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班长笑着手灵活的调着遥控器(厨房胯下挺进岳)全文阅读

2021-10-20 10:51: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两人在接完吻以后都面露潮红,路星洲看着程念红的发亮的嘴唇,不由轻轻笑了起来,恶人先告状道:“程念你咬我咬的疼死了。”

  这是程念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做关于两性之

两人在接完吻以后都面露潮红,路星洲看着程念红的发亮的嘴唇,不由轻轻笑了起来,恶人先告状道:“程念你咬我咬的疼死了。”

  这是程念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做关于两性之间如此亲密的事,因此听到路星洲的话后,也不由低下头,小声开口:“我第一次,没有经验。”

  “是吗?我怎么看你扑过来的样子很熟练。”路星洲故意逗她。

  程念被路星洲逗的面红耳赤,她快速的冲路星洲摆摆手,撂下一句“到家说一声”就匆匆跑远,直到上了楼以后面部的潮红才渐渐淡了下去,简单洗漱一番后躺在了床上。

  此时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是路星洲发来的短信:“我到家了。”

  程念刚想回一个“好”字,紧接着路星洲的第二条短信也发了过来,“程念我刚刚和你闹着玩的,我也没经验来着。”

  程念:“……”

  第三条短信此时也发了过来,“那个,怎么说呢,你吻技很好,我很享受。。。”

  程念:“……”

  此时程念心中的羞耻感达到顶峰,她把手机扔到一边,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就不想在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怎么路星洲就能如此恬不知耻地说的一本正经呢?

  程念生无可恋,但心中又莫名的有些小小的喜悦,她刚刚竟然亲吻了那个她喜欢了十年的少年,原本以为只能远远观看祝福的少年,竟然在这一刻,真的是完完整整的属于她的。

  她可以拥抱着他,告诉全世界的人,这个少年,此时只属于她。

  程念想到这里,又翻回去拨拉手机,此时手机上又多了两条未读消息,点开来看,程念甚至能想到路星洲脸上的坏笑:“程念程念程念?你怎么不理我了?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没事,这次你强吻我,大不了下次我强吻回来,保证不让你吃亏,这样行不?”

  程念满脸黑线,随后按了几个键回了过去:“我困了,早点睡吧,晚安。”

  电话这边,当路星洲看到程念发过来的消息后,笑了一下,随后把手机扔到一边去卫生间洗漱。

  洗完漱回到房间,原本正在擦头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的手渐渐接近自己的嘴唇,却在还有一刻远的地方停出了,他的唇边似乎还暂留着少女的味道,他走到窗前,看着天边温柔的月光,微微愣神,好像少女柔软的触感此刻还近在咫尺。

  其实路星洲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对程念说那些话,也许是情不自禁,又或者是渴望已久,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又可能是因为和程念一起听了那首在很久之前为程念写的情歌,虽然再听,路星洲仍不满意,但是他却能清楚地回忆起自己当时写这首歌的心情,他回忆着和程念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中顿时化开一片柔软,他是多么迫切的想要告诉少女的心意,同时既期待又忐忑的想要知道少女的回应。

  路星洲从不相信永远,但在和程念在一起的时候,他竟然有那么几个瞬间,想过一生。

  随着新年逐渐来临,身为一个放着寒假天天在家躺尸的女大学生,自然少不了要做家务,从高中生到大学生的身份转变之中,大概就是这一点最让人难过了,身为高中生,是家中供着的宝贝,万事一切都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干,万物皆以学习为重。但是自从成为大学生后,这样的殊荣和待遇彻底消失,一个每天懒散能闲出屁的大学生能有什么事?学习?除了临考试前的那两周,别的时候你见过书吗?

  当然,程念从小便一直干家务,只是没上大学之前,干家务被父母看到了总少不了要推辞一番:

  “念念学习这么紧张还扫地啊,别动了,快去学习吧,一会儿我扫。”

  “闺女儿来把扫帚放下,我扫就行了,你赶紧回屋歇着吧。”

  “不用不用,就干这么点儿活不耽误学习的,权当休息了。”

  但是现在,不但没有了上面的关心,有的时候父亲还会话里话外的暗示:

  “咱们家地今天怎么看着这么脏呢?哎呀,今天上班坐时间长了腰开始疼了——”

  程念听到这里自然明白,默默收起翘着的腿,毕恭毕敬的把遥控器递到父亲手里,“爸爸,您歇着,我来。”

  “哎,真是爸爸的好闺女儿,对了,你看桌子也好几天没擦了——”

  “明白。”程念接话,同时在心里想到,就照现在的架势,以后毕业出去给人家当个助理什么的绝对妥妥的,毕竟从小就开始学着察言观色,同时能瞬间理解大领导口中的话里有话,这简直就是份天赋和技能啊。

  “你最近,和路星洲怎么样?”等程念干完活儿刚坐到沙发上的时候,父亲的一句话让程念差点没坐住,想要立刻逃离现场,当然,程父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反而接着说道:“我最近看你也没往外窜窜,那小子又出去了?”

  “昂,他们最近准备接一个广告代言,好像是去谈具体合作事项了,所以这几天都不在。”

  “他们干这个也挺辛苦的,天天不着家的,见一面儿都难。”程父感慨到,程念急忙附和,“是呀是呀,混娱乐圈的都是这样。”

  “那他过年回来吗?”

  “回来吧应该,反正我没听他说过年也不在家,您突然问这个干什么?”程念老实回答完后,好奇地问。

  “哦,路星洲说过年的时候登门拜访,我看看他是不是说着玩儿的,要是认真的我就让你妈改天陪我上街买套新衣服去。”

  “登门拜访?我怎么不知道?”程念本欲喝水,听到这话以后把杯子又放回了原处,毕竟一会儿呛着就不好了。

  程父淡淡瞥了程念一眼,眼神中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随后又把视线转移到电视上,开口:“就是上次你喝醉后把路星洲领家来那回——”

  “咳咳咳咳咳……”程念听完一个哑然,被口水呛了个半死,果然不喝水是个明智的选择。

  这时候母亲忙完也坐到了沙发上,埋怨的看了程父一眼,道:“你就别逗孩子了,就算人家真来看你你好意思吗,上次来了以后连口茶也不给人家喝,好歹你闺女也是那孩子给送回来的。”

  “我哪没让他喝茶了,是他自己不喝的!”程父立刻反驳,可在母亲的瞪斥下声音越来越小,“再说了,当然一开门看见咱闺女醉倒在一个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背上,我哪能有什么好脸色,而且,之前念念上高中那会儿,是不是就因为这个男大哭一场?把我当时心疼的,连我都舍不得让念念这么哭,他怎么敢……”

  程父的话令程念心中一片感动,鼻尖竟然有了些酸涩,她不由开口,想要宽慰一下操心老父亲的心:“爸,你放心,我下次——”

  “下次?你竟然还想有下次?”程父一听这话眼睛立刻瞪了起来,转头看着程念眼里一片警惕,警告道:“程念,你要是再有喝的醉醺醺的回家,我就把你扫地出门,你就睡大街去吧。”

  程念:“……哦。”

  “行了行了,你也就只敢说说,念念真要是睡大街保准你第一个心疼。”程母笑着拆台,“以后对路星洲那个孩子好点,万一以后俩人真有机会成,那你怎么着?还拦着念念不让嫁人啊?”

  “反正这两年肯定不行,以后看他表现吧,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儿,疼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送到他那儿去受气。”程父越说好像他们俩人真要结婚一样,“再说,那小子那工作,一年有300天都不在家呆着,万一以后念念受欺负了身边儿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这不就是守活寡吗?”

  “打住打住,你们怎么越说越离谱,我俩这才刚刚谈恋爱,以后怎么样还不知道呢。”程念眼瞅着画风越来越不对,于是及时扼杀在摇篮之中,“再说,万一以后我遇见更中意的,把路星洲甩了也说不定。”

  “诶,闺女,这个可以。”程父一听程念说这话突然来了精神,但只听旁边的程母重咳一声,程父见状立刻又故作严肃,“寻觅新目标是可取的,但是前提是要恢复单身状态,脚踏两只船是可耻的,一花更比一花艳,扔掉之后再新摘。”

  程念听后忍俊不禁:“我知道了。”

  这个礼拜天难得母亲休假,程念便和母亲一起逛街去买衣服和年货。

  谁知在商场的时候竟然碰到了一个熟人——安可。

  只见安可头戴遮阳帽,整个脸都被墨镜和围巾裹起来,穿着一件大黑羽绒服,脚下的高跟鞋踩着震天响,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男子,两人举止亲昵,并时不时十指交扣,看起来亲密极了。

  两个人就坐在咖啡厅里,全然不顾商场里面人多眼杂,程念在窗外看了好久,直到母亲催促才离开了地方,她本来想去提醒一下安可,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跟这个小女孩儿也不熟,贸然上去只怕会让安可认为自己多管闲事,好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程念想了想,最后还是向安可发了一条短信。

  安可的短信很快就回了过来:“我们马上就走了,谢谢程念姐提醒!”

  即使安可这样回短信,程念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果然,第二天,就有狗仔报出来当红女星安可与一男子在街边约会的新闻,然而,令程念没有想到的是,安可很快就做了回应,大方的承认了这段恋情,并希望粉丝能够理解并继续支持她。

  至于与安可约会的那名男子,姓秦,是一个刚刚出道的模特儿,成为了安可生命中那条最长的伤疤。

今年过年格外热闹,除夕的时候她的手机一直叮叮响个不停,除了唐晓茉,舍友们发来的短信问候之外,还有一些相处不错的大学同学以及前段时间刚刚见过面的黎芊芊和邹凯,也都发了短信祝程念除夕快乐。

 文学



  程念一一发短信回过去,心里满是喜悦和开心,她之前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的祝福,再一次开启的人生让她体会到了很多的快乐,也让她明白了之前的自己是多么的自卑拧巴。

  做人的第一步便是学会欣赏自己、爱自己。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讨厌自己,自己都嫌弃自己,那么还奢求谁会喜欢呢?

  春晚开始依旧那么可乐,明明已经看过无数遍的小品却依旧能把程念逗得死去活来,捧着肚子笑着在沙发上打滚儿。

  这时,原本已经安静了一会儿的手机竟然又突然响了起来:“All the weekends/We eat chips/all the starts/in your eyes……”程念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手机,父亲原本正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听见程念的电话再一次响起来,半感慨半吐槽:“我们家念念真是业务繁忙啊。”

  程念嘿嘿的笑笑,顺手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少年正扯着嗓子大喊:“程念程念程念程念程念!听得到吗听得到吗听得到吗!”

  “听见了!没聋!”

  “程念!”路星洲又叫了一声随后带了点委屈的语气,“老郭他们欺负我……”

  “怎么了?”

  “他们——”路星洲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周亮抢了过去,“程念你不知道你男朋友有多菜,教他玩打麻将,好不容易学会了,结果一上手烂的不行,还没一会儿连裤子都输给老郭和川子了。”

  “你别说的好像你没有赢我钱一样!”路星洲又把手机抢了回来,贴在嘴边说,“和他们玩了这么会儿麻将,我这一年白干。”

  “少装可怜,程念,你来不来,就还是老郭这儿,你要来我们就接你去!”周亮贴着路星洲的手机喊道,路星洲一脸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你走开,就程念那手气,她来不得让你们把家底儿都赢过去。”

  程念:“……”大过年的你说我手气臭真的好吗?

  “程念快来,赢了算你的,输了算大洲的,这买卖简直稳赚不赔啊!”周亮还在一旁叫着。

  程念有些犹豫,她看了眼正在看春晚的父母,最后还是拒绝了, “不了,今天除夕呢,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们玩儿。”

  “想去就去吧,你的老父亲我已经习惯了,唯一的奢求就是让路星洲妥妥当当的把你送回来就行。”父亲依旧在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是不是递个瓜子往嘴里一嗑。

  程念看父亲这么说又转头看向母亲,只见母亲笑吟吟的,温柔的开口道:“你都已经成年了,有权支配你自己的时间,但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程念点头,抱着母亲狠狠地亲了一口:“妈妈你最好了。”

  “难道爸爸就不好了?”程父一边眉毛高高翘起,吃醋到。

  “爸爸也好,好爱你们!”

  程念急忙说道,保证一碗水端平。

  就在程念穿衣服的时候,手机显示屏又亮了起来,是唐晓茉发来的:“一个人过除夕真的好无聊啊!!!!”

  程念看着这条短信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路星洲,电话很快就接通,“喂,我一会儿能带个朋友去找你们玩儿吗?”

  “朋友?谁?男的女的?”路星洲立刻警惕起来。

  “女的女的女的!就唐晓茉,我和你说过的。”

  “女的?”郭盛阳兴奋地声音传来,“当然能了,来者不拒,我们都热烈欢迎,那个,你朋友有对象儿吗?”

  “没有……”

  “那必须欢迎啊!你们现在在哪呢?我去接你们!”

  “不用不用,我还没问人家愿不愿意呢,反正现在才八点多,如果我朋友愿意的话我们自己过去就成。”

  程念谢绝了郭盛阳过于别有用心的好意,她没舍得打击郭盛阳,唐晓茉喜欢的是那种日韩系的奶油小生,但无论从外表还是性格上,郭盛阳都跟这两样搭不上边。

  她给唐晓茉拨过去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唐晓茉才接,“念念——”

  唐晓茉拉着长音向程念表达着自己的无聊,程念问:“你刚刚干嘛去了,怎么半天才接电话?”

  “我刚刚去逗我家猫玩了会儿,但是它显然不想和我玩儿。”

  “哈哈哈哈,别跟猫玩儿了,跟我玩儿吧,打麻将去不去?”

  “去哪?和谁?”

  “和我几个朋友,离咱们这儿挺近的,咱俩骑个电动车就能到。”程念决定先不告诉唐晓茉是和谁玩,小小的卖个关子,虽然她对Whatever乐队不感冒吧,但程念有把握还是能把唐晓茉吓一跳的。毕竟她身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和路星洲在一起了,如果一直瞒着唐晓茉最后被唐晓茉抓包的话……程念已经能想象得到唐晓茉的极高的尖叫声了。

  “行啊,什么时候走?”

  “我现在出门儿,过五分钟你下楼就行。”自从程念搬家后,便离唐晓茉家很近,只隔了一条马路,穿过去斜对面儿就是唐晓茉家的小区。

  “念念!”

  等程念到了唐晓茉楼底下时,唐晓茉早就已经站在门口儿等她了,看到程念后兴奋地扑过来给了程念一个大大的拥抱,“2005年的最后一天没想到是和你一起度过,真好。”

  “我也是。”程念依旧保持着骑车的动作,“走吧,我们赶紧过去,你把你帽子带上。”

  “好嘞。”

  “不过你怎么一个人在家?你爸妈呢?”

  “啊?你说什么?”

  路上风大,程念的话全部被吞没在了空气之中,唐晓茉趋身靠近程念的后背,头低下耳朵凑近程念,试图听清程念刚刚所说的话。

  “我说——你为什么一个人在家过年——”程念也提高了音量,大声说道。

  “哦,我爸妈昨天晚上接到紧急通知,今天一大清早就飞走了,我睡醒以后就看见了纸条,连他们人影儿都没见到。”

  “那你吃饭了吗?”程念又吼道。

  “吃了泡面!”唐晓茉也提高的音调,随后又小声吐槽道,“真不懂我小时候后为什么那么爱吃方便面,这么难吃的东西我当年是怎么吃的那么香的。”

  “到了,下来吧。”

  程念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高中常来的那个小卖铺,她把车子锁好,对唐晓茉示意道:“我们进去吧。”

  “这是哪?念念,你该不会,要把我卖了吧?”唐晓茉的警惕性终于姗姗来迟,她看着街边黑漆漆的一篇,所有的门店破旧又萧条,唯有面前的这一个小店里面还亮着光,让人看起来觉得更加恐怖与可疑。

  “就算要卖你现在才发现也晚了。”程念笑,推开了门,本来正在推麻将吵吵闹闹的四个少年纷纷停下动作向门口看,空气顿时藏了一些安静地诡异。

  “你们、你们……”唐晓茉呛了一下,说不出来话了。

  郭盛阳立刻站起来,向前做了两步,友好的伸出右手,彬彬有礼的开口:“你好,我是郭盛阳,身高一米七六,体重八十公斤,天蝎座,最喜欢的食物是红烧排骨,最喜欢的颜色是紫色……”

  “你在这儿报你个人简介干什么?”周亮将郭盛阳推到一边,似乎很嫌弃他这种行为,同时对着已经吓傻了的唐晓茉说道:“这个人吧,大脑发育不完全,小脑完全没发育,你别介意啊。”

  “滚滚滚,你骂谁呢!”郭盛阳原形毕露。

  程念看着唐晓茉有些懵懵的表情,心情很好,这种恶作剧简直是有趣极了。唉,好想看看上次舍友的表情啊,她当时怎么就喝醉了呢!

  “你们是,Whatever乐队的成员?”

  “哇塞,难道你也听我们的歌儿吗?”郭盛阳毫不气馁的又挤了过来,把程念拨拉开引着唐晓茉往里面走,“别在门口儿站着了,多冷啊,来来来,坐,想喝什么想吃什么随便拿,这是我家开的。”

  程念猛不伶仃被扒拉了一下有些重心不稳,随后在小本本里默默记仇,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简直太没有人性了!

  “郭盛阳,我跟你打光屁股时候就认识我怎么就没听见你对我说想拿什么随便拿呢!”不但程念心中记仇,周亮也很不爽郭盛阳这种见色忘义的本性,叫道。

  “我不让你们拿你们是少拿了吗?”郭盛阳也瞪回去,但奈何眼睛太小,效果不是特别的明显。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乐队的程念,我叫郭盛阳,是贝斯手,那个看起来软趴趴的是主唱,这个站着的小黑皮是鼓手,那个脸部僵硬的是吉他手。”

  “软趴趴?”

  “小黑皮?”

  “脸部僵硬?”

  郭盛阳引发众怒。

  唐晓茉看着其他三个人暴打郭盛阳之际,偷偷挪到程念身边,小声抗议道:“你太过分了!”

  “过分什么?”程念心里偷笑明知故问。

  “好歹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刚刚我都怀疑是在做梦!毕竟这是上电视的人,突然见着谁不得吓一跳!”

  “你吓了一跳?”

  “废话!”唐晓茉白眼。

  程念满意的笑了笑,同时心里在想:那我一会儿就再吓一次你。

  等四个少年打闹完了,才开始做正式的自我介绍,唐晓茉此时脸上保持着完美的微笑,表现出一副端庄淑女的样子,但程念打赌不过半个小时她就得原形毕露。

  当介绍到路星洲的时候,唐晓茉突然多了个心思,说道:“我总是听念念提起你,念念说乐队里她最喜欢的就是你。”

  路星洲点点头,扬了扬眉毛,表示毫不意外,“不然她还打算喜欢谁?”

  “喜欢呃……其他三个?”唐晓茉抬眼看其他三人,发现其他三人表情变都没变一下,似乎根本就不打算找程念对峙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唐晓茉奇怪,原来他们四个这么和谐的吗?

  “程念肯定喜欢大洲啊。”周亮开口。

  唐晓茉:“?”

  郭盛阳点头赞同:“谈着恋爱呢,说喜欢我们大洲不得急眼吗?”

  唐晓茉:“??”

  姜川杰补充:“而且他们毕竟他们是高中同学,关系总比我们近些。”

本文标签:班长笑着手灵活的调着遥控器

上一篇:厨房往下边塞冰棒(撞击丰腴岳坶)全文阅读

下一篇: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小说(清晨还在里面动)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