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随着马儿奔跑一进一出(你的这里只能给我C)全文阅读

2021-10-20 10:59: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省的再让她借机发作:“臣妇拜见皇妃娘娘。”礼毕以后,云倾直接质问道:“不知我们誉王府怎么得罪皇妃娘娘了,这等事情还需要誉王去做,那以后怕是什么都离不开我们

省的再让她借机发作:“臣妇拜见皇妃娘娘。”礼毕以后,云倾直接质问道:“不知我们誉王府怎么得罪皇妃娘娘了,这等事情还需要誉王去做,那以后怕是什么都离不开我们誉王了吧!”

  丽莎站起身,走到了云倾的面前来,恶狠狠的说:“你以为呢?你以为他是哪里得罪了我?我想福晋心里也是清楚的吧。我告诉你,这宫中我想保护他,他比不会受伤,我想让他死他也必活不下去!”

  云倾怒视着丽莎,说到:“你到底想怎么样?让我死?”

  “死?每日侍奉这个都可以当我父亲的人我是日日都生不如死呢,都说这生死容易,麻烦福晋也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吧!”说完,丽莎甩了甩袖子,说到:“来人,将誉王福晋带进我的密室去!”

  这帮侍奉的人自然是丽莎的心腹,所以她也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云倾也想着到底是她能耍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便也跟着他们一起走进了密室中。

  却没成想,进到了密室中,地上竟排着一块有一块的烧红的炭,有些虽然已经烧成灰色的,但是好多还有火星子在上面噼里啪啦的叫嚣着。云倾转头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丽莎笑了笑,“你如果能坚持走个来回,我便让皇上撤掉暗杀墨青风的人,如果不然你下次看到的便是他的尸体!”

  云倾笑了笑,不就是走这个炭嘛,“那我走过以后,就麻烦娘娘送我回府了,要不然我死在这里您肯定也不好交代。”说完,趁着空隙,云倾往自己的嘴里塞进了自己制作的麻沸散的药丸子,这样还可以减轻自己的痛感。

  云倾满满脱下了鞋袜,踩上了第一块炭火。为了避免自己烧伤的更加严重,云倾也加快了脚步,但是虽然吃了止疼的药丸,那种刺骨的疼痛还是让云倾的脸上失去了色彩。这个密室看着不大,但是云倾从来没有想过这条路竟然有这么长。

  云倾一边走一遍心里骂着墨青风,但是心里更加希望他是平安的。终于走完了,云倾做到地上,脚下那种熟肉的味道传了出来,云倾咬着牙问道:“娘娘,如此您满意了?希望您可以说到做到,送我出去吧。”

  丽莎点了点头,然后命人便将云倾送了回去。丽莎看着地上的一片地血迹,心里也是有些动容,没想到云倾竟然可以为了墨青风做到如此。小公公们也不敢耽搁太长时间,终于云倾疼痛难忍晕了过去。

  小公公在宫中也知道这云倾为人,虽然心里有些可怜,奈何自己受制于人没有办法。小公公将云倾放平躺在门口,然后去敲了敲誉王府的门。守门的小厮以为是谁,刚刚准备抱怨一开门却发现是自家的夫人。

  在看着云倾的脸色和脚上的烫伤,一刻也不敢耽搁,赶紧让另一个去千芝堂通知的小雪说夫人受了重伤,然后赶紧通知了花影。花影知道夫人去送了主子,便也没有跟着。本在怀疑为何还没回来,就听到云倾受了重伤的消息。

  花影赶紧跟随小厮跑到了门口,看着脸色惨白的云倾,喊着:“夫人。”云倾却没有回音,花影赶紧背起了云倾跑回了渔歌溪。

  感觉到有些颠簸,云倾用力睁开的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原来自己的已经回了家现在在花影的背上。云倾赶紧说道:“花影,你先别管我,赶紧去给墨青风传消息,据说有暗卫准备,准备偷袭他们……”

  花影低头看着沿路的血迹,赶紧说道:“倾倾你先别管别人了,你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云倾笑了笑,“我没事,你赶紧去通知墨……”还没有说完,云倾便直接而又彻底的昏了过去。

  得到消息的小雪也马不停蹄的往回赶,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云倾,眼眶直接通红大喊着:“到底是谁这个狠毒,竟然让倾倾烫成这样!”

  “你能看出来是什么烫的吗?”花影问道。

  “我需要先给她清理血迹,但是我看着伤口大多集中于脚心位置,估计是云倾要走路过程中烫伤的。”小雪摸了摸眼泪,“先别管这些了,花姐姐你赶紧来帮我!”

  小雪带着花影光是给云倾清理伤口就花了大半日的时间,这其中云倾反反复复醒过来几次,赶紧嘱咐花影给墨青风传递消息,但是别告诉她自己受伤的事情。花影照做的,为了让云倾放心还特地让她看了看信纸。

  小雪将伤口清理完毕以后,便对着花说:“花姐姐,你要去按住倾倾,这个药肯定会让她受不了的。”听着小雪的嘱咐,花影有多叫了几个人按住了云倾。小雪将药粉一点一点的洒在了云倾受伤的位置上。

  药粉刚刚接触到了伤口,云倾便疼的大叫了起来。花影赶紧按住云倾,安慰着说:“倾倾,你一定要坚持住,要不然这个伤口容易感染,你要坚持!”

  “花影,小雪你们别管我了,赶紧让她们给我起来,让我自己待着吧,让我自己……”云倾一边喊着,一边汗水混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咸咸的味道直接冲击着云倾的味觉。花影和小雪看着云倾这样,心里是伤心的不行。

  小雪赶紧不顾她的喊叫,一直往伤口上放着药粉,小雪大喊着:“倾倾你坚持住,我……”小雪也不敢往下说了,还是一直给她的伤口撒着药。一时间,渔歌溪充满了云倾的嚎叫声。

  终于将伤口上完了药,小雪轻轻的给他包扎了起来。云倾也终于静静的睡去了,小雪和花影这个时候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云倾就这样昏昏睡睡的迷糊了好几日,小雪一日三次每次不落的检查着云倾脚底的伤口,幸好这时候天气没有很热,房间里也放了冰块去暑,所以伤口还没有溃烂的趋势。花影叫云倾的消息递给了墨青风以后,墨青风带着风和月也提前做好了准备,轻松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

  云倾终于睁开了眼睛,虽然脚上动一动还是很疼,但是终于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云倾松了口气,喊着:“花影?小雪?小雪?”听到里面的声音,花影赶紧带着小雪一起进去了,看着云倾已经撑起来身体坐在了床边。

  小雪赶紧问道:“你怎么起来了,赶紧躺下。”云倾笑了笑,“谢谢你们的照顾,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我没事的。”

  “你都不知道你伤的多严重,门口的小童都吓得快要晕过去了。幸好你没事,要不然回来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主人交代了。”花影说。

  一听到墨青风,云倾赶紧问道:“他啥时候回来?可不能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花影说:“你已经昏睡了四五日了,主人昨天来了消息说差不多还有五天左右就回来了。”

  云倾赶紧舒了口气,说到:“幸好,还有这么长时间,要不然肯定得暴露了。赶紧给我吃点药,我得快点好。”

  小雪本想着偷偷告诉墨青风这个事情的,可是又拗不过云倾,只能就此作罢,乖乖的去给云倾配药去了。

  宫中,南宫正派去的人三翻四次的去偷袭墨青风,可是每次都失手。消息一次又一次的传回来,惹得南宫正大怒,宫中谁都不敢靠近南宫正。掌事公公一看实在是无力可解,只好去请了丽莎。

  丽莎以为是自己情报的原因,所以虽然表面上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但是内心却是十分骄傲的。丽莎端起了一碗茶走了进去,南宫正听到门声直接大喊着:“朕没让你们进来,赶紧给朕滚出去!”

  丽莎从没有见过南宫正如此样子,赶紧揉红了眼睛,委屈巴巴的说:“皇上,是臣妾来了,臣妾也不能进去吗?”

  南宫正听到了丽莎的声音,赶紧放松了语气说:“丽莎来了,赶快进来,朕有些失态了没有吓到你吧。”丽莎摇了摇头,将茶水递给皇上说:“陛下,您喝口水,快消消气。我觉得吧这件事情……”

  南宫正喝了口水,然后看着丽莎,丽莎轻咳了两下,接着说:“陛下,我觉得这件事情失败了也很正常,毕竟誉王是誉王,他在您手下也是这么久了,如果轻易就死掉了的话那岂不是太草包了。您让他们都撤回来吧,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只能让他越来越有准备了而已。”

  南宫正哪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自己派出去的人如此失败而归实在是让自己太跌了面子,所以一时之间发泄了而已。

丽莎这一些话,正好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南宫正自己好自然而然的下去了。

  距离墨青风回来就剩下两天了,云倾的脚已经好了大半,再加上喝药的缘故,脚底总是痒痒的。小雪赶紧说:“倾倾,你脚底下痒痒的也千万不能碰,要不然肯定是会留下疤痕的,你一定要坚持住!”

 文学


  云倾虽然表面上答应了,但是脚底的痒痒似乎是连着心的,惹得云倾难受的不行。几次三番之下,小雪才同意让侍女在她的脚底扇扇子,让她借着凉风缓解痒意。

  解决了水患,墨青风一行人连休息都没有,直接连夜出发往回赶了。云倾听到了这个消息,一算那能还有五日,做完明日也就到了府中了。再看看自己的情况,必须赶紧想一个理由来。可是墨青风是小雪的主子,所以只能将小雪给连夜支走了,“小雪,最近小汐自己一个人住她有些害怕,要不然你去陪陪她?”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走的了!我不去!”没想到小雪一口回绝,云倾觉得有些尴尬,“你快去吧,我可以照顾我自己的。你快去吧,花影你快去给小雪收拾东西去,让她赶紧出发。”

  花影一边笑着一边给小雪整理东西,凭她这么多年的经验,她自然是知道云倾让她离开的原因。小雪嘟着嘴,拗不过云倾还是出发去了小汐家。云倾也是送了口气,然后看向了旁边的花影。

  “倾倾,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这件事情我不会主动提,但是如果主子问了我会直接说,我肯定不能说谎。”花影说,“您知道主子对于我们的意义。”

  云倾点点头,“谢谢你。墨青风的性子你也知道,我们还是瞒着他点。”说完,云倾重新躺在了床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墨青风日夜快马加鞭,比同行的人提前到了京城好久。到了府中,墨青风就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听着下人们的回复,留莲馆的盈格格被福晋送去了小汐的府上,连带着小雪姑娘一起,现在照顾着云倾的只有花影姑娘自己。

  墨青风赶紧去了渔歌溪,看着躺在床上的云倾脚上被包裹着厚厚的纱布,墨青风赶紧问道:“倾倾你怎么了?”听到了墨青风的声音,云倾悠悠的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眉头紧皱的墨青风,笑了笑:“哎呦你别着急,我就是之前不小心被热水给烫伤了,你瞧我这都已经好了,都是小雪小题大做了些,你别担心哈。”

  墨青风看着云倾,眼神闪躲着,一看就是在撒谎的。墨青风说:“傻瓜,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不在了你就受伤了。”云倾笑了笑:“可不是的,我本想着去找你呢,谁成想给我来这么一件事,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好啦好啦,你快休息吧。我刚进来的时候看着花影再给你熬药,我先换衣服进宫去了,你好好休息一会记得吃药。”墨青风摸了摸云倾的头,一脸温柔的说。

  墨青风出了门口直接朝着花影那边就过去了,花影叹了口气,主子本就不是这么好骗的,看来自己只能实话实说了。墨子看了看花影忙着煮药的样子,问道:“你先忙着,一会直接把小雪给我叫回来,然后你们一起去我书房。”

  听着墨青风的语气,根本就没有商量的意思,简直就命令的口气。将药准备好了让侍女带过去给了云倾以后,花影带着小雪一起去了墨青风的房间里。一进门,就感受到了强烈的窒息感。

  “怎么回事?”墨青风问道。

  小雪本就是支持将这件事情告诉墨青风,所以想也没想直接说了出来,“回主子的话,皇妃趁着您离京,将福晋叫了过去用您的生命相威胁,让福晋走了火炭!”

  “什么?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墨青风直接拍碎了面前的桌子,大喊着。

  小雪和花影赶紧跪下,花影说:“主子是奴婢照顾不周。福晋本说去送送您便没让我们知道,自己就走了。可是回来的时候就成了这副模样,我发现她的时候是被宫里的公公送过来的。小雪本是不知情,被我从千芝堂赶紧叫了回来。这件事情本就是我的不对,求主子别罚小雪了。”说完,花影朝着墨青风磕了一个头。

  桌子碎裂的声音极大,云倾便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兜不住了,想都没想赶紧下地跑了过去。一路上虽然脚很痛,但是要是因为自己伤了两个无辜的人,那岂不是自己的罪过。照顾的侍女看着云倾跑了出去,被吓得不轻。

  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倾已经跑到了拐角处。侍女大喊着:“夫人,小心的你脚,你快停下!”书房听到了呼喊,墨青风赶紧开了门走了出来,看着云倾的脚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满脸汗珠的朝着自己这边跑了过来。

  墨青风被气得不行,大喊着:“云倾,你给我站住!”

  云倾第一次看到对自己的如此严厉的墨青风,心里也有些害怕,便说道:“好,我停下也可以。但是这件事情与别人无关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问题,所以你不能惩罚他们,要不然我就一直跑,跑到死!”

  墨青风赶紧朝着云倾这边赶了过来,直接抱起了她,“不罚她们就不罚,你拿自己的身体开什么玩笑,还跑死,就你?我怎么那么不相信!”说完,对着刚刚跑过来的侍女说:“去叫雪大夫,给福晋看看。”

  小丫头根本没有来得及喘气,点点头又跑了起来。总归来说幸好没有什么大碍,小雪也是松了口气,“倾倾,我看你是不想好了,吓死我了。你这要是严重了,主子非得把我们剁成肉馅。”

  “我这次要不去,你们就真成肉馅了。还不感谢我!”说完,云倾一脸骄傲的看着小雪还有花影。花影笑了笑,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也是有些给云倾加分的。

  休息了大半个月,云倾也终于算是好了起来,这一下云倾可真是撒开了欢儿,白天早早地就带着小汐、小雪还有花影出了门,天擦黑了才回来。墨青风本想着陪云倾一起去,可是南宫正总是借口将墨青风叫进宫中陪着南宫念“学习”政务,搞得他头都大了。

  云倾也终于疯够了,回到了誉王府却发现墨青风还没回来,心里还是有些小失落的。看来自己手里的东西只能明天送给她了。忽然一个声音闯了进来,云倾一回头看到的竟然是闻人昊。

  “你怎么来了?”云倾问道,“王爷还没有回来,你先坐坐吧。来人上茶!”

  闻人昊摇了摇头,说:“嫂子,我这次来不找王爷,是找你的。云老爷子也就是你爷爷曾经托我找人去找了您的父母,今日我手下回报,说是在渔村附近有了迹象可循。”

  “什么!渔村?好我知道了,等着墨青风回来我就跟他说,谢谢你了。但是希望你还是继续打听着。”

  “这是自然,那嫂子我先走了。”说完,闻人昊就消失在了云倾的视线里。云倾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一个平静的湖水却被石头惊起了涟漪一样,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了。

  终于听到了墨青风回到了家中,云倾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墨青风的胳膊说:“王爷,你可算回来了,赶紧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和你说。”

  墨青风看着云倾如此高兴的便赶紧跟着进去了。到了房间里,云倾赶紧关上了门,小声的说:“墨青风,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得我的父亲还有母亲从我小时候便失去了踪迹。”墨青风点点头,听着云倾继续说。

  “刚才闻人昊来过了,说他手下有人说在渔村附近发现了我父亲母亲的踪迹,所以我准备去看看。”云倾一脸兴奋的说。

  墨青风记得南宫正当时已经说过了将云若谷一家人处死了,当然自己的是不能告诉她真相的,但是如果过去失望的话她会不会很难过……看着墨青风半天没有说话,云倾戳了戳墨青风,小声的说:“墨青风,你回回神,你要不要去?”

  “我去,我们去。等我准备准备我们然后我们立刻就走。”墨青风根本没有心思多想,赶紧答应了。云倾知道墨青风同意了,赶紧拿出了自己的礼物,说:“这个是我今天送你的礼物,就当是答谢你的帮助了。”

  墨青风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竟然是一条腰带,墨青风说:“这……”云倾看着挠了挠头发,说到:“这是我自己的做的腰带,你看看你喜欢不,要是不行……”说完,墨青风赶紧打断,“我喜欢我喜欢。”

  云倾笑了笑,“那就好。我赶紧准备东西去了,你也准备准备吧。”说完,云倾蹦蹦跳跳的去收拾东西去了。墨青风笑了笑,说:“傻孩子。”

  然后墨青风找了花影出来,说:“闻人昊说找到云倾父母的消息了,你去把闻人昊给我找过来,我有事情要问问他。”

 

本文标签:随着马儿奔跑一进一出

上一篇: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小说(清晨还在里面动)全文阅读

下一篇:是不是B越小越好玩儿*顶到底是怎样的体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