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人气最高(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完整章节

2021-10-20 08:27: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是因为本身神明的存在就是人们凭空的想象,所以现在说‘三神奶奶’其实有三位、祂是韩国的月下老人也不算错。”

  年轻女人说着又拿前话举了个例

“只是因为本身神明的存在就是人们凭空的想象,所以现在说‘三神奶奶’其实有三位、祂是韩国的月下老人也不算错。”

  年轻女人说着又拿前话举了个例子。

  “如‘灵登神’,祂是海边渔民祈求风调雨顺才诞生的神明,在首尔这样的地方,这类信仰就完全不吃香,又因为‘三神奶奶’是韩国最广为流传的家宅神,还有像‘二月婆婆’这个类同的称呼。我前几天在调研的时候,甚至听到很多居民误以为‘灵登神’是‘三神奶奶’的某个化身。”

  “在这种情况之下,经过多年潜移默化的民众意识改变,假设神明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至少在永登浦这个地方,或许真正的地头神是‘三神奶奶’也不一定。据说‘三神奶奶’会照顾每个受祂关注的孩子,也就是说,在永登浦出生的人,其实都是由‘三神奶奶’罩着的。”

  这时候,方才一直忍着没说话的申娜忽然插了句嘴说:“也不一定只有永登浦的人……在韩国很多地方都有信仰‘三神奶奶’的传统,比方说,大邱之类的……”

  年轻女人眨眼看了看申娜,笑而不语。

  林饮溪倒是也听出来申娜对于年轻女人似乎有些不服气,但她也没在意,只当好朋友是情绪低落,再加上她俩在首尔见面向来没有外人,偏偏今天加了第三个人进来,以娜娜幼稚的脾气,即便心里真在吃醋,林饮溪也毫不意外。

  她只是默默消化完年轻女人所说的话,然后突发奇想地问:“那‘三神奶奶’的神名其实也和中文有关,祂如果存在的话,祂在咱们国内是不是也能发挥一点神力之类的?”

  “要按这么说,应该也对。”年轻女人莞尔地说,“所以之前我帮阿姨带了那座雕塑给你,不也提了一句,说不定会很管用吗?”

  林饮溪刚想反驳两句,又想到自家老哥最近一年下来生活的变化,忍不住就肃然地皱起小眉头。

  年轻女人失笑:“别想了,你还当真啦?如果真的灵验,我自己的名字还叫萧桑葚呢,你看,‘小三神’,人家韩国月老怎么说也该先照顾我一下吧?”

  坐在她对面的申娜不为人知地撇了撇嘴。

  林饮溪回过神来,也用玩笑的语气说:“那学姐你估计是没戏了。我哥现在都名草有主了。”

  “这和你哥又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以前没和他见过面就说什么光听我的形容就对他印象很好,挺喜欢他之类的。”

  “那你就不懂了。”年轻女人微笑着说,“正是喜欢他,所以现在才希望他得到幸福不是吗?”

  花絮二:

  “现在正在收看这档节目的所有人,请打开你的搜索栏,然后,输入搜索词:WWW。”

  “诸位想要知道的真相,我们全放在了上面。”

  电影院里,大银幕上的光影照在每位观众的脸上,几乎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观看着剧情。

  直到片尾字幕的滚动出现,影厅上方的灯光一下子亮起。

  很多人先是不适应地眯起眼睛,起身离座之后,意犹未尽地讨论起来。

  几名女生一边往外走去,一边和同伴小声耳语。

  “欧尼们实在太帅了!”

  “允儿应该不是欧尼吧?”

  “那我不管,我说的是裴塔美欧尼!”

  “哈哈,那倒是。”

  坐在最后排乔装充分的林允儿将大家的反应尽收眼底。

  她无声地咬唇一笑,然后就转身抱住男人的手臂,有点得意又忐忑地问:“你觉得怎么样?”

  林深时认真想了想,回答:“我觉得挺好。”

  “只是这样?没有其他的评价?”林允儿皱起鼻子看他。

  “你就非得为难我?”林深时微微无奈,“你去网上看看其他影迷的评价不是更好?”

  正式定档于6月19日的《请输入搜索词》在上映后,几天以来外界的反响可以说是意外的不错。

  尽管大胆采用三名女性人物充当主人公的做法预料之中地惹来了不少争议,但爽快又与众不同的设定和剧情同时也吸引了众多好评。

  其中有关林允儿的议论自然也少不了。

  一方面,有人开始为她在片中面对两位大前辈竟然没有显得多么逊色的表现而惊讶;另一方面,仍然有人固执地认为她在拖累其他人,没了她,影片的质量应该会更好。

  林允儿对于这两种评论都早有心理准备,若说毫不在意是假话,但如今她更愿意朝好的方向去看。

  另外在业界人士的中间,此次她确实收获了大量好评,甚至经由公司传达,她还收到了许多的寄语鼓励,这更使得她心中振奋。

  然而,林深时的看法又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我还是觉得不太甘心。”两人也准备离场,林允儿忽然咂了咂嘴说。

  帮未婚妻拿上外套的林深时回头看她,问:“什么不甘心?”

  “明明在电影里我和全慧珍前辈他们才是主角,结果现在你在热搜的排名反而比我们还高,这算什么?”

  林允儿的话听上去虽然很是不忿,但通过她含笑瞟来的目光,林深时分明感受到了几分调侃和促狭。

  他忍不住叹气地抬手揉了揉眉心。

  《请输入搜索词》全片的卖点并非感情戏,但编剧和导演依然对三位女主角各自有所安排,又因为篇幅占比的问题,这三个“重要”的男配角登场方式也各有不同。

  比如林允儿饰演的裴塔美,她在电影开场就拥有一位早已订婚的未婚夫,而这位未婚夫全程下来只有声音出演。

  基于这一点,林允儿此前突发奇想……她把林深时拉去推荐给了剧组。

  花絮三:

  2015年1月7日,飞机即将落地之前。

  “对了。”邻座的经纪人又想起什么,“允儿,加入募金会的事情你还没想好吗?”

  “募金会?”刚刚穿上那件浅蓝色大衣的林允儿先是一脸茫然,接着就拍了拍额头。

  “我忘记了。对不起,欧尼。”她对经纪人歉意地苦笑说。

  经纪人用“不出所料”的表情摆手说:“没关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如果前几天公布的话,宣传效果应该会更好一点。”

  “你不知道,新年那几天,我家里真是……哎呜。”林允儿摇摇头,顺势靠在自家经纪人的肩上小声抱怨,“我阿爸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开始催我结婚了。我现在要怎么结婚?”

  “现在确实不是时候。而且伯父也没必要着急吧?反正你又不是没有男朋友。”经纪人说。

  林允儿直起身来和她对视一眼,旋即微微地笑了笑,没去接话。

  经纪人倒也没察觉她的异样,回归正题:“那你现在决定好了没有?我们什么时候对外宣布入会?”

  林允儿想了想,忽然说:“可以不加入吗?”

  “嗯?为什么?”经纪人很是意外,“这不是大好事吗?”

  “我也知道。但仔细想想,这件事也只是宣传我自己的形象而已。”林允儿点头回答,“相比起来,我倒是更喜欢前几天帮儿童基金录制的那个短片。光是一个会员身份能证明什么?”

  “你以为那样的机会经常出现吗?人家委员会前两位请了金惠秀和安圣基,你是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出镜机会啊。”经纪人故意瞪眼。

  林允儿也开着玩笑,不服气地说:“我又怎么了?现在虽然还很不足,但以后也说不定啊。等我拿到最佳演技赏,那我就开始考虑结婚的事情!”

  ……

  “欧尼!欧尼!”

  “我最近感觉自己都要慢慢习惯在中国生活了。”

  “那以后干脆就在中国生活好了。”

  林允儿和身边的人低声说笑了几句,然后就露出惯有的微笑,在粉丝们较为热烈的欢迎声中挥着手走出机场,上了剧组安排的保姆车。

  从韩国的仁川机场到杭州的萧山机场,约莫六个小时的机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放好手上赞助商要求曝光的提包,揉了揉疲惫的眉眼,心里面想起方才在飞机上的对话。

  “社会福利共同募金会……”她嘴里呢喃,又奇怪地转头眨眼问,“明京欧尼人呢?”

  “我们要等一下了。她说你的行李箱好像被人拿错了,她正在去取。”

  “拿错了?”

  过了一会儿,车门终于从外面被拉开,林允儿给赶路赶得气喘吁吁的经纪人递去一瓶水,随口打趣着问:“怎么样?我的行李箱是不是被哪个帅哥捡走了?”

  经纪人拧开瓶盖喝了两口,居然也皱眉回答:“确实挺帅的。我感觉会是你的理想型。”

  林允儿一怔,之后就不以为意地笑笑

“既然是我的‘未婚夫’,那当然要由我的理想型来出演了。”

 文学


  “你这是强词夺理啊,林太太。”

  “反正导演他们当初也同意了,又不是我非要让你出演的。”

  仔细想想也是,虽说只是配音出演,谁又能想到《请输入搜索词》的主创人员真会点头通过这事?

  结果,事态就演变成了如今这副局面。

  有关林深时所说的几句台词甚至还一度冲上了热搜榜单的前列,这也正是眼下林允儿会如此“幽怨”的原因。

  如果按照部分观众的话来说,他们并非从对方的声音里品味出了多么丰富的表演技巧或是情绪起伏,而是感受到了那份从始至终、潜藏在话里话外的深情。

  “‘我是很好的人,所以你也是很好的人。因为我是很好的人,所以被我所喜欢的你也会是很优秀、很出众的人。我跟他们是这么说的。所以,加油,裴塔美。’”

  走出了电影院,背着手在前面晃悠的林允儿又笑吟吟地回头看来,对上男人哭笑不得的目光。

  “我怎么感觉他们其实完全是因为你的嗓音太好听了才喜欢你?”

  “他们喜欢我吗?”

  “当然了!一时的喜欢也是人气啊,而且我敢确定,里面肯定有很多女性观众!”

  她故意醋意很浓地调侃自家未婚夫,林深时走到林允儿面前,帮她把露出一截的衣服下摆好好收回卫衣里去。

  “你要庆幸这几天的票房表现还不错,否则申旻之后会找你麻烦也不一定。”

  “真要不行,我也没办法了。我歌也帮他唱了,电影也演了。说到底,他不像你,总是不自觉地妥协。”

  林深时却摇摇头,说:“我说过这世上不是所有爱情都会成功,也不是所有感情都会得到回应。有人可以终成眷属,也要理解别人的无可奈何。”

  林允儿看看他,“我知道了……我只是有时候看着郑秘书的样子,对申理事就有点生气。”

  “你明白的,他也在努力。方式或许你不认同,作为那段感情的外人,我们却没有资格评判什么。”林深时说。

  林允儿抿了抿嘴,很想对他说一句“胳膊肘往外拐”。她埋头向前,忽然又瞅了男人两眼。

  “怎么了?”林深时头也不转地问。

  “我今天听说《赵子龙》八月份的时候还会播出一轮。”林允儿大方地坦白,“你到时候可不许背着我偷偷收看!”

  林深时脸色变得略微古怪,“你就那么担心我看你演的电视剧?”

  “问题根本不是这个好不好!”林允儿挽着他的手,郁闷地朝前走着,“你说我要是再早几个月认识你,说不定我就能和剧组商量着改改剧本了。”

  林深时琢磨了一下,问她:“你那时候经常往返杭州对吧?”

  “嗯。”林允儿点着头,“怎么了吗?”

  “我记起我去年一月的时候,好像因为工作的缘故去过杭州一趟,没准当时我们俩碰过面。”

  林深时说着说着就自己笑了起来。这是他头一次和林允儿主动提及类似的话题。

  林允儿没好气地瞥他,她当然听得出来这话里的玩笑意味,想了想又迟疑地咕哝:“只有一次而已……概率也太低了。”

  林深时再也没忍住地发出笑声,惹得林允儿直用拳头捶他肩膀。

  太阳西垂,两个人迎着黄昏携手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话说回来,我现在忽然有些想不起来在遇见你之前自己的状态了。当时,我们各自都是什么样子呢?”

  “我也不太记得了。我在专心工作,你应该也在专心工作。”

  “所以我们俩其实是被工作耽误了认识的契机?”

  “呵,也许那也是一个准备的过程不是吗?”

  “准备什么?”

  “也许每一天的晚上我们都在自己都不知道地准备着,然后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期待着遇见像你我一样的人吧。”

    

  2015年2月7日,浙江东阳横店镇。

  “允儿,你可别忘了明天的拍摄行程,五点半就要起床了。”经纪人离开之前又在叮嘱。

  “我知道啦,欧尼!”林允儿可爱地露出苦笑表情,抓着经纪人的双肩就把人轻轻推了出去,“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经纪人站在酒店客房门口好笑地看着她,“那我先回去了。”

  “嗯!”林允儿郑重其事地点着头。

  直到关上房门,她才呼出口气,脸上换了一副淡淡的疲惫神情。

  “先去洗澡?啊对了,还有剧本要再背一下。”

  她走到床边拿起剧本和彩色的记号笔,一边咬着嘴唇在上面写写画画,嘴里还时常念念有词。

  “子、子龙,我……”

  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一声,她不明显地蹙了蹙眉,随手放回去没有理会,继续背诵着目前对她来说相当拗口的中文台词。

  ……

  同天同时,在上海那边。

  “老安今天请你吃饭了?”正在敲击键盘的双手顿了顿,林深时若有所思地拿起手机放到耳边,“他想拉你一把?”

  “我听他说的意思是这样。”徐白东的声音在那头响起,“看来这回你的准备是白费了。亏你上个月还特地去了趟杭州。”

  林深时听到这话也不以为意,他露出微笑地往后靠在椅上,也顺势自嘲:“何止啊,我那时候在机场还差点和别人互换了行李箱,把重要的工作资料都给丢了呢。”

  电话那边传来笑声:“你不是说是个女士吗?你这家伙分不清美丑,没准你是因祸得福才对,从此得到一段好姻缘。”

  林深时失笑不语。他向来不在背后议人长短,哪怕对方是个仅仅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所以是定了,这次的名额由你上?”

  “不好说,我也觉得哪里不对。我看老安那样子不像是施恩。还有我故意提了你几回,老头子都没正面表态。难不成是想借机会敲打你一下?”

  “如果只是敲打,老安这回就玩过头了。升职加薪,说到底才是最实际的东西。”

  “也是。那明天那场戏,咱们要怎么唱?”

  “照常。”

  “照常?”

  “对,照常。”

  林深时重新把目光放回到了眼前的电脑屏幕上面,他打开免提,继续完善着明天会议将要提交的那份企划文案。

  ……

  下意识打了个哈欠,林允儿坐直身体,努力睁大困倦的双眼。

  她拍拍脸颊,刚想继续把标注台词的事情做完,突然又动作一顿,看向床头放着的手机,想起了经纪人的嘱咐。

  “算了……明早起来再做吧。”如此一想,心情好像也变得轻松不少,她的唇边不由自主地带上笑意,起身走向浴室。

  ……

  “你未免太拼了,现在都几点了?”徐白东在电话里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急着存钱娶老婆呢。”

  抬起手来捏了捏眉心的林深时闭着眼睛,开玩笑地回他:“真要这么说也没错。你现在这么努力,难道不是准备着和你女朋友结婚?”

  “问题是你现在连喜欢的对象都没有。”

  “急什么,也许明天一早起来就有了。”

  通话那头的徐白东只好笑一笑,说:“我不打扰你了。你也差不多去休息了,你做的PT,够好了,真要做到完美无缺不可?好好睡一觉吧。”

  “我现在上床估计也睡不了多久了。”林深时看了眼时间笑着说,“我明天还要早起晨跑呢。”

  手机里面的声音顿时哑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夸奖他的这份自律还是应该表示无奈。

  “总之,我可不希望明天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另外祝你明早起来就如愿以偿地得到女朋友。”

  没想到这老徐也沾了李正尧的一点习气,林深时刚要笑骂一句,便听见“嘟嘟”的忙音传来。

  他看看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终究是思索着站起身来。

  ……

  黑暗之中,林允儿莫名醒来。

  她眯瞪着双眼,习惯性捋捋脑后的头发,准备起床,不经意间看向床头,口中就发出懊恼的呻吟。

  “凌晨四点二十九分,我的生物钟什么时候这么准了?可是不是韩国的五点半啊,是中国的五点半啊!”纤瘦的身影躺在床上翻来滚去,“还有一个小时让我怎么办?最近失眠那么严重,睡又睡不着……”

  她忍不住叹气,整个人晕乎乎地想下床先倒杯水喝。

  走出去几步又停下,回头眯眼盯着依然亮着屏幕的手机,她沉默地走回去,将其拿起,打开自己的Kakao,毫不犹豫地滑动点了几下,这才臭着张脸,迷迷糊糊地转身走去洗漱。

  “我过几天就找个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气死你们!”

  ……

  与此同时。

  “I  love  Yoona~~I  love……”

  在某人捂着额头起床的动作间,一道别致的闹铃声正在作响。

  他走到窗边拉开帘布,惯常看了一会儿凌晨的都市,刚要转身,忽然又想起什么,翘起嘴角低语:

  “我喜欢的人吗……嗯,现在会在哪里呢?”

本文标签: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拥抱时为什么会顶你)完整章节

下一篇:2021人气最高(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完整章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