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排行榜(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合集列表

2021-10-19 13:58: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谢玲发狠威胁的话语中根本没有恳求的意思,她已经疯了。

  “啊,果果别说话,别激怒她……”池小叶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谢阿姨,我求您,别伤害我

但谢玲发狠威胁的话语中根本没有恳求的意思,她已经疯了。

  “啊,果果别说话,别激怒她……”池小叶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谢阿姨,我求您,别伤害我的孩子,您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您。”

  就算拿她的命去交换,她也愿意。

  谢玲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外面越来越多的行动规范的工人围过来,让她更加紧张。

  特别是,远远地就能看到,有身穿军装的警卫员从庭院入口处迅速跑来,全副武装,令她更加的害怕。

  谢玲一不做二不休,挟持着果果,转身跑上了楼梯。

  池小叶立刻紧跟上去。

  “果果……妈……”周成城顾着两边,根本顾不过来,“小叶,你当心啊。”

  谢玲一口气跑到了四楼的天台上,果果脖子里已经满是鲜血,白色的小POLO衫领子全是血,不过,应该只是划伤,并没有很深。

  楼顶风大,吹乱了谢玲的头发,她咧开嘴,又哭又笑,样子甚是疯癫。

  “谢阿姨,您冷静一点,”池小叶试图慢慢靠近,“我认识一个警察,我马上让他放了千帆,但是,千帆回来也需要时间,不可能立刻出现在您面前。”

  池小叶看出了谢玲的不对劲,这绝对不是刻意的乱来,她是真疯了,“阿姨,说不定,千帆会回家等你呢,对不?”

  “回……家……?”

  “对啊,你们在都城的家,或者,是你开的餐厅,你的餐厅都关门好久了,也不知道千帆有没有带钥匙。”

  谢玲迷惘了三五秒,可下一刻,又变得尖酸狠辣,二话不说直接登上了最外面的水泥围栏上。

  “……”池小叶倒抽一口冷气。

  “你个骗子,你当我是傻子吗?”谢玲激动极了,握着刀的手不停地发抖,刀刃就在果果娇嫩的肌肤上反复剐蹭。

  池小叶感觉心跳都快停止了,几近卑微,“阿姨……放了我的孩子……我求求您了……”

  “你拿我当人质吧,”她再往前一步,还差一点点就能碰到果果的脚了,“他还小,什么都不懂,我来换他。”

  “走开!”谢玲突然歇斯底里地怒吼,“走开,走开,不走开我把他扔下去!!!”

  无奈,池小叶只能后退。

  拿住了她的孩子,就等于,捏住了她的命脉。

  “小叶,你看看你多幸福,有爹有妈,有丈夫有儿子,我家千帆跟你一样大,她却一无所有,没有人疼她,没有人帮她,这世道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让所有的幸福全你一个人沾了,就不能分点给我的千帆吗?”

  “千帆还有您啊。”

  “千帆,只剩下您了……”

  这话好像戳中了谢玲的软肋,她陡然一顿,激动的情绪一下子平息。

  见有效,池小叶又说:“阿姨,千帆无论做什么,都把你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你是她最重要的人,她总有一天会出来的。你想啊,如果她出来了,你却不在了,她是不是会绝望?”

  “你今天如果做了傻事,她没了妈妈,那她才是一无所有。”

  谢玲呆着脸不说话,唯有眼泪不停地往下淌。

  “我们都是为人母亲,凡事都要多为孩子想一想。”

  “你今天要是杀了我儿子,你也活不了。而我,本来也会尽可能地帮助千帆,但我绝无可能帮杀害我儿子的凶手的女儿。”

  谢玲诧异地问道:“你真的会帮助千帆?”

  “我去找您,让您去见她,劝她配合调查,难道不是在帮她吗?她犯罪是事实,但她并不是主谋,而且她现在转为了污点证人,会适当地轻判。只要她在里面好好表现,还能减刑。”

  “阿姨,你现在要做的是振作起来,好好地把餐馆重新开起来。你是一个妈妈,你不能比你女儿先倒下,等千帆出狱回来,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谢玲似乎被说动了,连连点头,握着的尖刀也慢慢地离开了果果的脖子。

  果果小小声地说道:“妈妈,我没事,姨奶没有伤害我。”

  池小叶鼻尖一算,真是勇敢的小伙子。

  这时,外面庭院大门打开,一辆军用越野车风驰电掣一样冲进来,放眼望去,外面的大路上,两辆救护车三辆警车正往这边赶来。

  赵周韩跳下车,一跃跨上了车顶,叉着腰,仰着头,双目赤红地望着站在最高处的妇人。

  妇人手里,是他的儿子。

  而他的妻子,正在跟她斡旋。

  “大少爷,你可回来了,是我的失职,老太太她……”陈锋慌里慌张的,“必须赶紧送医院。”

  赵周韩钢铁般的声音落下来,“慌什么慌,救护车到了,立刻送医。”

  “是。”

  “马上准备救生气垫。”

  “是。”

  赵周韩往后看了看,随即,耳机里传来了姜云霆的声音,“1号位准备完毕,目标物明确,视线佳,风力佳,随时待命。”

  “好,2号?”

  “2号位准备完毕,随时待命。”是郑少宇的声音。

  “好,为确保人质安全,不能让目标物往楼下坠。”

  两人异口同声道:“是!”

  救护车赶到,立刻将老太太送上车,老太太闭着眼睛奄奄一息,在经过赵周韩的时候,坚持着朝他伸出了手。

  “奶奶,没事的,不要怕。”

  “果果……”

  “果果也不会有事,放心。”赵周韩看了一眼旁边的母亲,“妈,你陪奶奶去医院,这里有我。”

  周成城抬头看了一眼孙子,含着眼泪点点头。

  一辆铁骑鸣着警笛声在前面开道,救护车紧随其后。

  此时的楼顶上,谢玲已经冷静下来,但是,她依然抱着果果不放,依然紧握着尖刀不放。

  楼顶的风很大,谢玲单薄的身躯站在最高处,时不时地晃一晃,看得人心都揪起来了。

  “你是说,可以减刑?”

  “对啊,千帆才25岁,坐几年牢,出来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那要坐几年?”

池小叶犹豫了,坐几年牢,只有法官能判,还没有开庭,她怎么知道。

 文学


  不过,据律师的说法,至少十年,或许更多。

  随着受害举报的女孩越来越多,指证莫渊的同时,也都在指证着尹千帆,她是明知故犯,重上加重,哪怕是轻判,哪怕是交齐了赔款,十年的牢狱之灾也跑不了。

  想必,这些谢玲也知道,她骗她,只怕弄巧成拙。

  谢玲又问:“你能保证一定会减刑吗?”

  “能减几年?能不能减十年?”

  “……”

  看到她无法应答,谢玲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疯疯癫癫的,抱着果果,站在那宽度只能容纳一只脚的水泥围墙上,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阿姨,您……先下来,好吗?”

  时间不早不晚,但天色忽然阴暗下来,头顶厚厚的云层,压盖得不透日光。

  风越来越大,楼下的树枝疯狂地摇曳,楼顶的人,站都站不稳当。

  “你们都不愿意帮我,都不愿意帮千帆,老天啊,你怎么这么不公平,能不能对我女儿好一点?!”

  谢玲仰着天,大风吹得她头发乱飘,身体摇摇欲坠。

  “千帆,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啊……”

  果然,她一脚踩空,身体无法抑制地往后仰去。

  还连带着果果。

  “啊……”谢玲和果果同时尖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时刻准备着的池小叶一个箭步冲上前,奔着抓住儿子脚的这个信念,一下扑了出去。

  谢玲踩空下坠,下意识地放开了果果,双手呈挥动的姿态,本能地想要呼救。

  万幸,池小叶在那一刹那稳稳地抓住了果果的脚,底下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然,她身体的平衡已经到了临界线。

  “妈妈……”果果倒挂着,不可避免地亲眼看到了谢玲血溅气垫的画面。

  底下的救生气垫还没有充足够的气,气垫的正面是米白色的,谢玲背部着地,当场就口吐鲜血,特别明显。

  池小叶抓着果果的脚踝,久久不起来,不是她不想起,而是,她的双脚已经离地,几乎全靠膝盖和小腿扒拉着围栏的内侧墙面,她扑出去太多,身体的平衡已经到了临界点,她起不来。

  “果果,啊,别动果果……”只要果果稍微动了一下,她就感觉到整个人都被往前带着。

  楼下的人大喊道:“嫂子坚持住,救生气垫还没充够气。”

  “果果……别怕……我们一定能坚持住的,”池小叶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正在发抖,“爸爸……爸爸一定会来救……”

  又来了一阵狂风,果果幼小的身体被风吹得不停晃动,池小叶只觉得下半身虚浮,像是断了根似的,哪哪都使不上力。

  “啊……”身体一下失去了平衡,无法控制地往下坠。

  那一刻,她脑海中无比的清晰,但是,身体根本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时,双腿突然被抱住了,赵周韩有如神助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抓紧果果。”

  池小叶接收到信号,牢牢地抓住儿子的脚踝。

  无法形容这两秒钟的感受,清晰的,空白的,绝望的,也是永生难忘的。

  狂风不停地作妖,密布的阴云突然被吹开了一个洞,一束光从云洞间照射下来,正好照着赵家周围。

  赵周韩将池小叶拖了回来,池小叶回头看到他,金光加身,闪耀无比。

  终于安全了,底下的人全都拍手叫好。

  池小叶瘫坐在地,两条腿大幅度地颤抖着,腰腹部的肌肉这才开始有了扯痛的感觉。

  赵周韩抱着惊魂未定的果果,抚一抚他的后背,安慰道:“小子,怕不怕?”

  “不怕!”

  “真是勇敢的好孩子。”

  “我和妈妈都相信,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

  赵周韩内心一酸,看着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叶,他亲了一下儿子,惭愧地说道:“是妈妈救了你。”

  他慢慢蹲下来,放开果果,果果一下扑进了妈妈的怀里,学着刚才爸爸的样子,一下一下抚着妈妈的后背,“妈妈不怕,不怕了。”

  孩子还太小,不知道后怕,但她知道,脸色煞白,满头冷汗,一开口,声音都是发抖的。

  “没事吧果果?”

  果果摇摇头,看着妈妈这个样子,他也有点想哭了,“我没事的呀,我怎么都不会有事的,就是姨奶掉下去了,妈妈,姨奶掉下去了,她会死吗?”

  池小叶皱着眉头,会不会死,真不好说。

  她撑起身子,双手扒着围栏,探出头往下看了一眼,楼底下,谢玲落在救生气垫上,虽然出了血,但人还在动,旁边有医生围着她,正仔细地检查着她身上各处。

  然后,担架送了过来。

  祸害遗千年,没那么容易死。

  随后,医生给母子俩检查了伤处,果果脖子上有划伤,幸好伤口不深,而池小叶,腰背部肌肉拉伤,膝盖撞伤,幸好都是一些小伤。

  接下来的事情都由赵周韩处理了,等一切处理完,警察取证完离开,天已经黑了。

  房间里,池小叶正给果果讲小故事,故事没讲完,果果就已经睡着了。

  她俯过身去,轻轻亲吻了他一下,希望这件事别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什么阴影,也希望他这一辈子都平安顺遂。

  这时,赵周韩开门进来,“睡着了?”

  “嗯。”

  他特意放轻放缓了脚步,慢慢地走进来,缓缓地坐到了床沿上。

  “奶奶手术怎么样了?”池小叶迫不及待地问道,本来想第一时间去医院的,但婆婆来电说,奶奶盆骨骨折,已经进了手术室,手术时间不短,做完手术直接进重症监护室,而重症监护室里家属是不能随意进入的,他们过去也没有用。

  但是,老太太手术,手术室外面也不能没人。

  “还在手术,我过一会儿就去医院。”

  “你现在去吧,我这里没事了。”

  “也不至于那么着急,奶奶的手术问题不大,她平时身子健朗,这次肯定能扛过去。管家安排了人在楼下轮流值夜,你们安心睡觉。”

  池小叶点点头,想起他那么及时地出现,又心生好奇,“你不是跟路哥哥查案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

  就算陈锋通知得及时,他人在外面,也不可能在几分钟之内赶回来,比警车和救护车还要快

本文标签: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

上一篇:写作业时被顶弄,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着迷(h)慕瓷沈如归)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