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要塞了已经20个鸡蛋了-两个老外玩我一夜肿了

2021-10-20 09:25: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是被儒家所赞叹的三代之治。

可现在这些‘民’们,正在遭遇来自大明皇帝的重击。

大明皇帝高举正义的铁拳,将这些‘民’拉出去砍了,或者是交到诉

是被儒家所赞叹的三代之治。

    可现在这些‘民’们,正在遭遇来自大明皇帝的重击。

    大明皇帝高举正义的铁拳,将这些‘民’拉出去砍了,或者是交到诉苦大会上,让那些之前被读书人所蔑视的泥腿子黔首们给生死活剥。

    这不是形容词,这是动词。

    大明的士绅们坏到什么程度?坏到把黔首们逼到家破人亡都不算完,死了都得攥把油水出来的程度。

    以往他们有官府的支持,有家奴们的保护,黔首们想要报仇都没机会。只能是等起义军来了之后报仇雪恨。

    可现在皇帝亲自带头,先把各地的官府给灭了,跟着用释奴令解放所有的家奴,还给他们分田地。

    失去了保护的士绅,并不比咩咩羊强壮多少。

    可以说,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整个北直隶的士绅们,都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被灭了。

    大明的读书人有很多,他们一路考试,从童生到秀才,到举人再到进士金榜题名。

    这每一次身份的跨越,那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个人的成功背后,是九十九个人的落榜。

    大量落榜的读书人,一辈子都在秀才甚至是童生的身份上面转悠。

    而所有人都知道的是,读书人如果没机会做官,那就是最为典型的废物。

    手不能提,肩不能扛。

    除了浪费粮食以及在勾栏之中厮混之外,没有丝毫的用处可言。

    养活一个读书人非常耗费钱粮,不少读书人的家庭极为凄凉,饭都吃不上的那种。

    对于这种贫寒之家出来的读书人,王霄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一个是去从各地官府的吏员做起,认真工作办事等待着提拔的机会。

    还有一个就是去做老师,教授孩子们读书识字。

    做老师的话,工资待遇什么的都不错。只不过不许教授儒家相关的典籍,也就是四书五经八股文什么的。

    他们的工作就是教授孩子们识文断字,懂得数学的更好,能多拿一份钱粮做专门的数学老师。

    在科学之中,数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可以说数学是科学的基础。

    可儒家当道的华夏古代,那些大儒们是如何看待数学的呢?

    蔑视,毫不掩饰的蔑视。

    而科学的进步,在儒家的眼中,则是一个常常会出现的词,奇淫技巧!

    工匠活的生不如死,搞数学的被蔑视排挤。

    其结果就是科技力量越来越落后,直到有人在海岸上架起几门大炮轰开国门为止。

    要知道,崇祯十七年的关外鞑虏,他们的科技水平甚至已经超过了大明。

    这个时候的野猪皮,压根就不是书上忽悠的那什么骑射为王。

    他们打仗的主要火力输出是大炮。

    没错,就是大炮。其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已经超越了大明。

    而且野猪皮打仗的时候,主要作战方式也是以重甲兵的地面突击为主。

    骑射什么的,那都是‘你是疯子,他是傻子’里面瞎忽悠的。

    真正把骑射玩出花样来的,那是蒙兀人。

    想要重振大明,首先是开启民智。

    而且肯定不是用四书五经八股文来开,得用数理化来开。

    否则的话,一二百年之后,又是一个老套的轮回。

    “这些读书人得分开来看。”

    遵化城府衙大堂,王霄正在为崇祯讲课“秀才以上的,全部不能留。童生和秀才,挑选其中家境贫寒的出任胥吏和教师。还有,年纪超过四十五的全部不要。”

    现代世界之中,三十五岁找工作就困难了。

    王霄这里给拉长了十年,绝对的好人。

    以大明末期的生活条件来说,四十五的年纪,差不多已经算是老头。

    在王霄的爱的教育之下,崇祯已经不再反驳王霄的话。

    他先是应了下来,然后再问“为何不要秀才以上的?”

    “这不是你的大臣们经常喊的那句话,祖宗之法吗。”

    王霄嗤笑一声“秀才以上的就是举人,进士。进士基本上都是做官的,这个不提。举人可以包庇赋税,谁的名下没个几千上万亩的田产?留下他们,那就是在破坏重铸大明的行动。”

    “你要记住。你现在需要的民,不是这些士绅读书人了,而是那些往日里被看不起的泥腿子黔首们。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考虑他们会如何去想。”

    此时崇祯,对待黔首们的心态,不再是以往的漠视。

    因为他亲眼见到了,黔首们在爆发的时候,所带来的威力有多么的可怕。

    “大明人口亿万,读书人能有多少?读书人和黔首的人数比,起码也得一比一百吧。”

    “身为皇帝,你得站在人多的这一边。”

    王霄语重心长的教育他“那些读书人除了会耍嘴皮子之外,屁的本事都没有。别怕他们,拿他们去取悦黔首百姓。这样你的皇位才能坐得稳。”

    “祖爷爷说的对。”

    “分田,释奴,烧掉所有的借条,免除所有苛捐杂税。”

    王霄感慨了一声“其实咱们华夏的百姓们想要的并不多,只要能够做到这些,那这世界上就没人能撼动你的位置。”

    “从今以后,你就是大明百姓们的保护者,可以称为保民皇帝。现在大明百姓们仇视那些抢走他们家产田地,抢走他们老婆孩子的士绅读书人,那你就要干那些士绅读书人,去满足百

    姓的需求。”

    崇祯再度行礼“祖爷爷说的对。”

    简短的闲聊结束之后,看到王霄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崇祯就准备叫王承恩进来准备饭食。

    他还没开口,王承恩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

    王承恩神色有些慌张“关宁军派人来要饷了!”

    关宁军,大明最后的精锐。

    史书与各类文学作品之中,关宁军好大的名气。

    常年与野猪皮对战,哪怕投降之后,也在吴三桂的领导下搞了个三藩之乱出来。

    表面上看起来,好似的确是抗击野猪皮的兵马,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万历年间的关宁军,其实一点都不起眼。

    像是三大征出兵朝鲜的时候,就没他们的事情。

    关宁军真正的崛起,是在袁崇焕主政辽东的时候。

    在海量的辽饷支持下,关宁军迅速崛起。

    有了足够的钱粮来养活家丁,也有足够的钱粮来装备马匹甲胄。关宁军的战斗力,自然是在一众饭都吃不饱的明军之中出类拔萃。

    不过这个时代的明军将领,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将军士视为自己的私有物,这就和唐末的藩镇割据差不多了。

    短短的二十年,关宁军所在的辽西走廊,就已经没了平民。

    不是说都被杀了,而是被各级关宁军将领转化成了他们的佃户。

    每一个关宁军将军,都是大地主。整个辽西走廊的土地,全都被他们给瓜分了。

    说他们抵抗野猪皮也没错,因为能在辽西走廊上当老爷,谁特娘的疯了去给野猪皮做奴才。

    不过关宁军的传统作战技巧,敌前转进却是坑死了大明。

    一支支从各地调集过来的援军,都是倒在了关宁军的这一天赐绝招之下。

    至于关宁军为何要坑友军,一方面是为了保存实力。

    只要手中有兵马,朝廷就不敢拿他们如何,大笔的辽饷自然也是源源不断。

    辽饷大部分进入了从内阁首辅到关宁军军将,里里外外文武百官们的口袋之中。

    少部分则是养出了一支关宁铁骑。

    别看关宁军位于前线,可那些军将们的家宅修的是一个比一个奢华大气。

    从江南运来的花草怪石,从江南买来的戏班子,从江南弄来的漂亮妹子等等多的是。

    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与地位,当然是要保存实力了。

    再有就是,真要是灭了鞑虏,那关宁军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所以他们选择养寇自重。

    只要鞑虏还在,辽饷就不能少了他们的!

    不过自从松山一战断送了大明最后的精锐,李自成的大军开拔京师之后,就再没有辽饷运去辽西走廊了。

    开始的时候,关宁军还在想着投靠李自成,让他继续发送辽饷给关宁军,挡住关外的鞑虏。

    两边甚至就连条件都谈好了。

    可结果李自成入京连一天都没到,就急匆匆的跑路了。关宁军这边接到消息,也是一脸的蒙逼。

    再往后接到的消息,就是皇帝和宣宗章皇帝出京,在北直隶各地打土豪分田地。

    老实说,关宁军众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心中真的是‘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大家直呼‘皇帝陛下,你真是太会玩了。’

    宣宗章皇帝躺景陵里二百年了,还能被你拉出来利用。

    你身为皇帝,居然带着黔首们去打士绅,劫掠他们的家产分田产给黔首。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关宁军直呼内行。

    ‘陛下你真要是有这种秦皇汉武的手段,那就早点拿出来用啊!’

    ‘之前十七年是在搞毛线啊,难道是在打怪练级攒经验不成?’

    经过一番内部互相打脸之后,关宁军派出使者来求见皇帝,试探一下皇帝现在对他们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崇祯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了闭目养神的王霄。

    躺在实木椅子上的王霄没有睁眼“关宁军,必须要除掉。

“吴襄是不是已经鲨了?”

 文学


    面对王霄的询问,崇祯的目光看向了锦衣卫都指挥使王国兴。

    “吴襄家中起获田产地契超十万亩,金银超百万。另有各处商铺米仓宅院古玩字画珠宝玉器众多,按律已经处置。”

    崇祯在王霄的指点下,对京城内的勋贵大臣们进行全面查抄。

    这种查抄也不是全部杀光了了事,而是依据其俸禄乃至于祖上的俸禄进行计算,得出一个数额来。

    查抄家产超过这个数额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东西全部抄走,人全部都处置掉。

    如果查抄的数额并没有达到这个数字的话,则只分其田地,不动其家产与宅邸。

    当然了,所有的爵位与职务全部被撸光。现在的京城,完全没有七品以上的大臣与勋贵了。

    “可惜了。”

    王霄咧了咧嘴“让关宁军的使者进来。”

    “微臣山海关团练副总兵吴国贵,拜见陛下~~~”

    一位气宇轩昂,穿着二品武将官服的大汉,进门就是直接拜倒行礼。

    别的不说,关宁军在礼数方面做的很不错。

    投降鞑子的时候,下跪自称奴才也是很痛快,与孔家比起来也是不分伯仲。

    王霄好奇的看着他“你就是吴国贵?”

    吴国贵是吴三桂的心腹大将,历史上追随吴三桂南征北战,击败无数抗清义军屠城无数。

    甚至吴三桂用弓弦勒死永历皇帝的时候,他也是行刑人之一。

    后来吴三桂叛乱身死,继任关宁军老大的就是这个吴国贵。

    吴国贵的下场不好,因为他是被清军炮决而死。

    听到王霄的询问,吴国贵还以为是皇帝在问话,当即恭敬回应“微臣正是吴国贵。”

    “抬起头来。”

    “是。”

    吴国贵抬起了头准备看看皇帝,可眼前的一幕却是让瞠目结舌。

    一个穿着道袍的家伙坐在椅子上,而穿着龙袍的皇帝则是站在其身后,宛如跟班小厮。

    如此诡异的一幕,不但皇帝没有意见,就连一旁的司礼监大太监,锦衣卫的都指挥使都仿佛理所当然。

    “你们关宁军先降李自成,又降鞑子,现在还跑来要军饷。”

    王霄悠悠然的说“虽然早知道你们关宁军从来都是不要个碧莲,可无耻到了这种程度,还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吴国贵大惊失色,当即也顾不上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了,急忙大喊“冤枉啊~~~我关宁军对大明忠心耿耿...”

    “就是因为你们对大明足够‘忠心!’所以一定要灭了你们关宁军!”

    王霄的话,让吴国贵彻底傻眼了。

    所谓关宁军,实际上是一个笼统的称呼。

    其内部是由多个部队所组合而成。

    就像是某动画片里的那样,你来组成胸部,他去组成裆部,我来组成头部什么的。

    吴三桂一开始只是一个宁远堡团练总兵,也就是自己花钱招募兵马的地方团练武装。

    后来他舅舅祖大寿在锦州城里第二次投降鞑子,吴三桂就顺理成章的接手了自己舅舅的遗产,一跃成为关宁军之中实力最强的存在。

    不是说祖大寿没有儿子,而是祖大寿的儿子在其第一次投降鞑子的时候,就被当做人质送沈阳城去了。

    对于关宁军来说,效忠大明不是政治任务,而是经济任务。

    只要大明能继续给辽饷,那他们就是大明的关宁铁骑!

    此时吴国贵听到王霄的话,实在是忍不住了“敢问阁下是...”

    他从未见过能让皇帝站着,而自己却坐着的人。同时口气大的好似癞蛤蟆,仿佛数万关宁铁骑就是祭祖的时候烧来用的纸片人。

    “大胆!”

    “放肆!”

    “大汉将军何在?将此獠抓起来!”

    王霄还没说话,王承恩,王国兴还有崇祯就已经怒吼了起来。

    看着暴怒的几个人,吴国贵是真的傻眼了,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行了。”

    王霄摆摆手,目光看着吴国贵说“关宁军出卖友军,养寇自重,贪墨军饷,私吞田地,走私贩卖无恶不作。”

    他站起身来,走到吴国贵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滚回去跟你的主子们说清楚,让他们立马去投靠鞑子做奴才,引清兵入关。否则的话,一个月之后就是他们的忌日!”

    吴国贵感觉自己的三观碎了一地。

    当着皇帝,司礼监秉笔太监,锦衣卫都指挥使的面说让关宁军引清兵入关。

    而且这几个人居然还是一脸的理所当然的表情。

    这一刻,吴国贵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

    这里肯定不会是皇帝的行在,这些人都是大逆不道冒充皇帝的骗子!

    正常情况下哪怕是皇帝脑残了,也不会有这种想法。

    “你们好大的胆子!”

    吴国贵当即站了起来,对着王霄怒目而视“居然敢冒充皇帝!”

    王霄笑着转头,对崇祯颔首“听到没,他说你是假的。”

    “哼。”

    崇祯一甩衣袖,懒得去搭理吴国贵。

    他上前搀扶王霄手臂“祖爷爷,咱们出去用膳。这里的时候就交给大伴他们。”

    吴国贵最终还是相信了崇祯他们的身份。

    因为他亲身感受了一番,源之于锦衣卫的祖传手艺。

    谁要说他们不是真的锦衣卫,吴国贵能用口水淹死他。

    既然锦衣卫是真的,那皇帝肯定是真的。因为不可能如此之多的锦衣卫,全都是假的。

    当吴国贵被绑在马背上,由家丁拉着马返回山海关之前,他终于是得知了王霄的具体身份。

    “宣宗章皇帝再世!”

    趴在马背上的吴国贵,当场就笑出了猪声。

    他笑的落眼泪“太能扯了,章皇帝都被你们从景陵里面拉出来了。怎么不说是太祖呢。”

    这番话语为他再度招来了一顿毒打。

    如果不是要留着他回去报信,估计人已经是被挂在遵化府的城门上了。

    不是关宁军没见识,而是这个时代的通讯能力太差了。

    当初李自成入京的时候,山海关和京城的通讯就被切断。

    之后崇祯皇帝化身反贼,开始到处鲨士绅的时候,山海关这里只能是得到些许零散的消息。

    他们也听说了有关王霄的消息,可全都当做是无鸡之谈。

    直到吴国贵被送回来。

    “皇帝真的相信,那自称章皇帝之人的话?”

    问话的人是此时关宁军的老大,大明平西伯吴三桂。

    话说吴三桂的平西王这个爵位,本质上是崇祯封给他的平西伯的提升。

    “是。”

    吴国贵回应“皇帝侍奉认真,看着不似作伪。”

    “哼。”

    吴三桂干脆摆手“这种话自己说说就得了,这怎么可能。大明的历代皇帝真要是能活过来,哪里还会有天下大乱的事情。咱们的这位陛下,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大人。”

    吴国贵追问“咱们关宁军该怎么办。”

    “皇帝的条件是什么?”

    “裁撤关宁军,挑选精锐入新军,余者全部解散分发田产为民。至于各级军将全部解职为民,严查家产田地,超出俸禄着一律没收,按家中人口每人可分十亩地。如若不尊,一月之后

    大军兵临山海关,一个不留。”

    “好个一个不留!”

    长年累月的战场杀伐,让吴三桂的身上煞气十足。

    他用力一拍案几“皇帝这是让咱们关宁军去死!”

    吞了几十年的辽饷,关宁军各级军将一个个的都是吃的脑满肠肥。

    皇帝要抄了他们的家,只给他们每人留下十亩地。

    十亩地能做什么,全都卖了都不够他们开一次宴会的。

    而且还要解散关宁军,这更是让关宁军上下无法接受。

    关宁军是藩镇割据,深知手中有兵才能有一切。

    这些兵就是关宁军的腰杆子。

    皇帝不但要钱,他还要命啊。

    这一刻,吴三桂心中已经是下定了决心。

    “我这就写信给舅舅送过去。”

    吴三桂的舅舅是祖大寿,前任的关宁军老大。

    投降了鞑子之后,此时正在沈阳城内做汉军正黄旗的总兵官。

    给他写信,也就意味着给鞑子写信联络。

    与此同时,遵化府内。崇祯皇帝继续着自己一贯的立场不坚定。

    “关宁军乃天下强军,而且祖爷爷还说他们会引鞑子入关。新军初创,训练不足恐怕难以取胜啊。”

    崇祯的性格犹豫不决,说白了就是不敢背负失败的责任。

    出事情就拖着,然后找人去背锅。

    他要是个读书人,这种性格自然无所谓。

    因为读书人本就是扭扭捏捏,惺惺作态。

    可崇祯是皇帝,皇帝都不敢下决断,你让下边的人如何去办事?

    王霄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扬着下巴示意不远处的书案“去抄祖训,抄十遍。”

    崇祯顿时面露苦色。

    被罚抄书,可真不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可他不敢违背王霄的话,只能是哼哼唧唧的应了下来。

    “你都能想到的事情,我会想不到吗。”

    王霄抬手点着他“我让你好好看着好好想着,你就是不听。你真要是本事比我大,还用得着我出马?”

    “这一战,我说能赢就能赢。昊天上帝来了也救不了他们,我说的!”

    “集结兵力,发兵一片石!

本文标签:不要塞了已经20个鸡蛋了

上一篇:女主学霸男主学渣高中就做了-半夜被口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下一篇:一挺身冲破了那层障碍瑶-早就想在公司把你给做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