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2021-10-20 11:16: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说:“这件事情我也是派出去的弟子回来报告的,所以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有迹可循的。”

  “好,你注意安全。”闻人昊说完以后,到了棋盘旁边,说

说:“这件事情我也是派出去的弟子回来报告的,所以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有迹可循的。”

  “好,你注意安全。”闻人昊说完以后,到了棋盘旁边,说到:“青风,这个棋应该这样。”说完,闻人昊拿起了一颗棋子,放到了棋盘的最边角处,说到:“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闻人昊放完以后便消失在誉王府中。

  第二日天还没亮,云倾和墨青风两个人便立刻启程出发了。墨青风说:“倾倾,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过去以后不论结果怎么样,我们都不能失去信心奥。”云倾白了一眼说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万一我找到了呢!哼!驾驾!”云倾腿用力一夹,自己的马便超过了墨青风的马。

  借着清晨的阳光,两个人便到达了渔村。虽然这里的人是靠着打渔为生没有多么富裕,但是这里人们的生活还是很开心快乐的。

  看到两个陌生人到来,大家都是很热情的围了过来,欢迎着。云倾笑了笑:“谢谢各位父老乡亲了,我们小两口也是游山玩水到了这里,准备在这里体验一下风土人情来的。”渔民们非常热情的招待了云倾两个人,并把他们安排到了一个老汉家中。

  这位老汉有一个儿子,本也是一打渔为生娶了一房媳妇,生了一个儿子生活本是幸福,但是儿子在街上卖鱼的时候被征兵,所以便服役去了。

  家里虽然家里还剩下儿媳妇,但是女人是不被允许上渔船的,所以便只能靠绣品为生了。云倾和墨青风在老汉加住下以后,给老汉一大笔银子,说:“这是给您的报酬,这算是我们给这个孩子的一些帮助了。”在老汉的再三推脱下,云倾还是将这笔银子给了他们。

  两个人吃完晚饭以后墨青风带着云倾来到了海边上,看着云倾闷闷不乐的样子,墨青风问道:“倾倾,你怎么了?”云倾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该怎么开口,直接问是不是太突兀点了。有什么办法可以既不突兀也能问出来呢。”

  “我觉得咱们得先和他们搞好关系吧。”墨青风说到。“搞好关系?搞好关系?”云倾小声的嘟囔着,突然就有了灵感,说到:“那我们为村里的人义诊吧,这样的话就好说话了。”墨青风点点头,说:“好,听你的。”

  云倾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村长以后,村长开心的不行,直接握住了云倾的手说:“谢谢姑娘了,谢谢姑娘了。云姑娘,你可是不知道,我们这里很是偏僻,出去非常不方便,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大夫可以来为我们诊治,刚何况是义诊了!”

  忽然,村长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目光,抬起头看,原来是墨青风紧紧地盯着村长握着云倾的那双手。村长赶紧放开,说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些激动了。不好意思。”墨青风这才就此作罢。

  听到了义诊的消息,村民们纷纷赶了过来。云倾摆的桌子前早就被围的是水泄不通的,云倾看着村民说到:“大家先排好队不要着急,我都可以免费给你们看的。我会把房子一式两份,村民们可以派人将带着药方去京城中的千芝堂,只要有药方我都免费给各位抓药,请大家放心!”

  听到云倾说的话,村民们更是沸腾的起来。纷纷的自觉拍好了队,这边云倾一帮着诊治,墨青风则是帮忙写着药方。其实这里的村民因为常年的劳动,身体还算是健康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中的潮气长年积累,风湿病是非常的严重的。

  云倾耐心的将每一个人的病情都给出了一些吃食还有生活上的建议,然后给了药方,让他们去自己的地方抓药。

  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诊治完了最后一个村民,云倾也松了口气,看着墨青风手下的笔还是不停的再写,云倾赶紧说道:“要不你休息一会,我来写吧。”墨青风摇摇头,“我也快了,等一下我们就回去吃饭了。”

  正当云倾两个人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村长带着几个人便出现了,大喊着:“云姑娘,云姑娘!”云倾抬起头,看着村长带着人朝着云倾这里跑过去说:“云姑娘你别收拾了,赶紧回去准备东西去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云倾说到。

  “云姑娘你快带着公子回去吧,你们累了一天了,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可别因为我们这些人累坏了,赶紧回去吧。”村长接着说。

  墨青风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然后拉起了云倾的手说:“那既然如此,倾倾我们就不推辞了。走吧,我们先去吃饭吧。”云倾看了看墨青风,就知道他自有打算,所以便跟着他一起走了。云倾小声问道:“墨青风啊,我们不这会问吗?”

  墨青风摇摇头,“我们这样问目的太明显了,等着明天村长来找咱们的,咱们再问一问就好了。”云倾想了想,也对。便跟着墨青风一起回去了。到了老汉家,竟然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

  云倾看着还在厨房忙碌的嫂子,赶紧说:“嫂子别忙了,赶紧来吃饭吧。”老汉家儿媳妇赶紧忙着手下,说:“姑娘你快进去吧,我这油烟子多,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了,你们先去吃吧。”

  云倾看着她的坚持便也没有继续谦让了,和墨青风一起做到了饭桌上。这一桌子的饭菜,云倾感觉口水都要留下来了。终于最后一个菜也上来了,云倾也是饿的不行等着主人动了筷子,云倾便加了一个牡蛎到了自己的碗中。

  这一顿饭也是吃的饱饱的,正好收拾桌子的时候老汉突然提了一嘴,说:“云姑娘啊,看着现在你们的样子,我突然想起很久之前我们的小渔村里也来了这样一对小夫妻,我记得还带着一个小娃娃呢。”

  听着老汉的话,云倾和墨青风对视了一眼,云倾假装点点头的样子,接着说:“是吗?不知道是一个怎么样的夫妻呢?”老汉笑了笑,说:“具体什么样子我还真是想不起来,都是太早之前事情,哎,这人岁数大了,我只记得那个女子也是医术很棒,而男子颇有官场气派,但是确实十分正气的。哈哈哈!”

  老汉笑了笑便从旁边的藤椅上起身回屋子里去了。墨青风看着他离开,便知道这个老汉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墨青风也相信云倾看得出来。云倾说:“这个村子的人肯定些什么!”墨青风点点头,“你先别着急。”

  晚上,云倾和墨青风一起躺在床上,云倾却一直没有睡着,辗转反侧。难道母亲带着自己来过这个地方,可是为什么自己却没有印象!云倾越想越努力想回忆起自己当时的场景。忽然头就开始疼起来。

  云倾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头,牙关紧锁努力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墨青风感受到身边人的颤抖,赶紧坐了起来,问道:“倾倾?倾倾?你怎么了?”云倾松开手摇摇头,颤抖着说:“没事,我就是有些难受罢了。你快睡吧,今天你也忙了一天了。”

  墨青风看着脸色惨白的云倾,问道:“是不是头痛了?是不是又头痛了?”云倾刚刚想说没有,却还来不及张口直接晕了过去。墨青风探了探云倾的鼻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有发作的症状,如今却发作了!难道是因为云倾太过于思念自己的父母亲?

  叹了口气,墨青风只好用匕首划开了自己的手指,让自己的血液流进了云倾的嘴里。而云倾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竟然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云倾四处走着,发现这里的黑暗根本是无边无际的。

  忽然一道光束照了进来,云倾顺着光走了进去,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个小渔村。云倾沿着这里走,忽然觉得这里很熟悉。这里来来回回的走,甚至有的已经穿过了云倾的身体。云倾忽然跑了起来,找到了曾经村长的房子。

  “果然没有变!”云倾感叹着。走到屋子里,竟然发现村长还有年轻人团团围在了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么大事。云倾靠近了听,村民甲说:“村长,我们还是将这些人集中处理了吧。万一将村子里的人都感染了,那我们岂不是要…….”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着头,说:“村长,这件事情事不宜迟,您应该趁早下决定!”这时另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义愤填膺的说:“村长,他们可都是大活人啊!我们都是生活在一起的村民,您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对他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云倾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脸,就觉得越发的熟悉,突然云倾发现这不就是让自己借住的老汉吗!就在这时,一个小伙子跑了过来,大喊着:“村长,村长,不好了有一个外村人进到了村子中来了!”
 

 文学

  突然村长就像是变了脸一样,“什么?几个人?”

  那个小伙子回答道:“就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子还有一个孩子!我看着没有什么恶意!”

  “那也不行,这会是村子里的危险时期,如果这件事被泄露了还有谁会买我们的鱼虾!叫上几个人,带上东西我们赶紧过去!”村长说完,便带着家伙事和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跑了跑到了村口。

  看着这三个人的到来,村长一脸严肃的问着:“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女子赶紧说道:“您是村长吧。我们只是在云游的一家人,没有什么恶意的。这会天色也不早了,我们现在这里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不可以!”

  云倾听着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便赶紧来到了前面,这两个大人自己没有印象,可是他们带着的小女孩不就是自己吗!小女孩看着村长严肃的样子,直接松开了母亲的手站到了前面说:“你这老大叔,我们就向着住一晚上还不让,难道你这里有什么秘密,还不让进了!”

  一听到“秘密”,村长直接变了脸,拿起了棍子说:“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们赶紧走!”男子看着这个情况,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温柔的说到:“华蓉,我们走吧,看来这里是不欢迎我们了。”

  男子说完,左手领起了小云倾,右手搂着那个叫华蓉的女子也就是云倾的母亲,准备离开。谁知道刚刚转身,一行人就冲了上来直接将他们团团围住了。虽然男子是有武功傍身的,但是奈何敌众我寡,只能被他们抓住了。

  几番商量之下,将小云倾还有她的父母亲关了起来,正好就在“老汉”的家的地窖中。老汉看着这一家人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带回家中虽然被关在了地下室对他们也是多多照付的。

  小云倾因为被关在地窖里太过潮湿,所以小云倾身上竟然长起了小疙瘩。小疙瘩又红又痒,小云倾难受的不行,为了不让小云倾太过难受。母亲只好拿出了自己的药包给小云倾抹着药,正巧这一幕被老汉看到了。

  “老汉”问道:“姑娘,你,你会医术?”

  男子直接站了起来,毫不留情的说:“我不知贵村是出于设么目的将我们关在这里,但是我的倾倾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反应,我们需要现在就出去!”

  “老汉”说到:“公子您可真的是误会我们了,我们村子里发生了疫病,我们这些人也根本没有会行医的,所以只能任由这病情扩展下去,前前后后已经死了三个人了!”

  华蓉心软,最看不得那些生离死别的事情,直接站起身说:“你快带我们出去,我会医术我应该可以帮助你!”

  小云倾一听,立刻抓住了华蓉的衣袖,泪眼汪汪的说:“娘亲,我不想让你去,我不想!”华蓉蹲下身子,说:“倾倾,你要听话,这是我们医者的义务,你说是不是呀?乖乖的跟爹爹在一起,娘亲一会就过来找你们。”

  说完,“老汉”立刻将这一家三口接出了地窖,说:“姑娘,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声张,我家那口子也得了这种病,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先给她瞧一瞧!”云倾点点头,说:“好,你先等我一下。”

  说完,华蓉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两个方形的手帕,然后将药水滴入了水盆中,将手帕沾湿以后递给了老汉一块,说:“做好防御吧。”“老汉”点点头,不知道为了会如此信任眼前的这个女子。

  两个人“武装”好了以后,便进去了房间中。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骨瘦嶙峋的女子躺在床上,嘴唇早就已经干的不行,而且还不停的咳嗽。华蓉赶紧皱紧眉头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赶紧给她倒点水,这样下去不是病死也是渴死了!”

  听着女子的话,“老汉”赶紧到了一杯水拿了过来。华蓉说:“用勺子一点一点的喂她!”“老汉”依旧照做了。华蓉看着眼前女子身上的脓包,女子微微皱着眉头,手还在不停的挠着,华蓉更加靠近的看了看——竟然是天花!

  “你们以前得过天花吗?”墨青风问道。

  “什么?竟然是天花?这,这可是如何是好!”“老汉”听到以后竟然手足无措,华蓉看得出来他有些害怕了。

  华蓉说:“没事,天花也不是不可医治的,你赶紧出去,去找我的相公,你跟他说要治疗天花的药就可以的,他那里有点药但是不多,应该可以用一阵子,让他赶紧去买。”“老汉”听完以后,赶紧跑了出去。

  来到了另一件房子里,“老汉”根本不敢跟小云倾离得太近,生怕给这个孩子也传染了,说到:“小相公,你夫人让我来找您跟您要一点药草,说是治疗天花的。”一听到天花,小云倾的父亲也是很着急的样子,直接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药草包,然后将药给了他。

  等着“老汉”离开以后,男子带着小云倾直接去找了华蓉,说:“这怎么办?”华蓉皱了皱眉头,“既然都赶上了,这件事情我们也不能不管了。你趁着夜色去买点药吧,我估计这些人肯定都是因为天花了,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虽然倾倾已经长过了,但是你还是得买一点预防的药准备着。”

  男子点点头,摸了摸小云倾的脑袋说:“倾倾你要跟紧了你的母亲知道不!注意安全!”小云倾紧紧地握着母亲的衣袖,点点头。

  华蓉在这里也根本没有闲下来,一边煎药一边嘱咐这“老汉”说:“这个药见效比较快,你一定要盯好了,大火煮一遍以后就换新药,不能觉得浪费知道吗!”华蓉又拿出了另外一种药材,温柔的说:“倾倾,能不能帮娘亲将这个药磨蹭粉末呢?”

  看着母亲忙碌的样子,小云倾点点头,说:“好!”然后便拿着药然后开始自己的工作去了。这三个人在厨房中忙碌了起来。

  等了差不多一天一晚,男子终于回来了。小云倾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脸疲惫的样子,直接抱过来药袋子,说:“爹爹,这些都给我吧你赶紧去休息吧。”男子点点头,这一天一宿的赶路自己确实疲惫的不行了。

  华蓉将他安顿好了以后,便说道:“这里的药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去房间里开始给您夫人上药吧。带上您刚才煮的药,一直都温着呢吧。”“老汉”点点头,带上东西跟着华蓉去了房间里。

  药汤被一点一点的用勺喂进了“老汉”夫人的嘴里,而华蓉一点一点的给她的脓包还有伤口处上着药。忙碌了一个早餐,终于也算是完事了。华蓉也松了口气,说:“在接下来就是看你的了,看着她身上的药膏如果要是没有了就在给她涂上,一次也不能落下!”

  云倾看着这一家为别人忙碌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到了一直暖暖的感觉。就在云倾想接着看下去的时候,忽然嘴里出现了一股子血腥味,然后自己就被拉回了现实。

  “娘亲……”云倾小声嘟囔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眼前的墨青风。墨青风看着云倾终于醒过来了,问道:“倾倾,你好点了吗?好点了吗?”

  果然这个血腥味不假,云倾找了找竟然是墨青风手上的血。云倾赶紧就租了起来,看着墨青风质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怎么回事!你这样容易得病的知道吗?你是不是疯了!”看着云倾如此着急的样子,墨青风将云倾一把抱入自己的怀中,说:“你迟迟不醒来我才是快要疯了,倾倾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墨青风你说什么疯话呢?我怎么会离开你!你赶紧起来我给你包扎一下。”说完,云倾便拿出了自己小药包给墨青风开始包扎了起来。

  墨青风问道:“倾倾,你刚才梦见了什么呀?”

  “我梦到了我母亲还有父亲,我小的时候肯定是来过这里,而且住的也是这个人的家,他一定是知道什么!一会你随我去问一问!”云倾虽然很认真,但是手上的颤抖墨青风哈市看得出来云倾内心已经激动的不行了。

  来到了老汉的门前,云倾轻轻的敲了敲门,问道:“老大爷您在里面吗?我有事情想咨询您一下。”

  “进来吧。”老汉说到。

  “这么早就来麻烦您也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想知道您还是记不记得当初那个叫华蓉的一家人了?”云倾问道。

  云倾这话一出,惊讶的不仅是老汉,就连墨青风也是惊讶的不行,没想到云倾竟然想起了她母亲的名字!

  “华蓉?还真是还就没有听到恩公的名字了,当你进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看着非常的熟悉,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本文标签: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上一篇: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下一篇:图书馆小东西自己上来*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相关内容

推荐