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莫南爵在童染身体里不出去)全目录阅读

2021-10-19 17:10: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嗯?”
  “比如卖药方给罗家的事,也比如,”她指了指谢羲和的手机,笑容温和无害,“你想买某位影帝一夜。”
  谢羲和:“…&hellip

“嗯?”
  “比如卖药方给罗家的事,也比如,”她指了指谢羲和的手机,笑容温和无害,“你想买某位影帝一夜。”
  谢羲和:“……”
  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抱歉,忘记还在你房间了。”
  不过担心她说出去……
  谢羲和睨钟毓秀一眼,微挑的眉眼带出了几分邪肆,笑:“小姑娘,你病没好呢。”
  钟毓秀很快反应过来,立刻收敛了笑容,老老实实的认错道:“我错了,谢神医。”
  低眉敛目的乖巧模样,让谢羲和想到了小时候她爸送的洋娃娃,声音不自觉的放缓了几分,道:“我要去集训十天,这几天不能过来给你行针了,你先吃着药好好养着。”
  钟毓秀轻应一声,却在谢羲和起身的时候拉住了她的衣摆,咬了咬唇,问她:“集训过后是不是就要比赛了?”
  谢羲和算了下时间:“对,不出意外的话比赛是二十九号下午开始。”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会有直播,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钟毓秀目光亮了亮,但很快就黯淡下去,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我能去现场看比赛吗?”
  现场……
  谢羲和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钟家主说你不太喜欢外出,也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去现场,你没问题?”
  钟毓秀听到这话便知道她的意思了,肯定道:“没问题。”
  她没问题,谢羲和自然更没问题了,只多提醒了一句:“你心脏不好,买票的时候记得别买离舞台太近的。”
  钟毓秀唇角梨涡浮现:“好。”
  *
  谢羲和叮嘱弯钟毓秀后便离开了钟家,一出庄园便看到了不远处倚车而立的男人。
  微曲着腿倚靠在车门上,临近中午的阳光打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淡去了一贯的冷漠,平添温柔之感。
  尤其是当他抬头望来的瞬间,眉目温柔到让谢羲和的心跳都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怔怔的看着他。
  盛时璟眼中笑意加深,一边将手机塞进了口袋,一边抬步走上前去,微微俯低身子对上了女孩的双眸:“谢小姐,对你的男朋友可还满意?”
  谢羲和回过神来,抬手蹭了蹭他的脸,中肯的评价道:“脸不错。”
  盛时璟也很中肯:“除了脸,其他的也都不错,谢小姐可以慢慢欣赏。”
  谢羲和便想到了上次看到的广告画面,男人骨节分明,不紧不慢的解开了衬衣的第一颗扣子,露出了起伏的恰到好处的喉结和一小片玉质般的肌肤。
  禁欲,高贵。
  谢羲和盯着近在咫尺的衬衣纽扣,突然觉得手有点痒。
  不过她忍住了。
  飞快的收回手就道:“饿了,吃饭去。”
  盛时璟看着她快步往车走去的背影,眉眼间笑意加深,第一次觉得,这张脸还是挺不错的。
  抬步跟了上去。
  集训是下午两点开始的,这会儿快十二点了,为了节省时间,盛时璟便让白藏在集训地附近定了位置。
  是一家西餐厅。
  谢羲和其实对西餐没什么感觉,不过可能是传说中的秀色可餐吧,就着盛时璟那张脸,不知不觉间居然也把东西吃的差不多了。
  盛时璟去结账了,谢羲和便去了趟洗手间。
  这会儿时间挺晚了,用餐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谢羲和从洗手间出来后便准备直接下楼找盛时璟,谁知才走到楼梯口,迎面便遇到了两个人。
  其中还有一张熟面孔。
  她的前校长——林安阳。
  林安阳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谢羲和,整个人都是一怔,等反应过来便瞬间沉下了脸,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谢、羲、和!”
  林安阳最近过的很糟糕,非常的糟糕。
  那天得知被举报后,他立刻让手下的人将名下的钱转移到了专项基金里。
  动作很快,做的也很干净,让专项组的人即便知道事有蹊跷也奈何他不得。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检查机构就像跟他杠上了似的,即便贪污一事上拿不下他,却还是以学校财产混乱,管理漏洞大等问题为由将他带到了检查机构审查了整整三天。
  虽然最后只警告教育了一通就放出来了,但等他出来以后才知道,他竟然被挤下了菁英高中校长的位置,下放到学校的一个小部门当了一个没什么实权的小领导!
  这两天,他找了很多人,托了很多关系,就连自家闺女都找出来了,但对方就是咬死了一句话,事成定局,谁来了也没用。
  林安阳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在背后整他,更想不明白,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让相关部门连她女儿的面子都不给!
  要知道她女儿不仅自己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人脉广泛,还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苏家的二少奶奶,身份相当的尊贵!
  可就算是这样,不管他们怎么威逼利诱,相关部门也依旧不肯松口……
  林安阳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看着谢羲和的目光更阴沉了几分。
  别的且不说,但就是从这个女孩找上她开始他才开始倒霉的。
  坑了他一大笔钱不说,估计连举报的事情都跟谢家脱不了关系!
  可以说,她就是罪魁祸首!
  没碰到他还可以再等两天,既然碰到了……
  林安阳眼中狠色一闪而过,转头就朝身边的女人看去,道:“小映,你不是一直说想见见你谢伯伯家的小闺女吗,喏,这位就是了。”
  林映从林安阳叫出谢羲和的名字开始就在打量着她了,有些惊讶于对方过分出色的面容,不过只一瞬便敛去了神色。
  这会儿听到林安阳的话便露出了冷淡又客气的笑容:“谢小姐你好,我是林映。”
  瞥林安阳一眼,补充了一句:“这位是我父亲。”
  谢羲和连应都懒得应,直接道:“有事?”
  林映神色更淡了点:“我有点笔生意想跟谢小姐谈下,不知道谢小姐方不方便。”
  在谢羲和开口前,补充道:“关于谢家医药公司的生意,我手头有个不错的药方,想要委托给谢氏制药。”

早在她父亲出事的第一天林映就打听清楚了。

 文学

  如今的谢家,谢老爷子重病一场,虽然勉强保住了命,但今后别说出诊治病了,怕是连生活都难以自理了。
  而谢家本就不算丰厚的财富,早在一年多前就被谢博文那个废物儿子败光了,已经沦落到了需要让堂堂谢家大小姐去娱乐圈抛头露面挣钱养家的地步。
  唯一还拿得出手的就是谢氏医药公司和谢家药馆了。
  但这两样却早在六七年前就落在了谢老爷子的大徒弟唐怀瑾手上,连谢博文手上都只剩下了不到百分之十的股份。
  可以说,只要没有奇迹发生,不出五年,曾经的百年杏林世家谢家便会被挤出京都贵圈,彻底落败。
  这么大病了一场,想也知道谢老爷子没几年可活了。
  这个谢羲和但凡还有点脑子,必定能想到,等谢老爷子一走,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她那位师兄唐怀瑾了。
  否则以她的美貌,又没有一点本事傍身,也只剩下沦为某些人的玩物这一条路可走了。
  林映心念转动间,重新看向谢羲和:“谢小姐考虑的怎么样了?”
  谢羲和……谢羲和根本没考虑。
  她在看楼下的方向。
  盛时璟刚买完单回来便被人挡住了去路,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从谢羲和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透着冷漠不耐的唇角。
  或许是察觉到了谢羲和的目光,他侧头望了过来,在对上女孩微挑的眉眼时,墨眸染上了笑意。
  却在收回视线的瞬间敛去了神色,冷漠至极:“工作上的事找阮经纪人就行,我还有事,失陪了。”
  话落便没有再多看对方一眼,转身往谢羲和的方向走去。
  迟璇还在为盛时璟那一瞬的温柔失神,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盛时璟早就走远了。
  迟璇不由抿了抿唇。
  很想跟上去再说些什么,但圈子里谁不知道盛时璟的脾气,这会儿他已经拒绝的这么明显了,要是再不识趣的凑上去,万一惹恼了他就得不偿失了。
  迟璇在心中斟酌片刻,到底没有继续纠缠。
  却忍不住朝着先前盛时璟望着的方向看了过去,等看到楼梯口相对而立的三人时,眉心微微一拧,视线落在了隐约有些眼熟的女孩身上。
  似乎是娱乐圈的一个新人,叫谢什么来着?
  迟璇不太有印象了,但也放下了心来。
  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而已,想也不可能跟盛时璟这种咖位的影帝扯上关系,应该只是巧合而已。
  一道带着冷意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迟璇心下微惊,终于回过了神来,匆匆朝盛时璟点了点头致意便转身离开了。
  盛时璟平静的收回了视线。
  楼梯口。
  林映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谢羲和的答复,终于失去了耐心,冷下了脸色道:“在跟人交流的时候走神,对对方的话不作出任何回应,这就是你们百年谢家的家教?”
  她看着谢羲和过姝绝的小脸,眼中暗色微闪,语气更冷了两分:“早就听说谢大小姐沉默寡言,矜娇自傲,以前只当三人成虎,现在看来倒确实是这么回事。”
  “就是不知道等将来谢大小姐嫁了人,需要仰仗他人鼻息生活的时候,是不是还是这么一幅姿态?”
  盛时璟靠到近前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么一番话,他神色一顿,本就冷淡的脸色在一瞬间冷沉到了极点。
  长腿一抬便直接跨过了最后的三阶楼梯,挡在了谢羲和面前。
  盛时璟身量很高,比林映高出了一个头有余,所以从林映的角度只看到了对方做工精致的衬衣和手腕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腕表。
  再看对方守护的姿态,都不需要过脑子,林映就猜到了对方和谢羲和的关系。
  眼中冷笑之色一闪而过。
  一边抬眸看去,一边冷笑着道:“难怪对我的提议没什么兴趣了,这是已经找到靠山了,谢大小姐好……”
  最后的“手段”二字顿在了口中,林映看着对面神色冷漠的男人,瞳孔狠狠一颤。
  盛时璟!
  怎么会是他?!
  盛时璟随意的扫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转身就从谢羲和手中取过了围巾给她围上,嗓音低沉却温柔:“外面风有点大,穿戴好了再出去。”
  谢羲和刚刚到口的话就这么被堵在了围巾中,她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盛时璟抬手揉了揉她发顶,眉目温柔:“几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我来处理就好。”
  好吧。
  谢羲和不说话了。
  盛时璟眼中笑意划过,缓缓的转过了身子。
  一张清绝出尘的脸,在一瞬间收敛了笑,脸色冷沉到了极点:“没记错的话,这位林小姐还是苏家的二少奶奶是吧?”
  林映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听到这话立刻就想回答,谁知林安阳抢在她面前开了口,满满的骄傲:“不错,我女儿确实是苏家二少奶奶,苏家二少苏锦河就是我女婿!”
  他睨盛时璟一眼,呵呵一笑道:“既然知道我女儿是苏二少奶奶,那就赶紧滚开,这是我林家和谢家的事,跟外人无关。”
  话落便背着手等盛时璟识相的滚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盛时璟突然轻笑了一声,转眸朝林映看去:“林家的家教倒是不错,难怪能教出苏二少奶奶这样不敬长辈,自以为是的东西了。”
  林映的脸色在一瞬间涨的通红,好一会儿没能说出话来。
  不是不想反驳,而是不敢反驳。
  虽说苏家和盛家同处京都四大家族之列,但苏家却是排名最末的一家,还是后来爬上去的,不管是底蕴还是实力,比起盛家这种老牌世家都差得远了。
  更不要说盛时璟极受盛家老家主宠爱,是京都贵圈公认的最不好惹的人之一。
  别说是她了,这会儿就是她的丈夫苏锦河在这,也不敢去触他的眉头。
  但她不敢,她那位不知盛时璟身份的老父亲确实敢的很的。
  一听盛时璟这话,林安阳瞬间不高兴了,当即上前一步就道:“什么不敬长辈自以为是,一个破落户家的大小姐而已,谢羲和她算哪门子的长辈了?!”

本文标签:莫南爵在童染身体里不出去

上一篇:2021最新(守寡的岳引诱我AV)全目录阅读

下一篇:2021最新(桃花朵朵开无删减全文下载)全目录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