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宝贝过来跪下叫爸爸叫什么歌

2021-10-19 15:02: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眼里多了几分明悟:“是老秦家那边的人做的?”

  “是哇,那边的人好坏,我跟小丫姐姐把她给揍了!”

  小四妮开口,瘦瘦的小爪子攥成拳头。

  “

眼里多了几分明悟:“是老秦家那边的人做的?”

  “是哇,那边的人好坏,我跟小丫姐姐把她给揍了!”

  小四妮开口,瘦瘦的小爪子攥成拳头。

  “报仇了”小四妮又补充。

  秦姣姣眼里露出笑来,弯下身子,跟着小四妮说话,视线么,已经落在小丫身上,拉长声音问道:“报仇了?”

  “是哇是哇!”

  小丫小脸已经歪了。

  她看向小四妮,心道这个小丫头就是一个傻憨憨,看谁都说实话。

  实话能实说吗?

  自己跟四妮看着就落魄就惨兮兮的,但是那大坏蛋更惨,见血了耶!

  打架这个事情,是她们赢了。

  这个时候应该猥琐发育,不让人知道!

  怎么能实话实说呢!

  “娘亲,小四妮胡说的,她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小丫什么都懂,你问我呀!”小丫开口,将秦姣姣的注意力瞬间给转移了。

  秦姣姣瞥了她一眼。

  拎起院里的柴刀,往外走去。

  君无咎看一眼小丫:“你玩完了,你娘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

  “先生!”小丫苦兮兮的看向君无咎。

  打人也好,揍人也罢,都是孩子们的日常,原本也无所谓。

  但是小周氏身上的伤。

  君无咎想想,都觉得一阵脸疼。

  是他的过错,没有把小丫给教好!

  跟上秦姣姣往外走去。

  看着秦姣姣走进老秦家的大门。

  听见里面传来老周氏的叫骂声。

  秦姣姣根本不理会老周氏,绕着走到小周氏的房间,看见里面瘫着的小周氏,憔悴的脸蛋蜡黄蜡黄的,身上沾着血迹。

  被严严实实的包扎起来。

  “小丫脖子上的印记是你留下的。”

  “不是我!”小周氏气恼的很,根本不承认,此刻她想把苏娇娘给掐死,然而,她没有这样的本事。

  “看看你养出来的贱种干的好事!”小周氏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伤痕。

  秦姣姣无语的笑了一声:“贱种说谁!”

  “贱种说你!”小周氏说罢,猛地反应过来,她突然就捂住嘴。

  盯着秦姣姣,没想到眼前的人竟然变得这么的利索。

  竟然在说话上都给她挖坑!

  突然间,小周氏愣了一下,盯着秦姣姣的脸,恍惚一下说道:“你的脸……”疤痕怎么消退的那么多。

  现在看起来,虽然还有浅浅的痕迹。

  给面容带来损伤,但是还是一个美女应该有的样子。

  若是先前这死人脸上的疤痕是这个样子,不那么的狰狞,也不会便宜的卖给一个癞子。

  这个样子卖给谁不行啊!

  男人好.色!

  小小周氏脑子还在充斥这些不健康的想法。

  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看向秦姣姣。

  先前家里人都说这个人是鬼!

  现在看来确实是鬼。

  突然间老周氏害怕起来。

  秦姣姣可不知道小周氏害怕什么,来都来了,虽然现在的小周氏看起来挺惨了,躺在床上,腿上有伤痕,胸口也给包扎起来,看着伤的不清的样子。

  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放过了。

  来一次就得有来一次的价值。

  对上小周氏不怀好意的目光:“再打什么坏主意?”

  “我没有!”小周氏立马否认。

  秦姣姣嘴角勾笑:“有没有你自己知道,不过这些也不重要,若是你敢打坏主意,信不信下次你就下不床,小丫那孩子心慈手软,只是给你扎了两针,如果换成我……”

  秦姣姣盯着小周氏的脸看了起来。

  “你对我这张脸似乎很感兴趣?”

  小周氏立马摇头。

  她总觉得秦姣姣这句话不怀好意!

  “没有不感兴趣!”小周氏开口。

  秦姣姣笑了笑:“你今儿差点掐块我的小丫跟四妮,你说这笔账怎么算?”

  “那两个贱种还……”说道这个小周氏就生气了。

  她不过是看见老三家的赔钱货穿的衣服适合她娘家侄子,这才扒下来。也没做啥坏事,凭什么现在都已经变成这样了,竟然还有人来欺负她。

  她心里不服,很难受!

  想要跟秦姣姣掐一架,又觉得掐不过,气的胸更疼了。

  这个时候,秦海那个没用的,竟然还不在身边,这么一想,心里更难受了。

  当初就不应该嫁给秦海。

  如果不是……

  小周氏深深吸了一口气,简单呼吸动作牵扯到身上的肌肉,疼的更加严重。

  她抿住嘴唇:“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秦姣姣一步步的靠近小周氏,伸手抓住小周氏的脖子。

  手上渐渐用力。

  小周氏脸色变成紫色。

  心脏紧缩,膨胀。

  秦姣姣盯着小周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在小周氏濒临死亡的瞬间,猛地松开手,小周氏使劲儿翻着白眼,大口大口的呼吸。

  秦姣姣说道:“钱呢!”

  小周氏没有反应过来。

  不知道秦姣姣问的什么。

  秦姣姣也不等小周氏反应:“你只有一个脖子,但是你掐了小丫跟小四妮,还有一哥脖子没掐,所以你只能用钱偿还!”

  秦姣姣观察这小周氏的目光。

  见小周氏总是往一处瞥眼睛。

  她嘴角露出笑来。

  朝着那处走去。

  抽出一块砖头,挖出来零零散散银子,加起来得有五两。

  这私房钱还算不少的。

  尤其是对比一下秦水那私房钱,只有几个铜板。

  人与人的差别瞬间就体现出来。

  秦姣姣把钱抓走,转身离开。

  看着秦姣姣从屋子里离开,老周氏跟秦海这才敢进来。

  他们走到小周氏身边问道:“那个杀千刀的干啥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小周氏心里凉凉的。

  干什么了?

  人来的时候这两人干什么?

  随便骂咧两句,看都不看一眼。

  小周氏心里充斥怨气。

  伸手摸着自己的脖子:“她把秦海的私房钱给抢走,还差点掐死我,我要休息一下!”

  小周氏说完,闭上眼睛,躺在床上。

  不管秦海跟小周氏说什么,都不睁眼。

  总归秦海不敢休了她。

  以前事事为秦海着想,但是落得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有!

  倒不如做个坏女人!

小周氏脑子里的惊天巨浪,秦海跟老周氏都不知道。

 文学


  两人数着房间里少的东西,再看小周氏不管怎么看,都觉的不顺眼。

  小周氏不知怎地睡着了过去。

  老周氏继续做饭,秦海靠在床上也如同睡着了一般也不动弹。

  老秦家似乎发生了身边,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

  秦余楠躲在自己房间里,将今日获取的收益简单数了数,嘴角露出笑来。

  挣钱这个事情,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难。

  只要挣钱足够的多,就能在小范围里做一个人人羡慕的老板娘,比如绣房那边的管事儿就是一个女人。

  抓住机会啊!

  另一边,秦姣姣回到家里,看一眼手里的钱。

  这钱,她拿着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

  看一眼院里脖子上带着紫青色的指头印,玩的还非常欢乐,仿佛这些伤痕早就不存在一般,或者说,她们就不在意。

  小孩子真是一个很稀罕的物种。

  若是换成成年人,遇见这样的伤害,要缓好久才能好过来,才能将这件事情的阴影被扫除了。

  但是几岁的小孩就不一样,脑子里完全没有装着这件事情。

  玩跳绳的玩跳绳,玩泥巴的碗泥巴。

  总归开心的很,看一眼手里从小周氏那边讨要回来的银子。

  想了想,朝着徐氏那边走去。

  徐氏还是认真的缝衣服,将新郎的衣服给做的非常有版有型。

  针脚细密,跟吴氏的手上活儿有一拼。

  这个时代的女人真的是太厉害!

  秦姣姣忍不住由心的感叹。

  要知道后世的女人也得为了生活拼搏,不是关在家里照顾小家,照顾孩子的唯一角色,学的本事都是挣钱的本事。

  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的已经不是生活的日常,衣服穿坏了,大多是重新买新的,锅碗瓢盆洗洗涮涮也是两口子分工。

  如果男的不干……

  离婚呗!

  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是为了把日子过的更好,可不是为了受气!

  这个时代就不一样了,女人干活很累,冬天做衣服纳鞋底织布纺线,春夏秋天喂猪扫地洗衣服做饭,还得将家里大小往来给照应好。

  辛苦的很。

  但是没有任何功劳。

  遇见心疼自己的男人,那最起码还有些盼头。

  如果遇见的是不会心疼人的。

  ……

  秦姣姣叹口气,将从老周氏手里掏出来的银子塞给徐氏一半。

  这是小丫跟四妮受伤的补偿,她当然不会一个人给要了。

  “这怎么能行,不用黑我,我是过来帮忙的,又不是过来要钱的!”徐氏开口推辞。

  她不是谦让,是真的不觉得自己应该有这个钱。

  如果换成她,孩子被而二伯娘给揍了。揍了就做了,不疼不痒的,小孩子比较皮实,揍上几次都是寻常,家家户户的都这样,也没啥了!

  哪儿还会跟人要钱!想都不敢想呢。

  当然秦妹子能够从二嫂手里拿到这些钱,是她有本事。

  靠本事挣来的钱,哪儿有跟人平分这一说。

  “给你就是给你的,不如果不要,我就给四妮了,小四妮这孩子有出息,我算是看出来,如果我给她肯定敢要,要了以后还会自己花完,有主意的很!”秦姣姣说着笑了起来。

  四妮这样的性子的丫头,在小村子里还是极为罕见的,说好听一些是有脾气。

  村里跟环境再局限一下,这样的性格,会很吃亏。

  传出去就是傻愣愣的,一根筋!

  秦姣姣自然知道徐氏的性子,软绵绵的,不喜欢麻烦人,但凡自己能够解决的,坚决不会找人帮忙。

  但是越是这样的性格,她就越想帮助一下。

  “给你,拿着吧,回去买上点猪头肉,再温二两酒,让三叔晚上吃的好点,生活水平提高一些,这样才能有力气有热忱。

  但是也不能喝酒太多了,喝太多的酒水,对身体不好,对你也不好。

  小酌两杯!”

  秦姣姣把钱塞给徐氏,徐氏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敛担瞬间变得通红。

  秦姣姣不懂徐氏想什么,她拎起创面上的千层鞋底看起来,鞋底是一针一线纳出来的,这一双鞋子做出来,不是道需要多少经历多少辛苦。

  “大丫头你也喜欢千层底吗?改日得了空,身姿给你做几双,换着穿!”徐氏看见秦姣姣拿着她做出来的鞋子观看欣赏,心情一瞬间好了起来。

  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被人新张,被人喜欢,本来就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好呀,不过不着急,三婶你注意休息,秦果这婚事儿还有几日,如果做不完就让吴氏过来帮帮忙!”秦姣姣视线从徐氏肚子上划过,这么压榨一个孕妇不是她的风格。

  徐氏嘴角露出笑来。

  “这是我喜欢的事情,做起来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对了,新娘子的嫁衣缝好了没,那边也得抓紧一下!”

  “新娘子的新嫁衣得自己一针一线的做出来!”徐氏说罢,眼里带着回忆。

  曾经她也带着期待做出来一身嫁衣。

  穿了一次以后,就被老周氏给拿走,借给她娘家的侄女。

  嫁衣这个东西怎么可能借给外人,她是不想的。

  只是到底对付不过老周氏。

  那嫁衣借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以后了,不属于她了。

  “自己做?”瞿飞鸿会针线活儿吗?

  秦姣姣仔细回忆一下,似乎没有见过瞿飞鸿拿针。

  甚至,轻轨还给瞿飞鸿缝过衣服。

  跟徐氏说了一会儿的话,她回到家里,扯着瞿飞鸿问道:“嫁衣准备好了没?”

  “嫁衣?嫁衣不是三婶做吗?”瞿飞鸿一点儿都不着急。

  手里的菜刀挥舞起来,切菜切得非常好看。

  “三婶?”秦姣姣问道。

  瞿飞鸿点点头。

  “……”秦姣姣嘴角抽搐一下。

  幸好徐氏提醒了。

  不然,指不定成亲日子到了,瞿飞鸿才知道她需要准备嫁衣。

  “秦果那边的衣服是她准备,但是你这边额衣服,得自己准备!”秦姣姣话落,瞿飞鸿脸垮了。

  丧兮兮的看着秦姣姣:“我不会,我不懂,我还是第一次成亲呢!”

  “算了,一会儿带你去县城找个手艺比较好的绣娘,赶紧把嫁衣还有头面都给置办一下!”秦姣姣懂了,她不仅是秦果这边的婆家人,还是瞿飞鸿这边的娘家人,两遍的事儿都得操心了。

本文标签: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

上一篇:几个皇子对一个公主做|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下一篇:晚上睡不着看点害羞事|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免费观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