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TXT_抱着女儿睡觉控制不了

2021-10-20 08:20: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心中真的想不起来,自己这样一个老实人,何时得罪过这么一号人物?
好奇心驱使着他,想要跟着他回所里去弄清楚,但是,又怕走后,张家的人直接杀了王老者。
“我还就不明白,你在烟城

心中真的想不起来,自己这样一个老实人,何时得罪过这么一号人物?
好奇心驱使着他,想要跟着他回所里去弄清楚,但是,又怕走后,张家的人直接杀了王老者。
“我还就不明白,你在烟城呆得好好的,也不好好守着你那漂亮的妻子,竟然跑到这里来偷东西,还打了人。”瘦子骂了一句,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一提起妻子,阳刚心里一动,终于想了起来,这人不就是瓜田时的那个瘦白脸吗?只是,现在是晚上,手电的余光根本就没有射在对方的脸上,看不出对方的脸到底有好白,也就一时没有认出来。
不过,奇怪的是,这小子当初不是去了烟城,现在为何又到了文城,还真的应了那句俗话:尾巴根,脚后跟,走到那里都在跟。
瘦白脸见阳刚没有再说话,以为他心虚了。心中暗自一喜,阳刚这小子在这里打了人,还动用了私刑,终于有把柄落在他的手里,自然要多加利用。
想到这里,瘦白脸心中大笑了起来,就如已经看到阳刚被带到警所,收拾得如实招供,正在为自己的无知而后悔,在地上求饶。
想着,就让这个瘦白脸激动不已,你小子终于有这么一天,落在了我的手里。
“这个人,我认识,一直就是个刺头,现在竟然胆子大到这种程度,如果不带回去,根本就对不住人民,不知还有多少人会被他欺负?”瘦白脸说着,难以掩去心中的得意。
大舅哥听了大喜过望,说道:“小子,看来你真是个害群之马,请跟我们去所里走一趟!”
看来,这事要善了是不可能的了,也不介意在这里教训一下这个瘦白脸,免得他一直把自己太当人,不把别人当个人。想想又觉得不太好,虽然不怕这个人,但是,如果在这里把这三人同时打伤,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麻,何况,自己正要把张家这四条龙送进去,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一念即此,阳刚笑了笑说:“跟你走也可以,但是,这事跟张家四兄弟有关,就一并带走吧!”
“哼,到了现在,还有你说话的余地吗?”张郎听说阳刚要跟着走,心中自然有些得意,心想,到了所里,你小子就知道厉害了,到时,看你还笑得出来。不过,他自己可不想跟着去,那地方据说不好呆。
大舅哥开口说话了:“他四个就不用带走了,得先送往医院,你把他的手铐打开。”
“哦,不好意思,我没有钥匙。不瞒几位筒子,手铐不是我偷的,而是我在半路之上捡到的。”阳刚说着,摊了一下双手。
阳刚说出这样的话,自己都觉得太假,何况是面对以瘦白脸为代表的几个人物。
张郎更是冷笑了几声:“这么好的捡手,再去捡一把来看看。”
“哈哈,看你这话说的,一听就是外行,这种运气怎么能天天有,那不是把这几位筒子当成了什么?专丢东西?还是说他们会连饭碗也给丢了?”阳刚依然在笑。
“妈的,还笑得出来?这很好笑吗?”瘦白脸忍了好久的样子,沉声说道,“费话少说,把他放开,跟我们走一趟。”
“走呀,那还等什么?”阳刚依然在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不过,他真的不能放开,就连其他三人也不能走,不然,到时无法交待。特别是这个叫张三的人,他亲口承认了杀人。”
三个筒子不由得一愣,一起看向了张郎。
“他胡说,明明是他打人,他想反咬一口,几位大哥别听他的。”张郎忙着叫了起来,显然,他已发现凡是杀了人都不好摆平,只能是打死不承认。
“我打了他们是不假,但是,他们真的杀了人。”阳刚收住笑容,“杀人可是大事,各位千万不能因为这几个人,误了你们的前程,说不定,会连饭碗也给丢了,真是不值,几位三思!”
“你说杀人就杀人,你他妈的是谁呀?”大舅哥大骂了起来,对阳刚一次一次把他们的思路连偏很是生气。
“我他妈的叫阳刚,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阳刚也骂了一句,“他杀人是有人证的。”
阳刚说着,看着现在反而镇定了下来的王老者,主要是想要连他一起带走,怕被杀人灭口。
王老者的心里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儿子讨回一个公道。现在也许就是唯一的机会,错过这一次,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还要把帮他的阳刚给害了。
大舅哥的眼里闪过一丝寒芒,正中下怀,到时,就没有人知道此事的真相。
至于阳刚,到了所里还想要翻身?简直痴心妄想!
阳刚也不怕张郎逃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何况还被锁着,只有自己有钥匙,再变什么也飞不了去。
张三就有些痛苦了,他的腿已经断了,被两个兄弟拉着,痛得直流泪。到了此时,他才发现,就算是不怕死,也很怕痛。
一行人到了西城警所,已经是下半夜,不过,现在的天气,晚上也不冷。
进了所里,瘦白脸把阳刚和王老者直接带到了警备室。里面现在灯光依然很亮,一个小小的窗子可有可无。
阳刚看了一眼高高的墙,想起了当初去接钱铭兴之时,好像就是这种格局。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在这里呆个十来天,可能会内心崩溃,特别是白天,里面的灯一关,光凭这个小小的可以称为窗子的东西,根本就不会有多余的光射入里面。
“哈哈,你小子要得,竟然真的来了。”瘦白脸像是想到了什么坏主意,笑得很是得意。
“哈哈,你不是想要打我吧?”阳刚看了一眼,现在只有了瘦白脸一个筒子还笑得出来。
“哈哈,想多了,想要收拾你的办法多的是,没有必要动武。不过,依照规矩,你还是先戴上这个吧!”
王老者的心里着急,他以为到了这种地方,好歹也得先审问一下,可能会有人让他当个人证,但是,没有想到,人家根本就是一切从简,直接像是要动武的样子。
阳刚并不着急,无比的镇定,看着瘦白脸说道:“打是打不得呢?讲打,你打不过我,反正这里现在没人看着,打了也是白打。”
“哼,我说过,不打你,打你怕脏了我的手。”瘦白脸说着,拿起手中的手铐,就往阳刚的手上套来。
阳刚暗自好笑,这小子还真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天下,正好,自己试试,当初说的那个身份好不好使。
不过,他当然不会吃瞎亏,而是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瘦白脸的左手,反手一扣,把对方手里家伙接了过来,倒扣到了瘦白脸的手上。
瘦白脸一惊,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双手已经被拷上,沉声骂了一句:“你他妈的要做什么?”
“哈哈,我他妈的不做什么,就是让你也试试这滋味如何?”阳刚说着,把对手手里的钥匙给没收了,拿在手里把玩,一副反看热闹的样子。
“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瘦白脸叫嚣了起来。
阳刚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个恶作剧,比了个往嘴里吞东西的样子,张开手之时,手里的钥匙已经不见。
“没了!”做完这个动作,阳刚笑了。
“你,你他妈的找死!”
“我他妈的就是来找你的!”阳刚说着,把门打开,拉起呆立当场的王老者走了出去,留下瘦白脸大骂不止。
阳刚已经把门关上,看着门口几个筒子说着:“他被自己拷了起来,我想要见你们的所长。”
“你他妈的谁呀?所长是想见就见的吗?”
王老者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这事儿闹大了。他本来以为只是来作证,可以为儿子申冤,没有想到阳刚反把警所的人给拷了起来。
“你他妈又是谁?说话这样冲,老子吃了你家的大米还你家粗糖啦?”阳刚也跟着大骂了起来,讲到骂人,他还真不怕。
“你他妈找死!”那人说着,一步向着阳刚冲了过来,提手就是一个耳光。在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人敢这样骂他,只有他骂人的好吗?
现在,被阳刚这样一个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名犯人一样的家伙骂了,如何受得了。
王老者见到对方动手,吓得一哆嗦,差点就跌倒在地。
阳刚忙着扶了他一把,那人的手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他当然不可能吃这种哑巴亏,一只手抬起,一下子抓住那人的手,只是轻轻一扭,那人尖叫一声,手差点就断了。
“妈的,你敢袭警?”那人虽然被阳刚控制住,心中惊讶,但是,嘴上并不服输,想要用气势压倒阳刚。
“妈的,是你袭了我好吗?”阳刚说着,突然一用力,把对方推倒在地。
“别动!不然老子崩了你!”另一人见阳刚强横,直接拔出了枪,指着阳刚的头

阳刚看着那人,眼里有些发冷。这人正是传说中的大舅哥,他也没有想到,一个瘦白脸没有办法摆平阳刚。三个人进去,竟然只出来两个,实在是有些不可思异。

 文学


现在又看到阳刚出手打了他的同事,心中反而高兴,可以趁机杀了阳刚。
阳刚当然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冷冷地说道:“最好把枪放下,不然,你比他还要惨,大舅哥!”
那人一愣,大舅哥也是你可以叫的?
这是在欺负人好吗?他一个大男人如何受得了,冷笑一声,手指扣动了板机。
“呯”地一声响了起来。
王老者吓得大叫一声,其他两人也是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开枪,这弄出人命如何了得?
但是,枪响之后,传来的是大舅哥的大叫声,让人心中有些发毛。
借着所里的路灯,人们看到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
阳刚并没有倒下,还站着,只是把王老者推到了墙角,倒下的是大舅哥,不,是蹲下。
大舅哥一脸惊骇,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双腿之间都已经湿了,腿也软,原来,是站不住自己蹲了下去。
他感觉到枪响之前不到一秒,一只大手不知如何伸了过来,直接抓住了他拿枪的手。自己的手就不受控制,把枪往下移,直抵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这时,枪响了,他有种蛋疼的感觉。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里闪过,自己废了,所以,湿了!以为是血,其实不然,是尿!
这特么太丢人,无异在自己家里被人打得还不了手,完全是因为自己体子太弱,根本就不是阳刚的对手。
阳刚眉头一皱,手中的枪换了个方向,一脸嫌弃的样子:“真没用,我都还没有出手,你蹲下去做什么?”
原来,阳刚不过是抓住了他的枪杆,用枪托顶了一下大舅哥,而子弹射入到墙中。
大舅哥蹲下,枪就在了他的嘴边。差点就含着了枪口,样子实在是滑稽。
“放下枪!”有人反应了过来,忙着叫了一声,真怕阳刚现在狗急跳墙,乱打枪。
阳刚淡淡一笑,手腕一动,枪在他的手里,就如玩具一样,突然跳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三百六十度,枪口所指之处,两个站在一边的男人直接吓得趴了下去,手里的枪都拿捏不住,“咣当”两声掉在了地上。
阳刚轻松把空中的枪接了下来,就如前世的球星一样,单手接住,那叫一个轻松,动作也叫一个肃杀一片。
巧的是,枪口再度对准了大舅哥的脑袋。
大舅哥早已面如土色,战战兢兢,腿脚发软,连说两句:“别杀我,别杀我!杀了我你也逃不了!”
“我为何要逃?”阳刚把枪扬了扬,对着两个一样吓得有些腿软的家伙,沉声说道,“把你们的所长叫来!”
两人见到枪口指向自己,心中大吃一惊,听了阳刚的话,忙着点头。事情到了这一步,两人正愁没有机会叫人。
整个所里,本来也就只有五六人,现在全部被阳刚一柄手枪吓得丢失战力,唯一能叫的自然是所长。
所长半夜接到打入家里的电话,起床气有些足,对着电话骂了一句:“谁,是不是有病?这是休息时间,也是我的私人时间……”
“所长,大事不好,一个男子冲入所里,打伤了我们所有人。”打电话之人的脑壳突然灵光了起来,特意把事情说大,不然,所长一个人来了,也许起不到任何作用。
所长一惊,睡意全无,正要问是什么情况,那人已把电话挂了,就像是电话被人抢了一样。
所长骂了一句,忙着穿衣服,就要出门。床上的妻子有些没好气地骂了一句:“什么事呀,这半夜三更也不让人消停,就不能等天亮再去吗?”
“天亮?黄花菜都凉了!”所长的外套才笼在身上,人已经冲出了门,突然又冲了回来,一把抓起桌上的枪,一个电话打到了局里。
像这种有人直接打进所里的事情,还是头一回遇上,情况紧急,而且,对方身份不明,他一个去了可能是豆腐填刀,根本就无事无补。先向上级汇报,请求支援是最好的办法。
局里值班人员接了电话,也是一脸的震惊,忙着打到了副局的家里。
副局也不想在这种时候一个人拿主意,他听到的是,所里已经有人死了,而且,敌人人数不明。
副局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局长,不敢再夸大,只说是有人闯入西城所,可能还有人员伤亡,自己马上赶过去。
局长也是一脸的惊讶,还以为境外人士卷土重来。想要向城主汇报,但是,想了想之后,改变了主意,觉得这事有些奇怪,境外人士也不会无脑,干这种送死的事情,于是,放下了电话。
所长自然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物,看着里面一切如常,连句吵闹声都没有,不由得大是奇怪,以为是有人恶作剧,但又不可能,所里的人不可能这么放肆。
当他走进所里,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呆了呆。
一个有些高大的男子,手里拿着枪,所里的四五个人全部蹲在地上。
这他妈是什么人,如此嚣张?
王老者站在一边,劝着阳刚,不想让他把事儿闹大,自己生死事小,害了阳刚不划算。
阳刚让他放心,心中自然有数。
看到一个人到来,直视着阳刚,沉声说道:“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其他人看着只有所长一个人到来,心中不免有些失望,特别是大舅哥,以为所长会叫上人,进来就把阳刚给放翻。
“他说他叫阳刚,这个人真的很嚣张,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也不把所长放在眼里,还说,就算是你来了,也要连你一起打。”
阳刚一愣,自己好像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也没有吭声,想要看看所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所长见人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放心了不少,奇怪地看着阳刚:“不知,我们所里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你。”
“没有,是他们要把我抓到这里来的。”阳刚淡淡地说,“不过,现在我想要为这位老人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什么公道?”所长看着阳刚,见他只是把手里的枪当成玩具一样的玩,没有打人的意思。而自己的这些下属,却一个一个怂得让人无法直视,心中的火气有些控制不住。但是,他依然耐着性子。

本文标签: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TXT

上一篇:说说都是怎么日媳妇的_这瓶红酒是给你下面的

下一篇:2021人气最高(拥抱时为什么会顶你)完整章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