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歪歪漫画登录页面入口环球免费(往下面挤奶油)全章节阅读

2021-10-19 16:10: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还是府城里热闹吧,我们镇上是真不能比的。”

  苏广看的眼花缭乱,完全没有逛了一天的疲惫感,看的苏糖惊奇不已。

  她是身怀功夫,她爹也算是练过的,不觉得累还

“还是府城里热闹吧,我们镇上是真不能比的。”

  苏广看的眼花缭乱,完全没有逛了一天的疲惫感,看的苏糖惊奇不已。

  她是身怀功夫,她爹也算是练过的,不觉得累还没什么,可这个苏广是普通人,体质可真好。

  “广叔,你不觉得累吗?”

  苏广呵呵一笑,“我之前在酒楼里端盘子,一天到晚都闲不下来,都已经习惯了,哪里会觉得累?”

  要不是囊中羞涩,苏广早就把看中的小玩意儿买回来了,只是这次带出来的银子不多,只是买了几个回来。

  “咦,怎么人突然就多了起来?”

  苏明江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仰着头朝着前方望去,却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是有点多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苏糖个子矮,被人挡住了视线,却也知道人突然增多,还是远离比较好。

  苏明江也想起了上次苏糖被抓走的时候,心里就是一阵紧张,看着苏广点头,“走,跟紧点,别被人挤散了。”

  然后,就看向一旁的苏糖,“糖糖,来为父拉着你,别被人挤散了。”

  说着就伸出手,要去牵苏糖的手,虽然苏糖觉得没必要,可是看到苏明江脸上的担忧神色,只能伸出小手就去握苏明江的大手。

  哪知,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

  “快跑啊!”

  一声女人的尖叫响起,随着她的尖叫,原本还平静大街上突然变得骚乱起来,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人群突然就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涌了过来。

  而苏明江三人所在的地方也被突然靠近的人群给离开了。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让他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淹没在人群之中了。

  “糖糖!”

  “爹!”

  被人群冲散的苏明江惊慌的大声喊女儿的名字,双手也是焦急的想把挡在前面的人给扒拉开,眼看着就要靠近女儿那小身板了。

  突然就觉得脖子一痛,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昏了过去,被一个灰衣男人扛起来就跑了。

  苏广见此就是一惊,“苏二哥,你们要干什么?”

  苏广个头高,虽然隔着几个人,却也看了个清楚,立马就发大声的喊了起来,想要让人住手。

  只是,显然是做了无用功,苏明江很快就没了人影。

  苏糖被人挡住视线看不到,却能听到苏明江和苏广的声音,心里着急,也不顾的怕伤及无辜了,出手立马重了起来。

  “哎呦,哎呦!”

  “小心点儿,你撞到我了!”

  在一片抱怨声中苏糖好不容易的挤了出来,头发,衣裳都乱了,只是眼前却没有了苏明江的声音。

  她的眼眶立马就红了起来,脸色更是变得难看的不行。

  明明他们离得这么近,怎么会一眨眼苏明江整个人就就不见了,眼前的一切她不相信是巧合。

  苏糖目光来回张望,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心里就是一沉,满意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慌,她爹还在等着她去搭救,她不能乱。

  “广叔?”

  苏糖的目光在某处停了下来,赶紧小跑了过去,靠近一看原来是苏广好被丢在墙角歪着头人事不知。

  她赶紧凑过去查看,在苏广鼻子下面探了探,还有气息,这让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昏迷过去了,那么她爹是不是也不会有性命危险?

  苏糖虽然很心急苏明江的失踪,可也不能丢下苏广不管。

  只能按捺住心里的焦急,还是要先把人待会客栈安置好才行,她弯下腰,双手搂住他的腰,一用劲儿就把人放到肩膀上扛了起来。

  索性客栈离得不远,苏糖本身力气又不小,这会儿骚乱的人群也渐渐消散了,让她没费多大劲儿就把人带回了客栈。

  苏糖脸色很差,阴沉的简直可以拧出水来。

  她现在绝对相信,这突然出现的骚乱,绝对是针对她爹苏明江而来的。

  突然出现的大批人群,又突然消散开来,她觉不相信这是一种巧合!

  “这,这小姑娘,你们这是怎么了?”

  客栈掌柜看到苏糖和她肩膀上的人,立马就惊呼起来,赶紧招呼店伙计过来帮着把人扶了下来。

  “这不是苏广兄弟嘛,这是怎么了?”

  掌柜的让店伙计把人背到了房间里,一番忙碌后,把人安置在床上,这才有时间问询怎么回事?

  苏糖没有回答掌柜的话,而是对着店伙计道,“小二大哥,麻烦你把车队领头李莽,李叔喊过来好嘛?”

  店伙计看了眼掌柜的,见他点头,这才转身出了房门去找人。

  苏糖也简单的梳洗了一番,这才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三口两口就喝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掌柜。

  掌柜也姓宫,据说是北疆宫老板家的家生子,打理这家客栈,主要是宫家商队路过府城大都住在这里,对外的住客反倒是不多。

  “苏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苏二爷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宫掌柜也看出了不对,脸上的关心神色不是假的,看来这件事和宫掌柜应该没有关系。

  苏糖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只是,现在在没找到她爹之前,她对谁也不敢相信了。

  “宫掌柜,等李叔过来了,一起说吧,这件事还是要靠你们帮忙呢!”

  苏糖的话音刚落,李莽就进来了,这次店小二没有跟着进来。

  李莽虽然名字有些江湖味,人却是一个清瘦的中年人,肤色也有些白,并没有北疆人特有的黑红特质。说是天生皮肤就这样晒不黑,没办法。

  “苏丫头,出了什么事?”

  然后,他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苏广,来回看了看并没有看到苏明江的身影,就问出了和宫掌柜一样的问题。

  “你爹呢,怎么没在这里?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李叔,先坐下吧,我爹被人抓走了!”

  苏糖就把刚才发生在大街上的事给讲解了一遍,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李莽。

  “我们是第一次来府城,没有认识的人,结仇就更不可能了,唯一有关系的就是你们宫家了,李叔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我爹为什么会被人带走?跟你们宫家有什么关系?”

  她的声音很冷,也很僵硬,带着几分质问和指责之意。

  李莽在苏糖解说苏明江的遭遇时,脸色就不好看了,等听到苏糖的质问后,脸上更是流出愧疚之色来。

  “苏姑娘,这次真的是我们家主连累苏二爷了。”

  “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盯上我爹,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苏糖听着李莽的话,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却又让她更是有种郁气无处发泄。

  这都什么事啊,就做个腌菜生意,稳定危害到人身安全,苏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主要还是这几年我们家主和苏二爷做这个腌菜生意,让宫家在北疆的生意扩展了不少,声望也把几家给比了下去。其他几家还可以,主要是毛家以前和宫家有些不对付,现在看我们宫家势头正盛,就想坏了宫家的生意。特别是这腌菜生意,这几年没少打听这门生意的来源之处。”

  李莽叹了口气才慢慢的把事情讲了出来。

  “那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既然已经过了这么久消息都没泄露出去,怎么突然就被人知道了?

  李莽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是家主那不成气的妻弟给泄露出去的。”

  苏糖皱眉,既然知道泄露消息会给他们这里造成麻烦,又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而且,既然知道消息泄露了,为什么这次运货的时候没有告诉他们,还让她爹亲自来府城?

  要是早点儿告诉他们,他们也能早做防备啊?

  苏糖这样想,也是这样问的,她要看有什么样的解释?

  “家主亲自赶过来就是为了给苏二爷赔礼道歉,家主认为这错事还是由他亲自来说能显得真诚,哪知这毛家行动会这么快?”

  甚至还连累到了苏二爷,这下李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明天家主就能赶到安庆府城了。

  却不想意外就发生在了这头一晚?

  “毛家既然是想打击宫家的生意,想来也不会对苏二爷做什么的,应该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宫掌柜也是刚知道这件事情,因为离北疆有些远,还没意识到宫家和毛家已经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后,不管最后是什么样的,两家也是你死我活的局势了。

  所以,苏明江究竟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李莽我不敢保证。

  所以,他才会觉得有些愧疚,要知道这样,他一定早点告诉有关毛家的一切。

  苏糖却不认同这个说法,她脸色看着两人,冷声道,“我不管会不会有危险,客栈里一定有毛家的人,你们一定要给我找出来,你们要是不行,那就交给我!”

  李莽看着面色冷然的苏糖,神色一怔,虽然早就知道苏糖这丫头有些不简单,却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还能这么的冷静强势。

  如果是个成年人还没什么,只是这丫头也才十来岁吧?

  喜欢农家女的富贵田园请大家收藏:()农家女的富贵田园夜夜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行,我现在就去查一下。”

 文学


  客栈一直说宫掌柜负责的,现在竟然出了吃里扒外的人,这自然是他的失责。

  看着出去的两人,苏糖的脸色并没有放松下来,她叫来店小二照顾好苏广,就再次出了客栈的门。

  她不能把希望全放在李莽他们身上,这是她的亲人,她不允许有半点的意外发生。

  这一夜很多人都没有睡好,却也是小人物的忙碌,并不影响府城第二天该有的热闹!

  安庆府城内一户人家的柴房里。

  苏明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想要动一下自己僵硬的身子。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是被绑了起来的。

  然后,一个激灵苏明江就整个人清醒了,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他来回看了看没有发现别的人,心里也松了口气,至少女儿没有被抓过来。

  只是,他想到了女儿的武力值,这时候他不知道是该庆幸女儿没有被抓住,不用受这份苦了?

  还是该失望自己这身手,没有女儿在身边,能不能自己逃出去?

  如果女儿也跟着,说不准还能一起逃出去,现在,还得等女儿来救他!

  苏明江确实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危问题,一是他相信女儿会很快找到自己的。

  二是他觉得自己第一次来府城,并没有与人结仇,说不准是抓错人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苏明江也看清了这里的环境,身下的茅草,旁边的干柴,不用猜也知道这里是柴房了。

  只是,听着外面的动静,苏明江有些奇怪,既然他被抓了过来,难道就没有人来审问自己一下?

  眼看着太阳都老高了,还没有过来,苏明江就有些着急了,肚子里咕噜噜的叫,这不算什么。

  主要是这憋了一夜的五谷轮回,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啊!

  没办法,既然人不来就山,只能他这山去就人了!

  他就像个毛毛虫一样,用臀部和双脚一下,一下的挪到了紧闭的柴房门山,用脚用力的踢着木门。

  “救命啊,救命啊!”

  再不来他就要忍不住了,这么大的人了真要弄到裤子里了,他想这辈子都会留下心里阴影的!

  实在会太丢人的!

  “救命啊,救命啊!”

  再接再厉,不答应,他还继续喊!

  虽然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但是,哪怕身为人质也是早有尊严的啊!

  不给饭吃吧,总不能不让人解决私人问题吧?

  也许是他的喊声里太歇斯底里了,原本不想管他的人,实在受不了才朝着柴房这边走来。

  听到脚步声苏明江也不喊了,只是,脚步声只是停在了门外,苏明江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门被打开,他就再次开口了。

  “门外的兄弟,能不能把门开一下,让我解决一下私人问题,去一趟茅厕?”

  好吧,他说话的声音都不敢用力了,就怕一个不小心真的憋不住了。

  外面的人离开了,很快又回来了,应该是去请示什么人了。

  苏明江听着开锁的声音,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气,这要是真不开门,他也就只能……

  呕!

  不能想了,人还是要往好处想的!

  门被打开了,来人正对着阳光,苏明江坐在地上抬起头,没看清人脸,看个头应该年纪不大。

  “兄弟,帮个忙,多谢了!”

  男子没有开口,弯腰一手就把苏明江给拽了起来,然后抽出别在腰间的刀,“刷”的一下,就把苏明江脚上绑着的绳子给割断了。

  这一下来的太快,根本不给苏明江反应,刀光一闪双脚就得到了自由,但是还是让苏明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要是一个不注意,整个脚丫子还不给割了?

  “走吧!”

  声音有些低沉沙哑,嗓子好像受过伤害,听着有些刺耳。

  不过,苏明江并没有在意,他被男子拽着往外走,余光看到了两旁的情况,看着青砖铺地,还有花坛,绿树,看着不是简单的人家,至少应该不缺钱!

  来到茅房门口,苏明江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男子一眼,然后伸伸手,“兄弟,麻烦帮我解开,我不跑真的!”

  男子也没废话,低头就给他解开了手腕上的绳子,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苏明江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手腕,这才道声谢进去了。

  片刻后,一脸舒坦的苏明江走了出来,还借着不远处的水桶简单洗了洗手,脸,这才又伸手让人把他绑起来。

  “咕噜噜,咕噜噜!”

  苏明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好声的解释道,“昨晚就没有吃晚饭,今早又没吃,这有些饿了,呵呵!”

  他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并没开口让男子给他吃的,倒是让男人对他看了好几眼。

  回去的路上苏明江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他打量着四周,这应该是某家的后院,好像除了他们两个就没有别人了。

  真是有些奇怪,莫非真的是绑错人了?

  “兄弟,我叫苏明江,不知怎么称呼?”

  男人:……

  “我有个女儿今年才十岁,人可是真的聪明,这次是和我一起来的府城,这下我不见了,也不知道哭成了什么样子?唉!”

  一夜好眠的苏糖:……

  男人一直都没有开口,就听着苏明江一个人自言自语,听着他说自己的女儿如何如何的可怜,如何如何的娇弱害怕。

  苏明江有些郁闷的踏进柴房里,就听到身后的声音传来。

  “东乌!”

  啊?

  苏明江转身看着男人,一双眼先是迷茫,随即就反应过来,这是在告诉他名字呢!

  “东乌兄弟,我在家排行第二,你叫我苏二哥就行了。”

  东乌:兄弟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是囚犯,并不是在交朋友?

  “咔嚓!”

  听着柴房的门又被锁上,苏明江脸上的笑容才消失不见,眼中的担心这才展露了出来。

  他怎么不会担心啊,只是他一直在忽略而已。

  也许他这样能让主谋放松警惕?

  苏明江靠在墙角,双眼无神,他真是不知道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没人搭理他,他觉得还不错,也许用不了一天,他女儿就找过来了呢?

  真要审问他,他都不敢保证会怎么做?

  当然,他一直觉得应该是他们抓错人了,说不准自己等不了多久就会被放了?

  呵呵!

本文标签:歪歪漫画登录页面入口环球免费

上一篇:着迷(H)慕瓷沈如归小说(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横冲直撞沉腰进入)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