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做的时候为什么一加速就会叫)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9 14:50: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江音将木盒子放到柜台上,仔细打量着店内的一切。

  掌柜这才抬起头,伸出三根手指头,晃动着头:“本店三不当,神炮戏衣不当,旗锣伞扇不当,低潮首饰不当,其他的都行。”

江音将木盒子放到柜台上,仔细打量着店内的一切。

  掌柜这才抬起头,伸出三根手指头,晃动着头:“本店三不当,神炮戏衣不当,旗锣伞扇不当,低潮首饰不当,其他的都行。”

  江音将木盒子转过去,缓缓地拨来环扣,“这些东西当吗?”

  虽然这掌柜说了三不当,可她还是信不过。

  盯着那些耀眼的珠宝,掌柜眼睛发亮,“当!当!这些东西当!”

  “拿钱吧!”江音把盖子一和,往前推了推。

  掌柜刚打算收下那个木盒子,就见萧怀晏走过来,对着他行了礼,“主子,您这就走来?”

  江音见到萧怀晏后,就想到了昨晚他抢她匕首的事请,到现在都还一肚子的气。

  萧怀晏冷眼扫视着江音,寒声道:“江小姐这是没将本侯的话放在心上。”

  什么鬼?江音蹙眉看着萧怀晏,他跟她说的什么话?她怎么不知道。

  就在这时,掌柜拿出一锭黄金放到了江音的眼前。

  这一锭黄金的出现,猛然唤醒江音的记忆。

  她真倒霉,偌大的辞林城中,无数家当铺,偏偏去了萧怀晏的铺子,去就算了,还碰到了这厮。

  索性她硬着头皮上,略过这个话茬,质问道:“我匕首呢?该还我了。”

  “本侯可没有拿你的匕首。”萧怀晏负手,不承认这件事。

  那匕首本就是他的,几年前去了一趟客栈,结果醒来以后,那把匕首就不见了,不见的还有那个女人。

  江音撇撇嘴,“侯爷莫非忘了昨晚在巷子里的那档子事儿?”

  此话一出,岳丞犀利的眼光就投向了江音,“江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一旁正在拿银子的掌柜突然顿住了手,惊讶地看着面前白花花的银子。

  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朝青荷招了招手,江音笑道:“侯爷忘了,我江音可没忘!记得清清楚楚,抢我匕首,还扣押我家青荷。侯爷敢说这些事不是您老人家做出来的?”

  她故意咬重‘老人家’这三个字。

  “只要你肯说出这把匕首的来历,本侯就还。”萧怀晏将之前的话搬出来。

  江音疑惑地盯着萧付晏看,“侯爷昨晚是耳聋了吗?这把匕首是我自己的啊!是我从家里拿出来的。”

  “江音,说实话,别逼本侯动刑。”萧付晏不悦,威胁道。

  只要能问出这把匕首的真实来历,他就能找到当年的那个女人。

  “侯爷,您老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江音有些不耐烦了,“我都说了好几遍了,你怎么还不信?”

  还放狠话威胁她,她江音会怕这些威胁吗?

  萧付晏也没有继续理她,转眼看向了一旁的掌柜,沉声道:“江家的东西,扶昔元不收,尤其是江音的。”

  听到萧怀晏的吩咐,掌柜一溜烟地将拿出去的银子又收回来。

  江音更气了,指着萧怀晏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你以为辞林城就只有你们扶昔元一家当铺吗?!”

  萧怀晏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辞林城中,我看有哪家典当行敢收你们江家的东西。”

萧怀晏这个做主的发了话,掌柜自然是不敢再收江音的东西,将木盒往前一推,“江小姐,你刚才也听到了,所以……您请回吧。”

 文学



  回头看着萧怀晏远去的背影,柳眉倒竖道,“你以权压人!”

  萧怀晏没有理她,自顾自地往前走。

  冷哼了声,江音将柜台上的木盒子抱起来,怒视了眼掌柜,道:“青荷!咱们走!”

  在这儿多待一秒,江音都觉得能把自己气出个毛病来。

  放狠话?她就不信了,辞林城那么多的当铺,萧怀晏都能管得过来。

  青荷见江音咬牙切齿地抱着木盒子,不自觉地打了个抖,试探道:“小姐,要不……咱们先回去?武安侯不是只说,不收江家的东西吗?咱们府上那么多不姓江的家奴,随便找一个过来试试?”

  听到这个方法,江音顿住了脚步,笑吟吟地看着她,“青荷,你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这方法虽然有风险,但也能一试。大不了当成钱后,她跟那人三七分了。

  她七那人三,反正她那些东西起码能当个几万两的银子,分出去三千多那也没什么,她还剩好几千两。

  青荷笑道:“这不是跟小姐学的吗?”

  这马屁拍得,刚好拍对了地方,江音满意地点点头,“这话我爱听。”

  为了证实萧怀晏的话是真是假,江音拉着青荷又跑了几个当铺,最终都换来一句,“江家之物不当。”

  无奈之下,江音只好回了江府。

  厢竹院内,江夫人手中拿着一把剪刀,正专心致志地裁剪院内的枯花。

  抬头瞄了一眼江音,见她一副沮丧的模样,停住了手中的动作,“阿音,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江音叹息着坐到石凳上,“去当铺碰到了个无赖,坏了一天的心情。”

  无赖两个字,勾起了江夫人的护女之心,她眉头一皱,逼问道:“那无赖叫什么?怎么欺负你的?你告诉娘,娘帮你去教训她。”

  吸了吸鼻子,江音直接扑到江夫人的怀里,添油加醋地抽泣道:“娘!你是不知道,那无赖欺负得我老惨了,放了不止一次狠话,他还威胁我,说我不回答他的话,他就要对我动刑!我都告诉他不下十遍了!”

  如此添油加醋一番,听得江夫人手上都露出了青筋,恨不得现在就带人去打那个无赖一顿。

  她轻抚着江音的发丝,心急如焚,“告诉娘,那个无赖叫什么?家在哪儿,娘这就带人去打她一顿。”

  敢放狠话吓唬她家阿音,这怕是不要命了。

  “萧怀晏,家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江音抹了两把泪,小声道。

  江夫人惊讶地看着江音,“你说什么?”

  江音使劲眨眼,让自己在挤出两滴眼泪,“那个无赖叫萧付晏,就是上次来退婚的那个武安侯。”

  “……”江夫人陷入了沉默中。

  欺负江音的那个无赖要是个商贾子弟亦或者是官员之子,她倒是还能替江音讨个公道回来。

  这无赖是谁不好,偏偏是那武安侯萧怀晏。江夫人这可就发愁了,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一边是手握朝廷半边天的武安侯。

  “阿音,那无……”江夫人感觉叫无赖有点不合适,改了改口,“武安侯怎么欺负你了?”

本文标签:做的时候为什么一加速就会叫

上一篇:2021最热门(晚上睡不着看点害羞的东西)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几个皇子对一个公主做|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