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以肉为主的糙汉文推荐 怎么才算紧

2021-10-20 08:53: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呵呵,来日方长,今后咱们并肩作战的时间还长着。”乔梁笑道。

蔡铭海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嘴上说再多的话,也不如在实际行动中好好表现,此刻,蔡铭海在心里坚定了追

“呵呵,来日方长,今后咱们并肩作战的时间还长着。”乔梁笑道。

    蔡铭海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嘴上说再多的话,也不如在实际行动中好好表现,此刻,蔡铭海在心里坚定了追随干到底乔梁的决心。

    蔡铭海此时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将会是他仕途人生中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乔梁招呼蔡铭海坐下来,两人边吃边聊,对于今后的工作,无需乔梁多说,蔡铭海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两个人共事的时间虽短,但已经有一定的默契。

    而昨晚一夜没睡的乔梁,和蔡铭海小酌了两杯后,便早早结束了今晚的饭局,回家倒头就睡。

    这一觉,乔梁足足睡了十多个小时,算是补了前晚的睡眠。

    早上七点多醒来后,乔梁洗漱一番,在路边买了几个包子,带到办公室里吃。

    处理了一会公务,上午九点多,叶心仪来到了乔梁办公室,将今天刚送来的最新的江东日报放到了乔梁办公桌上。

    乔梁眼神微微一亮,拿起报纸翻看起来,一旁的叶心仪道,“看第二版。”

    听到叶心仪的话,乔梁翻到了第二版,入眼便看到了硕大的标题‘三问松北水库坍塌事故!’

    一问:水库大坝坍塌事故前一天就已经发生塌方事故,为何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二问:水库去年刚经历大修,省、市、縣三级投入了三千多万的资金,缘何今年就出现溃坝?

    三问:秋汛以来,雨水多发,为何当地政府没有排查相关水利设施?

    ……

    乔梁认真地看着文章内容,这篇几百字的报道,所占篇幅不小,文笔尤其犀利,以质问的方式,将此次水库坍塌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内幕一一揭开,并且毫不留情地批评松北縣政府失职失责。

    乔梁看完通篇报道,苦笑着对叶心仪道,“这下咱们松北縣的D裤都被人扒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达到的效果吗。”叶心仪耸了耸肩,“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找记者写的。”

    “嗯,辛苦你了。”乔梁点了点头,他也就是嘴上说说,对于这篇报道,乔梁心里其实是满意的,而且这篇报道能上省报的第二版,估计也是叶心仪动用了私人关系。

    “这篇报道出来,有些人怕是要睡不着觉了。”叶心仪笑笑。

    “岂止是让他们睡不着觉,更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否则又如何告慰那死去的十几名群众的在天之灵?”乔梁神色凛然,“既然有人要捂盖子,那我就选择彻底把盖子掀开。”

    “这样做,可能最后连你也会被处分,毕竟发生这么大的事故,省里可能也会问责,而你作为松北縣縣长,虽然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不在你,但你免不了也会有一些连带责任。”叶心仪看着乔梁。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只要我个人受点处分能换来这件事得到公正的调查,那就是值得的。”乔梁淡淡道,“我要是什么都不做,反倒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安书记曾经教育我,做人做事要无愧于心,无愧于组织,无愧于人民,我又岂能无动于衷……”

    听到乔梁的话,叶心仪怔怔出神,此时的乔梁,在叶心仪眼里,仿佛变得高大起来,充满了魅力,让人怦然心动。平常,乔梁经常有不正经的时候,也没少对她口花花的,浑然没有一点领导的样子,但关键时刻,在大是大非前,乔梁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乔梁,才让叶心仪逐渐沦陷,连她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心里已然有了乔梁的身影。

    两人正说着话,乔梁的秘书傅明海敲门走了进来。

    傅明海手上同样拿着一份报纸,不过他拿的是今天的江州日报。

    傅明海先是和叶心仪点头问好,随即指着今天江州日报头版的一篇报道给乔梁看,“乔縣长,您看。”

    乔梁只是看了一眼标题,脸上就露出嘲讽的笑,这篇报道,他不看内容都知道写的是什么,正是前晚陆平说的骆飞指示让写的称颂唐晓菲的报道。

    “叶书记,你看,这篇报道在给咱们的唐副縣长唱赞歌呢,还被放在了江州日报的头版。”乔梁冷笑道。

    叶心仪闻言走上前,她不知道前晚的事,这会不由认真看起了报道。

    把报道看完,叶心仪反倒是笑了起来,“乔縣长,这事有意思了,省日报在质疑,市日报却是在唱赞歌,两张报纸在打架呢。”

    “呵呵,最好是掐起来,到时候才真的是有好戏看。”乔梁脸上充满了笑意,骆飞要是知道今天省报今天会出这么一篇报道,恐怕就不会让市日报搞出那篇唐晓菲的报道来打自己的脸了。

    就在乔梁和叶心仪谈论今天的报纸时,江州,骆飞已经在办公室里看到了今天江东日报的报道,将整篇报道看完,骆飞差点没气炸,直接把电话打到了江东日报社。

    江东日报社社长蒋万智还是前段时间关新民提起来的,和骆飞也颇有交情,之前乔梁还在凉北挂职时,骆飞还曾和蒋万智一起暗中勾兑,想针对乔梁来着,只可惜最后没有成功。

    这会电话一打通,骆飞开口就不客气地质问道,“蒋社长,你是什么意思,这个节骨眼上,你故意给我找麻烦是不是?”

    “骆书记,你说啥呢,我怎么听不明白。”蒋万智听到骆飞的话,纳闷地反问道。

    “你不明白?”骆飞气得一笑,“蒋社长,你自个看看今天江东日报第二版的报道。”

    “今天的报纸?”蒋万智听得一愣,拿过今天的报纸,看到那篇‘三问松北水库坍塌事故’的报道时,蒋万智一下怔住,他还真不知道今天有这么一篇报道,大概扫了报道的内容一眼,蒋万智一下明白过来,难怪骆飞会这么生气,这篇报道可谓是在江州的伤口上撒盐,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骆书记,这篇报道,我真不知情。”蒋万智无奈道。

    “你是社长,这么一篇报道,你会不知情?”骆飞恼火道。

    “骆书记,你也知道我是社长啊?我管着报社这么大一家单位,我要是连每天报纸的各个版面都要亲自审核,还不得累死?”蒋万智哭笑不得,“这报纸的版面安排,自然有报社的相关部门负责,也有分管的副总编辑,我不可能事无巨细过问。”

    听到蒋万智的解释,骆飞不由沉默,同样是体制中人,他是相信蒋万智的这个解释的,而且蒋万智这个省日报社的社长可是跟他级别一样的,这个时候,骆飞反倒不好再发脾气。

    “骆书记,我确实不知道今天有这么一篇报道,不然我一定会拦下。”蒋万智又道。

    “唉,现在说这个也没意义了。”骆飞咂咂嘴,心里着实憋得慌,一股火没地方发。

    “蒋社长,没什么事就先这样吧。”骆飞有些意兴阑珊地挂掉电话,对于刚才无端向蒋万智发火,骆飞这会甚至没心情去道歉。

    呆呆坐了一会,骆飞拿出自己的另一部手机,拨通了唐晓菲未来公公马道胜的电话。

    “马兄,今天江东日报的报道,你看到了吧?”电话接通,骆飞径直问道。

    “看到了。”马道胜声音低沉,两眼满是血丝,从前天知道水库坍塌的消息后,马道胜这两天几乎都没怎么睡觉。

    “马兄,事情是捂不住的,特别是今天经省报这么一报道,回头省里甚至都有可能直接派调查组下来介入此事,所以这时候倒不如果断一点,老话说的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骆飞说道。

    听到骆飞的话,马道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里直想骂娘,你丫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换成你骆飞去自首试试,老子就不信你能轻易下得了这个决心。

    犹豫了半响,马道胜开口道,“骆兄,我再考虑考虑。”

    “马兄,这时候你还考虑啥?就算是为了菲菲和小俊的幸福,该豁出去也得豁出去不是?”骆飞急了起来,“你说你当初要是不伸手染指这个工程,现在就不会有这事不是?”

    “我哪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马道胜一下也火了,“骆兄,你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

    听到马道胜的口气有些冲,骆飞气得不轻,心说老子在帮你善后呢,你特么就这么跟我说话?要不是菲菲牵扯到其中,老子懒得管这事。

    两人都来了脾气,最后竟是僵持起来,谁也不吭声,电话里,只剩下两人喘着粗气的呼吸声。

好一会,骆飞才主动退让了一步,道,“马兄,你现在跟我闹脾气也没用,事情发生了,总得解决不是?”
 

 文学

    “是要解决,但换成你骆兄,你愿意就这么去自首吗?”马道胜反呛了一句。

    马道胜这话着实将骆飞给噎住了,平心而论,如果是他,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毕竟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谁都是好不容易经过摸爬滚打才能达到今天这个层次的,又有谁愿意轻易放弃手中的权力和地位?

    除非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否则谁都会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去挣扎一番。

    沉默了片刻,骆飞道,“马兄,你也知道菲菲是为了你才将前两天水库塌方的事隐瞒下来的,这事查下去,菲菲的责任也不小,你总不能看着菲菲的前程就这么毁了吧?她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那你觉得我去自首了,大家的注意力就不会關注到菲菲头上吗?”马道胜淡淡道。

    “至少你去自首了,可以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水库的工程腐敗问题上,我在菲菲这事上就有了操作余地,压力也会小点。”骆飞说道。

    马道胜不吭声了,他明白骆飞的意思,只是他又难以下决心去自首。

    骆飞又道,“马兄,事情查下去,也是会查到你头上的,你也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谁都不敢捂盖子的,你左右都是跑不了,早点去自首,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你说是不是?”

    靠,你丫的怎么说话!马道胜听着骆飞的话,气得太阳穴突突跳着,心说你这混蛋就不能盼我点好,一心就盼着我出事,说不定老子最后能躲过这一劫呢。

    “骆兄,我心里有数,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马道胜说完径直挂了电话。

    电话这头,骆飞听到手机里传来的盲音,气得把手机扔桌上。

    独自坐了好一会,骆飞心思一动,再次拿起手机给江东日报社社长蒋万智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骆飞先对刚才的态度道了歉,“蒋社长,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一时在气头上,说话有点冲,还望蒋社长别生气。”

    “不会不会,骆书记见外了,咱俩也是老相识了,我怎么会跟骆书记生气呢。”蒋万智呵呵一笑,“再说我能理解骆书记的心情,这次主要也是我把关不严,否则我绝不会让这样一篇报道登出来。”

    “嗯,感谢蒋社长的理解。”骆飞感激地说道,下一刻,骆飞却是话锋一转,“蒋社长,不知道能否让你们报社今天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明天在报纸上发个公告,就说今天的报道不严谨,背离事实,让他公开道歉一下。”

    “这……”蒋万智一下愣住,骆飞这个要求着实让蒋万智为难,如果今天这篇报道属实,那他这会要是答应骆飞的要求,回头难保不会被牵连,再者,省日报本身就代表着一定的权威,已经刊登出来的报道,却要让记者公开道歉说背离事实,蒋万智身为报社社长,打心眼里就不愿意做这种事。

    “怎么,蒋社长不愿意帮这个忙吗?”骆飞皱眉道。

    “骆书记,不是我不愿意帮,而是这事不好办,有个成语叫覆水难收,骆书记应该明白啥意思,这泼出去的水,想再收回来,那是不可能的嘛。”蒋万智苦笑道。

    听到蒋万智委婉拒绝,骆飞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心里暗骂了蒋万智一声,刚刚还特么说老相识,这会真需要帮忙的时候,怎么就不说交情了?

    “蒋社长,真没办法帮?”骆飞再次问道。

    “骆书记,这事确实是有点难办。”蒋万智撇撇嘴。

    “好吧,那就先不打扰蒋社长了,下次去省城,我请蒋社长吃饭。”骆飞深吸了口气,总算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

    挂掉电话,骆飞端的是恼火不已,所谓的朋友,真尼玛遇上事了,一个都靠不住。

    生气归生气,骆飞也知道这事不能怪蒋万智,任谁都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这么大的事,蒋万智不敢掺和也正常,换成他是蒋万智,同样也会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蒋万智那边指望不上了,骆飞沉思片刻后,给文远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里,骆飞悄声和文远嘀咕起来……

    两人聊了十多分钟,骆飞不知道和文远说了什么,文远接完电话后,便让工作人员给乔梁打了电话过去。

    縣大院,傅明海接到调查组的电话通知后,赶紧推门走进乔梁的办公室,“縣长,调查组让您过去一趟,说是要找您谈话。”

    “调查组要找我谈话?”乔梁听得一愣。

    “嗯。”傅明海点点头。

    “行,那就过去一趟吧,你去安排车子。”乔梁站起身,调查组要找他谈话,他自然不能拒绝,否则回头一顶不配合调查的帽子扣下来,他的麻烦也不小,尤其是看他不顺眼的骆飞,恐怕是不会放过任何收拾他的机会。

    坐车来到縣宾馆,乔梁在调查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入了縣宾馆专门腾出来给调查组的一间会客室。

    工作人员请乔梁坐下后便离开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乔梁一人。

    乔梁一脸纳闷,不是找他来谈话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自己一人呆了好几分钟,乔梁才看到门外有人推门进来,见进来的人是文远,乔梁眼睛微微一眯,注视着文远。

    “哎哟,实在是不好意思,刚接了个电话,让乔縣长久等了。”文远一进来就致歉。

    “没事,我也才来几分钟。”乔梁笑呵呵回应着,看到文远这副姿态,乔梁反倒是有点不踏实,警惕地看着文远,老家伙想搞什么幺蛾子不成?

    文远坐下后,看了看桌上,轻咦了一声,“怎么连杯茶都没有?下面人怎么搞的,对乔縣长也太不尊重了。”

    文远说着拿起手机给调查组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马上送一副茶具过来,还有,将我房间里的茶叶带过来。”

    “文检,不必这么麻烦了,您是调查组组长,时间宝贵,您想找我谈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乔梁淡然说道。

    “乔縣长,别急,咱们待会慢慢谈。”文远笑道。

    很快工作人员送了茶具进来,文远亲自烧着水,一边拿起一罐茶叶笑道,“这是一个朋友送的,刚出来的秋茶,乔縣长待会尝一尝。”

    乔梁听得嘴角一抽,“文检,我不太习惯喝茶。”

    “那就更得喝了,这茶道啊,可是咱们老祖宗几千年文明传下来的东西,喝茶不仅可以修身养性,还有利于身体健康。”文远笑道。

    “……”乔梁看着文远一阵无语,靠,文远今天也太反常了,完全不像对方啊!

    尼玛,事有反常必有妖,必须警惕。尤其是两人之前的矛盾不小,可以说是势不两立,如果有机会捅他一刀,乔梁相信文远一定会毫不犹豫朝他出手,能捅两刀,文远就绝不会只捅一刀,现在文远突然对他这么客气,乔梁不仅高兴不起来,反倒是背脊发凉,总感觉文远后面可能挖了什么坑在等他。

    乔梁一时没有吭声,心里默默揣摩着文远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而文远,这会似乎也一点不着急,和乔梁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等水烧开后,文远有模有样泡起了功夫茶,完事了对乔梁道,“乔縣长,尝尝。”

    乔梁本想拒绝,见文远盯着他看,乔梁靠了一声,不能让文远小瞧了,以为他乔梁露怯了,连杯茶都不敢喝。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乔梁咂咂嘴,这茶的味道倒是不错,香气浓郁,文远倒是挺会享受,这罐茶叶的价值怕是不菲。

    “乔縣长,咋样,这茶还行吧?”文远笑眯眯问道。

    “挺好的,不过我也不懂喝茶,喝不出好坏。”乔梁淡淡地笑着,瞥了文远一眼,“文检,茶也喝了,有什么事,文检可以说了吧?”

    “乔縣长,是这样的,我看到今天江东日报的一篇报道。”文远说着,不知道从哪就拿出了一张报纸,正是今天的江东日报。

    只见文远指着那篇‘三问松北水库坍塌’的报道,看着乔梁道,“乔縣长,这报道里写的是不是有失偏颇?据我跟唐副縣长谈话后了解的情况,水库溃坝前一天发生的塌方事件,唐副縣长是不是按正常程序跟乔縣长汇报了?”

    文远说完,若有深意地朝乔梁眨了眨眼。

    乔梁先是一怔,一开始还有点不太明白文远那眼神是啥意思,刚要开口回答,就听文远又道,“乔縣长,你可得想清楚了再回答哦。”

    嗯?乔梁疑惑地看了文远一眼,老家伙是啥意思?

    盯着文远看了几秒,瞅着文远的眼神暗示后,乔梁突然有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靠,原来文远是要他说谎

本文标签:以肉为主的糙汉文推荐

上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女人下面被吃有多爽)合集列表

下一篇: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晚上想看点东西免费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