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2021-10-20 11:14: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是一个念头却在心里扎了根。

  他早晚要娶妻的,如果非要从所有女人里选一个的话,他只会选择蓝粒粒。

  活的坦荡,真实!

  她有自己的是非观,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但是一个念头却在心里扎了根。

  他早晚要娶妻的,如果非要从所有女人里选一个的话,他只会选择蓝粒粒。

  活的坦荡,真实!

  她有自己的是非观,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心智坚定更甚男儿。

  但是,当颜朔送往江南的信被一而再的退回来,他对这股子坚定的品格就欣赏不起来了。

  因此,哪怕在长公主示弱后,颜朔依旧在继续冷战。

  每天都焦躁的跟吃了炮仗一样,虽然公务依旧处理的十分完美,但是下面的人全都战战兢兢,生怕得罪了睿王爷,进而被他身后的两座大山镇压。

  就连皇上都被甩了脸色。

  没办法,颜朔的臭脾气有他一半的功劳。

  不过,皇帝真心认为,发现永远完美的像是仙人的大侄儿其实也是普通人,会生气会黑脸,也算是值了。

  相比长公主,他倒没有瞧不起太监的徒弟。

  蔡公公这个人好歹在他身边伺候了约莫十年,这人的心性城府都不简单,能让这样一个人愿意收徒,还决定过去养老,蓝粒粒必有可取之处。

  而且,虽然颜朔做的隐秘,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要想彻底瞒过皇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就像颜朔悄悄培养了影卫一样,谁说皇帝没有不曾暴露在外的势力呢?

  所以,皇帝虽然不知道蓝粒粒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但他隐约知道,这人和那棵银树有关。

  也就是说,蓝粒粒是颜朔的救命恩人,这点没跑了。

  至于其他秘密,只要他能从中获益,皇帝不介意这秘密是否公开。

  有时候,难得糊涂,反而能带来好运。

  所以,他仍旧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看着颜朔一次次气成河豚,一次次化身黑面神,还是很有意思的嘛~

  事实上,要不是京城还有许多事情,颜朔真想直接跑去江南。

  因为距离他知道这件事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

  蓝粒粒始终音讯全无。

  派去的人也全被挡在门外。

  蓝粒粒压根不听他的解释,准确的说,是在和他彻底划清界限。

  扬州丰收村,蓝粒粒第不知道多少次从后院的果树林里揪出来一个暗卫,

  “最后一次,下次再有人敢不经允许踏入我的地盘,那就把命留下吧。”

  暗卫僵直着身体,用眼神示意他怀里有东西。

  蓝粒粒看都不看,捏住他的下巴,将一颗药丸扔进他嘴里,

  “滚吧,下次就是无药可解的剧毒了,我说到做到。”

  九命和小武苦着脸将人扛出去。

  等人走后,五福从角落钻出来,兴奋的问道:

  “怎么样,怎么样,这次多久起效的?”

  蓝粒粒大力拍拍他的后背,

  “不知道,反正很快,干的不错。但是,要是让瞿瑾知道你在研究这些歪门邪道,可别指望我替你求情。”

  五福眨眨眼睛,

  “师父不会发现的,美妆阁的生意火爆,花店也正式开张了,他压根没空管我。”

  “所以,你就不去义诊了?”

  五福扭捏了一下,随后长叹口气,

  “姐姐说的对,确实有的人即使有了方子,也没有看病的钱,他们还,还想找我要钱……”

  “人心不足蛇吞象,我早就告诉过你。”

  “可是有的人真的很需要帮忙。”

  五福皱巴着一张白嫩嫩的脸蛋,看着让人好不心疼。

  瞿瑾说这叫美少年的杀伤力。

  只是蓝粒粒每次看到那冒出来的胡茬就觉得糟心,她伸手将又一根新冒出来的胡子揪掉,看五福疼的龇牙咧嘴后,接下腰间的钱袋,

  “你不可能帮助所有人,还很可能会变成冤大头。还是带个人去吧,阿大他们对府城的人比你熟悉,省的被骗。”

  五福一手捂着下巴,一手拿着钱袋,

  “说好不用你和师父赚的钱的。”

  蓝粒粒拍拍他脑袋,

  “那就想想办法,用别人的钱帮别人做好事。”

  蓝粒粒随口一说的话,却启发了五福。

  古代也有慈善事业,不过都是寺庙拿香油钱举办的。

  他也可以弄个类似的啊。

  五福眼睛一亮,就跑走去找瞿瑾了。

  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师父最擅长了!

  这厢,九命和小武把僵成一根木桩的同袍戳在大门外。

  九命说道:

  “兄弟,真的不是我们不想帮忙,可是这信要是接了,我们就得被赶出去。”

  小武接着说:

  “与其如此,不如我们留在姑娘身边,等她什么时候消气了,我们一定会通知你们的,在此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再来了。她真的会杀人,府里还有只会吃人的老虎,真的不骗你。”

  九命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放进暗卫怀里,

  “这个,麻烦你也带给王爷,姑娘可能不是真的生气,只是想和王爷划清界限。”

  小武翻白眼,这才是最糟糕的好吗?

  睿王妃眼看着就要飞走啦!

  于是他安慰道:

  “放心吧,我会看着蓝姑娘的,如果她想要嫁人的话,就算是被赶出蓝府,我也会第一时间给王爷送信的。”

  九命诧异,

  “如果姑娘嫁人,肯定会给王爷送喜帖的,你为什么会因此被赶出府?”

  小武跟这个榆木疙瘩说不清,他对刚刚解开药性的暗卫挥挥手,沉重道别,

  “去吧,再见了,兄弟,真的别来了,你这次只种了麻药,是因为姑娘最近在试验它的药效,据我所知,下一步就是毒药了,还是在研制中,不一定能解开的毒药!”

  睿王府,颜朔手里拿着那块代表睿王亲临的令牌,不可置信道:

  “他们真是这么说的?”

  暗一诚实点头,

  “是,蓝姑娘没有生您的气,那五十亩的收成已经由江南提督送往京城,可见蓝姑娘确实没怪您。”

  颜朔毫无形象的一头倒在矮榻上,眼神呆滞的望着头顶。

  “主子,可是有哪里不对?”

  颜朔有气无力的说道:

  “哪里都不对,不对大发了。”

  毫不夸张的说,粮食对蓝粒粒而言,重要性仅次于生命。

  如今居然愿意把五十亩的收成拱手送人。

  也怪距离太远,这么一来一回一耽误,两个月就过去了,等他派去的人带着手谕到达时,江南提督赵宣已经收割完稻种,运往京城了。

  不过,他以为自己到京会受赏,却不知他这仕途已经走到头了。

  擅自调兵,强入府城,就算接了长公主的手谕,可是长公主压根没有调兵的权限,他依旧是要受罚的。

  当然了,到时候,长公主一样要被皇帝斥责。

  “不行,我得去江南。”

  颜朔一骨碌坐起来,沉声道

蓝氏茶楼的琉璃杯热热闹闹的拍卖了将近两个月才结束。

 文学


  之所以花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瞿瑾要等消息传出去后,那些南来北往的商人有时间赶过来。

  他已经详细打听过了,京城的官员还在排号呢。

  除非是皇商级别,非常有背景和钱财的,否则大部分商人都买不到一只杯子。

  事实正如瞿瑾所说,在拍卖的消息传出去一个月后,扬州城彻底热闹起来。

  蓝氏花海也借机改头换面,真正像现代花店一样卖起一束束的鲜花。

  根据花型和多少不同,从十两一只到一万两一束,满足不同阶层的客户需求。

  钱掌柜的小眼睛更小了,这么天才的主意,可比他给花染色强多了。

  他就算几万两忽悠出去一盆花,人家拿回家能养上好几年。

  可是现在,也就十天,花瓣就开始枯萎。

  虽然贵,但是花型真的好看,他卖了这么多年花,明明是同样的品种,怎么蓝氏拿出来的花就那么好看。

  就连最普通的红色月季,看着都更高档。

  这是当然的,每种花都是蓝粒粒在空间中挑选了许多次,繁了好几代才得到的。

  自从粮食种子改良后,她一直用空间种植这些东西,如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款新品种送到花圃培育。

  理由就是,她就在山上找到的。

  别人爱信不信,反正他们也没能力去深山验证。

  尽管蓝粒粒已经是虎山的常客。

  但是虎山对于普通人而言,还是极其危险的所在。

  蔡公公在跟着她去了一次,确定带着一大一小两只动物,能够规避掉绝大多数的伤害后,才算是放心下来。

  不过还是要求蓝粒粒带上瞿瑾制作的防虫药包。

  拍卖会进行的十分顺利,蓝粒粒每天都笑的合不拢嘴,原因无他。

  因为竞拍用的不只是金钱,而是田地!

  蓝粒粒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就在扬州发展,生意不会再向外扩展。

  瞿瑾虽然表示惋惜,但是也很支持。

  毕竟他们在扬州好歹有知府罩着,出去后,会发生什么,谁都说不好。

  因此,蓝粒粒不需要那么多钱,她只需要田地。

  于是,拍卖会瞬间变了味,大家加码不是用银子,而是用田地。

  谁能拿出更多的田地,谁就可以把琉璃杯拿走。

  不要以为商人只知道做生意,事实上,他们也清楚,土地才是根本。

  所以,他们名下的土地和那些地主员外比起来,一点也不少。

  不过让他们掏钱容易,卖地就有点难了。

  为了防止价钱被这么压下去,瞿瑾聪明的表示田地和银子可以互补,要是拿出来的田地少,但是银子给的极其大方,他们也可以考虑。

  总之,加上陈知府自愿协助维护治安,拍卖会顺利进行。

  蓝粒粒也因此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地主,名下的土地有约莫三万亩。

  这是什么概念,颜朔因为赫赫战功,食邑万户,虽然一万户的名下土地可能有十几万亩,但是他只能得到其中的税收。

  算起来还不如蓝粒粒能够得到的佃租多。

  此外,颜朔对这些人和土地没有任何控制权,但蓝粒粒名下的地契是实打实的。

  就说齐家,经过朝代更替和好几代的积累,才攒下来江南将近两万多亩的田地。

  土地是老百姓的根本,这番大动作,甚至被送到了御书房的桌案上。

  冬日里,天气转冷,御书房燃着银骨碳,皇帝桌案旁还放着一只手炉,却不是给他用的。

  一盏茶后,颜朔抱着手炉坐在一旁,脸色仍旧不见好。

  皇帝摇摇头,以前怎么没发现颜朔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还生气呢?差不多得了。”

  “我要去江南。”

  “手头上那么多事都不管了?”

  皇帝无奈,没想到颜朔如此儿女情长,

  “你要是真喜欢她,大不了我写下一纸诏书,让蔡公公带着她进京可好?”

  “不行!那样她就一辈子都不会理我了!”

  皇帝看不上颜朔这患得患失的样子,

  “大丈夫何患无妻?你瞧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喏,看看她干的好事!”

  他身边的太监顺喜识趣的拿起一个放在案头的折子,双手呈递给睿王爷。

  颜朔翻开看了两眼,忍不住笑道:

  “不愧是小粒儿,就是能干。”

  “你还有心思笑,她不是要隐姓埋名吗?这么大动静是怕传不到京城吗?谁不知道你掌管着琉璃坊,已经有官员猜测你才是幕后主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睿王爷借此大量囤积土地是想干什么?。”

  颜朔冷哼一声,

  “随便他们说什么,正好帮小粒儿转移大家的视线。”

  皇帝捂住腮帮子,

  “左一句小粒儿,右一句小粒儿,叫这么亲热,人家压根不理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颜朔泄气,幽怨的看着皇帝,

  “舅舅肯定发现娘的手谕了吧,为什么没有拦住,不然小粒儿就不会不理我了。”

  皇帝随手抄起一个折子拍想颜朔的脑门,

  “连你舅舅都敢埋怨,我看你真是皮痒了,赶紧滚回军营去,北疆如今有异动,年前要打造一批新式武器和铠甲送过去。”

  提到正事,颜朔脸色严肃下来,只是仍有不甘,但是这种事情,交给别人舅舅不放心,他也不放心。

  只好蔫嗒嗒的离开,最后还不放心的嘱咐道:

  “两季稻完全是小粒儿的功劳,谁都不能抢走。”

  皇帝不耐烦的挥手,

  “知道了,知道了。”

  皇姐的手谕他当然知道,一来,他不想驳皇姐的面子,二来,他也想借机将稻种弄到手里。

  在这件事上,颜朔婆婆妈妈的像个老太婆。

  等他把种子拿到手,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怪只能怪颜朔无意中透露了蓝粒粒小气吧啦的性格。

  皇帝刚好顺手推舟。

  他不想知道这种子究竟是颜朔从其他国家侥幸得到的,还是真的出自蓝粒粒之手,他只在意这东西是不是真的能一年两收,产量还比普通稻种高。

  倘若真是如此,那么璟朝百姓人人都能吃饱肚子,还能养出身强体壮的士兵,更能让璟朝的人口翻上一番。

  璟朝日益强大,最后的功劳一定是他这个做皇帝的……

  至于颜朔想去江南的事,就连皇帝就不曾预料到这个机会正飞奔而来。

本文标签: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上一篇:是不是B越小越好玩儿*顶到底是怎样的体验

下一篇: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