他不会是被人……毕竟他也有几分姿色,万一被人拖去羞辱了?听起来好凄惨,看来男生在外也要保护好自己。但他是那里的员工,不应该出问题吧?

  姜敏深吸一口气,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出去,接通程超的电话。

  “喂——”是个冰冷的男声。

  “你好,我想问一下程超在吗?”

  “程超?”

  “哦……南翎,南翎。”

  “他不在酒吧。”

  “那他的手机为什么在你那里?”

  “走的时候没有带走,落下了。要不你来帮他拿走?我也不确定他什么时候回来。”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

  这下好了,还真找不到了。对了,还有陆悦,她前几天不是张罗着要和程超共度良宵,应该能知道程超在哪。

  “程超在你那么?”姜敏问。“他怎么没有回家呢?”

  陆悦停了停,“你怎么知道他没在家?”

  “静平说的,怎么让孩子一个人在家呢?”

  “他,喝酒出了点事,要不你带着孩子过来吧。”

  “哦……”姜敏看了眼静平,躲得远些,“他没事吧?很严重吗?”

  “还好,就是胃出血。”

  “天……这还不严重吗?现在醒了没有,我不想让孩子担心。”

  “醒了,你可以过来。”

  “好,把地址发给我。”

  静平见到舅舅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输液的手还很凉,立刻眼含泪水,小孩子就是这般有灵性。

  姜敏和陆悦出去等着,静平一定有话要和舅舅讲。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见这人情冷暖也不好说什么。

  “唉,我哥公司来了个员工,你猜是谁?”陆悦突然眉飞色舞地问,看来是遇到好玩的事了。

  “谁?!”

  “王静雯。”

  姜敏一惊,看陆悦的表情,情况应该不怎么样。“她,怎么了?”

  “前几天嘛,她来问哥哥公司应聘,唯唯诺诺,凄凄惨惨,可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她们都记得,都记得那个女生。

  中学时代,如果要评论一个人,肯定要往好的地方说。比如她待人和善、做事认真之类的。但对于这个女生,姜敏有清楚的评价,那就是:情绪不稳定、容易对人不对事。一边大大咧咧,一边以自我为中心。如果不符合她对事情的看法,就要发脾气,动辄如此。姜敏也受过她的针对,高昂的下巴,针锋相对的语气,不管她是不是正在难受,就要揪起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她们老死不相往来,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她到陆悦哥哥的公司,被陆悦抓到,那真是……惨了。

  “她来应聘什么?”

  “实习生啊。你说咱俩都工作那么久了,怎么就她不一样,还要应聘实习生?”

  “哎呀陆悦,你这样一说我觉得好尴尬……”姜敏笑着阻止她,也是心里替那个人尴尬。毕竟都是同学,居高临下也不好。

  “你当她是同学,她当你是什么?我早就看清,她捧高踩低,也就是现在我们能和她无交集或者站在比她高的位置。如果她这种人站的高了,会怎么整底下的人呢?”

  “可你一个幼师,怎么打入敌人内部的?”

  “交代了几句我哥身边的人呗。虽然神不知鬼不觉,但不够过瘾啊。我这就去找她亮明身份!”

  “你不怕她报复你啊,防人之心不可无,小人是不得不防的。你哥身边的人出马,她会觉得是考验,但你去了,她就会觉得是针对。就算是帮她她也不一定感谢你,何况你是真的在陷害她。”

  “我没怎么陷害她,就是让她尝尝,被人针对的滋味。还有,她本事本来就不够啊,被人硬塞进来,我自然要为民除害。”

  “也对……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免得我们铸成大错。”

  “做个好人可真难。”陆悦笑笑说。“那你看着点静平,我去我哥那边看看。”

本文标签:写作业时被顶弄

上一篇:女朋友技术太好感受,怎么用一根吸管怎么折磨自己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