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排行榜(着迷(h)慕瓷沈如归)合集列表

2021-10-19 14:01: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走在最前面帮施静宜指引方向,“我以前老是上山采药,对这段路很熟悉,再往前走半里路往右转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到山洞里躲避下风雪。”

  说着他心疼地看了眼杨婆婆,嘟

走在最前面帮施静宜指引方向,“我以前老是上山采药,对这段路很熟悉,再往前走半里路往右转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到山洞里躲避下风雪。”

  说着他心疼地看了眼杨婆婆,嘟囔道:“出门前也不知道多穿点衣服,瞅你冻成啥样了。”

  嘴上不饶人,手上却没闲着,脱下厚棉袄就往杨婆婆身上套。

  杨婆婆嫌弃地拍了下他的胳膊,“穿好你的衣裳,我又不是傻子,冷了能不知道找衣服穿吗?”

  老大夫撇撇嘴,又把棉袄披到了肩膀上。

  一行人吭吭哧哧走了半天总算来到了老大夫所说的山洞,可惜因为积雪太厚,洞口几乎被堵得严严实实。

  黑衣人二话不说便开始扒拉洞口处的积雪,竹见忙着把伤者往松树下扶,嘴里还在叮嘱着施静宜:“待会你就躲在这里面,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明天我们会想办法通知主子过来接你的。”

  施静宜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无论如何都要注意安全。”

  话落,山林间忽掀起一阵狂风,那风来得又急又猛,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搅得天翻地覆,刹那间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原本靠在石头旁的众人几乎是瞬间被风撂倒。

  施静宜也被那股蛮力带得踉跄了几步,眼见着就要一头扎到在积雪中。

  好在竹见反应快,及时抓住了她的胳膊,“姑娘,要不您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躲。”

  施静宜死死地抓住她的胳膊,张着嘴大口喘着粗气,从还在山洞前的黑衣人摆摆手,“别挖了,咱们下山吧,这里不能呆了!”

  再待下去,他们怕是还没碰到流民就先被大雪给埋了!

  说完话,她强撑着往杨婆婆身边走,“祖母,你们几个一定要抓稳了,咱们慢慢往山下走。”

  刚迈起左腿,头顶上方传来轰隆隆的震动声,一抬头,山洞上方的巨石在狂风的摧残下正剧烈地晃动着,若是石块落下,后果将不堪设想!

  “快往左侧爬!”

  施静宜大吼一声,身体俯趴向前,拽住一人的衣角往左侧的空地滚去。

  几乎是身子刚落地,那巨石便声势浩荡地从天而降,无数碎石与积雪泄洪般奔涌而下,轰隆的噪音震得人耳膜几欲破裂。

  施静宜也未能完全逃脱,大半个身子都被积雪压住,压得她动弹不得。

  “人都还在吗?都还在吗?”

  她甩掉头上落雪,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姑娘,我在呢!”竹见最先回应了她。

  紧接着又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东家,我也在,不过我的腿好像又被石头砸住了。”

  施静宜深吸一口气,攥紧了手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能听到我的话的人开始报数,一。”

  竹见紧跟其后:“二。 ”

  杨婆婆抖着声音接道:“三。”

  “四。”

  “……”

  “十四。”

  到十四后就再没人应声了,施静宜狠狠地咬了下嘴唇,“还有人吗?快出个声!”

  无人应她,风声却愈发肆虐。

  她攥紧了手掌,指甲因太过用力嵌进了肉里,迟来的痛觉令她清醒过来,她浑身颤抖着继续说话:“没有被砸到的人想办法躲到安全的地方,被困的先试试能不能脱困,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说话时她拼命地用未受困的那只胳膊扒拉着身上的积雪,厚实的雪团混着碎石块划得手指头火辣辣地疼,她咬紧牙关,右手不停地动作着。

  她必须要尽快脱困,还有人困在积雪中生死未卜,等着她营救呢!

  “姑娘,你在哪?”

  竹见顺着积雪摸摸索索地爬了过来,摸到施静宜的衣角时喜极而泣地哭了起来,“姑娘,我这就救你出来!”

  不知为何,听着竹见含着哭腔的声音,施静宜一开口就先落下泪来,她强忍着泪意,咬着牙道:“不用管我,先找人!”

  她至少还好好的活着,一时半会并没有性命之忧,而那两个没有报数的人就不一定了!

  竹见摇摇头,声音坚定:“不行,我必须要把您先救出来!”

  施静宜大口地喘着气,守着手摸到了挂在脖颈间的小智,“去,找找那两个被困的人在哪。”

  小智亮起红光,扑腾着翅膀脱离项链飞了起来,先是围在她的头顶上方飞了两圈,然后闪着光飞向一旁的碎石废墟。

  施静宜的目光紧紧跟随着那抹红光,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疮痍。

  堆积成山的碎石块、厚重的积雪、断裂的松树……

  要是真有人被压在碎石之下,恐怕真的凶多吉少!

  施静宜心中剧痛,也不知从哪里涌起一阵蛮力,手撑着地,竟生生从积雪堆里爬了出来。

  得到自由后的她来不及喘息,动作迅速地爬到一旁救人。

  等她与竹见合力将身旁的杨婆婆扒拉出来,飞到不远处小智滴滴响了起来。

  施静宜扶住竹见的肩膀咬牙站了起来,“竹见,你留在这边救人,你们四个跟着我到别的地方找人。”

  “是。”四名黑衣人整齐地答道。

  仿佛感应到她正身处困境,小智主动飞过来为她照明。

  借着雪光与小智发出的红光,施静宜终于看清了面前的情况,能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路了。

  为了那边还等着她营救的人,她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

  不就是没有路吗?

  她用手扒出来一条!

  黑衣人看到她指尖的血色,连忙弯腰制止了她的动作,“姑娘,你在一旁歇着,我们来就好。”

  “我又不是纸糊的人,用不着如此。”

  施静宜抹去眼前的汗珠,继续不止疲倦地手动挖路。

  黑衣人自然没有闲着,手脚不停地清理着面前的碎石。

  那些脱困的人见状也赶紧加入了挖路的队伍,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他们终于来到了小智闪光的地点。

  松散的石块下,一只胳膊正缓慢地挪动着,有人注意到这细微的动静,惊喜地喊了起来,“人在这!这里有一个人!”

  简单的一句话又激起了大家的斗志,所有人都好像忘记了疲倦与疼痛,齐心协力地清理着那只胳膊周围的石块。

很快,石块基本被清理干净,被困的黑衣人喘着粗气艰难地翻了个身子,嘴里喃喃地念道:“我身边还有个人,看看他怎么样了。”

 文学



  众人闻言立刻凝神一看,他的身旁果然还有一团黑色的人影。

  “哎呦,这可咋整!”杨婆婆被这一幕吓得手脚发软。

  施静宜此刻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沉声安排道:“先把他扶到一边休息下,我来检查下另一个人的伤势。”

  说刚说完,立刻有人上前扶走了黑衣人。

  施静宜跪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碰了下那人的身体,“你,还在吗?”

  那人没有任何反应。

  施静宜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抖着手轻声念道:“千万不要有事。”

  竹见握住了她的手,低声安慰道:“姑娘别怕,肯定会没事的。”

  施静宜摇摇头,憋着口气将他的身子翻转过来,雪光下,男人的脸上沾满了脏污的血迹,来不及多想,她立刻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还好,人还活着。

  施静宜浑身的力气好像被他微弱的呼吸彻底抽干,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倒在雪地间。

  片刻,她动了下,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叫来老大夫,“李大夫,您快过来帮他检查一下。”

  老大夫赶紧就这积雪抹去手上污泥,上前为男人诊脉。

  看着身边一张张紧张中透着关切的脸,施静宜如释重负地松口气。

  明明只离开家一天,她却好像经历了半生的磨难,不过还好,大家都还活着就好。

  这口气尚未喘匀,竹见倾身拍了下她的肩膀,“姑娘,下面好像有动静。”

  不止她,剩余几个没有手上的黑衣人也早就握紧手中兵器,摆出了防御姿态。

  “他们追上来了?”施静宜抬起头,面色不虞。

  这群人怎么跟疯狗似的?

  竹见点头,“好像是。”

  施静宜狠狠地咬了下唇,腾地站起来,“没受伤的都站出来,咱们下去跟他们干一场!”

  都被追到这个地步了,再躲下去她成什么了?

  王八?

  “杨婆婆,李大夫,你们带着这几个行动不便的先去山洞上面的空地躲着,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出声,我们去会会这群难缠的疯狗。”

  杨婆婆连忙拽住了她的胳膊,“我看你绳子耍得挺厉害,出来的时候特意带来了一捆绳子,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上。”

  施静宜面上一喜,“用得上,绳子在哪呢,我去拿。”

  杨婆婆听到前面三个字后拔腿就跑,顺着之前刨出来的路一直跑到被埋的地方,硬是从积雪堆里拽出一个灰布大包裹。

  “总共两条绳子,都在这儿了。”

  施静宜抖开绳子检查了一下,两条绳子都挺长的,布置个陷阱倒是顺手。

  她转身冲身后众人招招手,“快过来,咱们搬点石块送他们一件见面礼。”

  不远处的山腰,吸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终于有人受不住了,骂骂咧咧地冲到了队伍最前端,“咱们下山不行吗?听听这风声,再吹下去人没找到,咱们兄弟先被冻死了!”

  他就想不明白了,不就是挨顿打吗,跟谁没挨过似的,至于翻山越岭地找人寻仇吗?

  至于吗?

  黑脸汉子闻言踢了他一脚,“鬼叫个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刀疤脸也停下脚步回头劝道:“都走到这里来了,再回去岂不是白跑一趟?我王大脸从不干这种白给的事情。”

  抱怨的男人撇着嘴低下了头,这哪是白给了?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吗?

  他没敢再多说话,乖乖回到队伍里面继续赶路。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前面隐隐传来男女的交谈声,声音不大,但还是被黑脸男捕捉到了。

  “他奶奶的,总算找到人了!”

  黑脸男活动一下筋骨,一脸兴奋地抡起砍刀,“大哥,人就在前面,咱们是直接上,还是跟他们聊两句?”

  说完,他想起来施静宜那张花朵般美艳的脸,顿时觉得有些可惜,“大哥,我跟你说,打我的那小姑娘长得可漂亮了,那鼻子、那眼跟仙女似的,要不咱们先跟他们聊聊?”

  这么漂亮的美人,就得抱在怀里好好亲,哪能刀剑相向呢?

  “这会儿又不嚷嚷着要报仇了。”刀疤脸嫌弃地踢了他一脚,“你就是狗得很!走,我倒是要看看那小姑娘到底有多好看!”

  越往前走说话的声音反而越低,到最后干脆没声了。

  黑脸男急了,“他们应该知道我们上来了,快点追上去,千万别再让人跑了!”

  刀疤脸向后挥了挥手,“兄弟们,走快点!”

  刚往前走两步,他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下,身子还未站稳,前方忽响起哗啦啦的噪声,抬头一看,无数碎石块卷着积雪滚滚而来。

  他的脑袋轰地一热,尖叫着掉头就跑。

  黑脸男扒掉脸上积雪,吐了口脏泥,边走边骂:“他奶奶的,又被这群人暗算了!”

  刀疤脸被石头砸了腿,正疼得呲牙咧嘴,“你还有脸说,都被坑一次了,咋还不长记性呢?”

  剩余人也都乱了阵脚,慌不择路地四处奔逃。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推了谁,又是谁踩了谁,百十个人跟下饺子似的,咕咕噜噜地往山下滚。

  惨叫声震得整座山都摇了起来。

  计策得逞的施静宜立刻调转方向找到杨婆婆等人,“他们吃了亏肯定不敢再贸然上山,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时机从别的路线下山,李大夫,你还走得动吗?”

  老大夫咬咬牙强撑着站了起来,“能,我走前面带路。”

  话刚说完,他的身子便踉跄了一下,不受控制地跪倒在雪地上。

  施静宜转头看看其他人,竹见和几个黑衣人的身体状况还好,毕竟常年练武身体素质不错,但两个老人和四个伤者是完全走不动了,她自己此刻也疲倦到了极点,全凭一口气撑着。

  看来下山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如今只能希望她的石头阵能多拦些人。

  “停下来休息会吧,我包裹里有点干粮,大家都嚼两口补充下体力。”

  她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色,天好像就快亮了。

  “宁辞,你快点来啊,我要撑不住了。”

 

本文标签:着迷(h)慕瓷沈如归

上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合集列表

下一篇:和五个熟妇双飞 撞的她咿咿呀呀的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