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家四口换着做&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2021-10-19 17:18: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从南到北比较好一点的医院和专家,张凡一个都没放过,茶素医院的邀请函都弄的满华国的医疗界瑟瑟发抖了,因为有水木的前科在,弄的各大医院的院长提心吊胆的。

  因为茶素医院给

从南到北比较好一点的医院和专家,张凡一个都没放过,茶素医院的邀请函都弄的满华国的医疗界瑟瑟发抖了,因为有水木的前科在,弄的各大医院的院长提心吊胆的。

  因为茶素医院给的钱太多了,设备和实验室太先进了,要不是地处国境线的边上,估计早尼玛官司打到中南了。

  可就这样,专家邀请来的却不是很多。

  不是张凡的牌面不够大,不提茶素医院的体量,就说张凡和张凡的师门,除了当年真和老头翻过脸的,大多数医生都会给面子的,毕竟人家祖系不是白叫的。

  主要是这个疾病太罕见了。连富贵病艾滋早在八十年代就在华国首都有报道了。当年据说没一定实力的,都没资格得这个富贵病。

  而这个疾病,地中海热直到九几年华国才出现过一两例,所以专门研究的人几乎没有。

  专家不是狐朋狗友,一声吆喝,说来,有露大腿的妹子,有酒有肉,然后一群人呼啦啦的来了。

  人家也是要讲脸面的,对自己没把握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出手,更不会跑来,露个脸结果说不出个一二三,然后就回去了。

  这玩意又不是漏胳膊漏大腿的走个红地毯就能上新闻的,专家不需要曝光。

  所以,邀请函发出去后,回复过来的也就是首都的几个,魔都的几个,还有南北有代表性的几个医院中几个专家回复了茶素医院,表示可以过来。

  茶素的治疗方案也出来了,秋水仙碱试用,然后对症治疗。具体的还要等一系列的检查出来后再做决定。

  可秋水仙碱治疗这个疾病有个最大的副作用,会导致不孕不育。这个沙漠国的老大都是老头了,也无所谓不孕不育了,就算没这个副作用,老头能支棱起来?

  就算能支棱起来,他的小蝌蚪估计也跑不远。老头可以用秋水仙碱,可人家的儿子和孙子肯定不行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

  秋水仙碱到底是干嘛的,这玩意怎么说呢,就说说大家都知道的吧,当年老孟,就是那个玩豌豆的,可不是植物大战僵尸,而是孟德尔,当年生物书上的一个老头。

  这家伙就靠着秋水仙碱发现了隐性遗传和显性遗传的原理,后来我国当年弄出来的无子西瓜,其实也就是通过秋水仙碱弄的。这玩意其实就是一种生物碱。

  就和鸦a片其实差不多,不过它能造成细胞不正常分裂。比如很多基因疾病,使用这个药物的就很多。

  简单的说,就比如人体是个大沙堆,而疾病呢就是沙堆里面的一个小颗粒。

  结果有一天,这个小颗粒觉得大家都一样,它变异了。然后开始复制,如果不感觉,它最后夺权,让沙堆的沙子全变成了土。

  然后沙堆倒塌,而为了治疗,就开始用这种药物,让沙子在分裂的时候,出现异常。

  人体的正常沙子多啊,死一批都不怕,所以短期内不怕,小沙子少啊,用一段时间,分裂异常,然后变异的小沙子就断子绝孙了。

  其实就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虽然不是很对,但大概齐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说到底,其实就是靠着人多欺负人少。

  但对上人家就不行了,因为人家孙子还太小。

  病治好了,你把人弄了个三代而亡,这就麻烦了。如果就是个三代而亡,人家跑你华国来干嘛,来旅游啊!

  随着检查结果的慢慢完善,诊断明确!就是地中海热。

  张凡拿着报告,心里一阵阵的佩服,院士就尼玛是院士啊,看了一眼,就能猜中。当初要不是蒋老头的猜测,就算张凡有系统,一时半会也查不出来。

  间断性发热的疾病太多了,一万种疾病里面,没个七八千,也有五六千都有发热的伴随症状。

  而蒋老头看着报告,同样心里感慨万分啊,“这尼玛这个黑小子当初怎么没让我捡到,让卢老头给捡到了啊!是不是我在水木有点脱离群众了!”

  老头打定主意,以后不去水木了,而且对于年轻医生的培养,更是上心了,他觉得说不定他能捡到第二个黑小子呢!张凡不知道竟然有这个结果,不然张凡肯定会多装装13的,效果奇佳啊!

  这几年,张凡和欧阳老鼠一样的凑装备,终于体现出了功效了,按说这种疾病,你不去个魔都不去个首都,其他医院根本没这个能力诊断出来。

  因为好多设备,医院都没有,比如一些实验室级别的设备,不在科研上有一定深度的医院,谁疯了一样会买,代替品太多了!

  谁家像茶素一样,豪的都流水水了。而且,谁家的医院领导班子能和茶素这样,就像一个人一样,张凡说啥就是啥!张凡说买,大家举手全部买。

  欧阳就不用说了,人家任书记不光同意买,还想着办法的帮着张凡凑钱。也就别人不知道,要是其他医院的院长知道了,估计羡慕的都的哭。

  很多医院是这样,医院院长管业务和财权,书记管人事。虽然临床上的主任之类的书记没辙,可财务处的处长,人家还是有任命权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医院账面上资金无数,院长花不出去,因为处长不听话。

  要不就是盖大楼,院长盖住院部,书记盖行政楼,然后大家一起进高墙。越是低端的地方,厮杀起来越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根本没什么策略。

  几乎都是你不死我就死的局面。

  当诊断明确后,专家们也出发了。他们也在等检查结果,都不是闲着河里把煤朝着白色洗的人,他们提前来了也要等检查结果。

  但结果一出来,几个老头出发了。

  医疗上,很多人觉得医生诊断就靠治疗,其实这个话说的片面了,无效检查不提倡,比如孩子发烧了,医生一看,说全身做个核磁!

  这尼玛就是欺负人,你转头就去举报,让他好好见识见识专政的拳头。

  可是合理的检查,往往比大多数医生靠谱。毕竟能把医生这个行当,正儿八经当崇高理想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所以,医患纠纷,大多数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有的人说,我累啊,我一天上了多少多少台手术,是,的确累。可尼玛转行啊,既然吃了这碗饭,又没本事干其他的,就别矫情。累的人很多,不光你一个。

  以前的时候,茶素医院医生,也光明正大的喊,累啊,忙啊!等张凡提高待遇后,私下里喊的肯定有,但像以前正大光明喊的真没了。

  茶素医院里,这几天领导和主任格外的忙。领导和相应的科室主任亲自去机场接人。

  这次应邀而来的,都是老男人。有个笑话,说住院,医生对你查房不上心,进来看看就走了,多一句话都不说。你觉得不忿,其实外科往往都这样,不严重没工夫搭理你。

  等人家找了一群老男人在你床头窃窃私语的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国际医疗部,的顶层和次顶层,这几天清净的不得了。沙漠国的老大入住后,这两层就没了其他病号。

  当专用的电梯门打开后,张凡陪着专家们来了。

  当初修建国际部的时候,专门请的设计师是一个在华国大渔村给一条街设计过医院的一个设计师,当初花了不少钱,张凡心疼的都有点后悔。

  不过人家设计的也真的不错,比如说这个电梯,就有好多部。

  当初张凡觉得这尼玛不是浪费吗。后来才明白,有钱人的世界真尼玛复杂,坐个电梯都要一个人坐!是怕电梯里放屁,没人承担责任吗?

  不过设计师说了,这是隐私!张凡后来才明白,这是害怕别人看到!

  这次来的专家都是可以说藏在医院里的扫地僧,虽然名气没年轻一点的飞刀主任大,可这飞刀主任见到这几个老头,都得低头喊一声您老身体好!

  张凡一边挡着电梯,一边笑着让老头们下了电梯。人不多,就七位。

  比如第一位,免疫学教授,雅湘免疫学老教授,虽然退休了,可医院不放人,院长带着全体班子请来上班的。老头来茶素的时候,和张凡从来没打过交道的雅湘院长亲自打来电话,而且咬牙切齿的说,要是张凡敢挖墙角,他和张凡没完。

  这老头低调的别说行外的人,就连不搞免疫的都不知道这老头,人家师从华国免疫之父,汤飞凡老先生。可以说,早期华国的免疫,就是人家师徒几个人打下来的基础。

  这种老头,先说挖来挖不来的事情,真挖来了,估计总经理都要出来调停的。

  第二位,中庸的内分泌老头,一脸的慈祥,一边走,一边还说,“你小子,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我来的时候,中庸的院长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早去早回,千万别听你的话。”

  张凡隔着人,尴尬的笑了笑,这老头早年间出国留学,而且当年是最年轻的保健组成员,后来一直在中庸坚持带着本科生。这么大岁数,还能上大课的老头不多了。

  七个老头,张凡这次算是动作够大的。

早几年,特别是围绕奥运的那几年,网络还不是特别发达的时候,有一些飞刀的医生,技术到底怎么样不好说,可谱很大,出门都类似于小国总统了。

 文学



  带着专用的护士、麻醉师、助手,甚至还带着生活工作助理。非头等舱不坐,非几十美金的水不喝!纯粹是把患者当肥猪一样的坑。不过好在,医疗界的清流占了很大一部分,特别是主流医生的低调和自身素养终是抵住了这个风气。

  不然,过几年医疗圈也就和明星圈一样了。就像人家说的,贵族是什么,贵族就是繁衍后代亲力亲为以外,吃饭都得汹涌秘书来喂的。

  看着来茶素的这几个老人,张凡感慨良多啊。老头们就是带着一两个年轻学生过来见世面,而且这些学生的机票都没让茶素医院操心,每个人也不像搬家一样,大包小包的。

  就随身背个普通的双肩背,带着电脑和洗漱换洗的衣服,其他什么都没有。华国医疗能发展到今天,和这些当年的学科带头人的作风做派绝对有不可割裂的关系。

  当然了,这些人张凡想挖也不行的,比如雅湘,你把人家免疫的老头挖走了,等于要了雅湘的命,可老头不能挖,身边跟来的这群年轻人,张凡觉得还是挺优秀的。

  这帮人,估计也就是这群老头的关门弟子了,岁数都不小了,想带也没时间了。而这群年轻人,幸运也是相当幸运的,师出名门。可也可以说是不幸的。

  留在当地医院,大师哥都是五六十当校长当院长,最差也是科室主任的人了,他们才博士毕业,辈分高,可地位低,不蛰伏十几年或者更久以外,出头很难。师哥和师父差别还是很大的。

  所以,这群人张凡一瞅,心里就有了想法。老头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不留下一点东西,这不是亏了吗,外面的人已经喊自己张扒皮了,不留下点东西,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吗!

  而且,你们打电话也是说别动老头,可也没说别老头的徒弟啊!

  张凡带着老头们进入病房的时候,老陈从机场里出来,就早早的安排给这群年轻人该报销的报销,该给的待遇一样不落的都给了。

  中庸的老头还笑呵呵的问张凡干了什么,李存厚在一边心里都抽抽了,心想:等你走的时候,就知道人家干了什么!

  国际医疗部的会议室里,除了开会的圆桌边上还算宽松,可其余的地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各个相关科室的人,能来的几乎都来了。这种会诊,就和医疗界年度阅片大会一样。

  阅片大会,可不是大家一起看丸子国的两人生活剧,这是一年当中,许许多多的三甲大型医院,把这一年特殊的病历和影像资料汇集起来。

  然后在一起拿出来讨论,早些年这个活动是非官方的,传统就是总结经验找出不足提高医疗水平互通有!活动发展的很好,比什么评选大会、还是什么年会装13大会,有意义多了。

  一次阅片大会,能提升医生的眼界和经验,当然了,这种大会唯一的缺点就是大佬稀缺。

  而今天,茶素医院的国际部,几乎可以说来的都是内科顶尖了。所以,医生们都拥到了国际部的大会议室里。

  王红本来觉得这样会场有点乱,想让医生们出去,结果被张凡阻止了,甚至张凡都带着一种批评的口气说了一句:“你也是医生出身,怎么就能忘本呢!”

  这让王红差点当场落泪。

  会议室里,各科的老头的身后都站着相关科室的医生,七个老头,七个学科,一个科室差不多20来个医生,小两百人就在平日里几十人开会的会议室里!

  可现场鸦雀无声。

  真的,看茶素内科医生的表情,都能让人心疼!一个个朝圣的眼光,甚至多眨眼两次都觉得会亏一样。外科不同,外科这几年大佬来的太多太多了。

  甚至卢老、吴老都不稀奇了,蒋老头都常驻了。可内科这是头一次啊!

  张凡主持会议,先是简单介绍了一遍邀请而来的老头们,也没层层叠叠的说这些人的荣誉,就简单说一句,免疫科院士……

  两分钟都没用,介绍完毕后,张凡开始通报患者目前具体的情况,一边通报,老头们一边拿着第一手的检查资料开始查看。开会前,这些老头都进病房给沙漠国的老大做了查体。

  老陈这会落实完毕相关福利后,也没来会议室,他还有任务,就是带着会沙漠国语言的护士,给沙漠国的老大翻译介绍呢,其实就和卖货的一样。

  你看看我的这个貂皮大衣,这是大兴安岭老林子里面出的,大概就是这种意思。

  货不好,老陈都要吆喝两句,现在顶级的医生到来,不给对方说清楚是不可能的。

  会议室里,欧阳亲自提着暖瓶给各位老头倒水,王红和小陈要干,都让她给赶走了,“这是我们医生的会议,你们忙完了就出去吧!”

  张凡介绍完毕后,略微停顿了三四分钟,然后笑着给各位老头说道:“各位老师谈谈看法吧,我们茶素现在的治疗就是对症,就算是发热,也是勉强控制的。”

  几个老头相互看了看,然后中庸的内分泌老头首先说话了,“这个疾病,内分泌变化最广泛,我就先说说,目前患者身体内的激素是一种诱发式的紊乱。

  而且诱发机制的阈值很低,从少量酒精甚至少量食用脂肪,都可能造成患者体内激素紊乱。

  可当紊乱区域平静后,患者的状态几乎可以说是正常的。从内分泌的方向出发,可以说患者目前机体的代偿功能还够用,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让这个引诱机制的阈值提高,甚至出现无触发。”

  七个学科的老头都说了自己的意见。

  而会议室里,就好像进入了养蚕室一样,除了这些老头的发言,剩下的就是周围的医生在做笔记,沙沙沙的写字声都能让人听的一清二楚。

  这就是人家的治疗思路。方法很简单,可治疗思路,人家是怎么想的,人家是怎么安排的,这都是金钱都换不来的经验啊。

  华国目前的治疗指南,其实就是针对的基础医院的基础疾病,本来治疗,就不是千篇一律,万人一面的事情。

  可尼玛华国人太聪明了,能从任何方面任何法律找到空子,最后发展到医疗都能想办法赚钱的地步,国家也是无奈了。

  集合了不知道多少专家出了一个临床指南。什么是临床指南,其实简单的,比如说阑尾手术,指南上从患者进入医院,应该做什么检查,不应该做什么检查,说的明明白白。

  甚至连抗生素的应用都说的一清二楚,比如用几代的抗生素,什么情况下用抗生素,都在指南里写了出来。

  一个是为了统一治疗标准,最主要的还是怕医生们胡来。早些年年,一个患者入院,从入院开始,头孢克圬能用到患者出院。

  当到了一些高难度的疾病,指南就指不动了,因制定这个指南的专家意见都不统一,你怎么指南。

  所以,这种罕见病,医生除了跟着老师学自己总结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好方法。

  最后,水木的蒋老头算是代表茶素总结发言,张凡毕竟是外科医生,他可以用院长的身份主持开始,但不能用外科医生的身份总结,要是硬来,这就是外行了。

  你一个敲大鼓的,最后点评归纳人家吹唢呐的,你有这个本事吗!

  蒋老头戴着老花镜,拿着自己在开会期间快速写出来的一点总结,微微对着周围的人点了点头,“目前,诊断明确,地中海热,患者68岁,男性。

  经过各学科专家的意见,治疗先对症后对因,各个系统由各个专家带头,进行一周的测验性治疗,各个学科处理相关学科的问题,总结并归纳!

  按一周为一个疗程,最终达到患者治疗痊愈或者好转的目的。”

  年轻一点的人或许没住过院,上了岁数的总会进一两次医院的,每当出院的时候,医生会给你一个出院证明,在疾病这一栏中,外科往往写的是治愈。

  而内科大多数写的都是好转。

  当会议总结后,各科的老头都不闲着,问都没问住哪里,直接带着人开始相关科室的试探性诊疗了。

  内科疾病,很多的内科药物,并不是人们认为的大朗喝药这一种,一口下去就见奇效的。

  往往都是,一种药物一种药物,实验性的使用。这就是医生和看了不求医的区别。

  沙漠国的老大也拿到治疗计划和患者知情同意书。

  老陈带着人,带着茶素政府派来的专业翻译团队,用最快的速度翻译出来的。

  沙漠国的老大,拿着书一样的治疗计划和知情同意书的时候,人都是懵的。

  治疗计划纯粹就不懂,这个交给了随行的沙漠国医生,而知情同意书,虽然字他认识,但内容他就看不懂。

  就好像普通人面对一些买房子买汽车时候看的合同一样,拿在手里瞬间有一种文盲的感觉。

  也不知道沙漠国的老大到底看懂了没有,反正签字的时候很飘逸。

  治疗开始,茶素第一次内科的顶尖治疗开始。

  欧阳,也没闲着,这群老头来都来了,怎么能放过呢。拖着张凡,让这群老头抽空上门诊。

  老头们都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早晨带着一群茶素的相应科室医生研究治疗,下午还要去上门诊,晚上竟然还要给医生们讲课。

  在治疗沙漠国老大的时候,茶素这边罕见病就像下了蘑菇一样的蹭蹭蹭的往外冒,以前十年都遇不上一次的疾病,这几天,天天有。

本文标签: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上一篇:2021最新(桃花朵朵开无删减全文下载)全目录阅读

下一篇:在车后面和岳坶做&被男朋友抱起来怼是什么感情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