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说说都是怎么日媳妇的_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

2021-10-20 08:16: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或许有人知道贫道曾经在笑傲世界用精神力引雷,但那一次贫道引雷,主要依靠的还是科学的力量。”

  “但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贫道只是单纯的使用了法则符文

“或许有人知道贫道曾经在笑傲世界用精神力引雷,但那一次贫道引雷,主要依靠的还是科学的力量。”

  “但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贫道只是单纯的使用了法则符文的力量。”

  “虽然给符文提供能量的也是精神力,但跟之前引雷有着本质的区别。”

  “将讲台冻结成冰,不参杂对任何科学知识的运用,只是用精神力勾勒出了一枚符文。”

  “王老,您有什么想问的?”

  话音落下后看着好似小学生一般把手高高举起的王老爷子,姜远免不了笑问了一下。

  “如果可以,我想现在问道长两个问题,您看可以么?”

  看着突然对自己用上敬称的老爷子,姜远挑了挑眉后便点了点头。

  老爷子的想法就姜远可以感觉出几分,那就是公是公私是私。

  私底下怎么怎么称呼都可以,但公众场合就不一样了。

  “符文是什么?为什么仅用符文就可以发挥出这样的超自然力量?”

  “自然是可以的。”

  ‘叮叮~’

  回了老爷子一句后,姜远便敲了敲已经冻住了的讲台止住下方的窃窃私语,随即继续开口:

  “符文这东西,贫道也是在一个月之前发现的,其来源就是躺在研究所的那只植物狐。”

  “当然,现如今贫道也只是对一只异能兽进行了研究,所以还不确定其是不是异能的本质,但想来也是八九不离十。”

  说到这里,姜远操控了一下投影系统,在每个人身前都投影出了一个立体的影像,随后开始勾勒起了符文。

  “现如今贫道已经掌握了两个符文,一枚符文拥有火属性,另一枚则是冰属性。”

  “符文是法则的具现化,在我看来有无限的可能,接下去贫道先将冰属性符文勾勒出来。”

  一边勾勒着符文,姜远一边继续分心开口:

  “符文是异能的起源,无数符文相互勾连之下,便有了可以被人体所掌控的异能,而异能所能发挥的威力,则由取决于异能者的实力。”

  “嗯,贫道此刻觉得异能这个说法并不正确。”

  “异能即特异功能,指常人不具备的特殊能力,但实际上异能这东西是可以被人所掌握的,让其不再特殊。”

  “或许以后我们可以称呼其为神通。”

  “呃,道长,稍微打断您一下。”

  蒋玉突然站起了身子,随后指了指她身前的全息投影:

  “修改异能名字请容我们以后再议,但您所书写的符文是不是出问题了?我眼前的符文已经消失不见了。”

  听到这话姜远顿了一下,随即望向了台下众人。

  在他眼中,众人身前的全息投影内部,分明有着法则符文的存在。

  不过看着众人愕然的表情以及讶然的情绪,好似蒋玉也没说谎,他们确实看不到符文的存在。

  沉思片刻之后,姜远想到自己当初也是靠着燃烧气运才能直观的用精神力感受到符文的存在,随即便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蒋居士不是已经修炼成观想法了么?还有王老,要不你们用精神力尝试感应下?”

  “符文这东西很神秘,说实话,在传播符文途中发生任何问题我都不会觉得意外。”

  “精神力在周围可以感应到一丝异样,也只是感觉到,伸手触摸虚拟影像没有任何异常,同样我现在也看不到符文的存在。”

  姜远话音落下后不久,王谨老爷子便接上了他的话。

  “老爷子,那我重新勾勒一下符文,等符文消失在你们眼前的时候,你们直接喊停。”

  “嗯,勾勒吧,我现在对符文这东西也是越来越好奇了。”

  “看你刚才勾勒出来的东西,应该还没有勾勒完成,但就这半成品的东西却神奇的在我们眼前消失不见了,也是有趣的很。”

  “对了,我让林零把你勾勒符文的步骤记下来没关系吧?”

  “当然可以,这符文本来就是要教给各位的。”

  点了点头回了老爷子一句,姜远随即抹去虚拟投影上的符文,开始重新勾勒。

  不过这一次姜远在勾勒符文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勾勒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一倍不止。

  偌大的会议室在此刻变得寂静无比,甚至大多数研究员下意识的压低了呼吸声,仿佛怕吹出的气流会影响到符文的勾勒一般。

  “停。”

  半响之后,王老爷子一声中气十足的停字打破了平静。

  而姜远也在声音入耳的瞬间便停止符文的勾勒,随即看向了起身的王老爷子。

  “你所勾勒的符文,就是在这一步消失不见的,你自己还能见到符文么?”

  看着虚拟投影里边刻画了三分之一的符文,姜远随即点了点头:

  “自然是可以的,在我眼中,符文依然好好的悬浮在投影之中。”

  话音落下后,姜远随即也肯定了自己的一个猜测。

  那就是法则符文这东西,并不能被常人感觉到。

  符文刻画三分之一,刚好是其可以发挥出一定效果的时候。

  想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其消失在了众人的感知之中。

  “林零,刚才的画面记录下来了么?”

  “记录下来了,不过出了点问题。”

  “什么意思?”

  坐在王谨身边的林零起身后先是对着姜远示意了一下,随即操控着手环申请了虚拟投影的权限。

  姜远见状后先一步抹除了虚拟投影上的符文,随即将林零的申请通过。

  也就在权限通过的下一刻,三幅虚拟屏幕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林零的话音也通过会议室中的扩声器传到了众人耳中:

  “大家请看,这是我记录下来的三幅画面,一是道长书写符文的身影,二是正个会议室的画面,三则是符文的断续画面。”

  “首先我保证,我并没有对视频进行过任何调整。”

  “其次大家可以看到,第一个跟第一个屏幕中的画面是连续的,上边的我们看似在认真仔细的研究符文,但在视频中,虚拟影像之内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但第三个画面是断续的,每过0.1秒视频系统就会自动储存一次勾勒符文的画面。”

  “大家可以看到,这么多视频文件里边,除了最后一个视频,其他视频内都有符文的踪影。”

  “所以我暂且可以肯定,符文这东西确实有问题,可能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不能被常人所观测到。”

  “或许这也是我们一直对异能本质研究近乎于停滞的原因。”

  “毕竟连观测都观测不到,又凭什么去了解它呢?”

林零话音落刚落下,坐在他身边的王老爷子便点了点头,随即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座位后方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文学


  “小赵,我记得你也有异能,而且异能刚好是冰属性,你能看到符文的存在么?”

  “小赵,小赵?”

  顺着王老爷子视线看去,姜远随即便看到了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留着一头深蓝色的短发男子正眼神迷蒙的盯着虚拟投影。

  “赵淼,王老喊你呢。”

  见赵淼没动静,坐在他身边的红头发女孩不免用手肘顶了顶他。

  “嗯?什么,你顶我干嘛?”

  “王老喊你呢。”

  回了赵淼一句后,红头发女孩便底下了脑袋,好似生怕别人看到她一样。

  而赵淼闻言后唰的一下便站起了身子,随后对着王老爷子敬了个礼:

  “王老我刚才想东西入神了,没听到您声音。”

  看着稍显惊慌的赵淼,王老爷子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没听到我的声音就没听到呗,用不着这个样子。”

  “对了,姜道长刚才勾勒的符文你看到了么?”

  “看到了。”

  “刚才我就是在回想道长勾勒出来的符文,我能感觉到这符文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当然前提是我能将这符文记下来,。”

  “不过就是道长凝聚了两次,每次都没凝聚完成就把符文给抹除了。”

  说着赵淼摸了摸后脑勺,随即看向了姜远,其眼中对符文的渴望,是个人都可以感觉的出来。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看到符文的存在?”

  “对啊。”

  “囔,虚拟投影上三个画面不都是在重复播放道长勾勒符文时候的画面么?”

  随着赵淼话音落下,会议室里众人便把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姜远,姜远在对着赵淼点了点头后便取消了投影中视频的播放,开始重新勾勒起了符文:

  “现在看来,贫道勾勒出来的符文还是有人可以看到的。”

  “所以贫道暂且这样说,那就是符文也是有属性的,会被同属性的异能者所看到。”

  “或者不只是异能者,有些人天生灵觉强大,应该也可以看到符文的存在。”

  “我先把符文完成勾勒一次,林助理你记得记录一下我勾勒符文的经过,现如今大部分人或许无法完整的看到一枚符文,但未来就不一定了。”

  “待我把一整个符文勾勒完成后,我还会把符文分成四份进行勾勒,到时候麻烦你同样留影一下。”

  “符文从你们眼中消失是在勾勒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那时候的符文刚好可以发挥出一点作用,也许就因为如此,才让其在你们眼前消失。”

  时间缓缓流逝,几问几答间,两枚符文在姜远手中勾勒完毕,而后他便把视线移到了台下的林零身上:

  “符文已经勾勒完毕,王助理,你备份好了么?”

  “已经备份好了。”

  “十个视频,经过加密后已经全部储存在中央数据中心。”

  姜远点头回应之后扫视了眼台下众人,随后继续开口:

  “符文已经勾勒了出来,刚才也确认了将符文分成四部分后大家都可以看到,所以以后对于符文有兴趣的,大家可以自己去研究。”

  “当然,前提是要保证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笑谈一句后,姜远抹去了虚拟投影上的符文,而后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纸笔。

  纸是普通的宣纸,笔也是普通毛笔。

  这两者是姜远准备用来画符的。

  “谈过符文,我们再来谈谈符文的简化版。”

  “要是将我凝聚出来,拥有长宽高的符文称之为三维符文。”

  “那这被我简化之后的符文则是可以书写在纸上的,被我称为二维的符箓。”

  “符箓,符文的简化版,花费同样能量下制作出来的符箓可以产生的效果,大概只有符文的十分之一左右。”

  “我在研究符文的时候,发现符文这东西过于深奥,所以便花费心力将其简化了一下。”

  “寻常纸笔都可以用来做符箓的载体,不过材质越好,符箓所能承载的力量也就越多。”

  “具体是那种材料,或者是哪种混合材料更适合做符箓的载体,因为时间太短的原因,贫道还没整理出来。”

  “暂时而言,金银所制成的符纸的承载能力会更高一些,而且用金银做成的符纸在使用后,符纸也不会化成飞灰。”

  话音间在宣纸上落下最后一笔,姜远随即就把长十五公分,宽六公分的符箓给拿在了手中。

  原先平凡无比的白色宣纸,此刻却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从视觉上来看,姜远手中的符箓此刻正燃烧着熊熊火焰,让人觉得他的手随时都会被烧熟。

  嗯,真的有人是这样认为的。

  抬手止住王刚拿灭火器喷自己的动作,姜远随即无奈的把符放到了桌上:

  “符箓上的火焰只不过是光影效果,是贫道为了展示符箓的属性引导了一丝能外泄后才产生的,正常的符箓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说道这里,姜远喊住了转身想要下台的王刚:

  “不过王校尉上来的刚好,刚好可以帮贫道测试一下这张符箓的效果。”

  “呃,道长,您不是要拿这符箓对我发起攻击吧?”

  “承受攻击的是靶子,贫道是让你拿这符箓去攻击靶子。”

  “可我观想法没入门啊。”

  说到这里,王刚眼中闪过了一丝幽怨,显然是在嫌弃姜远把修炼观想法的门槛设置的太高了。

  “操控符箓并不需要精神力。”

  “或者说人的念头其实也是精神力的一种表达方式,你手持符箓,然后心中想着将其激发后对哪个目标发起进攻,符箓中蕴含的符文力量就会朝着你的目标进行攻击。”

  听到姜远这话,王刚眼中的幽怨瞬间变成了跃跃欲试,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见状姜远操控了一番手环,随即讲台一侧被特制的钢化玻璃单独隔离了出来,一个银白色的橡胶假人也从地面缓缓升起。

  “王校尉,请吧。”

  姜远话音刚落下,王刚便拿起了他放在讲台上看似燃着火焰的符箓,然后走到隔离室内后便直接激活。

  下一刻,符箓化成飞灰消散,而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自王刚手中飞出,直接落到了假人身上。

 

本文标签:说说都是怎么日媳妇的

上一篇:秘密教学土豪全集下拉版_女生大概多少次就黑了

下一篇: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TXT_抱着女儿睡觉控制不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