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红酒瓶木塞塞子堵H&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视频

2021-10-19 17:26: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说,都不如我。
  潜台词就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
  “你是谁?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周管家年过五十,气场不输任何豪门主母。
  见她走到魏卿檀面前,冷着

她说,都不如我。
  潜台词就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
  “你是谁?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周管家年过五十,气场不输任何豪门主母。
  见她走到魏卿檀面前,冷着一张脸。
  “我姓魏。”
  “你说在场的众人都不如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魏卿檀来之前偶然从一个发榜的网站看到这个医榜,才动了心思,自然也把发榜的周家人查了一下。
  “雁城周家。”
  “小姑娘,年纪轻轻不学好,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我见多了,昨天还有个小网红,试图溜进去,给网友直播周家博取眼球,知道她去哪里了吗?警局,不蹲十天半个月,应该出不来。”
  魏卿檀觉得好笑,“周管家,你何不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带进去,然后让我们依次施展医术?你质疑我,是因为我的容貌,年龄,还是刚才那句话?”
  魏卿檀受不得委屈,别人嘲讽她,难不成她还要笑着接受?
  “都有,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只需要萧先生和萧小姐。”
  魏卿檀见她坚决,随后点头,“打个赌吧,你带他们进去,两个小时为期限,如果老夫人在两个小时内没有醒来,我进去医治,我敢放话,只要我出手,老夫人在半个小时内必定清醒。”
  嘶。
  越发狂妄,这一席话,不仅旁人不信,周管家更不可能信。
  而萧灵嘉已经走了过来,她看着魏卿檀,突然就笑了。
  “周管家,我们还没有见到老夫人,还不能定论治疗方案,不过萧家的一套醒针术,您应该听说过,我哥哥正是醒针术的传承人,我相信哥哥。”
  周管家一听,立刻喜笑颜开。“太好了,萧家医术名不虚传,你们不知,这段时间我家先生和夫人有多难受。”
  萧灵嘉眉头一挑,“周管家不必担心,既然我们来了,就一定竭尽全力。”
  “这位小姐既然想证明自己,我们应该给她这个机会,周管家,我们带她一起进去吧。这个赌,我们接了。”
  周管家犹豫了一下,看向魏卿檀的目光有些冷。
  “进去之后,不许说话。”
  魏卿檀看向萧灵嘉,对方眼里的不怀好意,被她瞬间捕捉。
  魏卿檀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周管家带着萧家兄妹和魏卿檀,赵龙进去,而外面这些愤愤不平的人,被到另一个地方,不管如何,周家不能落下不好的名声,这些人的尾巴还要扫干净。
  ——
  魏卿檀目不斜视,周管家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眉头一皱,这个女人,决不能让家里那位看到。
  媚骨天成,是个祸害。
  一路上,周管家都不再说话,不过一举一动中,对萧家兄妹颇为恭敬。
  赵龙看着这座巍峨的庄园,一颗心七上八下。
  周家住的房子,是一座欧式城堡,进入大厅,一片奢华,空旷得仿佛篮球场的大厅,让赵龙怀疑人生。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超出他的想象力。
  周管家带着四人上了二楼,这里是周夫人的宴客厅。
  周夫人一身锦缎旗袍,整个人雍容华贵,看到萧家兄妹,激动极了。
  只是对上魏卿檀的脸,她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这两位?”
  周管家笑了笑,赶紧解释。
  “夫人,这位小姐姓魏,自称医术高明,也想为老夫人尽一份力。”
  周管家这话委婉,不仅全了萧家兄妹的面子,也没有让周夫人听到不该听的话。
  “管家,你在这里陪一陪魏小姐,我先带萧先生和萧小姐过去母亲那里。”
  管家一听,瞬间明白周夫人的意思。
  萧灵嘉眼里的得意越发明显,不过魏卿檀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
  看着他们出去,赵龙和魏卿檀坐了下来,有佣人端了茶水进来。周管家坐在对面,眼睛一瞬不瞬盯着魏卿檀。
  这个女人,莫非是冲着那位来的?
  周管家的目光越发鄙视和不屑,魏卿檀勾了勾唇角,她说过,她是个记仇的人。
  不过眼下,还是赚钱要紧。
  周老夫人的房间里,周先生看到周夫人带了萧家兄妹过来,立刻松了一口气。
  大家寒暄几句,萧长亭就走了过去,开始查看周老夫人的情况。
  “是从什么时候昏迷过去的?”
  周夫人看了眼丈夫,得到应允,才开始回答。
  “一号那天,那天是父亲的忌日,母亲去了祖坟。”
  周家的祖坟在郊外灵犀山,整个山头都是周家的地盘。
  “周先生,我想看一下老夫人的所有检查报告。”
  周先生示意周夫人拿给他们,是很厚的一摞资料,一张一张看,可能要看一两天。
  萧长亭粗略看了眼第一天的和今天的,就递给萧灵嘉。
  他坐到周老夫人床前,准备给她把脉。
  可是两只手都换了,依旧没有把出任何问题。
  脉象平稳有力,一点儿也不像生病过昏迷半个月的人,不过,萧长亭还是发现了一点问题。
  “老夫人的肤色,是一直这么黑吗?”
  这个肤色,很像军训了一个月的人。
  周先生凑了过来,随后摇头,“不是,我妈一直都很白,也没有白头发,皱纹都很少,医生也换了好几批,都说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又解释不通为什么肤色一天比一天黑,皱纹也是一天比一天多,而头发已经全白了。”
  萧长亭示意萧灵嘉把随身携带的箱子递给他,他拿过去之后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套银针。
  “周先生,周夫人,麻烦你们先出去可以吗?我需要两个小时。”
  周先生眯着眼睛审视着萧长亭,最终还是带着周夫人出去了。
  这个房间装满摄像头,门外还有四个保镖把守。
  而此时,魏卿檀所在的宴客厅,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周管家吓了一跳,看到来人,下意识去看魏卿檀。
  “周管家,听说你带了萧家的人过来给我妈治病,人呢?”
  来人三十岁左右,身材颀长,肤色很白,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
  他是周先生的弟弟,周平钦。

“是,萧家兄妹已经被夫人带过去老夫人那里了,您要过去吗?”

 文学

  周管家回答完,周平钦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魏卿檀身上。
  那眼神她太过熟悉,是发现猎物的兴奋,没有丝毫掩饰。
  “那,这位是谁?”
  “她姓魏,自称是一名医者,也为医榜过来的。”
  周平钦意味不明地看着魏卿檀,推了推眼镜,走了过来。
  “魏小姐这么年轻,竟然已经是一名医生了吗?周管家,那大嫂为什么不带魏小姐一起过去?”
  周管家依旧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因为这位魏小姐和萧家兄妹打赌,两个小时后,如果萧家兄妹不能让老夫人醒来,她就出手,她说,她只需要半个小时。”
  “哦?这么厉害吗?”周平钦好像对魏卿檀非常感兴趣,直接坐到她旁边的沙发上,身子懒洋洋地靠着,一只手撑着下巴盯着魏卿檀。
  “魏小姐从哪里来?”
  魏卿檀好像并不在意他若有似无的扫视,语气淡淡。
  “帝都。”
  “啊,帝都人啊,我也有好些时间没有去帝都了,帝都这几天天气不太好,魏小姐可以在雁城留久一些。”
  一旁的周管家就像个木桩,对于周平钦轻浮的举动,就当看不见。
  赵龙有些担忧地看着魏卿檀,不管她多么厉害,有钱有势的人,还是不要招惹比较好。
  而且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透着一股不对劲。
  “家里事忙,不便久留。”
  魏卿檀没有给他面子,直接回绝,周管家和赵龙都看向她。
  周平钦笑了笑,不说什么,他瞥了眼赵龙,不过只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周管家,我妈这两天怎么样?”
  周平钦很少回来这里,若不是老夫人病倒,他这半个月回来了几次,平时一年里都见不到他十次。
  “和之前一样。”周管家当着外人的面,自然不会胡乱开口。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周平钦拿出香烟开始抽,宴客厅里充斥着烟味。
  他时不时和魏卿檀说上两句,不过魏卿檀并没有认真回答他的问题。
  “魏小姐,你学医多久了?”
  “几年。”
  “几年是多久?”
  看他不依不饶的样子,赵龙有些生气,可是他怕搞砸魏卿的事,只能憋着气。
  “记不得。”
  她回答得敷衍,周平钦似乎察觉不到她的冷淡,依旧笑容温和地看着她。
  而这时,门口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一个女人推开宴客厅的门,看到周平钦坐在里面,她嘟了嘟嘴,然后跺了跺脚。
  “平钦哥,你不是说只上来几分钟吗?都一个多小时了,居然让我一个人在下面等你,还有,我被欺负了。”
  说着,女人扭着腰走了过来,坐在周平钦身边,紧紧挨着,双手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前面的兔子随之一震,仿佛要跳出来。
  “她们都不让我上来,哼,要不是我聪明,我还在下面坐冷板凳。你太坏了,你要补偿我。”
  除了赵龙看了眼女人,周管家和魏卿檀都目不斜视,将他们无视得彻底。
  “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嗯?”
  周平钦笑了笑,捏了捏女人的下巴,凑过去亲了一下。
  女人嘤咛一声,小拳头轻轻锤了锤他。
  “不要这样啦,晚上我再告诉你,这里好多人,我害羞。”
  周平钦目光扫视一圈,发现三人都没有看他们,顿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
  “今晚没空,你先回去吧。”
  女人愣了一下,随后看向魏卿檀,事实上,她进门的一瞬间,看到的第一个是并不是周平钦,而是魏卿檀。
  “平钦哥,为什么呀?是我做得不好吗?你昨晚明明夸我了。”
  周平钦有些意兴阑珊,他笑容凉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丢进女人的衣领里。
  “拿着走吧,我的脾气你知道。”
  女人脸色一白,刚刚还亲了她,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给卡是什么意思?
  让她以后不要出现吗?
  “平钦哥,我不要,我不是为了钱,你不要这样误解我,我回去,我们明天再见面好吗?”
  “听不懂?听不懂就让周管家告诉你,出去,你身上的香水味太重,我有点想吐。”
  女人仿佛受了打击,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昨晚不是还说她很香吗?
  “你是不是有了新欢?是她吗?”女人指着魏卿檀,眼泪断了线一般落下。
  “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不听话的人,还留着做什么呢?乖,出去吧,我不喜欢看女人流眼泪。”
  “平钦哥,我不想走,我不介意和她一起呆在你身边。”
  魏卿檀……
  赵龙……
  “周管家,叫保安上来,一分钟。”
  周管家冷着脸点头,随后拿出对讲机,不过三十秒,两个保安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拖着梨花带雨的女人离开。
  女人还在哭,周平钦最后一点耐心都没有了。
  “好好和她讲一下规矩。”
  两个保安点头,女人很快被带了出去,周管家应该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镇定自若的样子,让赵龙胆寒。
  他看了眼魏卿檀,她依旧端坐在那里,丝毫不受影响。
  “魏小姐,很抱歉,脏了你的眼睛和耳朵,我决定补偿你,给面子吗?”
  周平钦含笑看着她,这一刻,魏卿檀想起顾君予。
  “不用。”
  她继续拒绝,不过周平钦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
  “看来魏小姐的一颗心,都在我妈那里呢,待会你进去治病,我可以看看吗?”
  魏卿檀转过头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抱歉,不太方便。”
  这时,门开了,周夫人带着萧家兄妹走了进来,只是萧灵嘉脸上的得意已经消失,眼里满是担忧和焦急。
  看来,是失败了。
  魏卿檀站了起来,赵龙一看,急忙跟在她身后。
  “周夫人,我哥哥需要一些时间,您不要焦急。”
  周夫人还没有说话,魏卿檀就走过去,现在他们对面。
  “到我了吧?”
  “魏小姐,我哥都没办法让老夫人醒来,你就不要自取其辱了。”
  魏卿檀笑了笑,“这句话,反弹给你。

本文标签: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视频

上一篇:在车后面和岳坶做&被男朋友抱起来怼是什么感情

下一篇:2021最推荐(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