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晚上睡不着看点害羞事|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免费观看

2021-10-19 15:06: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痞痞的话音,让原本沉静的司泽徒秘侧身躲开。

  小召从他面前走过,胳膊夹着一份文档。

  确认小召走后,司泽徒也准备离开,颜暮熟悉的声音却叫住了他:“司泽徒,你怎么在

痞痞的话音,让原本沉静的司泽徒秘侧身躲开。

  小召从他面前走过,胳膊夹着一份文档。

  确认小召走后,司泽徒也准备离开,颜暮熟悉的声音却叫住了他:“司泽徒,你怎么在这。”

  “既然你在这里帮我一个忙吧,把刘祎蔓送到医院吧,她把土豆和番茄混在一起吃,食物中毒了。”颜暮语气很慌张。

  刘祎蔓跌跌撞撞地被颜暮从手里转交给司泽徒,她疼痛难忍,脸色难看。

  “然后现在还要去给李朝去送出入证,他比赛忘带了,在参赛场外进不去,刘祎蔓拜托了。”颜暮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

  确认刘祎蔓在司泽徒那里会相安无事后,她拔腿跑开。

  “刘祎蔓,你瘦了。”司泽徒双手抱起重心不稳当的刘祎蔓,往路边走着,喃喃自语道。

  却没想被听了去,刘祎蔓不屑地撅着嘴,本能地钻进司泽徒的怀,发出娇嫩的声音:“明明才一两天,你别说了,我难受。”

  听到这股娇嫩的声音,司泽徒不得浑身僵硬起来,他喉结上下滚动,说不出话来,腹部滚烫。

  他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打出租车去往医院,他坐在后座上用双腿给刘祎蔓当枕头,刘祎蔓平躺着,司泽徒认为,这样刘祎蔓才能舒服点。

  医院的床位边,他在吸氧机旁陪她吸氧,陪她输液,看着她一点点逐渐好转,心静了下来。

  紧张、心疼是司泽徒的全部心情。

  ……

  “这是会引发食物中毒的所有不恰当食物搭配,给你。”司泽徒把表放在刘祎蔓口袋里。

  进了校门,刘祎蔓提出散步。

  司泽徒重新回到熟悉的校园中,他们漫步在道路上,往宿舍方向走去,天已经黑下。

  昏暗的环境中,在他们快到宿舍时候,司泽徒看到了小召的身影。

  他这是在刘祎蔓宿舍楼下等自己,想必知道了什么。

  “你要不帮我去买瓶水吧。”司泽徒单手护在刘祎蔓身前,对她说道。

  他忘记了刘祎蔓是死脑筋,“这么晚谁开门,我宿舍有。”她恢复体力后,声音很大。

  谈话引起小召的视线,他截住硬要带刘祎蔓离开此处的司泽徒。

  “你好,小姑娘。”小召对刘祎蔓上下扫视了一眼,皱眉看向司泽徒。

  眉宇之间都在问:这是把我甩开,谈恋爱去了?

  司泽徒看懂了,冷冷开口:“别多想了。”

  明晃的远处灯光下又走来一人,是韩召天,司泽徒一眼认出。

  他显得有些慌张,连忙推走刘祎蔓嘱咐:“你快点先回宿舍吧,我有点事就不送你上去了。”

  刘祎蔓感到了气氛不对,“哦。”她很听话地说。

  韩召天慢慢走上前,等看向刘祎蔓离开的背影,“咔嚓”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司泽徒对这举动不悦,也无可奈何。

  “她是谁啊?”

  “朋友,很普通的朋友,做顺水人情。”

  司泽徒面对韩召天的问题,不卑不亢地回道。

  韩召天冷嘲一笑,他对小召使了个眼色,随后小召狠狠地拽着司泽徒领口,一拳朝那张俊冷的脸上打了上去。

  没有一丝防备的司泽徒后退了两步。

  “还在说谎?”小召露出蔑视的眼神:“你以为我真的放心让你一个人去查?”

  “你查到什么了?”

  “我查到你和我们要找的人是同学,关系还很好,你好好想想到底是父母重要,还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人重要吧。”

  小召快速扫视了一眼韩召天后,对司泽徒警告道。

  他们四人组的关系在小召今天来学校转了一圈后,已经不是秘密。

  “继续打。”韩召天命令。

  重重地一拳又一拳,鲜血慢慢从司泽徒嘴角流出。

  刘祎蔓违心地走着,她听不见他们在交谈什么,可能感受司泽徒的痛苦,她加快了步伐……

  寂静的夜只有“砰砰砰”拳头发出的声音,某一刻,司泽徒挡了一下,被韩召天看到。

  “是准备造反了?”韩召天勾起一抹邪笑。

  “你在车里的一举一动,以为能瞒过我的双眼?”

  韩召天在车里放了实时监控,司泽徒的另一个手机,和江美的通话,和颜振华的消息,所有的一切都被尽收眼底。

  “不过,你们是朋友也不错,我查了姓颜女孩的背景,我们不能直接动,无论如何还是离不开你啊。”韩召天阴阳怪气地说。

  颜家有强大背景,是国家优秀组员,一根毫毛都不能动,除非……

  “所以你作为好朋友,你可以利用她,让她间接承认自己会超能力,录视频或录音。”

  “我想她,包括她家人都不会想这件事情暴露的。”

  司泽徒冷眸对视,为韩召天每次能想出来道德沦丧的方法感到可耻,更为自己还迫不得已要照做而恶心痛恨自己。

  不过,他是明白了颜振华的那句“别小看他”,但韩召天都甘拜下风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听见没?别忘了你爸妈。”

  韩召天见司泽徒不语,问道。

  司泽徒依然不语,韩召天恼怒,举起手中拐杖对司泽徒就是倾尽全力地狠狠一戳。

  司泽徒痛苦地捂着腹部从台阶出滚下。

  他没忍住,痛苦喊出声。

  刘祎蔓心被这一喊声击中,一直蹲在宿舍大门后的她冲上前。

  最终,她选择奔向司泽徒。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啊?”她抱住地上的司泽徒,哭了出来,大喊:“嘴都流血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没什么经验。

  “谁让你来了,走。”

  “不,我不走。”

  “走啊。”

  司泽徒有声无力。

  “来这里跟我煽情了?”韩召天走下台阶,用拐杖敲了墙司泽徒硬邦邦的身子,“这不是很正常吗?摔断他骨头了还是怎么?”他不爽地说。

  目光扫向刘祎蔓,韩召天忽然对这个“很丑”的女生发出强烈的兴趣。

年轻时是整形师,老了也身边也是一直美女如云的韩召天眼里,他确实这么长时间没见过这么“丑”的孩子了。

 文学


  “孩子,有没有兴趣让我替你整整容。”韩召天捏着刘祎蔓的下巴,仔细端详。

  “她跟这件事没关系,她现在也够好看了。”司泽徒被韩召天身体接触刘祎蔓惹发怒,他凭着意志力站了起来,气冲冲说道,眼底已经发红。

  “她现在够好看了。”刘祎蔓只听到这半句话,她抹着泪,呆呆望向司泽徒。

  “你在质疑我的审美?”韩召天怒气冲天,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高抬起拐杖,对准司泽徒额头。

  司泽徒护着紧紧拽住自己衣角的刘祎蔓,气氛凝固。

  “干爹,他还有用。”小召打破僵局,劝韩召天放下拐杖,他知道如果不劝,后果将不堪设想。

  韩召天深知这根拐杖的秘密,经过理智冲刷,他放下,又发出瘆人的笑声,说:“那你们年轻人约会吧,别忘了一会儿回来当兽训师。”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四人身旁,韩召天扶着拐杖上了去,留下的是小召和司泽徒擦肩而过时,给予的警告:“你逃不过他的眼睛的。”

  周围又恢复了宁静。

  ……

  “司泽徒。”刘祎蔓拉着司泽徒冰冷的手指,小声喊道,她不敢抬头看这个男人,有害怕被他责备,有害怕看到他痛苦的面容,还有害羞。

  那句“她够好看了。”一直在她脑子里回荡。

  司泽徒瞥她一眼,扯开刘祎蔓拽住自己的手,走往离开学校的路。

  他不说话,任凭嘴角的鲜血往下流。

  刘祎蔓小碎步跟在其后。

  “你是不是欠他们钱?欠多少,太多的话我只能去找找兼职之类的,帮助帮助你。”

  “或者我们星期可以一起去找工作,发传单啊之类的。”

  她一直的念叨终于等到司泽徒的回复。

  司泽徒扭头语气冰冷地说:“还不回宿舍?刚刚你出事的话该怎么办。”

  司泽徒回头的一刹那,成了刘祎蔓确认自己心意的决定性时刻。

  她被面前的脸庞的轮廓吸引,冰冷的话让她感受到的却是柔情的一面。

  她喜欢上司泽徒了,她有个心底的秘密:她知道土豆和番茄不能一起食用,因为她想请假出去见司泽徒。

  司泽徒不再是她老师,使她夜不能寐。

  “我想和你说会儿话。”刘祎蔓抠着手指,略带紧张和青涩。

  司泽徒无奈看着刘祎蔓,在附近找到一把长椅,“那坐这说吧。”他拍拍椅子。

  长椅上,静默好久,刘祎蔓强忍害羞,终究侧身用手摸上了司泽徒的嘴唇,“让我看看伤口。”她用纸巾擦了擦血渍。

  这动作让司泽徒好久才缓缓吞下一口口水,他抓住刘祎蔓的手,刘祎蔓那支手落在他的肩上,四目相对,实属暧昧。

  司泽徒在刘祎蔓耳边吹起一阵风,轻声说:“你这样很危险。”

  刘祎蔓懵懂地摇着头,她不知道这个动作是多么诱人。

  她说:“其实我刚刚也很害怕的,但因为是你,我就想我一定要冲出来的,你之前也是这样对我的,不是吗?”

  她以为司泽徒在说刚刚的事情。

  “我说的不是这个危险。”司泽徒嘴里的热气打在刘祎蔓的一眨一眨睫毛。

  他浑身发热,挪开了刘祎蔓让自己恢复平静。

  “那是什么?”刘祎蔓不依不饶的问。

  “没事,你还小,以后就知道了。”

  刘祎蔓似懂非懂地点头,“身上没摔得怎么样吧?她又不安生扒开司泽徒的袖子,速度之快,让司泽徒也没反应过来。

  司泽徒晚了一步,他胳膊上丑陋的一条条伤疤暴露在刘祎蔓面前。

  “怎么这么多伤疤?”刘祎蔓身体一颤,怪不得,司泽徒总穿着黑色的长袖衬衫。

  “很早以前的了。”司泽徒拉下袖子,试图转移话题:“你的那瓶葡萄味易拉罐现在哪里还有卖?”

  原本已经蓄满眼泪的女孩,真的被带跑话题,“市面上倒是没见过,但是我家有,我爸爸知道我喜欢喝,给我留的。”刘祎蔓说时神情带着骄傲。

  真是个傻姑娘,司泽徒被这可爱模样吸引,宠溺地摸上刘祎蔓的头,他扬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没有,我不喜欢吃葡萄。”

  “哦。”刘祎蔓失落地说,但却又因为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喜笑颜开:“你刚刚笑了唉。”她指着司泽徒,从长椅蹦了下来。

  “很难看吗?”

  “好看,好看,难道这就是葡萄汽水的威力吗?司泽徒笑了!而且笑起来特别好看。”刘祎蔓肉眼可见的的开心。

  他盯住刘祎蔓,对她说:“其实我只是想起一个人,很怀念。”

  司泽徒嘴里说得那个人,是他七岁时遇到的一位女生,他们只见过一面,却让他忘不掉。

  还记得那天,他怯怯地站在小区楼下旋转滑滑梯旁,看着同龄的孩子们开心的笑容,脚步忍不住上前。

  “这不是那个没人管的小子吗?”偷偷上前的他被发现,一群比他壮的男生朝他丢去地上的沙子。

  “你们幼稚不幼稚。”他也不甘示弱,恶狠狠盯着他们。

  “就你不幼稚?”

  “对啊,我会要骰子,会算账,会下注,会赢钱,你们会什么?破小孩们。”他张牙舞爪的说着,那群男生终于被吓跑。

  他可以一个人放心玩了,但他又不想了,这不是刚刚他看见的那个热闹的滑滑梯了。

  “你想玩的,对吧。”一位小女生踩着黑色的小皮鞋,穿了一身白色的公主裙对他说道。

  小女生胖嘟嘟的,脸蛋圆圆的,吹弹可破的脸蛋上镶嵌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如同黑色的宝石,里边是天真和浪漫。

  不像那时的他,已经看破了世俗,压抑的生活让他双眼已经沉沦。

  “走,我们去玩。”他的手被牵起,他特开心,那位小女生的声音久久刻在他脑海里。

  从那以后,他们就约定以后每天在这里碰面,一起去玩耍,那位小女生每天都会给他带葡萄味的饮料,他不喜欢葡萄,却还是乐呵呵地喝了下去。

  这种幸福快乐的时光,并没有多久……

本文标签:晚上睡不着看点害羞事

上一篇: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宝贝过来跪下叫爸爸叫什么歌

下一篇:宝怎么湿才三根手指公交车(啊~你的好长)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