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2021-10-20 08:37: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主体材料是应用在直升机减速器上的碳化硅,内部的耐磨件儿则是使用了应用在航空发动机上的镍基合金材料,而为了减轻NB—36P型工业机器人的结构总量,另其动作更加灵活,外壳和

主体材料是应用在直升机减速器上的碳化硅,内部的耐磨件儿则是使用了应用在航空发动机上的镍基合金材料,而为了减轻NB—36P型工业机器人的结构总量,另其动作更加灵活,外壳和基座则大量使用了碳纤维以及钛合金等材料。

  就连配套的抓手和切削刀具都是高强度耐磨陶瓷复合材料制作的高强度机加工用具。

  这一套下来,不算内部所使用的专供航空、航天控制系统的执行软件和先进算法架构,以及接入中国腾飞工业大数据带来的便捷所产生的巨额费用。

  光是各类先进材料的成本和加工费用就是个天文数字。

  也正因为如此,类似NB—36P型工业机器人这样的产品,中国腾飞根本就没办法做成低端货,没办法,单凭这些材料要是做成低端产品那才叫暴殄天物呢。

  所以中国腾飞一开始瞄准的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航天飞机上的那套太空机械臂,因为只有这类高端货,才值得那么多价值不菲的材料。

  更何况,国内重新修订的载人航天工程,已经将空间站纳入其中,而作为空间站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灵活多变的太空机械臂自然不可或缺。

  国际空间站上所使用的“加拿大”2型太空机械臂就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因为具备这类机械臂的空间站不但具备良好的自我维修能力,更重要的是面对与自己对接的宇宙飞船等航天器也有了更加安全和高效的接纳手段。

  当然了,偶尔排除个“太空垃圾”,抓个“报废卫星”啥的也不在话下,总而言之这玩意对于空间站来说,就等于是自己的触手,可以在外太空随心所欲的摇摆。

  而除了空间站以外,未来载人登陆月球,甚至是火星,这类太空机械臂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设备,也正因为如此,研制这类太空机械臂对国内的载人航天,甚至是未来的深空探测都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所以国家航天局早在2005年便开展了此类设备的可行性评估,结果很不尽如人意。

  太空机械臂本质就是一种工业类机器人的全面升级版,毕竟工业机器人说白了也就是一条机械臂,只不过工业机器人叫起来更加高大上和富有科技感,实际上从基础上来说区别并不大。

  可问题是,当时的国内工业机器人产业连萌芽都算不上,到是有几个相关方面的初创公司,但至多也就是搞个DIY,或是帮助进口国外品牌的企业做些控制软件的破解业务,总体上徘徊在似暗非暗的灰色地带苟且偷生。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主要还是国内缺乏工业机器人的市场环境。

  不说别的,但就中国腾飞一家工业机器人的保有量,就占到国内全部工业机器人的87.25%。

  也就是说,刨去中国腾飞的近万台工业机器人,全国加起来还不足3000台。

  之所以会如此至少,原因无他,人力过于便宜而已。

  按照当时的人工成本,一台进口的工业机器人足可以雇佣三个班组的工人,都是些枯燥的重复劳动,三个班组7*24小时下来非但不比工业机器人差,反而产量更高。

  最关键的是,工业机器人买回来你得给他电,你得给他油,你得给他维修保养;而工人呢?除了微薄的工资和一日三餐外,啥都不用管,只要不死在自己厂子里,对工厂来说完全没有额外的负担。

  如此情况下,买那些祖宗一样的工业机器人干嘛?脑袋坏掉的才这么干呢。

  所以大量装备工业机器人的中国腾飞便成为国内绝大多数制造业相关单位眼里的另类,因为很明显中国腾飞的一把手庄建业就属于脑袋坏掉的那个,国内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天腿的人还不有得是?

  干嘛放着好好的人不用,上那些成本高,维护更高的设备?这么浪费,脑袋不是瓦特还是什么?

  说实话,庄建业也不想这么干,但凡能用低廉的人力谁搞这么复杂,可问题是航空、航天制造不同于其他工业门类,对从业人员的要求很高。

  而国内一年毕业的相关的专业人才和技术工人就那么多,且多半都是定向分配,落到中国腾飞手里没剩下几个。

  高端人才可以用高薪挖来,大量的普通技术工人怎么办?总不能全都高薪挖吧。

  当然,这几年庄建业一直在倡导大学扩招,发展技工类教育,以便从根本上解决人才短缺这个问题,可是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虽然国家近些年对人才的培养力度很大,可终究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看出效果。

  在这漫长的等待期中,中国腾飞难道就不生产了?十号工程、二十号工程难道就要躺尸等着人才和技术工人到位?

  显然是不可能,既然如此,庄建业只能是另辟蹊径,用高精度的工业机器人替代缺额严重的普通技术工人,融入到自己的航空、航天生产线当中,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但也正因为如此,中国腾飞始终是目前国内同类企业中,职工数量最少的一家,可同时也是生产效率最高的一家。

  而在这不菲的投入背后,则是中国腾飞不断提升的产品品质以及对工业机器人十分深刻的理解已经深厚的使用经验。

  再加上中国腾飞本身在卫星、运载火箭、高超声速飞行器等外层空间方面多年的技术积累,载人航天工程的专家们在一番可行性调研后,最终建议将国内的太空机械臂项目交给中国腾飞。

  而NB—36P型工业机器人,便是在这个项目下,衍生出来的低端太空机械臂……

之所以称之为低端太空机械臂,是因为NB—36P作为太空机械臂并不成熟,主要是灵活度、远程操控以及自身重量并没达到美国太空机械臂那样的实用化标准。

 文学



  没办法,中国腾飞以往也没做过类似的东西,一下子上手,缺乏经验的情况下很难一次功成,因此做个试验性型号练练手自然理所应当。

  而NB—36P型工业机器人便是这样一款练手之作。

  可若因此小看NB—36P型工业机器人,那就大错特错了,尽管用在太空机械臂上,NB—36P型工业机器人还无法完全胜任,可在工业机器人领域,那NB—36P型工业机器人完全可以称得上金字塔尖儿上的存在,完全可以碾压一众同类型产品。

  因此,NB—36P型工业机器人一经问世就被中国腾飞应用在航空、航天制造领域的关键位置,取得极其显著的效果。

  只不过工业生产就像是一桌满汉全席一样,既要有精美绝伦的佳肴,也得有些日常小菜来缓解下油腻的嘴巴,NB—36P型工业机器人自然不可或缺,但一般的可进行重复工作的工业机器人同样必不可少,甚至是生产当中的中坚力量。

  可问题是,中国腾飞的产品高端能高端的及其离谱,可在中低端方面就存在明显不足了,倒不是说技术上不能做,而是成本方面根本就不划算。

  这从国内几家汽车制造厂对NB—36P型工业机器人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东西好是真的好,可车辆生产线很少能用到这么高端的产品,一般的中端货就已经能解决大部分生产了,所以除了夸一夸NB—36P型工业机器人出色的性能外,真正花钱买的却一个也没有。

  当然了,就算便宜也不会买,人工多便宜呀,相较于复杂的机械,廉价的劳动力显然更划算。

  不过这个局面不可能持续太久,因为国内有关单位已经注意到这种不正常的人力成本想象,当然,更重要的是,国内的低端产业基础已经很牢固了,同时也有了一定的积累,也该往中高端拱一拱了。

  问题是,向中高端迈进可不是喊两句口号就能完成的,毕竟不少企业在低端的安乐窝里过得挺滋润的,骤然让他们离开安乐窝任谁也不会乐意,只能利用其它宏观手段,迫使产业整体升级。

  而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切实拔高人力成本便是其中一项极为实际的政策。

  届时,一些企业的日子必然不好过,就比如现在那些靠着低人力成本混日子的车企,就有可能陷入困境,想要摆脱这个困境要么提高生产效率,以高效的生产速率压低自身的成本;要么干脆关门大吉,直接扑街!

  而想要提高生产效率,大批的重载搬运、焊接、喷涂、组装等不同用途的工业机器人便成为这些车企的首选。

  正因为如此,国内的相关行业预测机构早就做过研究报告,未来五年内光车辆制造这一个行业,工业机器人的缺口就多达10万台,那可是超过3000亿人民币的庞大市场。

  这还只是车辆制造一个行业,若是再算上冶金、化工、钢铁、机械、机电等行业的需求,未来的缺口保守估计50万台都不止,这便是万亿规模的庞大市场。

  如果中国腾飞没做工业机器人也就罢了,市场再大也跟他没关系,问题是他不是搞出了NB—36P型工业机器人了嘛,这就不得不让中国腾飞上下有些眼红了,万亿级别的市场,要是不撕下一口,老天爷估计都不会饶恕他们。

  然而想法是好的,可关键在于中国腾飞高端玩儿飞起,中低端就各种拉胯了,问题是国内绝大多数行业所需的工业机器人却是中低端产品,特别是中端偏上的工业机器人,不但是需求端的中坚,而且利润又是工业机器人当中最大的。

  正因为如此,中国腾飞十分希望能够像当年医疗设备一样,培育一个自己的工业机器人品牌,不但可以给自己做配套,还能立足国内市场,面向前全球好好的捞上一笔。

  可惜的是,中国腾飞有这个心,但国内符合条件的企业就找不出一个,这让中国腾飞即便是想扶持都找不到门路。

  没办法,虽然国内工业机器人的未来很美妙,但现实却十分的骨感,整体产业只能用萌芽状态来形容,很多上下游配套更是半点儿都不具备,自然谈不上有什么好企业。

  既然国内没有,那中国腾飞就把目光投向国外,直接买国外的厂子和技术。

  结果却发现,国外相关品牌大部分都活得很滋润,根本就不屑中国腾飞的收购,碰了壁的中国腾飞只能重新调整策略,开始琢磨从工业机器人上游的产业链入手,收购一批实力不弱的配套企业,然后利用中国腾飞强大的供应链整合能力以及本就强悍的软件控制和基础算法优势,硬做一个品牌出来。

  这个思路前些天庄建业刚在领导班子会上提了一下,中国腾飞的内部还没有明确的统一意见,马拉尔内就呼哧带喘的跑过来纳投名状了。

  那刘磊怎么可能放过他。

  在一番空手厨艺展示后,刘磊就领着还处在懵逼状态的马拉尔内和程峰在临时摆下的餐桌上坐下,先与程峰谈笑了几句,说些星洲地界上发生的几件趣事,令程峰觉得自己没有被冷落后,刘磊便汤勺舀了文思豆腐盛到马拉尔内的碗里,笑着说道:“马拉尔内先生,这可是NB—36P型工业机器人烧出来的经典名菜,尝尝有没有淮扬大厨的风味儿?”

  心事重重的马拉尔内听了这话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回应道:“应该很不错,当然了,我吃过的正中文思豆腐也不多,也不太好评价。”

  “不多也没关系,以后留在国内,八大菜系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害怕没机会?”闻言,刘磊哈哈一笑,状似不在意的说了一句。

  马拉尔内一时没听懂其中的意思,连连摆手:“意大利那边还有很多事等我处理呢,我倒是想留在这儿了,可……”

  “哎~~~我说老同学,你难道还没听懂刘总的意思吗?只要你点头,你的F&K传动系统公司立马就能并入中国腾飞!”这时候程峰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马来尔内立刻醒悟过来,旋即睁大眼睛看着刘磊:“并……并入?”

  刘磊擦了擦嘴边的油渍,哼笑道:“怎么,不行吗?”

本文标签: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上一篇: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

下一篇:魔鬼公交车上的小黄说说,放轻松你太小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